首页 其他 收集末日

1721、?

收集末日 晶晶小魔仙 6051 2021-07-22 05:49

qubipu.com,最快更新收集末日最新章节!

“小好,你已经决定要参加这一届的‘名剑大会’了吗?”

“是,父亲,我的‘北冥神功’距离‘斗转星移’只差一线,那种很容易出现重伤的比斗或许是个契机。”

“你自小就聪慧,需要留心之处为父便不再反复叮嘱,只有一点,若是那丁夏冬当真现身,你不准逞强。”

“您多虑了,我一个得依靠轮椅代步的人,要怎么和一个成名已久的修士战斗?”

“……最好如此。”

此时,距离弟弟外出历练并返回已经过去了近两年,而直到他带着新打造出来的,一轻一重两把宝剑跑来找我,说一定会在“名剑大会”上夺取头名,以获得能治疗我“伤势”的宝物时,我才终于想起来他当初为什么会说是“三年”。

在修真界,每隔四年,便会举行一次各宗门家族的比武斗法盛会,仅限骨龄二十五岁以下的年轻才俊参加,优胜者可按照最终排名从各大门派共同提供的各种奖励中挑选自己想要的东西。

据传它最早由目前几乎不在江湖现身的“侠客岛”所初创,最早时仅有五个门派参与,因为它们全都用剑而得名,而随着着它不断举办,逐渐发现了其中好处的宗门家族纷纷开始加入,但这名字却是不好再改了。

一个门派的年轻人便是这个宗门的未来,若谁家的晚辈能连续两届都获得优胜甚至夺冠,外界对该宗门的评价自然会水涨船高,同时,为这些年轻人提供的奖品的品级,也能彰显门派的底蕴。

毕竟一个门派真正的财富不可能明明白白地公示出来,而成名已久的名宿也不可能主动暴露自己的底牌,但却可以通过“名剑大会”来隐晦地展示自家的底蕴和实力,暗示其他门派“别来惹我”。

由于“名剑大会”每四年举办一次,无论这些年轻人如何惊才绝艳,一般也只能参与两次,除非有谁从十岁开始便能力压四大部洲的同龄人,他/她的宗门才会允许那种小不点去和二十多岁的成年修士同台竞技。

至于上一次的名剑大会,小殊尚未成年,我则是完全不感兴趣,倒是龙之介好像去参加了,还拿了个靠前的名次。

那一届的冠军,是一个叫“金有为”的水灵根法修,使一手名为“水龙卷”法术,极为善于防守,所有的对手都是被他推下擂台淘汰的,落败者们自然很不服气,声称如果是生死相搏这种纯防御的打法他们能破一万次,但因为名剑大会本来就不是生死相搏,该是人家的冠军还是人家的。

不过,因为这种打法只求在切磋中取胜,对实战毫无作用,若是年轻人都学这种打法,就与举办大会的初衷相悖了,侠客岛的使者在大会结束时宣布,下一届大会将不设擂台,必须确认对手失去战斗力或者主动认输才算结束,虽然这样可能仍会有“不求胜就很难输”的打法出现,但在场的各门派评委又不是傻子,届时直接判负即可。

因为名剑大会并非生死相搏,各门派会备有各种应急治疗手段应对“失去战斗力”,在正常的名剑大会上,我的“北冥神功”大抵是派不上用场的……在正常的名剑大会上。

这一届名剑大会的主办方,是明教。

之前弟弟那粗略的探查只确定了疑似“星宿大仙”丁夏冬手下的人消失在明教的势力范围内,猜测丁夏冬可能在那里有隐蔽的据点之类,但孙悟空明确告诉我,丁夏冬化名为“夏东海”堂而皇之地在明教任职,还是“春夏秋冬”四旗中“夏旗”的旗主,准备借名剑大会之机,驱使被他用“生死符”控制的明教教徒发难,控制到场的各门派掌门或长老,若是事败,也可以把锅推到明教头上直接逃走。

很难理解他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以及要怎么应对整个江湖的雷霆震怒,可能是真的疯了吧。

不过,这话却没法直接对父亲说,于是转而把弟弟的调查结果添油加醋,“推测”丁夏冬很可能会在名剑大会上趁机搞事,坚决一定要跟去保护弟弟。

虽然不知道父亲信了多少,但弟弟倒是挺感动的,说只要有他在,没人能碰我一根头发。

……然后我就被苏菲和唐爱米一起摸了头发。

林殊作为此次林家出赛的人选,实力上是毋庸置疑的,虽然当初刚刚习得“独孤九剑”时还比较稚嫩,但经过一年外出历练以及两年在家精研,已经能在切磋中和父亲打成平手了。

而他这种奇妙的剑术,也引起了王越的兴趣,时不时对他进行指导,一开始弟弟还不信他这个“守墓人”能有多厉害,直到被他一记“天之痕”隔着老远打飞了手上的剑,才终于收起了轻视之心,认认真真地接受指导。

不过奇怪的是,王越这位“剑圣”对我的“六脉神剑”却完全看不上眼,不但不进行指导,反而会劝我放弃这种“邪魔外道”。

本着遇事不决问猴子的想法,我对此问了孙悟空,得到了令人啼笑皆非的答案。

这“六脉神剑”原是“侠客岛”的上一任岛主张三的独门武功,他用出来自然不会像我一样断断续续时灵时不灵,完全可以称之为“天下无敌”,而王越作为当代的“剑圣”,自然想要与之分个高下,两人的对决持续了三天三夜,最终以张三胜出半招做结。

王越怒而闭关,全力推演破解六脉神剑之法,遂消失于江湖,名声渐稀。

数年后,他领悟出破解六脉神剑的招数,出关去寻张三一雪前耻,但侠客岛岛主已不是张三而是李四,李四拒绝同王越切磋,只是引他去看张三临终书写《侠客行》之绝壁。

绝壁上的整首诗皆由六脉神剑所刻,剑气凌然,自王越开始读起,其中笔划所蕴含的招式便如同与他过招,王越自然按照他所领悟的剑术予以回击,不料自身领悟的剑术竟不是一篇文章中所蕴含剑意的对手,数次阅读均无法读到最后一句,遂羞赧不已,径自离去,再不提重出江湖之事。

至于他如何同母亲相识,以及那份《侠客行》又如何同一葫芦九转还魂丹一起被弟弟在遗迹中找到,我虽然好奇,却也懒得再问,只要知道六脉神剑很强,且能够缓慢修复灵根就对了。

当然,除了这些之外。我也有额外的依仗。

在告诉西垣,有一个叫西奈的明教弟子一直在找她时,她便非常爽快地同意和我们一起去明教,她卧底多年,对明教内部的地形格局暗道可以说一清二楚,或许丁夏冬在掌控了部分明教教众之后会进行更改,但总体不会相差太多,此次带上她一起,就算事有不谐,也能顺利逃走,不过她唯一的要求是一定要把她的老乡西奈救出来。

来自西牛贺洲的人都姓西吗?这也太奇怪了。

然后是马修,拜她所赐,这两年间我“神医”的名号是越来越响了,毕竟她有医仙谷传承,几乎能将所有慕名而来的病患治愈,若有解决不了的,再交给我“转移”,那么按照常理,只有这位“小医仙”解决不了的病症才会找我,我的医术自然要比她高明得多不是吗?这样一来,我前往明教的理由就变得非常充分。

另外,马修承自罗曼的“花间游”可不是单单用来保持容颜不老的术法,虽然杀伤力不足,但控制和干扰能力都非常强。

再然后是唐爱米,她的机关鹫许久之前便已经修好,但返回一趟唐家堡之后又找了回来,声称成年之前就留在青城山不走了。

由于她不善言辞,问过几次之后依然不清不楚,于是转而去问孙悟空,这才得知是唐门话事人唐老太太的安排,但具体原因却无从得知,孙悟空声称自己只有“火眼金睛”而没有“读心术”,完全不知道唐老太太是怎么想的。

无论如何,只要有她在,寻常的机关陷阱和毒物是不可能暗算到我们的。

不过,按照我的推测,唐门作为刺客世家,可能看中了我的“六脉神剑”,这可是种完全搜不出来的暗器啊。

最后是苏菲,两年来她竟然一点也没有长高,无论吃了多少东西,依然是那副带着婴儿肥的小小一只,但力气、敏捷和耐力却与日俱增,就像一块被反复锻打尚未塑形的铁块,令人非常好奇她“成型”之后会是什么模样――这比喻不太好,但毕竟是剑修世家嘛。

用这个问题去问孙悟空时,他神神叨叨地说什么“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这还用你说吗?

关于此次名剑大会,会参与的门派已经大致定了下来,如传统名门少林、武当、峨眉基本每届都会参与,同时作为创始人的侠客岛也会派人来,但不一定会上场。然后是比这些老牌名宿次一级,但同样历史悠久的昆仑、蓬莱、丐帮等,接下来则是各种有一定基础,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实力上下浮动世家宗族,比如承办此次大会的明教、唐门、五毒教等等,而林家就在此列,再然后,则是有时能参与,有时无法参与,甚至可能上一届还存在,下一届就解散了的小门小派,它们实力不强,但人数总和相对较多,基本只有观战长见识的份,星宿海、生死无常宗就是这一层级――虽说后者一定不敢来就是。

最后的最后,是有关那个发现我成为“废人”之后,急吼吼跑来退婚的龙家。

它同我们林家处于同一层级,勉强算得上门当户对,不过由于家族过于庞大,自身内部竞争相当激烈,历届大会都会派多人上场,若是不小心撞上自家人,无论输赢,回头家族内部定然又是一阵鸡飞狗跳,若是弟弟没出事,我当真嫁过去,不但自家的关系理不清,还得收拾各路极品亲戚,想想就心累。

记得那个龙之介当初也是说的“三年”,毫无疑问他也盯上了这次大会。

虽然我没有特别关注他,但从林家和唐爱米收集来的情报中,时不时也会出现此人的影子。

就像我一开始猜测的那样,同我退婚之后,龙家为了堵住分家的嘴,立刻给他定了另外一门亲事,对方是精于符修的张家,张家对主修火系术法和刀术的龙家没什么兴趣,但颇为欣赏曾在上一届名剑大会获得优胜的龙之介,于是提出要求,他得在下一届名剑大会获得冠军,才同意将张家小姐嫁给他。

据说那张家小姐笃信佛教,悲天悯人,菩萨心肠,被她用符水救治过的病人数以万记,她本人似乎对这起婚事并无意见,只表示一切听从父母安排。

这事,怎么说呢,就是这么巧,我用李代桃僵救弟弟的时候,根本没听说过这个张家小姐,而等我开始有意以“医者”的形象打出名声时,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我的所作所为好像和她重复了,这么一来,无论事实如何,在外人看来,都是我被退婚之后,非常不服气,想要在张家小姐擅长的领域同她一较高下,以证明龙家的选择是错误的,甚至让龙之介回心转意。

仔细想想,这两年慕名而来的病人中,有不少慈祥的世家老太太来着……

现在就算我出去说龙之介如此努力是为了我,估计也没什么人相信吧。

是的,非常努力,和弟弟在家摸鱼了两年不同,龙之介一直在忙于探索秘境,磨炼武艺、行侠仗义、扶危济困,“太原火焰刀”之名,已经相当响亮,即使名剑大会尚未开始,也已经被大部分评论家视为能够角逐冠军的种子选手。

但同样,如此努力的龙之介在外界看来,一定是为了有资格赢娶张家小姐,和我这个被退婚的废人没什么关系。

如果他和弟弟在决赛碰到,再对峙一番,那场面,想想就有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