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斩月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献祭一剑

斩月 失落叶 5927 2021-07-21 14:57

qubipu.com,最快更新斩月最新章节!

“吼~~~”

半兽人大军发动进攻。

山下,进攻人群如潮,已经快要看不清了,整个大地都在颤抖着,转瞬间无数半兽人战士就与玩家绞杀在一起,他们依旧是355级山海级怪物,但属性上却要比食尸鬼、地火鬼卒强了不少,所以接触的数秒之后,就有不少人族的防线扛不住了,一些中小公会的锋线更是被血洗,半兽人群开始不断的渗透,接近骊山的山脚。

当然,接近容易,但是想上骊山就难了,一缕缕密集的山岳气象摆在那里,这些半兽人或许在踏入骊山的一瞬间就被压成一堆肉酱了。

……

“林夕。”

我听从了云师姐的话,给林夕发了一条消息:“让大家都小心点,接下来恐怕就不是单纯的刷怪那么简单了,王座那边会出杀招。”

“知道了。”

她随即在公会里警醒大家,而这条消息很快也会传遍众多公会。

……

伴随着半兽人大军的发动进攻,大战大约持续了近半小时的时间,终于,远方的云海中传来了林海的声音,道:“樊异,还不跟兽人王商量一下,为骊山上菜?”

“是,林海大人。”

一座王座猛然在云海中撞出,王座之上高高在上的樊异,他单手提着双珠剑,一手按着王座的扶手,将整个王座极速降低,最终来到了大地之上,与一位身穿铠甲,双眸血红的兽人王并肩而立,笑道:“兽人王殿下,这人族该不该灭绝?”

“该!”

半兽人王神色凛然,手握一柄金色战斧,扬眉怒道:“当年,轩辕应当皇帝的时候,人族就一直觊觎我半兽人一族的领地,甚至一次次的派出斥候猎杀我的族人,蚕食我的领地,如今,轩辕应死了,整个人族当抵罪!”

“如此甚好。”

樊异微微一笑:“如今,人族新帝铸四岳,想要靠这天下的群山将我们圣魔军团的军队拒之门外,这可就大大的失礼了,林海大人决意要先破北岳骊山,次破南岳鹿鸣山,所以,殿下可否借小生一样东西,有了这样东西,小生或许能让这北岳骊山崩碎几座山头,削减一下他们的山岳气象。”

半兽人王皱眉道:“樊异大人乃是十大王座之一,拥有天下一半的文运,又是林海大人所倚重的人,想要什么何必说借,只管拿便是了,我半兽人一族又不是那抠抠搜搜的人族?”

“如此更好了。”

樊异轻轻折扇拍手,笑道:“小生所想借的东西,无非是半兽人大军的百万性命罢了。”

“什么?!”

半兽人王一愣:“樊异大人……可是在开玩笑?”

“你看我是开玩笑吗?”

樊异微微一笑:“别忘了,殿下你刚才已经答应了,所以,樊异不管那么多,只得自取了。”

“……”

半兽人王浑身颤抖,提着战斧,看着缓缓升起的王座,怒吼道:“樊异,你这疯子,你到底想干什么?”

“一场献祭罢了。”

樊异已经驾驭王座高高升起,眼中对半兽人王只有漠视,张手祭出一本书简,笑道:“这本书简名为看破生死礼记,是我樊异亲笔所著,啧啧,可谓是天下奇文啊,如今,借用半兽人族的数百万生灵之气与命,献祭我这柄双珠剑,愿我这一剑,开山成功!”

说着,他猛然一提手掌,顿时手中书简无数金色丝线冲下了王座,紧接着紧紧的与拓荒林海地图中即将准备发动进攻的半兽人战士的灵台牵连在一起,数百万道金色丝线横亘天地之间,颇为壮观,而当我睁开十方火轮眼的时候,赫然看到了那群被牵连的半兽人战士的神色,他们的神情扭曲、痛楚,发出一连串的哀嚎,神魂正在不断的被抽离,循着金色丝线而去,而身躯则一一瘫倒在地,血气被蒸干,化为一具具尸骸。

“樊异!”

半兽人王悲痛欲绝,他这次带着族群倾巢而出,共计数百万将士为异魔军团效力,但他没有想到会是眼前的这一幕,别人是狡兔死走狗烹,到了樊异这里,狡兔还没死居然就要杀狗了,一瞬间,除了进入骊山境内,与玩家短兵相接的近百万半兽人之外,其余的半兽人尽数被“夺命”!

转眼间,数百万生命献祭成功,金色丝线陡然回收,最终化为一缕缕蕴藏着磅礴的生命气机的金色气旋盘旋在双珠剑周围,樊异也是真的恶心,得意的哈哈大笑,将双珠剑高高扬起,默默运转气机,笑道:“献祭已成,神剑蕴天威,你们这对伉俪情深的剑灵还不睁眼?”

于是,被炼化在双珠剑中的风不闻、真心的头颅齐齐睁眼。

“好嘞!”

樊异扬起长剑,高高跃起,做出一个出剑的劈斩姿态,哈哈大笑道:“白衣卿相风不闻,还不领剑?”

风不闻神色坦然,手中白玉剑向前一指,道:“诸位山君,与我一同接剑!”

“轰——”

长空之上,这炼化了数百万生灵的一剑就这么在樊异的一剑之下轰出,剑光倾泻数百里,重重的轰在了骊山上空的山水禁制之上,一时间山岳气象不断崩毁,这一剑太强了,甚至比之前身为飞升境的林海、菲尔图娜的出剑还要猛!

转眼间,上空的山岳气象崩碎了近一半,距离我们只有不到一里外的山水禁制也不断出现了龟裂,如果再洞穿的话,这一剑就要实实在在的落在北岳骊山上了。

前方,四岳山君的金身周围烟雾缭绕,都在豁尽全力的抵挡这一剑。

“师姐?”

我看向一旁的云师姐,似乎只有云师姐出剑,这才抵挡住这一剑了。

但她缓缓摇头,以心声柔声对我说:“我不能出剑,因为……师姐也要迎接属于我的那一剑啊,如果我现在出剑了,一会师姐可能就要挡不住了,人族四岳该承担的一剑,就让人族四岳承担好了。”

“嗯。”

我重重点头,巍然起身,浑身真龙之气流淌,道:“有什么办法可解?”

“有法可解。”

一座偏峰之上走出了一位金身稳固的山神,一身戎甲,手握金色战剑,笑道:“金线山山神、神风候林如风愿自爆金身以身殉国!”

“神风候!”

北岳山君关阳猛然回眸:“不要!”

在他说话时,金线山山神已经含笑引爆金身,轰然一声,整座山头颤栗,无数金身碎片宛若星雨一般的冲向天空,弥补那空中被樊异一剑劈出的群山气象缺失。

但,依旧不够。

又有一位老者走出山腰上的祠庙,一身神祇气息稳固,他微微一笑:“白狼山山神、露华书院张宪临,愿意自爆金身以身殉国!”

“轰——”

又是一声巨响,第二位自毁修为、弥补四岳气象的二品山神也随风而逝了。

紧接着,又有七八位山神站了出来,宁愿彻底陨落,也不愿意四岳的格局被樊异一剑摧毁!

……

看着一道道金身炸开,化为无数金身碎片弥补漫天的群山气象,我这位流火大帝呆呆的立于风中,浑身颤抖。

“想哭吗?”

一旁,云师姐美眸微红,痴痴的看着我,道:“这就是人族,在任何一个时代,天地即将崩塌的时候,总会有人挺身而出……”

我握了握拳:“他们不会白死!”

“对,他们不会白死!”

云师姐也看向天空。

而前方,风不闻独当一面,抬起手中白玉剑直指樊异,浑身的山水气运形成了一条宛若星河般的气象,不断涌向空中,论承受力量,风不闻这位西岳山君承受得最多,但此时,伴随着一个个山神的自毁修为,樊异的一剑威力被瓦解大半,剩下的,四岳已经可以轻松挡下来了。

最终,樊异劈出的这道剑光消弭无形,北岳的群山气象再次补全,只是气息上比之前稍微了少许,毕竟损失了几位高品秩山神了。

“风不闻,你气不气?”樊异笑道。

风不闻剑眉紧锁:“汝之行径,君子不为也!”

“君子?哈哈哈哈~~~~”

樊异哈哈大笑:“风不闻啊风不闻,你我都是儒家弟子,但你就真的没有发现儒家的学问出了大问题了吗?自己给自己定规矩,自己给自己画地为牢,但你守了规矩,别人不守,你能如何?儒家这么多年始终不能独占天下,无非是太妇人之仁了!”

风不闻一拂袖,退回我和云师姐的身边,不再说话。

……

“樊异,你这个畜生!”

唾骂声中,一道身影凌空而起,正是半兽人王,手握金色战斧,身躯划出一道弧线,战斧光芒暴涨,笔直的劈向了王座上的樊异,怒吼道:“你灭我族群,我绝不甘休啊!”

“哟?还有自愿加注的?”

樊异一回眸,禁不住笑了,双珠剑扬起,“嗤”的爆发出一缕剑气,直接将半兽人王的身躯贯穿,紧接着大力一剑轰向了风不闻,笑道:“风不闻,既然本王都已经出剑了,再赏你一剑便是了!”

“唰!”

半兽人王身在半空中就已经殒命了,但一身修为却被樊异的剑光引爆,直接撞击在骊山上空的山水禁制上,炸开了一道小小的缺口,虽然不致命,但却已经足够恶心人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