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斩月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不按常理出牌

斩月 失落叶 5414 2021-07-22 05:10

qubipu.com,最快更新斩月最新章节!

骊山山脚下,无数半兽人哀嚎,他们不但目睹了百万同族被抽离魂魄,宝贵的生命献祭给了樊异的那一剑,更是目睹了自己的王连樊异的一剑都挡不住,也成为了异魔军团攻伐人族四岳的一道牺牲品,死得无比屈辱。

……

“你们也想被献祭?”

王座之上,樊异的目光看去,顿时天地之间笼罩着一种大恐怖,让一群半兽人战士心惊胆战,樊异更是冷笑一声:“继续攻打骊山,否则,你们也是一样的命数。”

于是,近百万半兽人继续猛攻山脚下玩家、NPC军队的防线,其实他们的命运早就已经注定了,要么死在樊异的献祭之下,要么死在玩家的剑下,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这就是将命运交给别人的结果,于九大王座而言,半兽人一族只是炮灰罢了,再没有更多的用处。

山下,又过了一会,半兽人军团的进攻宣告结束,已经全部沦为玩家的经验值。

……

“哼,一群废物。”

又一道王座升起,王座之上,坐着一位浑身流动剑意,身后背负着一尊巨大剑匣的君王,正是铸剑人韩瀛,他微微一笑:“樊异大人,让在下也跟人族四岳过过招?”

“可以。”

樊异笑着隐入云层之中,唯有王座的余威依旧在空中盘桓。

韩瀛手握一柄巨剑,剑刃向前一指,笑道:“暮色军团,进攻吧!”

一时间,山林震撼,无数原属于暮光剑刃塔林的军队冲出丛林,漫山遍野一片,都是355级的骑战系怪物,牧野血骑、火灵骑士,深红色的甲胄与缭绕火焰,让整个拓荒林海都被染红了,就在韩瀛的一声令下之后,马蹄声纵横,不计其数的怪物冲向了玩家阵营。

“全力戒备!”

一鹿阵地上,林夕轻抚略微焦躁的白鹿的鬃毛,右手提着大天使,身形微微一沉,道:“来自355级骑兵系怪物的冲击,一定比之前的半兽人军团要猛烈的多,前排所有人看准时机释放兵刃护体、灰烬壁垒等技能,不要硬吃太多的伤害了,气血低于30%的立刻后退,没人会说你们怯战的。”

众人纷纷点头。

更远处,神话、风林火山、无极等公会的阵地上也是一片盟主级玩家鼓舞、打气的声音,这时候,每一位盟主都是战场中的灵魂人物,支撑着人族战场的基石,他们的存在不可或缺。

“师弟。”

看着山下的战场,云师姐笑问:“这次怎么不去参与厮杀了?”

“没意思了。”

我看着自己的等级和一身超极品装备,笑道:“留遗迹九头蛇坐镇就好,至于我自己,好歹是一国之主,还是跟师姐一起坐镇山巅比较好,当那些士兵回头看到我在这里的时候,也会觉得内心鼓舞吧,这样就足够了。”

她笑着颔首,道:“也对。”

……

不久之后,山下杀成一片,数千万怪物与数千万玩家相互绞杀,牧野血骑和火灵骑士虽然都是中阶怪物,但是等级高,属性强,对玩家造成的冲击力不是一般的巨大,而且整条战线上,与玩家接触的是数千万,拓荒林海中不断刷新的就不知道有多少了。

异魔军团就这么一个优势相当恐怖,怪物无限刷新,毕竟人家的理由充足,为玩家提供足够的刷怪资源,无限刷新也是应该,当这些无限刷新出来的怪物,一旦被九大王座给利用起来那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恐怕会让所有人都无可奈何。

结果,如我所料。

半小时不到,身在王座上的铸剑人韩瀛如日中天,身周一缕缕天下气运缭绕,他缓缓扬起长剑,笑道:“应该……也差不多了吧?既然如此,那就再来吧!”

“动手。”

云层中传来了死亡之影林海的声音,紧接着一抹血红色光辉自云层中飞出,泻落在了韩瀛的身上,使得这位铸剑人一瞬间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拥有了对死亡规则的绝对掌控力,剑刃扬起,双眸泛着微红的光泽,俯瞰众生,低喝道:“献祭――暮色军团的勇士们,你们的死,将会铸就圣魔军团最后的荣耀,来吧!!”

剑光暴涨,一飞冲天!

大地之上,无数尚未走出拓荒林海的暮色军团单位发出哀嚎声,他们身不由己,一个个呆呆的立于原地,哀嚎声中,张大的嘴巴、眼眶、鼻孔、耳朵里不断有血色气流被牵引而出,他们纵然是死物,但最后的生命力量与亡灵火种也被一并献祭了,不计其数的暮色军团军队化为血色光泽冲天而起,最终全部被祭炼成了萦绕在大剑周围的一缕缕幽魂,凝聚出了实力堪称可怖的一剑!

“混账……”

一群牧野血骑转身,看着同伴被献祭的场面,脸色惨白,其中一名千夫长级别的牧野血骑眼眶几乎都要瞪裂了,怒吼道:“铸剑人,你这畜生……若是塔林大人还在世,怎会容忍你做这等肮脏事!”

然而,塔林已经被我们的人海战术给砍死了,而且,即便是塔林活着,以他的实力都未必能跻身于王座,暮色军团最后的结果还是一样的。

空中,铸剑人韩瀛的身躯缓缓升起,长剑周围缭绕无数星火,甚至还有一缕缕的亡灵火种从大地之上牵引而至,他根本无视暮色军团残余军队的咒骂,只是看着前方的北约骊山,嘴角一扬,笑道:“吾少年时游历中土大陆,曾一心想要拜入一门剑宗之内,奈何你们人族狗眼看人低,这事情……可谓是此恨绵绵无绝期了,所以这一剑不但是圣魔军团,更是我铸剑人满含恨意的一剑,尔等……准备好接剑了吗?”

骊山山巅,风不闻一剑向前,淡淡道:“尽管出剑便是。”

“轰――”

大地颤抖,群山气运流动,远方,轩辕帝国境内的无数江河的气运也一并被西岳山君牵引,化为一缕缕青色涓流萦绕在漫天的群山气象周围,形成了一个山水相依的稳固格局,风不闻的一念之间,就等于为骊山穿上了一件无坚可摧的上古甲胄一般。

“既然如此,就跪下领剑吧!”

韩瀛低吼一声,猛然一剑垂落天河,剑光劈在了骊山外的山水禁制的上的那一刻,他身后的剑匣猛然打开,一缕缕飞剑宛若流萤一般漫天泻落,并且与剑光之中的无数亡灵火种不断融合,成为了一缕缕蕴藏死亡气运的剑气。

一时间,犹如暴雨拍打单薄屋脊,巨响声不断,最外层的一道山岳气象防御几乎在一瞬间就被打得千疮百孔,稀烂瓦解,紧接着第二层、第三层不断被攻破,韩瀛在剑道上固然未必能超过樊异,但他这一剑献祭的魂魄实在是太多了,大半个暮色军团的力量几乎都蕴藏在这一剑中了。

“艹……”

山下,玩家人群纷纷仰头,骇然的看着天空发生的这一切,清灯眉头紧锁:“这特么就是决战?都不规规矩矩给人家刷怪的机会了?上来就是大招?”

“确实。”

卡妹秀眉轻蹙:“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了。”

林夕神色凝重不语,她也没有什么办法了,王座与四岳之间的战斗,确实不是普通的玩家所能染指的了,根本毫无办法。

……

“群山,给我顶住!”

风不闻一声低喝,金身嗡鸣,力量不断催谷,而群山的山巅之上,一位位山君、山神的金身显化,化为一缕缕山岳气象驰援西岳白衣卿相,整个轩辕帝国的江山都在颤抖着,以一国之力,抵抗异魔,眼前,伴随着山岳气象的不断崩缺,风不闻咬牙切齿,身后的沐天成、关阳、弈平的金身也不断发出颤鸣,而更远处,一个个金身几乎就要崩毁的山神不顾一切,在死前自毁修为,爆掉金身,不断修缮那些被剑气劈开的山岳气象。

转眼间,数十位山神灰飞烟灭。

狂风肆虐山巅,我与云师姐并肩而立,身后的元峤斗篷飞扬,看着远方的战斗,皱眉道:“这样打,四岳气象只会越来越弱,而这么一来,我们几乎就没有什么机会,都不需要全部,九大王座大约只需要献祭不到一半的异魔军团,就能完全压垮四岳了。”

“也未必。”

云师姐红唇轻启,一双美眸看着远方的战场,道:“师弟,你仔细观察的话就应该会发现,这些王座的每一次献祭生灵都是有代价的。”

“什么代价?”

“死亡气运。”

她幽幽道:“林海在死亡祭坛上炼化天下元素,温养出了传说中的死亡气运,正是这些死亡气运的加持,才能让王座拥有抽离他人性命、献祭剑道的能力,所以人族四岳的折损固然不小,但王座们并不是能无限出剑的,你要耐得住。”

“知道了。”

我继续皱眉看着远方,不管怎么说,这一战已经对人族相当的不利了,云师姐可能不知道,怪物无限刷新的规则是不会改变的,只要死亡之影林海的心够黑、够狠,就肯定能压垮四岳,到那时,人族失去四岳,真正的大难就临头了。

……

“吱~~~”

就在此时,东岳山君弈平的金身骤然间出现了一道裂纹,从脸庞延伸到了脖颈,他更是一口鲜血吐出,但身形巍然,满身的山岳气象流转,兀自岿然不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