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斩月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 人生一场聚散悲欢

斩月 失落叶 8627 2021-10-23 15:18

qubipu.com,最快更新斩月最新章节!

“铃铃铃~~~”

当我翻动全成就秘典的时候,竟然像是在扳动齿轮一样,而伴随着齿轮的每一次响动,身躯所在的位置都大大不同,一会是白天、一会是黑夜,一会又是永恒的白昼,而有时候身在一片荒芜的世界,有时候却又身在一片丛林。

“呼……”

深吸一口气,尝试炼化这本秘典,却发现即便是飞升境圆满也不可能,这本秘典是至尊物,只能去少许的融合,却不可能完全炼化,而就在我心神沉浸其中的时候,顿时心头一颤,意识到这真的是一本时间之书、空间之书、灵魂之书,它能指引你想要去的方向。

……

于是,抱着全成就秘典,我一点点的翻阅,手掌神力贯注其中,顿时眼前霞光飞逝,出现了一家四口在一起其乐融融的景象,那时候的我还坐在孩童的小椅子里,牙牙学语,姐姐则举着一个风车在一旁跑来跑去,妈妈在洗衣服,父亲则在井水边清理一条条品种不同的鱼,一旁则放着鱼竿,这注定是一餐丰盛的午餐。

那时候的爸妈,好年轻。

我看着他们,脸上绽放笑容。

对了,林夕!找一下林夕!

就在我翻阅秘典的时候,却发现……一无所获,似乎林夕跟我的灵魂联系已经被斩断了,甚至我不知道自己身在什么样的天地之中,只得皱着眉,随意的翻阅秘典,以神明一样的姿态窥探着人间的酸甜苦辣,反正时间已经静止了,我现在有的就是时间。

“唰!”

秘典翻了新的一页的一半位置停下,顿时周围的景物变成了一个不知何处、不知何时的建筑前方,只见一个美丽女子跌跌撞撞的跑出,身后洒落了几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些赤**的画面,而其中的女主角正是她,她一边跑,一边擦着眼泪,几次跌撞,浑身伤痕累累。

“欣雨!”

大厅里,一个年轻人迟迟走了出来,对着门外大喊,但却不见女子的身影。

我眯起眼睛,看到夜晚的花圃下,她抱着自己的膝盖坐在那里,泪流不止,呜呜的哭泣,口中呢喃说道:“林凡,我还有什么脸留在你身边?我这种人……有什么资格去见你的父母,我……我对这个世界而言,都是多余的……”

我皱了皱眉,是一段爱情故事吗?

不知道,翻过。

……

秘典继续向前方翻,当我停住的时候,周围的景物再次变化,变成了一个午夜,就在一座桥上,一个风姿绰约的女子手里握着一个酒瓶,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口,然后踉踉跄跄的向前走,之后继续再咕咚咕咚的喝上几口,她边哭边喝。

“秦韵……”

路边,一个身穿休闲装的青年快步走来,一手揽住了女子的香肩,眼中尽是疼惜:“你这是何必呢?折磨自己有意思吗?”

名叫秦韵的女子抬头,笑容中满是凄凉:“书生,有必要心疼我吗?或者说,你如果不这样的话,你愿意要我?”

青年神色茫然,咬着牙:“我已经有凌雪了,所以我不能给你任何承诺,但是……但是你如果真想喝的话,我陪你一起喝,是进医院还是进局子,我都陪你……”

“好啊!”

女子将酒瓶递给他。

之后,是两个酒鬼的故事。

我看着故事结局,禁不住的微微一笑,有点意思。

……

再翻一页,身周的景色再次变化,这次是白天了,是一座云霭缭绕、仙气纵横的山门处,一位身穿武神战袍、披着斗篷的绝美女子牵着一匹毛驴走来,毛驴的两侧是沉甸甸的箱子,女子的身形有些缥缈,我能看透,这不过是一缕灵魂罢了,她的真身,早就陨落了。

并且,我认识她,是我的师尊,步璇音。

山上,一个青年的身影疾驰而下,是修为还不高的步亦轩,他一脸笑意看着姐姐,笑道:“姐,这头野毛驴怎么回事啊?”

步璇音眯着美眸,笑道:“一场大战之后,你姐平安归来,不应该拥抱一下吗?”

步亦轩懒散的笑着:“应该应该!”

“姐,这箱子里什么东西啊?”

“嫁妆。”

步璇音轻笑:“给你和苏颜的嫁妆,一些灵石啊,法器啊之类的宝贝,人家苏颜是大家闺秀的女子,能嫁给你……咱们步王府可不能寒酸了……”

“嗯,是是是!”

步亦轩看着堂姐,笑道:“姐,你看起来太累了,不如今天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再走了?”

“不了。”

步璇音摇头:“马上就要走,不抱抱姐姐吗?”

“哦……”

少年有些木讷,再次抱抱姐姐,完全不知道姐姐已经死去,来到这里见他的,不过是元神出窍罢了。

……

“原来师尊也有这样的回忆啊……”

我看着眼前的画面,心头感怀,还以为师尊天生就是一个高高在上的飞升境呢!

继续向前翻页。

“唰!”

眼前的画面再次转变,变成了荒野村落的小院,就在院子里,一名无比虚弱的青年躺在躺椅上,他仰着脸看着上方的树,一片片叶子不断凋零,他剧烈咳嗽了一番,在我的飞升境眼眸下洞悉得一清二楚,似乎是中毒了,这种毒素已经几乎摧垮他的身躯。

“哈……”

他靠在椅子里,转脸看向门外,喃喃道:“逸逸、何艺姐,别怪我……我不想死在你们面前,与其让你们难受,不如我自己找个地方消失的比较好……”

说着,他仰面流泪:“陆尘啊陆尘啊,怎么走到这一步了反而就没志气了,你再想她们又能怎么样?你一个将死之人……有什么资格想念她们……”

他扭过头,泪水顺着脸颊往下掉:“可是……可是我真的好想她们,如果能再见她们一眼就好了……”

他缓缓闭上眼睛,等死,喃喃自语:“老天,给个痛快,可以吗?”

门外,一个穿着裙子的少女侧耳倾听,直哭得香肩颤抖、梨花带雨。

“傻瓜……傻瓜……”

……

“这是哪里发生的故事?”

我有些茫然,继续翻页,当页数再次增加时,眼前再次流光转动,画面居然出现在了一片战场场面中,无数铁骑、步兵、长矛兵等正为围攻着一座坚城,城池的城门上面,刻写着“兰雁城”三个大字,这名字……似乎有些耳熟。

城下,一名战将提着长剑,笔直朝着城上一指,低喝道:“楚怀渑!兰雁城已经完了,帝都被攻陷只是时间问题,你手里不过数千飞骑营甲士,真以为靠这数千人能抵挡得住五谷城的二十万大军不成?凭你楚怀渑在军中的声威,只要你归降了,镇南王殿下敕封你一个统领总是不成问题的吧?”

“是吗?”

城池之中,一位身穿戎甲年轻将领微微一笑:“我楚怀渑这辈子啊……好事坏事都做过,但唯独学不会的就是做狗,镇南王密谋造反、大逆不道,如今已经杀穿帝国的屏障,造成了多少伤亡,你龙千林要给秦毅做狗,我楚怀渑却决计不会!”

“你能如何?”

龙千林笑道:“就凭你的数千飞骑营,守城?真是笑话!”

楚怀渑提起长剑,冷笑一声:“谁说要守?我风雨雷电兰雁四杰,人人攻守兼备,这数千飞骑营……愿意为了守护秦茵殿下战死至最后一人!”

“那就来!”

龙千林一晃令旗:“列阵营地,老子也想看看这名扬天下飞骑营到底有多么厉害!”

城下,楚怀渑亲自出城,率领数千铁骑冲阵,一往无前!

城上,一位美丽少女抱着古琴来到雉堞前,看着城下的战阵攻伐景象,看着楚怀渑浑身不断染血,她心如刀绞。

“小玉,为我点燃麒麟香,然后你也逃吧。”她喃喃道。

一旁的侍女一愣,泪水夺眶而出:“小姐,小姐,小玉不走,小玉要跟你死在一起。”

“不。”

甑湘转身看着她,脸上满是轻柔,道:“你还年轻,你还没有遇到值得你爱的人,你的人生还很长,而我……我所爱的人就在那里,我的爱会随着他一起灰飞烟灭,楚怀渑一死,甑湘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不是吗?”

小玉哭得梨花带雨:“小姐,小姐……”

“点香吧,然后离去,听话。”

“是,小姐……”

小玉点燃了一盏香炉,那紫色的熏香十分奇异,一缕缕的萦绕在甑湘身周,而小玉则哭得更凶了:“小姐,我……”

甑湘轻轻拉紧了琴弦,一根根的整理着,低着头,泪水一滴滴的落在琴身上,忍着泣声,道:“生要在一起,死也要在一起,甑湘生得所爱,死亦无憾。”

小玉哭着退后数步,道:“若有来世,愿小姐能与楚统领相互厮守一生,再也不受这等天地相隔之苦,小玉去了。”

说着,小玉纵身一跃,恍若朝霞般的落在满是乱石的城下,悄无声息。

几个侍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抱拳告退。

城下,飞骑营统领楚怀渑早就换了多把战剑,率领铁骑不断破阵,杀敌无数,但自身的伤势也越来越多,白色的斗篷几乎要被燃红,跟随他的人越来越少,飞骑营全军覆没,唯独剩下统领一人,此时此刻,楚怀渑宛若最后挣扎的野兽一般。

“噗噗噗……”

一枚枚长矛刺入了楚怀渑的身躯,他似乎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疯狂的长剑挥出,带起一整片的人头,直骇得一群义勇兵纷纷后退,谁也不敢再上前了,这位以才学著称,位列兰雁四杰之一的统帅,就像是发狂的野兽一般。

义勇兵将楚怀渑围成一个圈,却没有人敢杀上前。

楚怀渑的身躯被长矛抵着,兀自跪在那里,泪水与血水不断的溅落在黄土之中,忽地,他探手入怀,用生命最后的力量掏出了一个染满鲜血的圆球,口中声如蚊蚋的说道:“阿瑶,哥哥……哥哥走了……”

一代名将,壮烈战死于都城之下。

城池上,那叫甑湘的女子为楚怀渑弹奏一曲送行之后,也倒在了熏香之中,香消玉殒。

战阵之外,龙千林闭上眼睛,浑身颤抖,淡淡道:“谁也不准动楚怀渑的尸身,明白了吗?”

……

我看到这里,禁不住的皱了皱眉,心头有波澜,之所以让我看到这一幕,必定是与我有一定的牵连,楚怀渑口中提到了秦茵殿下,应该是来自于林沐雨的那一界,或许就是我所见到的秦茵,每个世界,总有说不完的故事的。

再次翻动秘典。

顿时,身周的情景再次变化,这次似乎是游戏世界,周围的景致都是由数据虚拟而成的,一座正在重建的城池城墙之上,一位身穿戎甲的青年一袭白色披风,显得十分帅气,但神色却充满了疲惫,整个人的精神气都极低。

一旁,一位气质极好的美女玩家道:“丁牧宸,还有一件事我需要跟你说一声。”

“哦?”

被称作丁牧宸的青年玩家转身:“董小瑜,什么事?”

名叫董小瑜的女子说道:“我们的首席数据修复师在最近几天里亲自修复了山有扶苏的游戏数据,发现有一段录音留言是给你的,但是由于录音到一半,系统数据探测到使用者生命迹象过低,所以强制下线了,这段录到一半的语音邮件也就没有发送成功,保存在山有扶苏的个人数据里了,这段录音是给你,我想……你还是应该拥有知情权的。”

丁牧宸一愣:“那是……扶苏最后的一段录音了吧?”

“嗯啊……”

董小瑜颔首:“我想是的,我现在就把数据发送给你?这段录音,我们没有破解,也没有打开,你是第一个听到的人,或许也会是唯一听到的人。”

“好的,谢谢你。”

“嗯。”

几秒钟后,丁牧宸开始听取一段录音资料,而我这个俯瞰人间的神明自然也能听的一清二楚,那是一个颇为嘶哑的声音。

“夕哥,我要走了……”

仅仅一句话,丁牧宸瞬间泪流满面。

“夕哥,我对不起你,给你闯下这么大的祸,对不起……”

“我还有……一点点未了的心事,夕哥,请你一定要答应我。”

声音的主人剧烈的咳嗽着,接着说道:“在我走后,可不可以……把我葬在家乡最高的山上,你知道的,我们河南是中原的中心,我想……我想你能把我葬在高处,这样……这样我就能日日夜夜的看着兄弟们,看着大家成家立业,看着大家各奔前程,夕哥,我……”

紧接着,又是一阵剧烈咳嗽声,随后录音就断了。

“啪嗒……”

堂堂的丁牧宸,就这么缓缓的坐倒在雉堞下,抱着膝盖嚎啕大哭。

……

我也有些泪目。

人间多少事,无非是一场场的聚散浮生、悲欢离合。

PS:《斩月》即将结束了,终章之后会继续连载主角大乱斗的番外篇,关于番外篇与新书的消息叶子会在新浪微博上通知大家,叶子的微博号可以直接搜索“失落叶”,带V的有十几万粉的那个就是,大家玩微博的话都关注一下吧,没有玩可以尽快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