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好生之德

不让江山 知白 7281 2021-06-25 15:2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宁军大营,一间帐篷就是临时的刑房,其实不管刑房如何,刑具如何,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张汤坐在任何人对面的时候,比什么都有用。

张汤坐在空地上,这空地就是刑房,张汤一张开嘴问话,就相当于开始上刑具了。

柳园坐在张汤面前,如他这样的人,也难免会有些紧张。

作为一个用那么多年经验的谍卫,柳园知道审讯是怎么回事,自然也知道一旦在心理上被张汤控制,那么就输的体无完肤。

所以在张汤还没有开口之前,他打算先说话,破坏张汤的步骤。

“你为什么没有摘了我的下巴?”

柳园问。

张汤看了他一眼,没回答,又低下头整理自己手上的空白卷宗,整理好之后这才再次看向柳园。

但他没回答,而是反问:“为什么要摘掉你的下巴?”

柳园笑了笑道:“你断了我的四肢,如果我再咬舌的话,你还能从我这得到什么?”

张汤:“那你为什么不咬?”

柳园一怔。

张汤这句反问,倒是打乱了他刚才想好的步骤。

柳园缓缓呼吸,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乱。

对于他此时的处境来说,能把张汤激怒,然后让张汤忍不住动手杀了他,这就是胜利了。

他知道廷尉军的诸多刑罚有多可怕,落在张汤手里,比进地狱还要让人难受。

所以能尽快死,都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张汤把刚刚整理好的空白卷宗放在一边,摆了摆手,示意给他研墨的手下也出去。

这间帐篷里就剩下了张汤和柳园两个人,而此时此刻,柳园知道,张汤的攻势也要开始了。

张汤放下卷宗,墨也不研了,这似乎是在告诉柳园,我其实没打算问你什么。

柳园觉得这是张汤在给他施加压力,但他不怕,因为张汤不问了,施加压力,无非就是用死来吓唬他,他巴不得现在就死。

张汤道:“你没有咬舌,是因为你知道,咬舌其实不会死人吗?”

柳园怔住。

张汤继续说道:“咬舌不会死,咬舌自尽的正确方法,是尽量多的把自己舌头咬下来然后吞咽,造成断舍卡住,最终是憋死的,这是很需要技术的一件事,如果你咬下来的小了你吞咽,就真的会吞咽下去,而要咬的很大还往下咽,其实更难。”

他看着柳园的眼睛:“如果你想试试的话,我可以帮你,让人把你舌头割下来,然后给你塞进气管里,不需要你自己太辛苦。”

柳园的脸色已经变了。

张汤翘起腿,把衣服整理好,优雅的坐在那。

“现在,我再来回答你的问题,为什么我不防止你咬舌,一共有两个原因。”

张汤伸出一根手指:“第一,你的四肢都被打断了,但没有挑断你的筋,所以骨头断了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养一阵子就好,写字又不是力气活,甚至不需要养一百天那么久。”

他看着柳园说道:“刚好我可以用你养骨头的这段时间折磨你,也无需你回答什么,只是每天都折磨你,折磨到你手臂可以写字的时候我再问,因为宁王告诉我说不急,这一仗会打很久,因为雍州军已经不可能轻易渡江过来了,僵持一两个月问题不大。”

张汤伸出第二根手指:“第二,你以为我很想查清楚吗?”

柳园的眼睛眯起来,一开始没太理解张汤的意思。

可 是没多久他就反应过来,所以他的脸色马上就变得发白,很快就没有了血色。

他没有想到,酷吏张汤,居然会狠到这个地步。

张汤不想问出来什么,是因为他想杀的多一些。

张汤语气依然平静的说道:“你应该知道,我不是谍卫军的人,我对谍卫军的人尤其是对山河印和云雾图出身的人,本来就很看不上,如果能借此机会把所有人都除掉的话,我很乐意。”

“我可以什么都不问你就这样陪你坐着,昨日我去请求宁王准许我全权办理这个案子,而且要有专断之权,宁王说考虑一下。”

张汤道:“宁王没有直接否决我,就是有希望。”

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居然笑了笑:“所以你的口供对我来说不重要,当然你也可以不信我说的。”

柳园的脸色很白,心似乎都在发颤。

他做的是谍卫,整日都在危险中生活,他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强大,不惧威胁。

可是张汤的话,还是让他感到了一阵阵发寒,从骨髓里冒出来的寒意。

张汤做的出来,他也愿意做这样的事。

换句话说,他在宁王手下就是专门做这个的,如果不是宁王需要一个他这样的人,那他就不会存在。

所以别人说这样的话可能是威胁,但张汤不是威胁,张汤是在告知。

看着沉默下来的柳园,张汤等了一会儿后还不见柳园说话,他起身准备离开。

“你好好养着吧,如果我一直没来,就是宁王已经应允了我的请求,如果我很快回来,那你......真可怜,因为我只能拿你撒气。”

说完这句话后张汤转身出了帐篷。

帐篷外边,一直靠在一棵树上听着的归元术看向张汤,脸色也有些异样。

因为他也很清楚张汤不是在威胁谁,张汤真的想把他的谍卫军屠一遍。

看到归元术如此表情,张汤问:“你是觉得,我想要做的事有些过于凶狠了?”

归元术不知道如何回答。

片刻后,他摇了摇头:“没有。”

张汤点了点头:“谢谢。”

归元术道:“如果主公真的答应你了,你打算怎么办?”

张汤本已经往前走了几步,他停住,回头看向归元术:“如果主公真的答应我了,你应该会先得到调令。”

归元术沉默。

谍卫军中被敌人渗透成了这样......不,确切的说,谍卫军几乎一多半都是敌人的人,已经没法再用了。

所以张汤的意思也就很明显,如果主公答应他了,那么就意味着,谍卫军将不复存在。

未来可能会有一个新的,但这个旧的,一定会被张汤扫的彻彻底底。

就在这时候,有亲兵从远处过来,跑到归元术面前抱拳道:“归大人,主公请你过去。”

归元术的心里骤然一紧。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归元术从李叱的中军大帐里出来,抬起头看了看天空,然后重重的吐出一口气。

等在门外的张汤看了他一眼,然后语气很平淡的说道:“应该恭喜你。”

归元术看向张汤,然后低头走了出去。

他因为击败雍州军的大功,被李叱提升为正三品,从即日起转入军职,在夏侯琢帐下听令。

谍卫军,暂时交由张汤整顿。

归元术走了几步后回头看向张汤:“他们许多人都是有功之臣。

张汤看着他:“你觉得主公会没有想到吗?”

归元术点了点头:“我是怕你没有想到。”

张汤咧开嘴笑了,笑的归元术心里一阵阵发寒。

归元术要到夏侯琢的军中听令,所以离开宁王的中军大帐之后,他就直接去了夏侯琢的军帐。

刚到,正好看到夏侯琢从大帐里出来,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册子。

看到归元术夏侯琢就笑了:“刚要去找你,你自己倒是过来了。”

归元术俯身道:“大将军,有什么事吩咐?”

夏侯琢把手里那本厚厚的册子递给归元术:“昨夜里,主公和我聊了很久,聊到快天亮。”

他指了指远处:“走走,边走边说。”

归元术接过那本册子,迈步跟上夏侯琢。

夏侯琢一边走一边说道:“主公说,委屈你先到我这边来,不是为了让你从军听调,而是为了给你招人做准备。”

“招人?”

归元术下意识的反问了一句。

夏侯琢指了指那本厚厚的册子:“这是昨夜我回来之后,一直都没有睡帮你整理出来的名单,都是我军中的好手啊......说实话,把人掉给你,真的有些舍不得,心疼。”

夏侯琢哈哈大笑:“好在主公答应我,新的谍卫军叫军机司,暂时归在我军中,所有的人员,一半是我给你提供,一半是你自己去物色。”

听到这句话,归元术一下子懂了,刚才在宁王大帐外边,为什么张汤那笑容中对他有些讥讽。

张汤问他,你觉得主公是没有想到吗?

此时回忆起来,那讥讽真的好想能直接打在脸上一样。

夏侯琢道:“原来谍卫军的兄弟们,身上也没有正经军职,主公其实一直都在考虑怎么给兄弟们把身份明确下来,但你也知道,谍卫军的兄弟潜伏在外,明确身份这种事,真的不好办,因为可能反而会害了他们。”

归元术道:“我明白。”

夏侯琢道:“趁着这次机会,把山河印和云雾图的人尽数剔除掉,这事主公应该会交给张汤办,没有人比他更合适,就像是组建军机司,没有人比你更合适。”

夏侯琢停下来,在归元术肩膀上拍了拍:“你尽快和张汤碰碰面,给他一份你要的名单。”

归元术可理解这尽快两个字是什么意思,所以他立刻转身:“我这就去。”

夏侯琢笑了笑道:“另外......都廷尉大人给军机司亲自设计了官服,你回头也可以去请示一下。”

归元术笑了:“好嘞!”

中军大帐。

李叱看向张汤:“事情给你了,你酌情去办就是,无需中途请示。”

张汤俯身:“臣遵命。”

李叱笑道:“昨天夜里议事的时候,都廷尉大人说你身上血腥味太重,说怕你有报应,所以想让老张真人给你写个符戴着。”

张汤笑问:“老真人写了吗?”

李叱指了指柱子上挂着的那把剑:“老真人说写符有个屁用,给他一把剑,什么报应不报应的,他干的再狠一些,报应敢来就给一剑,就捅它......”

张汤噗嗤一声就笑了。

李叱笑道:“听老真人的吧,老真人是道家领袖,有好生之德。”

张汤没忍住,笑出了声。

他把那把剑摘下来拿在手中,然后朝着李叱俯身一拜,转身,昂首阔步而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