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连我在内

不让江山 知白 6937 2021-06-19 00:11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一个敢问,一个敢答,这俩人的一问一答,倒是把这屋子里的其他人全都搞蒙了。

大家屏气凝神的等着李先生的问题,也等着曹紫萝的答案,却等来了号称十万头。

好在李先生也没有那么不靠谱,第二个问题就直指这件事的根本。

他问:“山河印不是你们曹家创建的吧。”

曹紫萝听到这个问题明显楞了一下,眼神也明显飘忽了一下,他没有马上回答这个问题,而是下意识的看向他儿子曹猎。

在那一刻,他的眼神有些复杂,其中就有对自己儿子的亏欠和心疼。

曹猎对他微微点头,示意他只管说就是了。

曹紫萝缓缓吐出一口气。

“其实,我也不知道山河印最早是怎么出现的。”

这是曹紫萝的答案。

明明没有给出什么实质性的回答,可不管是李先生还是李叱他们,脸上全都出现了一种果然如此的表情。

曹紫萝道:“山河印的东主原本是轮流坐,曾经,山河印中有一个元老堂,又称之为决事堂,决事堂中一共有七位元老,我祖父本来是其中之一。”

“每隔三年,七位元老轮流当值,三年期满后就自动下去换人上来,从来都没有出现过问题,也没有霸着位子不放,我父亲是这样告诉我的。”

李先生听到这一番话后眉头就皱了起来,自言自语似的说了一句:“轮流主席团?”

众人没有听清楚他说什么,他说话的声音实在是太轻了些,当然就算是有人听清楚了,也不会太理解。

曹紫萝继续说道:“可是在大概在一百多年前,也许是二百年前,我父亲都已经记不清楚了,所以他告诉我的时候也不太确定。”

“决事堂中的其他六个人不辞而别,只留下我祖父一人,所以从那时候开始,山河印就被曹家掌控。”

“可是在我祖父那一代和我父亲那一代,他们都不敢把山河印据为己有,而是一直还坚持着最初的决策方式,又找来几个人作为山河印元老参加议事。”

“只是,我祖父没有再按照之前的轮流当值的惯例,把东主的位置让出去,我父亲说,祖父一辈子都没有把任何山河印的东西归入曹家私有,他那时候还觉得祖父傻。”

“祖父临终之前对我父亲说,他们一旦回来,发现曹家把山河印据为己有的话,曹家就有灭顶之灾,他告诫我父亲,一定不要把山河印变成曹家的私产,也许那是我祖父对曹家,对亲情,唯一的一丝善念。”

“我父亲也就一直遵守祖父的遗嘱,始终没有对山河印动过念头,只是维持着山河印的运作,直到我父亲临终......”

曹紫萝抬起头,但他看向的不是李叱也不是李先生,而是他的儿子。

“你的祖父,我的父亲,临终之前对我说,他们已经消失的太久了,大概不会再回来,所以你放手去做吧。”

听到这句话,曹猎立刻问了一句:“他们到底是谁?”

曹紫萝摇头:“不是他们,确切的说应该是我们.......你的祖父是他们之中的一员,所以归根结底,我们也算是他们。”

这话说的,让曹猎心里一震。

“只是不知道当年为什么那六个人会不辞而别,而单独把我的祖父留了下来,也许他们和我祖父是商量好了的,可惜的是......”

曹紫萝再次看向曹猎:“我祖父都没有告诉我父亲,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曹紫萝坐下来,深深的吸了口气。

“也许是故意为之吧,哪怕我们是他的直系后人,但他还是不打算告诉我们这些秘密,甚至,到现在我都在怀疑,我的祖父到底是真的死了还是假的死了。”

李先生轻轻叹了口气,他在算计时间。

山河印那六个人不辞而别的时候,大概就是自己出现在这个时代的时候。

也就是说,极有可能自己才一出现,那七个人就都知道了,他们或许有一种什么特殊的能力感知?

然后他们七个人达成了某种协议,留下一个人继续维持山河印,另外六个人销声匿迹。

到底这个协议是怎么回事,曹家的后人都不知道是什么。

而李先生也确定,如果曹紫萝的祖父和他是一个来路,那么他也一定是假死。

李先生还活着,足以证明那些人的寿命也一样的长。

但是那些人,究竟是怎么知道自己来了的?而那些人,又是为什么要躲着自己?

可不管是为什么,那些人的存在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就是不公平。

他们自以为像是神一样左右着这个世界,只是他们把自己藏了起来,寻常百姓根本不知道。

百姓们也不可能知道,自己的吃穿住行,可能都和这些人息息相关。

更为可怕的是,连那些达官贵们都不知道,他们的吃穿住行甚至官场起伏,也都被人悄无声息的控制着。

看到李先生在愣神,李叱问:“先生在想什么?”

李先生摇了摇头:“没有,只是在思考曹先生刚才说的话。”

他看向曹紫萝:“你继续说,知道什么就说些什么,不用去想有用还是没用。”

曹紫萝嗯了一声。

“我问过我父亲,祖父的那些朋友到底是什么人,父亲对我说......你祖父从来都不会对我提及他们的事,从小到大,他只是命令我做什么,仅此而已。”

曹猎听到这句话后,心里生出一种前所未有的难过。

看似风光的曹家人,看似风光的父亲和他自己,都只是被人利用的棋子而已。

哪怕有那么浓的血缘关系在,也根本就不在乎。

他们连血缘关系都不在乎,还会在乎什么?

李先生却在想着,那些人和自己不同的地方就在于,他们知道为什么会来,为什么要来,也知道自己会活多久,所以他们不在乎子孙后代,因为他们会有无数的子孙后代。

在他们眼中,子孙后代就是在最忠诚的手下,甚至可以说是死士。

“后来呢?”

李叱问:“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人,再接触过山河印?”

曹紫萝摇头:“没有......我父亲临终之前对我说,他们大概都死了吧,毕竟你祖父死了,我也要死了,熬了两代人难道还熬不死他们?所以你只管放手去做。”

“自此之后,我接手山河印,便开始逐渐把山河印中老一辈的人剔除掉,换上曹家的心腹,然后在江湖中搜寻高手加以收买,逐渐的让山河印变成曹家的私产。”

“到我妹妹嫁给武亲王之后,曹家的势力便已经到了如日中天的地步,那时候我想着,别管是谁再来,都别想把山河印从曹家手里抢走。”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他看向了李叱。

这一刻,李叱竟是有那么一丢丢的不好意思。

“可是这不对劲。”

曹紫萝看向李叱:“以山河印的力量,就算是当时的宁王殿下已经有很强的实力,也不可能那么顺利的把山河印连根拔起。”

李叱点了点头。

按照曹紫萝的说法,山河印就算是不是曹家所创,可曹家已经掌控了三代。

三代人,足以让这头庞然大物变得无比忠诚,然而在山河印遇到问题的时候,却根本就没有多大的抵抗之力。

好像很轻松的就被李叱灭掉了,而且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李叱道:“所以,其实看似没有人干预的山河印,还是有人在暗中控制。”

曹紫萝点了点头:“是,我也是这样想的。”

李叱看向李先生,李先生道:“他们在抹掉痕迹。”

说完这句话,李先生看着李叱说道:“他们在利用你抹掉他们的痕迹。”

一切看起来都是李叱做的,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山河印的覆灭有其他因素。

李先生深深吸了口气。

他在心里想着......我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那些人也不该存在。

所以我该被抹掉,他们也该被抹掉,但绝不是这种藏起来假装被抹掉的抹掉。

从种种迹象表明,那些人在害怕的不可能是这个时代的任何一个人,哪怕是宁王李叱。

那他们害怕的就只能是......自己。

想到这,李先生心中的信念就更加坚定了些。

从他来到这个时代开始,他就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想出头的。

他始终都在躲避,在遇到李叱的时候那种反应,就足以说明他的心态。

他始终都在躲避着这个世上任何看起来像是主角的人,因为他害怕自己被莫名其妙的抹掉。

他一直都在躲,变换着身份的躲。

可是冥冥之中,似乎又注定了什么,自己躲来躲去还是要站出来,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站出来。

李先生还想着,我从这个世界已经索取的足够多了,也该还给这个世界一些什么。

比如说......清净。

比如说......公平。

他在这个世界上活的小心翼翼却又肆意潇洒,他就是那人人敬仰的嵩明先生,他就是天下江湖客津津乐道的天下第一闲人。

除了他自己之外没有人知道,许多大人物都是他的弟子,直接或者间接教导出来的。

比如......曾经力挽狂澜的大将军徐驱虏。

没有徐驱虏为大楚续命一百年还多些,也许中原在那时候就会遭受外敌入侵之苦,不知不觉间,其实李先生已经在影响这个世界。

可是那些人呢,他们什么都不做,他们只是在吸血。

他们来这个世界的目的,难道就是为了吸血?

积累巨富,无穷无尽的巨富,这就是他们的最终目的吗?

李先生转头看向窗外,棋盘山就在眼前。

人生啊......真是很扯淡的事,原来真的像是一盘棋一样,也许这也是注定了的吧,在这棋盘山中让他领悟到了什么是棋盘。

没什么。

李先生笑了笑,在别人眼中莫名其妙的笑了笑。

连我在内,一起抹掉就好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