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你当为首功

不让江山 知白 6427 2021-06-25 04:54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敌人有这世上最坚韧的盾,有这世上最离奇的筏,但他们没有这世上最强大的宁王。

一艘凤柏战船上,士兵都在杀敌,可是在船舱里却出奇的安静。

柳园坐在椅子上,他已经被绑的结结实实,为了安全起见,他的手脚也都被断了。

能让他有这样的待遇,显然不只是因为对面坐着的人是张汤。

“我还是没想明白,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暴露的。”

虽然伤口很疼,但是柳园却不在乎这些,他在乎的是自己为什么会被察觉。

不等站在旁边的归元术回答,柳园又多问了一句:“是在什么时候?”

归元术看向他:“在运来村见到你,问你第一个问题的时候我就怀疑你了。”

柳园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很快忘记第一个问题是什么。

他问:“你问我从运来村到摇篮镇有多远?”

问完了之后不等归元术回答,自己醒悟过来。

他自言自语的说道:“是了,我不该说骑马只需要两个时辰左右。”

归元术道:“你说的是,骑马只需两个半时辰。”

柳园嗯了一声:“在敌人的地盘上,到处都是敌人的队伍,还有敌人的密谍暗哨,我不可能骑马去摇篮镇,还精确到了两个半时辰的时间。”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我教过手下人无数次,越细微的地方越要注意,做们这些事的人,一个细小的误差就会送命,我教了很多人,我自己却疏忽了。”

他看向归元术:“可就这因为这个,你就怀疑我是雍州军这边谍卫的头领,有些武断了吧。”

归元术道:“我当时只是怀疑你是雍州军的人,自然不会怀疑你就是首领,但,在那天夜里,有一个带着面具的人到了摇篮镇营地。“

柳园道:“那就怀疑是我?”

归元术道:“两点,第一,那天夜里我们撤回来的时候,你确实就在运来村里,但你身上的尘土来不及打干净,你一路骑马赶回村子里,忽略了这一点。”

归元术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第二,你在去摇篮镇的时候带着面具。”

柳园抬头看向归元术:“面具又能说明什么。”

归元术道:“如果你不是潜伏在我们这边,只是一直都在雍州军那边做事,你没必要戴面具,戴面具所担心的是怕被人认出来,因为你很清楚,虽然宁军谍卫军这边有许多你们的人,但你们那边也有我们的人。”

柳园深深吸了口气,不得不在心里佩服了一下。

归元术说的全中,戴面具确实是怕被人认出来。

归元术继续说道:“山河印和云雾图的人,不管是对于你们来说还是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双刃剑,为了保护自己不被认出来,你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你可以在我们这边露脸,但绝对不能在雍州军那边露脸。”

柳园坐在那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只因为一个那么小的失误,自己的计划就全盘皆输。

“最后一个问题。”

柳园看向归元术的眼睛:“你为何看出来,那天夜里回到船上的队伍,是真正的雍州军,而不是那些被抓去 的百姓?”

归元术叹道:“如果说那天你说骑马只需两个半时辰,是你细小的失误,那么那天夜里换人就是你最大的失误。”

柳园没懂。

看到他眼神里的迷茫,归元术叹道:“你当我是瞎的吗?”

这句话把柳园说的更加迷茫起来,因为他还是没有明白归元术怎么看破他的。

坐在一边的张汤开口道:“虽然我没有见过那天夜里的场面,可连我都已经明白过来......你给那些百姓发放了雍州军的军服,你发鞋子了吗?”

柳园眼睛骤然睁大。

归元术道:“梁州这边的百姓日子过的并不好,梁州节度使杜克为了支援杨玄机,在梁州境内横征暴敛,百姓们大多衣不遮体,哪里会有什么体面的鞋子?”

“其中一部分人穿的是草鞋,还有一部分人甚至是光脚,而你换回去的队伍,人人都有鞋子。”

“就算是深夜之中绝对看不清楚那些军队的脸,可是有没有鞋子难道还看不出?没错,你确实想的还算周到,选择是在夜里换人,可就算我离着远看不清楚有鞋没鞋,走路的声音也还是有区别的。”

柳园从来都没有遭受过这么大的挫败,不管是大的地方还是细节之处,他看似毫无破绽的连环计,实则漏洞百出。

他沉默了许久之后,长长吐出一口气:“所以宁王的队伍,才会一登船就直接对我们的人动手了......而我的人,接到的命令是,等待号令再动手,可我一开始就被你们制住了,我的人等不到我的信号,所以也就没人给他们发信号。”

归元术道:“还有就是,你们的人为了装的像一些,基本上没有人带长兵器,因为藏不住,所以打起来自然吃亏。”

柳园点了点头:“输了,我认。”

归元术笑了起来:“你不认,也是输了。”

柳园道:“虽然这次是你们赢了,但不是你们会一直赢下去,你们还是无法再相信谍卫军,你们就失去了眼睛和耳朵,而我们却还是能从谍卫军中获取你们的消息。”

归元术点了点头:“你说的对,除非最起码能获取一份名单,才能对你们的内线动手,不然的话,随便抓人,谍卫军就可能会哗变。”

柳园笑了笑:“你以为可以拿到名单?”

坐在旁边的张汤,此时说了他坐在这后的第二句话。

他说:“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坐在这?”

柳园脸色一变,猛的看向张汤。

张汤语气平淡的说道:“我知道做谍卫的人,不可能掌握绝大部分人的名单,哪怕是你这样地位很高的首领,也不可能知道很多人,这是出于安全考虑,不能一人被抓之后,整个谍卫全都暴露出来。”

柳园道:“你知道就好。”

张汤依然那么平静的说道:“可我向来都不是一个嫌弃得到的东西会比较少的人,你落在我手里了,如果说只能问出一个人,我也会让你说出这个人之后再死。”

此时此刻,柳园的眼睛里出现了恐惧。

他虽然不是廷尉军的人,但他已经在宁军谍卫军中做事数年,他怎么可能没听说过张汤 之名?

江面上,宁军已经取得了绝对优势。

那些可以渡江的筏子,远远不是船的对手。

宁军这边的船队虽然看起来乱七八糟的,有渔船有火船还有破旧的楚国战船,可是随随便便一艘船,都敢去直接冲撞雍州军的筏子,但雍州军的人敢用筏子去撞船吗?

尤其是宁军的凤柏战船,在敌人的筏子大军中犹如几员虎将,在万军之中可往来冲杀。

宁军在穿上放箭击杀雍州军,简直不要太爽。

雍州军确实有坚韧的有些变态的滕盾,可筏子又不能全方位的被滕盾保护,所以雍州军被屠杀的速度很快。

韩飞豹不得不下令吹角退军,已经渡江的队伍怎么可能退的回去。

宁军在江面上肆无忌惮的追杀,这一天的江面上,漂浮着的尸体密密麻麻。

雍州军确实善战,而且人人狠厉,即便是在如此被动的情况下,几乎没有人想着投降。

雍州军后续的队伍撤回到岸上,江面上的队伍全都被宁军所杀。

韩飞豹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致,本以为会以及必胜,现在却被人打了迎头一棒。

那位被称为圣师的人,早就已经起身走了,走的时候面如寒霜。

这一战打了足足一天,宁军将江面上的筏子也都收拢回去,这东西看着确实挺不错。

李叱他们从战船下来登岸,夏侯琢带着手下将领们迎接过来。

“好险。”

夏侯琢笑道:“要不是船转向足够及时,我已经让人把所有重弩和抛石车都瞄着你们打了。”

李叱哈哈大笑。

因为李叱出发的时候,还没有确定敌人的内线到底是谁,也没有确定摇篮镇里的敌船到底会怎么行动,所以夏侯琢当然不知道后来发生的事,那本就不是计划之内的事。

“咱们去看看那是什么东西。”

李叱没有去过雍州,而且那边相对封闭,也很少有人会走动到中原腹地。

蹲着研究了一会儿就搞懂了,是羊皮筏子。

雍州军的人用特殊的方式把羊皮制作成可以充气的口袋,这种东西在中原确实是谁都没见过。

“干得不错。”

夏侯琢看向归元术:“如果这次不是你察觉到了敌人的计策,可能我们这一战就输了。”

这绝非是一句恭维话,而是实情。

如果李叱的船队阻拦失败,宁军这边没有船,阻挡不住雍州军渡江。

一旦到了岸上,拥有绝对兵力优势而且论战力不输于宁军的雍州军,攻入荆州绝非难事。

李叱从豫州带着南下的宁军确实不少,可是要分派各处,还要驻守诸多大城。

如此一来,兵力上就和雍州军无法相比。

况且,分派一大部分兵力在荆州东侧防备天命军,还要分派兵力在荆州东南一带布防,以备梁州兵马北上。

夏侯琢抬起手拍了拍归元术肩膀:“所以这一战,你当为首功。”

归元术嘿嘿笑了笑,那是一种发自肺腑的放松。

谍卫对谍卫。

我没丢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