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这十年我错过的女孩

第二百三十二章查小人

这十年我错过的女孩 杨一筒 4304 2021-05-19 20:33

qubipu.com,最快更新这十年我错过的女孩最新章节!

结构部晚上关起门组了个晚宴,我们找了个包间,席间牛总对情况大概进行了通报。

牛总果然是被人告了,匿名,倪智慧很生气,怎么处理还待定,但是私活不能再做了,另外,也已明确阿甘不会受牵连。

“倪老大说,还好没有捅到总部去,不然他都没法保我。”牛总欣慰的说。

看来倪智慧对牛总还是比较袒护的,想压下这事儿,再说了,深圳公司出这事,真要是捅到总公司去,他倪智慧也不好交代。

“算了,喝酒,等后续发展吧,私活不能接了,喝了这顿酒,大家以后就喝西北风吧,哈哈哈~”牛总爽朗的大笑中,隐藏着一股失落,让人看了心疼。

这晚喝酒,我们男的都没控制,浩姐姐不断的劝我们少喝点,陈雅坤坐在我旁边,也偷偷的拉我好几次,像个小媳妇,我当时借着酒劲,差点把她揽入怀里。

席散,大家各自离去,我送牛总去打的。我俩摇摇晃晃的走在路灯下。

“老大,你觉得是谁举报的?”我问。

牛总把胳膊搭在我肩膀上,勾住我的脖子问:“小杨,你觉得是谁?”

“汪成!”我直接说出心里的答案,和老牛聊天,没必要藏着掖着。

老牛嗯了一声,接着又叹了口气:“他也在接私活啊,举报了我公司肯定严查,对他也有影响啊!”边说边摇摇头补充道:“那只能是另一个原因了。”

“院长竞选。”我接到。

老牛点了点头。

“牛总,竞选院长这事是不是真的?”我问。

“嗯,”老牛点点头说:“这个位置一直空缺着,大老板给过倪老大指示,要他赶紧定。”

“哦,那举报的肯定就是汪成了。”我说。

牛总没有否认,只是说:“没有证据。”

“要证据干什么?既然他都行动了,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得有所反应。”我激动的说,对于有人陷害牛总这事,我不能忍。

“小杨你先淡定,”牛总说:“我也不是非要证据,但是万一搞错了,不是他告的,我们岂不是不够仁义,另外,我还真不想和他斗起来,和他竞争了这么多年,我一直坚持的原则是认真做事,不搞暗斗。”

“怎么会搞错?不是他还能是谁?”我反问。

老牛摇了摇头,欲言又止。

我突然想起了公司司机小赵,退伍侦察兵,之前做百事项目时,老周做汪成的眼线告我状,他帮我查出来的,我们俩关系一直保持的不错。

“要不我们查一查吧,确认一下也好以后留意。”我向牛总建议。

牛总看了我一眼说:“怎么查?”

我把小赵帮我查老周的事讲了一遍说:“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查的,他也不告诉我,挺神的。”

“他靠得住吗?”牛总问。

“应该没问题,他一直看不上汪成,和我关系也不错,还有,他是军人出身,说话做事靠得住。”我说。

牛总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说:“那查下吧,能查出来更好,查不出来就算了,但要保密。”

我重重的点点头:“好的,那就查查汪成。”

牛总扭头看了看我,犹豫了一下下决心说:“还有老严。”

老严?我一下愣在那里,老严可是我们结构组的老员工,和牛总是一个战壕里摸爬滚打过来的,年初公司重组,才被任命为董事长助理,分管市场一职,他怎么可能去背后阴牛总?

我一脸的难以置信。牛总轻轻一笑说:“顺便查查吧,希望不是他。”

多年以后,看过太多人性之复杂后,我才明白了牛总的担忧。

送完牛总回到宿舍楼下,已经晚上十点,我给小赵打了个电话,约他到路边撸串。

小赵穿着大裤衩背心到的时候,部分串串和啤酒已准备就绪。

“杨总,”小赵一屁股坐在对面的小马扎上说:“怎么想起喊我喝酒了?”

“不行啊?我无聊呗。”

“哈哈,行行……”小赵用牙咬开两瓶啤酒,递给我一支说:“肯定有事,先说呗,兄弟能办就办。”

“先喝酒吧!”我端起酒瓶和小赵碰了一下,美美的喝了一大口,大热天喝冰啤,人生美事儿。

小赵也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捏起根羊肉串哧溜咬了一口说:“杨总,兄弟不是信不过你,不过你还是先说吧,不说完事儿,这酒喝不痛快。”

我咧嘴一笑:“好,那就先说事,也不怕你吓跑。”我看了看周围撸串的几桌,确定没有认识的人后,朝小赵凑了凑小声说:“牛总做私活被人告这件事,想必你也知道了吧!”

小赵一笑,用手指点了点我说:“我一猜就是这件事,公司都传遍了。”

我报之以微笑说:“传就传吧,现在没项目做,闲着也是闲着。”

“查查谁向倪院长告的密?”小赵问。

我点点头。

“牛总让查的?小赵又问。

我摇摇头说:“不是,我自己想查,牛总是我师父,一直对我很好,我不能看着他就这样被人欺负,至少先知道是谁阴他,好做个防备。”

小赵点点头:“牛总人确实挺好的,没问题,给我三天。”

爽快,又是三天,真喜欢和当过兵的人打交道,那感觉就像大热天喝冰啤,痛快。

我举起啤酒又和小赵碰了一下说:“来,兄弟谢了。”说完一股脑把瓶里剩余的酒喝掉。

“不需要点提示吗?”我想起上次查老周时,我是给了小赵几个怀疑对象的,所以问道。

小赵笑着摇摇头说:“除了汪成,还有别的人选吗?”

我一愣,看来他也有分析猜测,估计很多人也都有讨论,遂哈哈大笑一声说:“没有了,就查他吧。”

我最终忍住没有说出老严的名字,确实是我不忍心,不愿相信,所以决定先查汪成,若真不是他,再看是不是老严不迟。

那晚我们俩一共喝了八瓶啤酒。

等待的这三天里,我什么都不想做,坐在办公室发呆,公司里气氛也没了往日那种热烈和喧闹。

这三天我分别和汪成及老严见过几面。汪成一贯的笑眯着眼和我说说笑笑,我虽然表面上还能应付,心里却尴尬的要命。但和老严见面时,我想我真的很难掩饰心中那股失望之情,真的希望不要是他。

三天后的晚上,小赵给我发来短信:“查到了,请我撸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