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这十年我错过的女孩

第二百三十三章再耍把戏

这十年我错过的女孩 杨一筒 4720 2021-05-19 20:33

qubipu.com,最快更新这十年我错过的女孩最新章节!

我和小赵又来到了路口撸串,还是同一个桌子,同一个位子。

我先和小赵喝了一个,然后问:“是汪成吗?”心中莫名忐忑。

小赵点点头:“没错,是他,他找人写了一封匿名信,偷偷放进了倪院长的办公室。”

我顿时松了口气,我还一直担心是老严呢,这下放心了。

“这人真卑鄙,平时表面上看着人模狗样的,做事却这么龌龊。”小赵边喝边骂。

我摇了摇头说:“之前百事项目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了,只是不愿和他斗。”

“那现在呢?要收拾他吗?”小赵问。

我哈哈一笑说:“收拾?怎么收拾,牛总都斗不过他,我何谈收拾?”

“简单,我找两个人半路打他一顿,解解气。”小赵说。

我苦笑,半路扔黑砖?这是我中学时用过的套路,不过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太俗。我连忙摆手制止说:“不要不要,这太俗了,又没什么用。”

小赵不服:“怎么没用,教训教训他也算个警告,不然怎么办。”

“算了吧,牛总说倪院长把这件事压下来了,估计会象征性的给牛总一个处分,这事就过去了。”我说。

“那谁知道他会不会再耍什么把戏。”

小赵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我,汪成一计不成,能善罢甘休吗?我对小赵说:“这段时间你帮我留意点他,有什么风吹草动赶紧告诉我,我们好有个准备。”

小赵点了点头。

我向牛总汇报了结果,他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来他也不希望是老严。

“和汪成竞争了这么多年,我一直坚持的是做好自己的事,从来没想过要去害他,在这之前,我们还真没有正面冲突过,希望这次就这样过去了。”

这件事还真过不去,就在牛总被深圳公司发文记过一次后的第三天,汪成又出手了。

那天晚上小赵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杨总坏了。”

“什么事?”我预感到情况不妙,连忙找了个没人的地方问。

“汪成又出手了,他往总部发了一个匿名举报信,把牛总捅上去了。”

“卧槽!”我一拍脑门骂道,这特么的也太狠了吧!

事已至此,只能静待结果。

结果在第二天早上就出来了,总院高层立马打电话给倪智慧,让他彻查并限期给出结果。

倪智慧拉着脸又把牛总叫进了办公室,这事大了。

半个小时后牛总从倪智慧办公室走出来,直接去了楼道抽烟处。

我慢慢跟了过去,牛总正在低着头抽烟。

“牛总,还是汪成告的,小赵昨晚才知道。”我小声对牛总讲。

牛总勉强朝我一笑,眼角堆满鱼尾纹,不到四十岁的男人,突然感觉很是苍老,让人顿感心疼。

“怎么办?”我又问。

“能怎么办?总院都知道了,倪老大必须得给个交代,这次不是记过那么简单,院长更别想了。”牛总说完长长叹了一口气,他本来对院长位子还是有想法的,现在彻底黄了。

我低头想了想,鼓足勇气说:“牛总,我想和你说件事。”

“什么事?”牛总抬头盯着我,满眼都是疲惫。

“我想辞职。”我说。

“卧槽~”牛总眼睛里的怒气一闪而逝,强压住火说:“滚吧!”

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我这个他最器重的徒弟和朋友要离开,他确实有理由生气。

“牛总,你先别生气,听我解释,”我连忙说:“倪院长不是需要给总院一个交代嘛,我是这样想的,做私活这个事能不能安在我这个所长助理头上,让公司把我开除,给总部一个交代。”

牛总一愣,怔怔的看了我一会。

“不行,”牛总坚决摇了摇头说:“阿甘已经因为我挨了一顿骂了,不能再让你背锅,再说,你这牺牲也太大了点。”

我一笑:“牛总,实不相瞒哈,其实今年年初我已经有辞职的想法了,刚好老严调走,阿甘又去上海支援,我就没好意思说,现在出了这事,刚好是个时机,再说了,我今年志在考注册师,辞职后我还可以静下心来好好看俩月书,也是好事,万一考过了,我还可以找个好工作呢,简直是一举好几得。”

牛总又抽出一根烟点上,低头思考了一会儿,还是摇摇头说:“你确实不是老老实实搞设计的料,去地产公司或许更有发展前景,若有了好的去处,我支持,但是我不能让你背着一个坏名,以被公司开除的名义离开。”

“牛总,庸俗了不是,你还不了解我,我是在乎名声的人吗?你对我好就行了。”我半开玩笑说。

牛总笑了笑问:“离职了你吃什么?”

我一笑说:“这个不成问题,这几年我存了好几万呢,潇洒一年都不成问题。”其实我特么有二百万呢,哼。

牛总重重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杨,哥就不谢你了。”

我连忙摆摆手:“千万别。”

牛总熄灭烟,和我边往办公室走边说:“你先别说出去,我这两天找机会和倪老大说说,看是否行得通。”

两天后我被倪智慧叫到了办公室。

“小杨,坐。”倪智慧把我让到沙发上。

我规规矩矩的坐下。

“老牛把你的提议和我说了,我想听听你的想法。”倪智慧说。

“倪院长,”我坐直身体,缓缓说:“牛总做私活这事,确实是不对,他之前也有被记过处分,我认为这件事本应该结束了,被总部知道确实不应该。”我首先承认错误,同时也暗暗告了汪成一状,倪智慧也应该能猜出是谁捅给总部的。

倪智慧点点头,示意我继续。

“但不可否认牛总确实为公司做过不少贡献,是公司不可或缺的一员,作为他的徒弟我了解,牛总从来都是认认真真工作,没参与过什么勾心斗角,所以我认为他被记过一次已经够了。”我又踩了汪成一脚。

倪智慧点点头说:“说说你自己。”

我微微一笑,认真且真诚的说:“倪院长,我07年在您的认可下进公司,不觉五年过去了,这五年,公司不断的给我机会成长,领导们也不留余力的帮助我,我对我自己的成长还是比较满意的。”

倪智慧笑笑说:“岂止满意,你算是同期里面最优秀的一个了,我们都很看好你!”

我连忙致谢说:“这真的得谢谢公司的培养,但是我自己也总结过,我确实不是能坐在那里潜心搞设计的料,所以在年初就有了离职的想法,刚好借牛总这次机会,又提了出来,希望领导能成全。”

倪智慧又点点头:“你的提议我考虑过,可行,但是太委屈你了。”

我连忙摆摆手说:“不委屈,不委屈,有倪院长您这句话,就更不委屈了。”

倪智慧抽出一根烟点上,抽了一会儿,最后终于下定决心般说:“以后常回来看看。”

我一阵激动,突然来了一句广告词:“混不好我就不回来了。”

倪智慧赶紧摇摇头:“不不,混不好就回来,公司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