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婚途无期

第一百七十章:完美

婚途无期 一筒 3865 2021-05-19 19:56

qubipu.com,最快更新婚途无期最新章节!

严止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一口鲜血喷出,发了疯去找,去她的公寓,去她的公司,然而却没看到她的影子。

他仍不相信,不相信她已经死了!他正准备订机票去飞机失事的地方,生要见人,死也要见尸,可没等他出发,风奕轩带着她的骨灰来了。

“原本她想要撒进大海里的,但我想了想还是把她交给你比较好!”

严止木讷的凝着风奕轩递过来的骨灰盒,良久,他才伸出颤抖的手接过来,紧紧的抱在怀里,如同抱着稀世珍宝。

风奕轩同情的看他一眼,摸着鼻子苦笑一声,转身离开。

黑暗的房间里只剩下严止一个人,低低的啜泣声一点一点充斥了整个房间。

很久之后,黑暗里杂带着寒冷的声音响起,苦涩又绝望:“阿瑶,你真的够狠心。”

五年后。

米兰时装周。

米兰国际机场,一个三十多岁西装革履的男人从VIP通道走出来,颀长的身躯,俊逸的脸颊,令一路前来接机的女工作人员悄悄红了脸。

只可惜男人自始至终都板着一张脸,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冰冷气息,就像一座万年冰山,让人望而生畏!

“严总,酒店已经订好了。”最后还是随行的男助理程达先开口。

严止淡淡瞥他一眼,尔后点点头:“嗯。”这一次他受到米兰时装秀的主办方邀请,鬼使神差推了所有的工作,就来了。

米兰,犹记得五年前有个女人抛弃了他只身一人跑来米兰,如果没有那场意外,她该是在这个陌生的国度里过得好好的吧?

就像她所说的那样,找一个比他好的男人,安安稳稳!

想到这,他不由得嗤笑一声,身后的一干人骤然冷汗,求助般看向程助理。

程达挠挠头,看一眼面前不远处的黑色越野车,小心翼翼的问:“严总,是不是车不合你的意?”

严止顿住脚步,甩他一个冷眼,兀自走向那辆黑色的越野车。程达连忙去给他开车门,车门打开,他正想钻进去,突然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句,“童瑶,你丫的等等我啊。”

他的动作定格在那里,慢慢转过头,朝声音的来源看去,一个女人提着行李包,咬牙切齿的追赶另一个女人。

前面的女人一身白色西装,长发过肩,她逆光而站,阳光映在她的脸上,恬静而美好,就在这一刻,严止清晰的听见自己那死了五年的心又一次跳跃起来。

他忍不住迈步向那个女人走去,每走一步,他都能感觉到身上的血液沸腾,近一点,再近一点,他就能抓住她的手,再也不放开。

可是天不尽人意,前面突然涌出好多人来,人群汹涌,把她的身影淹没,他脸色一沉,正想从人群中挤过去,众人却不依。

“喂,你想干什么?”

“我告诉你,Alice是我的。”

严止的脸色简直黑如砂锅,程达及时反应过来,拉着他往后退,“严总,这是Alice的粉丝来接机,我看我们还是让一让吧。”

严止回头看他,沉吟一阵,才说:“程达去查。”说完转身返回,钻进车里。

程达自然知道他家严总要查什么,当即打电话吩咐下去。

米兰时装秀是一次难得的机会,还没开始,已经来了许多明星。严止对那些明星并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只有那一个女人。

阿瑶,是你吗?

答案很快就出来了,傍晚的时候,米兰下起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程达也是在这个时候给他送来了关于那个女人的资料。

资料上跟记忆里那个女人的一切重叠,严止勾了勾唇,连晚饭都没有吃,就驱车往资料上的地址去了。

眼前是一栋两层楼的小房子,面积不大,从外看去里面灯火通明,无端散发着温暖的气息,严止把车停在门前,下了车在门口悠悠的点起了一支烟。

直到一支烟抽完,他伸出手准备去按门铃,可是手僵在那里半天,门铃就在眼皮底下,他却始终不敢去按。

他害怕开门的人不是她,那会把他从天堂打到地狱。他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试过这么胆小,他都有点鄙夷自己了,堂堂一个大老爷们,居然也会患得患失,索性在五年前她于他而言就已经是死了的,还有什么可怕的?

这么一想,他自嘲一笑,指节泛白的手终于按下了那个门铃。门铃响了好久,那扇门依旧没开,就在他准备按第二次的时候,门开了。

“请问你找谁?”开门的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粉雕玉琢,身上裹着厚厚的棉袄,就像一个团子。

严止愣了一下,几乎以为自己找错门了,屋子里面蓦然传来女人恨铁不成钢的声音,“严雨语,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给陌生人开门吗?”

这一把声音,很熟悉。熟悉到让严止觉得自己的人生就在这一刻圆满了,他慢慢的蹲下来,不由得伸手覆上小女孩柔软的头发。

“你妈妈有没有告诉过你,你的爸爸叫什么?”

小女娃眨眨眼睛,很是认真的思考了一下,随后摇头,很是严肃道:“妈妈只告诉我,我是充话费送的。”

话音刚落,屋子里又传出声音:“童雨语,不是跟你说了,不要跟陌生人说话吗?”

接着脚步声响起,越来越近,半敞的门陡然被人拉开,严止抬头,那张五年来只出现在梦里就那样猝不及防映入眼帘。

“阿瑶。”趁着那人怔忪的瞬间,他站起身来,微笑着张开双臂,就像这五年来梦见的一样,把她紧紧的搂在怀里,“终于找到你了!”

他一字一顿,说的极轻,怀里的人明显僵了僵身子,他把她抱的更紧,贪婪的呼吸她身上的味道,五年了……从此以后,不论天涯海角,他都不会再放开她了。

旁边的小女娃瞪大眼睛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人,脆生生的问:“妈妈,这位叔叔就是给你充话费的人吗?”

“是!”

“不是!”

两个人同时回过头来,异口同声。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