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婚途无期

番外一:你演技太烂了

婚途无期 一筒 3738 2021-05-19 19:56

qubipu.com,最快更新婚途无期最新章节!

自从那天被童瑶扫地出门之后,严止就天天在她家门口蹲点,手里还拿着一本《精装追女孩宝典》,上面第一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死缠烂打。

尽管每一次都被她冷眼相待,但收获还是可喜的,因为他用许多条公主裙彻底收买了童雨语的心。

童雨语对严止这个爸爸还是比较满意的,至少有个人替她分担了妈妈更年期里的暴躁脾气,最近妈妈的脾气都往这个爸爸身上撒了,她轻松又自在!

于是她就筹谋着如何把这个爸爸弄到家里来,这样她以后再也不用受妈妈的气了。

童雨语的做法正合严止的意,于是这一大一小决定合作,里应外合!

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严止如往常一样,窝在童瑶家里和童雨语斗了一天的地主,眼见快到童瑶下班时间了,他才出门,扯乱了身上的衣服,想了想,又从地上抓了一把积雪弄到头上,瞬间发如雪。

童雨语站在门口看得目瞪口呆,“爸爸,你太机智了!”

严止轻咳一声,“不要在意这些小细节。”顿了顿,他又说:“这是权宜之计,宝贝不要学!”

童雨语略略沉吟了一下,纠正,“这是苦肉计。”

苦肉计……严止眼神一亮,果断在雪地里滚了一圈,才爬起来,挥挥手让童雨语凑过来,父女俩密谋了几分钟,统一了口径。

在雪地里蹲了半个小时左右,视线内童瑶正提着菜踩着雪慢慢走过来。严止毫不迟疑躺下去,把身子蜷缩成一团。

童瑶远远就看到自家门口几米外那缩成一团的男人,她冷漠地撇开眼,不怪她狠心,既然他想蹲在那里就让他蹲吧!

走到门口,她从包里拿出钥匙准备开门,这时门突然开了,开门的正是童雨语,“妈妈,你回来了!”

面对童雨语,童瑶冷漠的脸瞬间柔和下来,她伸手揉揉小家伙的头发,“嗯,宝贝,今天在家乖不乖?”

童雨语认真地回答:“乖啊!”说着拿眼睛瞄了严止一眼,天真地问:“妈妈,那个叔叔怎么躺在雪地里?不会生病吗?”

生病?童瑶一怔,朝严止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他躺在雪地里,身子蜷缩成一团,一动不动,他身上的灰色大衣已经被雪覆盖了一半,好像被冻坏了的样子!

童瑶的手一松,包包和刚买的菜都掉在了地上,她连忙跑过去,只见严止眼眸紧闭,一点生气都没有。

他他、不会死了?想到这个,她的心蓦然一凉,大脑轰地一声被炸裂开来,她虽然没想过和他重归于好,却也不想他死!

“严止。”她摇着他冰冷的身体,小声的呼喊,却没有反应!她更慌了,不得已伸出颤抖的手去探他的鼻息,当手指触摸到那温热的气之后,她转悲为喜。

“严止,你醒醒!”她拍他的脸。

严止觉得还挺痛……该死,这女人到底使了多大的劲?为了避免她第二巴掌下来,他虚弱的睁开眼睛,惊喜闪过脸上,“阿瑶,咳咳咳……”他重重地咳,只差没把肺咳出来了。

“见到你……真……真的……开心!”又是一阵咳嗽,同时还不忘伸出冰冷的手覆在她的脸上。

“你别说话,我现在就叫救护车!”这个时候了,童瑶懒得跟他计较那么多,只把他另一只手紧紧的捂住,想要给他点温暖。

她摸口袋找自己的手机,还没摸到就被他制止了,“不……不用!我躺一会就没事了。”笑话,去医院,那他这苦肉计就白使了。

童瑶无语,这冰天雪地的,躺一会能好?只怕死得更快。她看了看自家门口,当机立断:“先去我家。”

“不……必了!”话音未落,他两眼一翻!

童瑶心底一沉,一咬牙,费力把他从雪地里扶起来,往自己家走去。严止靠在她的身上,下巴略略抵在她的头上,发香依旧,真的怀念啊!

他有些心猿意马,恨不得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又怕把她压坏了,便强忍着。但到底他跟她又近了一步,他觉得今日这个苦肉计使得还是挺成功的。

比那个《精装追女孩宝典》上面的狗屁计策要管用得多!他略想了想,觉得接下来该使用美男计了。

心情顿时大好,严止勾起了唇角,女人,你逃不掉的!

如果童瑶能够抬头,就会看到他上扬的眉眼,微勾的唇角,哪里还有刚刚虚弱的模样?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严止拽进家门,扶着他放到沙发上,他还昏迷不醒。童瑶简直要虚脱了,也顾不得休息,先脱去严止身上的大衣,又匆匆跑回房间抱了一床被子盖在他的身上这才去浴室打热水,给他擦脸擦手。

严止的身体慢慢回暖过来,他嗯哼一声,慢慢睁开眼睛,正想说话,就被童瑶制止了。

“先不要说话!”现在她实在没有心情听他说什么。

严止乖乖的闭上嘴,专心享受她的服务,深邃的目光定格在她的身上,屋里开了暖气,她的额上都沁出了汗,一张脸红扑扑的,煞是动人。

更要命的是她已然脱了那件羽绒外套,身上只有一件打底加绒的黑色紧身衣,他的目光若有似无掠过她的胸前,那条深深的沟震撼了他。

五年没见,这女人是二度发育了?喉结动了动,严止拼命忍住心中的小九九!

而童瑶仿佛故意的一般,在给他擦背的时候,她的胸还差几厘米就贴上他的脸去了,她不知道用了什么香水,那股味道时刻充斥着严止的嗅觉,柔软的胸脯时不时拍在他的脸上!

然后严大爷悲催的流鼻血了。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君子,再加上这都多少年没碰女人了?他低咒了一声,正欲一逞兽欲,门铃突然响了!

……

童瑶站正身子,斜一眼他那两行鼻血,再抓一把他小腹下某个玩意儿,呵呵一笑:“挺好兴致?”

说完,不等他再说话,她转身去开门。

趁童瑶开门的空档,童雨语蹿过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冰淇淋在舔,略同情看严止,幽幽叹一口气:“爸爸,你演技太烂了,我爱莫能助。”

她不会告诉他,她用情报换了一个冰淇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