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差一步苟到最后

1154 藕断丝连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068 2021-06-19 13:43

qubipu.com,最快更新差一步苟到最后最新章节!

“胖子!你不是吧,让老娘们给揍啦……”

赵官仁惊愕的靠在按摩房窗边,刘天良光着膀子走了进来,双颊红肿、蓬头垢面,晦气道:“别提了!那娘们脑子有泡,说抽我两巴掌她就是坏人了,你怎么样啊?”

“三十如狼!全程自动档,根本刹不住车……”

赵官仁苦笑了一声,说道:“吴媛媛跟白毛没感情,一说有船她就把白毛给卖了,但他们不仅给老板和领导当白手套,还给各方面牵线搭桥,萧澜的老公就是通过白毛搭上了黑帆!”

刘天良递给他一根烟,问道:“他们认识血王和雷叶吗?”

“血王通过他们洗钱,但他们没见过血王本人,跟雷叶也没交际……”

赵官仁点上烟说道:“吴媛媛不清楚实验室的事,不过他们洗出来的钱,有很大一部分流向了市里的医院,那家医院背后应该就是黑帆,而且他们有临床药物试验致死的记录!”

刘天良摊手说道:“这些消息也没用啊,咱们找的是雷叶,他才是血清的拥有者!”

“他们没见过雷叶,可他们见过雷叶的老婆,来这买了几件古董……”

赵官仁低声道:“一个胖老板带她来的这,吴媛媛说胖子又肥又丑,雷叶的老婆有钱又漂亮,胖子不可能是奸夫,但怪就怪在,她亲眼看到胖子拍了雷叶老婆的屁股,雷叶老婆笑的很开心!”

“靠!”

刘天良没好气的说道:“你是不是对胖子有偏见,难道我前妻不漂亮吗,我小老婆不美吗,胖子有点骚钱一样有魅力,一样能当奸夫!”

“你别急眼啊!我正想说胖子就是奸夫……”

赵官仁哭笑不得的说道:“奸夫是周朝奉的朋友,出事前说要来南广暂住一段时间,让帮忙找一个会照顾孕妇的保姆,正好符合赵子强说的,雷叶的老婆跟奸夫私奔,导致他发了狂!”

“我去!这下线索就连上了……”

刘天良震惊道:“你说的一点都没错,出现在我们身边的人,每一个都可能是线索,而雷叶很可能放完病毒,转头又来南广抓奸,只要找到他老婆的住址,应该就能找到雷叶!”

“你说的很正确,但打完电话第二天就出活尸了……”

赵官仁摊手说道:“周朝奉把找保姆的事交给了吴媛媛,吴媛媛第二天还问了地址在哪,可周朝奉也不知道地址,我只能让吴媛媛回去旁敲侧击,问不出明天就抓人!”

“对面会不会有弑魂者,万一吴媛媛暴露了怎么办……”

刘天良担忧的看着他,赵官仁笑道:“老牌弑魂者不会被困在这,倒是有可能出现随机弑魂者,但我把对讲机都收上来了,他联系不上外界,不过我会再设个套,看看有没有人跳出来!”

“唉~”

刘天良叹气道:“有线索也很难出去啊,咱们又不是真有船,对了!你问吴媛媛了吗,她老公是萧澜的前男友吗?”

“你爱萧澜吗?在乎她的过去吗……”

赵官仁轻轻吹了口烟气,刘天良摇头道:“谁还没个过去啊,我也算不上爱她吧,但共事这么多年也有感情,如果她愿意跟我,我绝不会嫌弃,不过我还是想知道,她过去是个什么样的人!

“吴媛媛和萧澜是大学同学,一起选修了艺术课程,遇上老同学白毛……”

赵官仁说道:“萧澜当年有个男朋友,分手后白毛就疯狂追求她,萧澜差一点就答应了,但有人背后捅刀,曝光了她跟前男友分手的真相,她陪一位领导上床了,还为那人堕了胎!”

“哦!”

刘天良恍悟道:“萧澜可是她们大学的校花,估计有人嫉妒她,想故意搞臭萧澜,搞不好就是吴媛媛干的!”

“并不是!吴媛媛说她根本不爱白毛,只是利益婚姻……”

赵官仁掐灭烟头说道:“吴媛媛没时间细说,只知道萧澜毕业之后,跟一位已婚人士好上了,直到三年前他们同学聚会,萧澜醉酒后让白毛上了,但好像只有一次,那时候萧澜已经结婚了!”

“真让我说准了,萧澜不止一次当过第三者……”

刘天良摇着头说道:“同学聚会就是偷情大会,我睡了三个高中同学,全都是在同学聚会上,对了!仇夫人我也没白睡,我给了她两只录音笔,让她藏在白毛和周朝奉的房间,明天上午再拿出来!”

“下次别让她办事了,良家妇女的心理素质不行……”

赵官仁摆手说道:“吴媛媛是个事业型的女人,从她表现就能看出来,她对白毛漠不关心,所以我才会选她下手,但仇夫人对她老公百依百顺,连他们的小圈子都没进入,她就是个摆设!”

“那我去把录音笔要回来……”

“算了!我倒是希望她露馅,说不定还能有意外收获……”

……

此时吴媛媛正在储物间挑选物资,手里已经拎着一个大纸袋了,很快仇夫人也头发湿漉漉的进来了,两女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一眼,挑完东西便手挽手,心满意足的出了美术馆后门。

“媛媛!”

仇夫人低声说道:“你刚刚的嗓门也太大了,幸好萧澜被带去楼下了,不然准得让她听见,但你这么肆无忌惮,是不是真打算离婚,丢下你老公跟他们一起走啊?”

“不走还在这等死啊,仁哥已经知道他们要偷船了……”

吴媛媛小声的说道:“小船一次只能走八个人,仁哥他们会分成四批走,最多带走十六人,走完就不会再返回了,你觉得他们会把老仇带上吗,还是你想给他陪葬啊?”

“我想走!可我不想晚节不保,老仇会打死我的……”

仇夫人撅了撅小嘴,可突然间又惊疑道:“等一下!我可没有听说偷船的事啊,老仇甚至不知道有船,我还是偷听到安保队在说船,小邢不会想把我们都丢下吧?”

“当然了!他们怎么会带上累赘,你自己算一算人数……”

吴媛媛恨声说道:“邢乐、周朝奉、李云刚,再加四个有枪的安保队员,他们最多再带两个瘦点的女人,邢乐白天还让我帮他哄萧澜,我以为他只是想再风流一下,没想到他是要带萧澜走!”

“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幸亏咱们今晚来洗澡了,否则都得死在这……”

仇夫人义愤填膺的骂了起来,两女又低声交谈了一番,迅速从古屋后门走了进去,大伙晚上都喝了不少酒解渴,大部分人都呼呼大睡了,只有两个安保在 大厅里值夜。

“先生!小周!你们还没休息啊……”

两女走进了二楼的长廊中,只看仇大师和周朝奉坐在办公室下围棋,周朝奉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叔,皮肤白净梳着油头,还养了一撇小胡子,健硕的身材看起来很有男人味。

“你们还知道回来啊,看看你们干的好事……”

仇大师丢下手中的棋子,指着她们手里的纸袋,愠怒道:“洗澡就洗澡!没人说你们什么,为什么要拿大伙的食物去换东西,对面那小子坏的很,明天一嚷嚷你们还怎么见人?”

“我们跟人私下换的,他们不知道……”

仇夫人委屈的撅了撅嘴,周朝奉也笑着说道:“老师!师母爱漂亮,也是为了让您心情愉悦嘛,一点小东西无所谓,下不为例就是!”

“走!回去睡觉……”

仇大师冷着脸起身走了出去,仇夫人乖乖的跟了上去,但吴媛媛却走进办公室问道:“老周!我洗澡的时候听人提起了小船,你说对面的会不会真藏了一条小船啊?”

“我们也是这么猜的,可惜不知道在哪……”

周朝奉无奈的耸了耸肩,但吴媛媛又低声道:“我跟一个女的聊的不错,可以帮咱们打听打听,她说是雷宁公司的,上回来的女富婆,叫汪什么的,她就是雷宁的老板娘吧?”

“汪红雨!你千万别提她,当心惹祸上身……”

周朝奉附耳说道:“对面在套你的话,他们查的就是雷宁,汪红雨让带她来的胖子搞怀孕了,来咱们南广不是养胎就是堕胎,但胖子是咱们客户,这事一提就说不清楚了!”

“老周!人家这么针对咱们,你就没想过原因吗……”

吴媛媛也小声说道:“人家肯定是知道点什么,所以才揪着咱们不放,你要是知道汪红雨住哪,完全可以跟他们谈条件啊,让他们用船把咱们送走,上了岸就把地方告诉他们,让他们查去就是!”

“我怎么知道他们住在哪,我跟胖子又不是很熟……”

“那你编一个地方就是,上岸要紧啊……”

吴媛媛在他身上拧了一下,周朝奉推着她说道:“小姑奶奶!你就别提这事了,我们心里都有数,你快去小茶室看看吧,你老公又跟萧澜搞艺术了,肯定得搞到床上去!”

“我都不急你急什么,你也想搞啊……”

吴媛媛白了他一眼才走了出去,悄悄来到走廊深处的小茶室外,只听里面播放着舒缓浪漫的音乐。

等她轻轻把门推开一条缝,萧澜果然只披着一层白纱,俏脸晕红的斜靠在沙发上,而邢白毛正坐在画架之后,一脸认真的勾勒她的曲线,仿佛泰坦尼克号上的杰克和露丝。

“烂货!”

吴媛媛轻声骂了一句,扭头又走回了自己的房间,顺手拿起了桌上的半瓶矿泉水,可刚拧开她就忽然发现,瓶口上有点黑黑的东西,再一嗅其中的气味,竟有一丝丝酸酸的味道。

“不会有人下毒吧?”

吴媛媛连忙把瓶子扔进垃圾桶,走到窗边朝外看了看,谁知突然有人在外面大叫道:“不好啦!周朝奉尸变啦,大家快出来啊……”

“糟了!真有人下毒……”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