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差一步苟到最后

1160 尸变阴云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565 2021-06-22 10:48

qubipu.com,最快更新差一步苟到最后最新章节!

“咣咣咣……”

血王飞在半空狂轰滥炸,他不但变的更加强悍,还充分吸取了上次失败的教训,飞在半空中根本就不落地,子弹都被他的意念弹开,十几个守塔人被他轰的到处逃窜。

“陈瑶!快清醒一下,不要再浪啦……”

赵官仁狼狈的从花丛中爬起,摔在他身边的陈瑶陷入了半昏迷,嘴里无意识的发出渴求的呢喃,他赶紧掏出钥匙打开铐子,连忙打开腰里的水壶,全部浇在她的脸上。

“杀、杀了他!他不会在乎我的……”

陈瑶痛苦又虚弱的睁开了双眼,赵官仁只好从她身上跳了过去,拔出长刀冲回了大院,此时幸存者们全都逃进了地下室,连两名弑魂俘虏都放了出来,但照样不是血王的对手。

“刘子文!有种下来单挑,别他妈在天上当鸟人……”

赵官仁冲到厂房边大喊了一声,可血王根本就不上当,翅膀一扇就冲到他头上狂轰滥炸,连厂房都被他冲出了几个大洞,他赶紧冲进厂房躲避,迅速在其中转变位置。

“你们这些没用的贱种,全都下地狱去吧,哈哈哈……”

血王疯狂轰击着厂房,硕大的厂房很快就千疮百孔,轰隆一声整个都垮塌了下来,只剩内部的办公楼还在坚挺,但守塔人把吃奶的力都使了出来,愣是无法将他从空中击落。

“开枪!!!”

赵官仁突然蹿上了办公楼的房顶,居然接连朝空中甩出了两条轮胎,血王不屑的挥手暴击,可就在两条轮胎爆炸的同时,一颗信号弹也射上了半空,并且还有四条轮胎掷上了半空。

“咣~”

几条轮胎全都过量充气,突然爆开的威力极大,并且轮胎中充满了易燃的汽油,炸成油雾让信号弹一下子点燃,惊人的巨响简直就像炮弹,在空中爆出一团凶猛地烈焰。

“咚~”

血王被轰然炸飞了出去,“噗通”一声摔进了江水之中,众人立马发出了一阵欢呼,但欢呼未落又听一声闷响,一大片江水冲天而起,夹杂着大量尸鱼一起涌向大院。

“快闪开!”

赵官仁大叫着扑到了古屋旁,滔天的江水轰然洒进院中,让数百条尸鱼满地乱弹,但一条黑影又飞上了天空,血王的裤子都被炸没了,露出一身细密又恶心的黑色鳞片。

“该死的贱种!本来还想跟你们玩玩,现在我要动真格的了……”

血王湿漉漉的飞上了半空,他的胸口被炸伤了一大片,黑鳞和血肉一起焦糊翻卷,但普通血奴并不免疫尸毒,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尸变,不过他白净的脸庞也迅速生出了黑鳞。

“你这个只会装逼的窝囊废,缩头乌龟……”

赵官仁从墙后走出来大骂道:“难怪你的初恋都瞧不起你,你连双脚都不敢沾地,让人炸的跟王八一样,还有脸说跟咱们玩玩,活该初恋给你戴绿帽,你这只绿帽子大乌龟!”

“你别想激我,那个贱货不是我初恋,她只是一厢情愿……”

血王瞪着双眼飞回到大院门口,实际上已经被赵官仁激怒了,但陈瑶突然从后门外走了出来,扶着墙怒声道:“刘子文!当年要娶我的人是你,跟我山盟海誓的人也是你,你敢做不敢当吗?”

血王惊怒道:“贱货!这里没你插嘴的份,闭上你的臭嘴!”

“哈哈~陈瑶!你当年一定是瞎了眼,怪不得要背着他偷人……”

赵官仁又讥讽道:“这种只会嗑药的窝囊废,只敢 嘴上说点狠话而已,你给他戴绿帽,让刘天良玩的欲仙欲死,他屁都不敢放一个,我真怀疑他是野种,刘天良才是唯一的亲生子!”

“混蛋!你给我听好了,刘天良才是野种,他根本不是我妈生的……”

血王狂怒的大叫了一声,嗖的一下冲向了赵官仁,不过他这回真的不是在装逼,只看他全身被一股强大的气旋包围,连地上的尸鱼都被卷了起来,射向他的子弹和弩箭都被弹开了。

“干他!”

赵飞甲突然猛冲了出来,用力将一只轮胎甩向血王,其他人也火速扔出了轮胎,但没等开火就听“咚”的一声,血王猛然爆出一股冲击波,一下子横扫整座大院。

“轰~”

众人被猛然轰飞了出去,有的人直接被轰进了水中,摇摇欲坠的古屋更是轰然破碎,好似台风过境一般,瓦砾和墙砖一起被掀上了天空,连办公楼都一起垮塌,冲击波将整个院落夷为平地。

“砰~”

赵官仁一下撞在院角的松树上,一口老血当场喷了出来,可还没等他摔趴在地,瓦砾又铺天盖地的砸了过来,一下子就把他掩埋在树下,连后方的院墙都被轰进了江中。

“你们这些嘴贱的垃圾,看谁才是窝囊废,哈哈哈……”

血王落在院子中央放声大笑,看得出他也损耗极大,整个人像拉风箱一般的气喘,但突然就听“哗啦”一声,炮手冷不丁从瓦砾中射出,跟战友一左一右的攻向他。

“死!!!”

血王猛地抬起了双手,竟将两人一下定在了半空中,两人拼尽全力也无法挣脱,但血王又猛然将两人撞在一起,突然间拉到自己面前,分叉的血舌同时咬在两人的喉咙上。

“唔~”

两人猛然瞪直了双眼,触电般悬在半空抽搐,但赵飞甲又突然跳上半空,悄无声息的砍向血王头颅,怎知血王就像长了后眼一般,头也不回的把他轰飞了出去。

“哥!!!”

赵飞睇惊慌的大叫了一声,赵飞甲当空喷出了一大口血液,重重的摔在大门口晕了过去,但血王收回长舌狞笑了一声,忽然将炮手他俩扔向赵飞睇,两人竟毫不犹豫的挥刀就砍。

“炸死他!”

火淇淋和阿蟹双双冲了出来,手里都抱着装满汽油的大轮胎,但血王肯定不会再上当了,只看它掏出一瓶黑色的液体,仰头倒进了嘴里,全身的肌肉竟然迅速膨胀了起来。

“我要让你们全部死光……”

血王大吼着收起了双翅,眼珠子已经变的一片血红,竟然“唰”一下就到了阿蟹面前,尖利的双爪猛然插进他的心口,一下子把他撕成了两半,血液洒的他满身都是。

“吼~”

血王手里握着阿蟹的心脏,发出了一声非人类的嘶吼,一口就把心脏给吞进了嘴里,而火淇淋也舍弃了轮胎,突然间闪到了他的身后,但癫狂的血王居然不闪不避。

“当~”

火淇淋一刀砍在他脖子上,竟然迸射出一片火花,长刀瞬间卷曲了起来,而火淇淋再想闪躲却来不及了,血王回身一爪轰在她胸口,活生生把她的胸膛给打穿了。

“啊!!!”

火淇淋发出了一声绝望的惨叫,血王甩手就把她扔了出去,谁知一道胖乎乎的身影突然闪出,一把将火淇淋拦腰抱住,自己也一屁股摔坐在地,但是却流着泪安慰道:“没事没事,哥在这呢!”

“小杂种!你居然在这……”

血王吃惊的看向了刘天良,火淇淋又吐出了一大口血沫,横躺在刘天良的怀中颤声道:“跑!跑啊!水里有绳子,快离开、离开,哥……”

火淇淋话没说完就咽气了,双眼留恋的望着刘天良,刘天良痛苦的抹了一把眼泪,跳起来猛地拔出了手枪,一边开枪一边大吼道:“你这个恶心的怪物,给我去死吧!”

“当当当……”

子弹全都被意念给弹开了,血王轻蔑又怨毒的冷笑了起来,望着义无反顾拔出匕首的刘天良,他随手一拳轰出,一下就把刘天良打飞了出去,重重摔倒在古屋废墟上。

“啧啧~”

血王不屑的上前几步,摇头道:“你这头死肥猪,居然会是我的克隆体,父亲一定是疯了,竟然会弄出你这么个玩意儿,本来没想杀你,但留着你就是在侮辱我,还是眼不见为净!”

“不要!”

陈瑶突然纵身扑了出来,可血王压根就不在乎她,强大的念力一下轰在她的胸口,让她轰然砸在刘天良的身上,刘天良拼了命的抱住她,但她还是狂喷了一口鲜血。

“晓燕!!!”

刘天良痛苦的大叫了一声,但陈瑶却哀求道:“刘子文!你要杀就杀我,不要杀我老公,我、我从没求过你,这次算我……求你,放了我老公,不要再让爸伤心了!”

“你有什么资格求我,你这个不要脸的贱种,我不爱你,你就找我的克隆人结婚,早点给我去死吧……”

血王不屑一顾的挥手攻击,刘天良连忙挡住陈瑶,怎知陈瑶却猛地把他推了出去,一记空气炮轰然砸在她胸口,狠狠把她轰进了废墟中,让刘天良痛不欲生的大叫了一声。

“我跟你拼了!!!”

刘天良目眦欲裂的抓起了一块砖头,不顾一切的又跳了起来,血王戏谑的大笑了一声,可就在他抬起脚的同时,后方突然有人冷喝道:“沙雕!你的对手是我!”

“砰~”

血王闪电般回身拍出一掌,怎知不是赵官仁也不是轮胎,而是一条硕大的黑色尸鱼,尸鱼嘴里射出了十几根触须,可一掌就让他轰成了鱼渣,不过肚子里却爆出了绿色的酸液。

“卧槽!”

血王突然被一片酸液溅到,疼的他惊呼了一声,鳞片上竟然冒出了大量的青烟,但就在他直跳脚的同时,两只轮胎又猛然甩来,冷不丁在他身后爆炸,一下将他炸飞了出去。

“唰~”

一道身影猛然跃上了半空,长直刀闪电般往前一送,精准的刺中了血王的左眼球,但血王却猛地一扇双翅,硬生生把身体转了过去,血淋淋的眼珠子一下就被挑了出来。

“啊!!!”

血王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大叫,仰头就往地上江边摔去,但赵官仁又突然掷出了长刀,一下命中他鳞片脱落的胸口,让他一头摔进江水之中,长刀也插进了胸膛。

“快把轮胎扔过来……”

赵官仁落到地上又拔出了手枪,可就听“哗啦”一声响,血王竟然猛地跃出了江水,身上咬着十几条凶恶的尸血,但他却玩命的往前飞去,硬挨了几枪才消失在黑暗中。

“妈的!这个怂货,又让他跑了……”

赵官仁愤怒的咒骂了一声,可一扭头又惊呆了,刘天良正在拼命刨挖废墟中的陈瑶,但他的右臂上却血流如注,有一圈清晰的牙印,显然是让地上的尸鱼给咬了。

赵官仁顿时吃惊道:“这下糟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