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差一步苟到最后

1153 一丘之貉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7571 2021-06-19 07:15

qubipu.com,最快更新差一步苟到最后最新章节!

夜幕再次降临大地,博物馆的前后大门都被堵上了,以防变异的尸鱼从门外钻进来,幸存者们也没敢在户外点灯,关上门在展馆中苦中作乐,博物馆的人更是全员醉醺醺。

“师妹!你的身子真软,跟当年一样舒服……”

展厅里播放着舒缓的音乐,邢白毛搂着萧澜贴身漫舞,可能是有了他老婆的鼓励,萧澜娇羞的在他肩头咬了一口,将滚烫的脸颊贴在他胸口,闭上眼寻找丝丝的安全感。

“喔哦!!!”

众人突然鼓掌欢呼了起来,邢白毛的老婆正陪仇大师跳拉丁舞,吴媛媛穿了件性感的吊脖紧身裙,而仇大师也老当益壮,搂着她左摇右摆,炫技一般让她在手里转圈。

“啊……”

突然!

一声惊叫打破了欢乐的氛围,一位少妇连滚带爬的跑进了大厅,惊呼道:“尸变了!喝了蒸馏水的老贾尸变了!”

“什么?蒸馏水可是蒸馏了两遍啊……”

邢白毛震惊的松开了萧澜,可没一会安保也拿着刀走出了仓库,刀上全是黑色的尸血,而他们之前怂恿了一位勇士,借着酒劲让他喝下了蒸馏水,没想到还是挂了。

“唉~看来蒸馏的法子不行啊……”

仇大师也深深的叹了口气,闹的大家全都失去了跳舞的兴致,但香汗淋漓的吴媛媛却找上了萧澜,耳语道:“咱们去对面洗洗吧,不要让老邢知道,否则他准得发脾气!”

“从侧面出去,叶茗烟和仇夫人也要洗……”

萧澜冲她使了个眼色,找了个姐妹谈心的借口之后,迅速溜进了厕所边的配电房,女明星和仇夫人很快就来了,还有秘书陈杨也拎着毛巾肥皂,五个女人跟做贼似的溜出了后门。

“她们会让咱们洗吗,万一不给怎么办……”

仇夫人担忧的挽着萧澜,但吴媛媛却笑道:“澜澜跟看门的说好了,只要不把水带出去就行,咱们待会每人领一桶水,把毛巾和胸罩浸湿,等回屋了再拧到盆里用,我这方法不错吧?”

“嘻嘻~真有你的……”

五个小娘们开心的兜了半圈,从美术馆后门走了进去,几个小展厅都变成了女澡堂,大嫂子和小媳妇们互相搓洗,嘻嘻哈哈的也不关门,还有人光溜溜的坐在大厅里喝茶吹牛。

“哇噻~她们好奢侈啊,还洗头,还吃水果……”

叶茗烟眼巴巴的咽了口吐沫,有些拘谨的跟到了前台,大乃谢靠在椅子上吃桔子,但桌子上却摆了不少的东西,诸如罐头、内衣、饮料、卫生巾和安全套等等,简直就像个小卖部一样。

“哟~萧澜!你的胳膊肘往外拐啊,带这么多人来洗澡……”

大乃谢轻慢的翻了个白眼,说道:“看在你曾是我老板的份上,我给你指条明路,你今晚洗洗屁股就得了,剩下的水换些东西带走,不然你大姨妈一来,连卫生纸都没有!”

“水票能换东西吗?怎么换的……”

吴媛媛连忙戳了戳萧澜的腰,大乃谢叹气道:“唉~我没有严如玉和栾茜的命好,只能做些小买卖赚外快了,卫生巾两张水票一包,胸罩内裤也是两张,罐头就贵一点了,四张一个!”

“这么贵?你也太黑了吧……”

叶茗烟立马不乐意了,但大乃谢却撇嘴道:“大明星!这些都是不可再生的资源,如今用一样少一样,没票也可以拿腊肉来换,我再送你们精油SPA,包间饮料畅饮,如何?”

“我换了!这几样东西我都要了,明天一早我给你两盒火腿……”

吴媛媛迫不及待的拿了几样东西,叶茗烟和仇夫人也是连连点头,而大乃谢爽快的笑道:“可以!我也不怕你们跑了,萧总!我个人送你一个SPA,陈杨你就在下面洗吧!”

“谢谢!”

萧澜不尴不尬的点了点头,大乃谢便叫来了三名技师,拎上水桶等物领四个女人上了小阁楼,只有陈杨一人去洗澡了,而阁楼上正好四间小房间,全都放上了松软的充气床垫。

萧总!你先等一会吧,技师待会就来……”

技师们关上了楼道的防火门,将三个女人各自带进了房,萧澜只好单独进房等着,但全是女性让她们都很放松,进门就脱光衣服又裹上浴巾,免费的饮料也给打开喝了。

“躺下吧!我先给你敷脸……”

技师跪坐在充气床垫前,吴媛媛很享受的躺了上去,等一张冰凉的面膜盖在脸上,她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声,说道:“还是你们会享受啊,真想天天过这样的日子啊,不用为了水发愁!”

“你去找我们赵总啊,以您的身材和颜值,想要什么没有啊……”

技师笑着为她按摩双脚,吴媛媛轻声啐道:“去!可不能瞎说,我老公非打断我的腿不可,再说严如玉也不是省油的灯,岂能让我占到她男人便宜,叶茗烟都遭人嫌弃啦!”

“切~严如玉也只是个小三,炮友而已……”

技师鄙夷的说了一句,没一会就出门去拿精油了,回来后就让吴媛媛爽的直哼哼,雪白的皮肤也越来越红,但她却突然睁眼道:“什么声音,隔壁怎么像有人在亲热?”

“呵呵~萧澜那个骚货啦……”

技师附耳坏笑道:“刘哥偷偷进了萧澜的房间,萧澜嘴上一本正经,背地里可闷骚了,她一手吊着刘天良,一手跟仁哥悄悄搞暧昧,上回我亲眼看到刘天良在车里摸她,她还以为没人知道!”

“不会吧?她明明不喜欢刘胖子啊……”

吴媛媛连忙爬起来贴在了墙上,可是声音越来越大,谁知她突然打了一个寒颤,吃惊道:“这声音不是萧澜,萧澜在最里面一间,我这边是……仇夫人,赵官仁真进去了吗?”

“妈呀!我记错了,但良哥怎么会看上她呢……”

技师难以置信的捂住了嘴,吴媛媛连忙拾起浴巾裹上,打开门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谁知隔壁的房门居然虚掩着,还有一组屏风挡在里面,销魂的声音不断从里面传出。

‘妈耶!要命了……’

吴媛媛一看扔在地上的旗袍,惊的连冷汗都出来了,赶忙踮着脚又钻回了房里,谁知她刚进门就猛然贴在了墙上,只看赵官仁坐在小沙发上,拿着枪的手搭在二郎腿上。

“赵总!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跟她说的……”

技师惊恐的跑出去关上了门,而赵官仁则冷笑道:“邢夫人!你没听过好奇害死猫吗,非要偷看我兄弟约炮,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喝一杯江水,或者吃我一颗子弹!”

“不不!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不知道隔壁是谁……”

吴媛媛恐惧的连连摆手,但赵官仁却讥诮道:“那我现在告诉你,隔壁是仇夫人在挨啪,我本以为你是个聪明人,没想到你是对面最蠢的一个,叶茗烟和仇夫人都来要船票了,你还傻乎乎的做SPA!”

吴媛媛吃惊道:“船票?你们能出去?”

“你白长了一张精明的脸,没船我们怎么弄到的物资……”

赵官仁起身拔出了匕首,上前说道:“你老公早就看到我们的小船了,还跟人说要偷我们的船,如果你真不知道的话,那只能说明他不想带你走,救生船一次只能坐八个人,出去就不可能再回来了!”

“啊~”

赵官仁一把将她拽进怀中,猛地捂住嘴扬起了匕首,吴媛媛吓的连忙推住他手臂,惊恐万分的闷声道:“你别杀我,我知道你们在查黑帆的人,邢乐就是他们的人,我可以帮你啊!”

“小妞!你来迟了,仇夫人早就告诉我们了,你没用了……”

赵官仁戏谑的笑了一声,吴媛媛流着泪急声说道:“她才没用,她就是老仇的小保姆,根本不知道其中的真相,你相信我吧,我比小保姆有用,我、我也能陪你啪啪,我比她年轻漂亮呀!”

“你还年轻?一把岁数了还这么浪,谁知道你干净不干净……”

赵官仁低头看向她的身段,吴媛媛赶忙反手抱住他的腰,哭着说道:“我不浪的!我只有过两个男朋友,真的很干净,我可是良 家妇女啊,哥!我才三十四岁啊,很漂亮的!”

“切~不浪的我不要,我就喜欢浪的……”

“……”

吴媛媛差点让他整疯了,不过还是连忙转过身去,颤巍巍的在他嘴上亲了一下,说道:“浪不浪你说了算,你们不就是在查黑帆集团嘛,我老公就是他们的白手套,萧澜的老公也是!”

“哦?”

赵官仁收起了匕首,笑道:“这就有点意思了,要不咱们不睡了,你给我讲故事吧?”

“不要嘛!一日夫妻百夜恩,这样你就舍不得抛下人家了……”

吴媛媛低声道:“邢乐他们跟黑帆勾结的很深,一两句话说不清楚,他也知道你在查他,萧澜什么都跟他说,他们俩以前是地下情人,邢乐最喜欢爽完之后给她画像,下午他俩还接吻了呢!”

“哼哼~”

赵官仁眯眼说道:“看来我猜的一点没错啊,萧董三十多岁才结婚,阅历果然很丰富啊!”

“只有刘胖子把她当个宝,她同时跟三个男人交往过……”

吴媛媛抱着他笑道:“萧澜平时有多正经,背地里就有多骚,我可是亲眼见过的,明天我给你慢慢说她的故事,但你要养我啊,只要你带我走,人家给你当小老婆,好吗老公?”

“你这头老牛非要啃我这棵嫩草,占我便宜是吧……”

“讨厌!虽然我比你大一丢丢,但我这身材和颜值,还能让你吃亏呀……”

吴媛媛媚眼如丝的抱住他亲吻,赵官仁也毫不客气的照单全收,同时还拿出手机一顿自拍,吴媛媛的脸色虽然变了一变,不过还是极力的配合,没多久房间里就响起了靡靡之音, “这谁啊?怎么没完了……”

仇夫人此时从最里间出来了,蹑手蹑脚的来到门外,透过房门上的磨砂玻璃缝隙,她一眼就看到了深情相拥的两个人,一把捂住嘴才没惊呼出来。

‘天呐!怎么会是小吴……’

仇夫人紧张万分的往回跑去,谁知刚进门就被人捂住了嘴,一把匕首抵在了她的咽喉上,技师跟之前的如出一辙,惶恐的说道:“良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跟她说的!”

“呜~”

仇夫人吓的浴巾都掉了,技师一溜烟的跑了出去,而刘天良则戏谑道:“小姐姐!你胆子不小啊,敢偷听我兄弟约炮,现在吴媛媛的秘密暴露了,我只能跟你说一路走好喽!”

“不不不!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不要杀我……”

仇夫人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刘天良用匕首贴住她的脸,笑道:“你这么有女人味我真舍不得杀,但我怎么信你,吴媛媛可是我们的人了,你转头就把我们卖了怎么办?”

“不敢卖的!我都这样了,说出去我怎么活啊……”

仇夫人急的眼泪都出来了,刘天良立即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她立马俏脸一红,竟哀声道:“我怕!我、我从没有出轨过,你别逼我答应好吗,你想做什么就做吧,我就……小小的挣扎两下!”

“亏你想的出!”

刘天良没好气的说道:“你想把屎盆子扣我头上,你扛着贞节牌坊是吧,那我今天就恶人做到底,干脆扔你去喂鱼!”

“不是的!做土匪也得讲个程序吧……”

仇夫人焦急道:“你一上来就让我主动,那我不成水性杨花的婊子了,你会瞧不起我,我也会自轻自贱,你要么暴力侵犯,要么利益诱惑,然后我开始自甘堕落,跟你同流合污、狼狈为奸、党同伐异!”

“你在这给我上成语课是吧,真拿我土匪不当黑社会啊……”

刘天良气的掐住她喉咙,怎知仇夫人竟说道:“职业病!我是文学院的副教授,你要是觉得我自命清高的话,我可以逼你跟我共度良宵,这样咱俩就是一丘之貉,奸妇淫夫了,可好?”

“别他妈再说成语了,想干啥你就干吧,听的我脑瓜子疼……”

“嗯!那我抽你喽……”

“啪~”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