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渡劫之王

第八百四十一章 幸存的创世者

渡劫之王 无罪 6313 2021-07-22 05:08

qubipu.com,最快更新渡劫之王最新章节!

“九命山基站现在叫凰血绝境,歌里基站现在叫做古尸绝境,天为基站叫做星坑绝境么?”

红色光幕上的人脸直勾勾的看着懿宁圣尊,看到懿宁圣尊点头之后,它接着出声道:“那就用你们现在熟悉的名称来说,那凰血绝境之中原先的基站名义上是海洋资源监控基站,明面上是研究海域生态和海域净化污染能力的,但事实上最后暴露出来的本质,却是基因病毒实验室。古尸绝境之中的基站明面上是气候调控基站,是监测和调节世界气候的基站,但事实上却是在进行一项名为‘天机’技术的基站,这个基站尝试基于蝴蝶效应而进行推演和控制,从而改变和控制‘天机’。这个基站的内里有恐怖算力的计算机。天为基站明面上则是无线传送基站,但实际上它却是在研究摆脱天道网络监控的无形杀人技术。可以通过改变某个微小部位的电磁辐射来杀死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的某个人,按照灭世之战时我们得到的数据,他们甚至已经进行了几次试验,但为了避免天道网络发现异常,他们还并未使用到致命或是严重损害健康的当量。”

“那能不能推测出这些基站里面还残留什么?”王离眼冒金光的模样,“有没有什么对我们修士而言十分有用的东西?”

红色光幕上的人脸出声道:“不能做出相关的推测,毕竟我们得到的那一部分数据,其实很大程度也来自系统之中的警报,我们在那一刹那能够捕捉到的数据极少。”

“那有关他这种状况,你们还知道什么?”王离顿时有些失望,他伸手点了点李幽鹊,道:“你说他是试验对象的后代,那当时天神基因的这种实验不是违反至高法则的么,怎么会有试验对象留下后代?”

“天神基因有那种别的创世者不知道的秘密试验基地,但同时也有对所有创世者开放和共享的空间基站。”红色光幕上的人脸出声解释道:“空间基站用于研究和培养域外生物,也就是你们所说的天魔,天魔是创世者的替身和武器,但这种研究也会产生意外,那种空间基站一共有四次试验对象逃脱,虽然最后确定试验对象都被清除,但按照概率计算,有一定的几率产生感染和血脉变异体。他这种状况就印证了系统的概率推算。而且现在看来,也极有可能是天神基因在追捕和灭杀这种实验体的时候,发现了这种独特的血脉变异体,走向了和天魔吞噬不一样的道路,所以他们才会冒险偷偷设立了那样的秘密实验室。”

“冒着巨大的风险建立这种违反至高法则的秘密实验室,这就说明在天神基因看来,这种血脉变异体的力量恐怕超越天魔?”王离看着它认真的问道。

红色光幕上的人脸顿时又一副没有想到王离会想的这么深刻的模样,它有些敬佩的出声,“应该是这样,如果单纯一条道路来看,天魔的力量来源更为简单暴力,但是结合我们的研究来看,这种血脉融合更具有发展性和深远的意义,因为这意味着人类不仅可以借此获得更强悍的肉身,而且还能获得更强大的脑域开发。”

“意思是创世者虽然可以将天魔移植自己的记忆,将天魔当成自己的分身,但是毕竟不能用天魔改造自己的身体。”王离点了点头。

“不错。”红色光幕上的人脸说道:“天魔本身就是改造实验体,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人类的最尖端科技也都在人体上。因为过往无数年的科技积累也都是针对研究人体。要再开辟一条新的科技路线去研究别的物种的肉体和脑域,耗费的时间更长。”

“那你们有关脑域开发的资料和数据还有留存么?”王离看了一眼李幽鹊,接着说道,“那他这种状况,如果能开发脑域,岂不就是相当于你们和天神基因的研究共享了?”

“灭世之战来得太快,瞬间摧毁所有外围实验室,我们的资料和数据没有什么留存。”红色光幕上的人脸出声道:“而且当时的研究也还没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

“那 对于灭世之战和天道网络你还知道一些什么?”王离看着红色光幕上的人脸,问道:“知不知道为什么天道网络会有反常理的出现自我意识?”

“系统层面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事情,天道网络之所以会产生自我意识,只有可能是人为。”红色光幕上的人脸说道:“因为发现天道网络有自我意识的瞬间就爆发了灭世之战,相当于天道网络和创世者玉石俱焚了,所以根本没有定论,但如果问我的意见,我怀疑可能是记忆储存和传送的环节出了问题,但具体是病毒入侵还是有些创世者的秘密实验室出现了致命的失误,那就不一定了。”

“啥都不知道,啥都没用,那留着你也没有什么用啊,还是撞了得了吧。”王离百无聊赖般的挥了挥手,那只长刺鬼王便又跳了起来,朝着金字塔前行。

红色光幕上的人脸原本觉得王离又是随口说说的,但看着那长刺鬼王好像距离越来越近,这次似乎要动真格的了,它顿时惊了,“怎么会没有用,这金字塔内里不是有培养皿…”

就连何灵秀等人都有些跟不上王离的思路,毕竟按照大家谈得似乎还算不错的份上,接下来按理是要谈谈条件,比如帮助这研究员获得肉身,而这研究员帮他们做些什么么?

“没用。”

更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王离竟然真的不是虚张声势,他刚刚出声说出两个字,砰的一声巨响,长刺鬼王已经撞了金字塔的一角。

那原本十分稳定的红色光幕上瞬间一阵电光乱闪,那红色人脸也顿时扭曲起来。

“不要!”

红色人脸急剧的出声。

“王离….”何灵秀和颜嫣等人也都不可置信的看着王离,她们看出王离的确不像是虚张声势,这长刺鬼王并非是摆摆样子。

砰!

红色人脸才刚刚发出声音,王离已经又控制着长刺鬼王进行了一次碰撞。

红色人脸彻底的懵了。

但在下一刹那,它死死的盯着王离,似乎从王离的脸上看出了真相。

“你早就猜出来了?”

它发出声音。

此时红光剧烈的闪烁,它的声音里掺杂着难听的噪音。

“什么?”何灵秀等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王离,她们都不清楚这红色人脸这句话的真正意思。

“不错。”王离却是呵呵一笑,模仿着红色人脸的口音,“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你根本不是什么研究员,而是创世者。”

“你怎么会知道的?”红色光幕上的人脸剧烈的抖动起来。

“我有什么必要告诉你?”王离用看着白痴一样的目光看着它,道:“反正你已经失去诚信了。”

砰!

也就在此时,王离控制的长刺鬼王对金字塔进行了更猛烈的撞击。

嗤啦!

一股耀眼的雷罡突然伴随着金字塔的崩裂而瞬间弥漫整座金字塔。

这座金字塔的内里就像是有很奇特的精金框架,而框架内里,有无数条色泽怪异的导线。

此时有紊乱的电光在那些导线之中开始穿行。

红色光幕开始出现空洞,就像是一张红纸开始被灼烧出斑点,光幕上的人脸露出了绝望的神色,“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你不想从这座核心基站里面获得有用的东西么?你既然明白我是创世者之一,为什么要采取这样的手段,难道不不觉得和我好好谈一谈会有更多的好处么?”

“有用的东西?”王离冷笑起来,道:“如果我没有猜错,我们若是真的进入金字塔,就会被你用什么手段直接绞杀在里面吧?”

“你绝非普通的修行者,你到底是什么人?”红色光幕上的人脸绝望的出声,“难道你也是旧时代的残留?”

王离没有出声。

红色光幕上的人脸看出王离根本没有和它再认真谈谈的样子,它更是难以理解,然而也 就在此时,看着长刺鬼王的利爪瞬间扯断金字塔内里的一些导线,看着电流瞬间变得无比的耀眼,它知道末日即将来临,突然就惨笑了起来,道:“宗追龙,是你么?”

“宗追龙?宗追龙是谁?”王离倒是被他这句话说得一愣,他瞬间就将那长刺鬼王停了下来。

“你不是宗追龙?”红色光幕上的人脸看着王离和颜嫣等人全部都是错愕的样子,它犹豫了一个呼吸的时间,却是忍不住苦笑了起来,“看你们对旧时代的认知不足并不是装出来的,看来你真的不是宗追龙。”

“你把话说清楚,我承认被你吊起了胃口,你把话说清楚,只要你把话说清楚,我就让它不撞这金字塔。”王离马上说道。

“晚了,破损也无法修补。”红色光幕上的人脸神色有些古怪,随着红色光幕的乱闪,它出声道:“不过我也不妨告诉你….”

“算了,你也别告诉我了,反正也没有多少可信度。”然而让它没有想到的是,它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王离摆了摆手打断。

它停滞了足有一个呼吸的时间,似乎差点被王离直接气疯了,接下来在红光开始彻底崩碎的一刹那,有声音响起:“灭世之战瞬间爆发瞬间结束…时间太短,所以有些创世者被困在娱乐世界之中,他们在大世界之中的身体和拥有的力量全部被毁灭了,当时可以确定的是,宗追龙在修真世界之中存活。”

嗤啦!

几乎就在它这声音消失的刹那,一种刺耳的电罡流动声在金字塔内里炸响,接下来整座金字塔瞬间黯淡无光,表面的涂层就像是溃烂的肌肤一样纷纷的掉落。

“你是怎么猜出来他是创世者而并非他所说的研究员的?”何灵秀此时忍不住好奇,传音给王离。

“等会再说。”王离此时却并未回答她的话语,他只是无比警惕的看着这座开始崩溃的金字塔,有种生怕这金字塔陡然之间又有什么变化的模样。

(看到书评区有人说扶贫有国家...其实当然对,我们这种平常人当然不是做到那种层面的事情,其实就是很简单,因为有朋友在云南山区搞种植,他们公司也就是让山里的农民种植一些东西,然后帮助收购扶贫。然后在之前没有疫情的年份,我也经常去云南山里住,因为夏天海拔有两千六七的地方,很凉爽,晚上只有十六七度,无锡则是夏天三十七八度打底。那种山区里的村落和最近的镇都有几十分钟的汽车路,以前都不通柏油路。温饱能够解决了,不过大多数人家一年收入很低,有些一个礼拜才能吃上一两顿肉。山里交易货品就靠几个村落赶集,固定一个礼拜有一两个村落有集市。他们交易东西也都是满足一些日常的所需,对于我这种外来人而言,我觉得他们其实有很多东西不错的,比如山里的野蜂蜜,比如一些野菜干、一些腊肉、一些难看却好吃的土苹果之类,只是换不来钱和生活困难,就是因为观念和没有出售的渠道。我就是想如果我退休了,就可以教他们做做抖音号微信号之类,然后好歹我还有微薄啊,写书啊之类的帮他们做个广告。其实那种地方和外面熟悉的城镇差别太大了,外面一年花几万可能还拮据,但是他们那种地方一年一家有个一万块钱就已经算是很富裕了,他们就能过得很好了。有句文艺的话叫做见多了人间疾苦就自然会多些悲悯,我其实是个特别宅特别不愿意做事的人,但是在那个环境里呆久了,那里的人又那么好,就觉得可能是举手之劳的东西就能帮上忙,所以这种想法就也变成了退休理想之一。也没什么特别的,我记得当初我在工厂上班的时候,我一个上司和我说,他的退休理想就是整天什么都不做,就坐在水边钓一天鱼。我当时特别不能理解,但现在想来,只是不能理解他内心的世界,不能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想要有那样的想法。但那样的想法存在于心里,就一定有着独特的原因,有时候只是自己没有过同样的经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