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怪物被杀就会死

第八章 怪物被杀就会死之总集篇 (5400)

怪物被杀就会死 阴天神隐 10835 2021-06-11 23:25

qubipu.com,最快更新怪物被杀就会死最新章节!

化道,失我,本质都是指同一件事。

正是因为与自己的大道本为一体,难分彼此,以至于自我意志都逐渐融入其中,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当然,说是化道,实际上却也并非没有任何影响。

失去自我的合道强者,将会成为祂创造的大道的一个中枢,成为一种强大的宇宙现象。

譬如说‘创造’……所谓的造物之墟,本质上就是创世道主阿尔斯特死后的一部分残骸,不断地接受多元宇宙诸多信息传递,进行‘创造’的区域。

如果祂并非死去,而是化道其中,那么祂大概就会变成一个源源不断从多元宇宙各地接受信息,创造诸多种族眷属眷族的的‘创造漩涡’,一个庞大的‘大道实体’。

甚至,可能会从这大道中,孕育出一个纯粹的‘概念神’,一个负责掌管这一系大道,却没有任何人格,只是纯粹规则化身的‘道成肉身’。

化道而去的存在并非不能被唤醒,但却异常困难。

毕竟祂们的大道与自我已经散布于诸多世界,乃至于多元宇宙,如若想要将祂们的心智碎屑收集齐,起码也要是能一瞬遍览多元宇宙的超越者才行。

不过,相比于化身成‘大道实体’的合道强者,有‘道成肉身’的复苏起来会更加方便一点。

“或许,所谓的洪流,就是超越了这‘化道之劫’,可以无限地扩散自己道的存在。”

垂下眸光,苏昼淡淡自语:“而我的合道,从一开始就要面临‘合道’与‘洪流’间最根本的挑战。”

从有限至无限,触碰那一层‘屏障’的挑战。

不过这些问题,就没必要和邵启明他们说了。

此刻,苏昼眺望地球。

于是,灰雾之上,苏昼和邵启明身前,便有一轮光幕浮现,展现出地球的景色。

美丽的蓝色星球周边,环绕了一层由绚丽灵光环绕的三重圆环,而圆环之上,有一颗颗逆飞的星辰直入宇宙星空之中,驶向远方。

超大型离散宇宙空间站【覆天转轮】,本质上是三轮小型的太阳能汲取环,由四分之一月球质量的小型灵能晶体构成,可以折射太阳光与灵流,调节地球天气与地月系灵气循环,将本应该自然转换的‘灵脉变动’,彻底掌控在人类自己手中。

说起这个,还要感谢苏昼——覆天转轮的建筑材料源自于宇宙深处的一片灵晶星云区,搬运工是汤缘与九条以太巨龙……对,就是那些向往苏昼而来的以太巨龙,因为吃的太肥,所以汤缘找了个活让它们干干减肥,没想到积蓄的大量灵晶体恰好就能用上。

白吃白喝?怎么可能!吃了就要干活,新世界探索部可不养闲龙!

随着覆天转轮的成功,更大的,针对太阳的超巨型覆天转轮也在计划制造间,不过没有一位天仙坐镇的话,基本上不可能实现,而即便是以地球的底蕴,想要出现一名天仙,估计也要几十年来计——毕竟没有世界毁灭级的大灾难加速逼迫,也不算苏昼这个开挂的,这速度已经算是非常离谱了。

“真美啊。”

青年不禁感慨。

他离开地球,已经过去了两年多,或许是三年。

每个世界之间的时间流速并不相同,但大致能换算,估计就是这个区间。

随着地球文明逐渐迈向星际,并且不断开启位于地球各地的尘封时空门,获取昔日仙神时代遗留的遗泽,而全民超凡体系更是愈发迈入佳境,整个地球文明正在逐步走向一个不同于往昔的全新纪元。

首先,是社会结构的基础变化。

在过去的地球,绝大部分人类,都从事于第一,第二产业,以获取维持自己生存的资源为重,脱产者是极少数,而修行者就更不用说了。

但是现在,随着一个个花园,农业世界的开辟,一个个巨型海洋世界,森林世界的发现,各种林牧渔都有了极其丰富并稳定的来源,而且随着人工智能,灵化傀儡等技术的运用,只需要百分之一不到的人口,就可以获取足以让五倍于当前地球人口随意奢侈浪费的丰富资源。

这样的恐怖资源获取率,几乎是瞬间就消灭了所有基础资源生产者的岗位,也瞬间消灭了过去一切因为资源而产生的矛盾。

失去工作,的确是个问题,但却也并不仅仅是第一第二产业的民众失去工作,服务业也并非是不可取代的,绝大部分人类的服务能力远不如人工智能与相关的智能傀儡。

换而言之,随着人类逐渐迈向星空,除却极少部分专业技术人员外,绝大部分人类都算是永久地失去了自己的工作。

所以,正好去修行。

脱产修行者,亦或是说,无业游民,彻底成为了百分之九十以上人类的职业,这在初期带来了一段时间的恐慌,以及一段时间的庆贺。

恐慌,是因为脱离了‘传统’,人类正在从已知走向未知。

而庆贺,是庆贺人类终于从生存的困境中脱出,从‘必然王国’抵达了‘自由王国’。

大同时代到来了——只需要少部分人工作,就能养活数以万倍人口的超级鼎盛时代,降临于地球文明。

而这数以几十亿计的脱产修行者,他们究竟何去何从呢?

绝大部分体会过‘前大同时代’的人成为了修行者后,感觉到的就是自由。无需工作,没有领导,谁和谁都是平等的,就算是高等级修者遇到低等级修者也不会有什么特权,强者也不可能去霸凌弱者……唔,假如说制定规则的苏昼霸凌了其他所有想要霸凌弱者的强者,那也不能说没有。

毕竟,失业归失业,前大同时代的民众好歹知道社会是怎么运转的,也知道自己为何失去工作,更是养成了秩序的生活习惯,所以成为修行者后,仍然会有惯性可以秩序的生活。

总而言之,他们活的很畅快——民众为了人类的社会贡献了自己的一生,而现在,人类社会终于可以完全反馈自己的民众。

这是他们应得报偿,因为曾经付出过,所以知晓这一切的可贵。

他们曾经被压迫,被剥削,所以才能真正意义上的理解‘自由’与‘大同’。

这些人,反而无需太过担忧。

但是,灵气复苏时还只是小学生,甚至才刚刚出生的孩童,这些对过去社会的辛苦一无所知的孩子,来到这样一个大同社会后,反而会感觉到迷茫。

——我究竟应该做什么?我活着是为了什么?

——我存在于世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迷茫的心,是孕育黄昏的种子。

这才是最值得注意的情况。

源于‘必然王国’的物种,新一代灵气复苏时代的人类,始终难以适应‘自由王国’生活。

归根结底,地球不是一个强者为尊的玄幻仙侠西幻修行社会,还没有培养出‘万般皆下品,唯有修行高’的气氛——那倒是简单了,大家工作不内卷,修行就内卷了。

你不卷,其他强者就不把你当人看,祂们站着,就不允许你站着。

不想跪,就得死。

那样的话,无论生产力多发达,民众都肯定有发展的动力了。

听上去还蛮好的,就算是大同社会也能疯狂军备竞赛,稳定保持社会进步,针不戳。

不过,以苏昼为主的最强者们,不会允许出现这种气氛。

“我在异世界杀这种垃圾杀的可多了,我都算不清,仙神都杀了一箩筐。”

这是那时苏昼的原话:“不管谁压迫谁,我就压迫他——有本事先把我打倒,不然的话,我不允许地球变成那样。”

“我都没作威作福,居然还有人敢用‘自己强’当借口当人上人?瞧我到时候不活吃了他!”

虽然苏昼已经不吃恶魂很久,但很显然,大家都信以为真了。

兽神界诸神兽瞬间瑟瑟发抖,带头表示响应苏昼大天尊的一切指示(现在是合道)。

——毕竟,吃人可能是假的。

但苏昼,是真的会活吃神兽的!

有规矩,才有方圆。

没有特权,没有作威作福能力的修行法,归根结底就是个延年益寿的长生法而已,大家都会修行,也渴望修行,但却未必会将其视作唯一,自然也不会卷。

长生,有力量,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生存毫无压力,修行也有足够的资源……很难说,在这样大环境中长大的孩童,会有什么前进的动力。

毕竟,即便是各路线索里面,无论是三十年河东河西,莫欺少年穷,亦或是其他的什么努力奋斗,归根结底是因为失去了什么,对什么感觉到不满,所以想要报复,由此而生的动力。

哪怕是最纯粹的修仙修道文,只是想要求长生的家伙,也是因为恐惧‘会死’和‘衰老’所以才如此渴望。

但对于有着电子冥府,全民修行的地球文明来说,死亡与衰老已经不算是什么会令人恐惧的要素了。

长生?不是理所应当之事吗,为何要渴求?

所以。

在一个大家都互相尊重,资源无限丰富的世界,究竟要依靠什么,才能勾起人的动力呢?

答案是游戏。

苏昼凝视着地球。

他低声自语:“人类社会,就是一场游戏。”

真实的大自然,是血腥残忍,却又简单清晰的‘游戏’。

比大小,比多少,比决心。

就和剪刀石头布,亦或是投骰子那样,再也简单不过。

但是人类以文明,以规矩,以道德法律,将最简单的自然游戏改造成了一场盛大的社会游戏——人类互相制定游戏规则,以财富,权利为游戏货币与权限,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天赋上限与职业选择, 在自然法则缔造的这场游戏中,人类已经通关,抵达了结局,这就是大同社会。

而现在,旧的游戏全成就达成,就该开始再次指定游戏规则,再次开始一次全新旅程。

如今的地球,已经彻底被各类虚拟游戏占据。

以各式各样的异世界,异星球为背景,或是沙盒,或是正统RPG,或是探索建造,或是模拟经营,亦或是卡牌收集大乱斗大逃杀随机地牢探索亦或是MMORPG,一切都应有尽有。

以有趣为诱饵,引导诸多年轻人沉浸。

然后再以‘天梯’‘排名’‘成就’与‘100%的收集率’等虚名为引,令他们开始竞争。

贪婪,自负,渴望,好奇与勇气……既然现实无法给予动力,那么虚拟也不是坏事。

愿意在游戏中争强好胜的人,虽然未必能在现实中也如此。

但既然种子已经种下,他们也不至于迷茫——即便是沉浸在虚拟之中,起码也不会离开游戏世界,给其他人类捣乱。

在计划中的未来,这些游戏玩家,会成为探索远方的探索者主力。

毕竟,那些异世界,异星球,正是以诸多现实世界星球改编而成,而游戏玩法,虚拟舱,本质上也就是模拟各种星际探索机器人的操控法,休眠仓与远程操控舱的简化版。

他们在游戏过程中,实际上已就已经学会,并成为了一名货真价实的星际殖民探索者。

这是苏昼所希望的未来。

现在虽然还远没到其实现的那一天,但他有永恒的生命去等待。

目光从人类社会上收回。

苏昼看向自己的家。

此刻正是正国的深夜。

在那临江的小屋中,四位长辈正围在桌前光幕旁,有说有笑地聊侃着。

父母,邵叔文姨聚集在一齐,似乎正在聊月球殖民地以及有关于第三次银河系代表大会的事情,不得不说是非常中年普通的话题了。

而就在四人旁,有两个婴儿车正在智能程序的控制下,播放着舒缓的宁心咒,缓缓地摇晃,令车中的两个孩子呼呼大睡,半点也不受外界的干扰。

怀胎三年,也算是天生具备超凡血脉的新时代人类的常态。

“姐姐叫‘苏绘夜’,弟弟叫‘苏予星’。”

邵启明微微一笑,为刚刚打算开口问的苏昼解答疑惑:“我爸妈是没打算继续要了,霜月现在满世界到处冒险已经够他们头疼,实在是不想未来又多几个崽子给他们忧心添堵。”

“怎么样,打算回去看看吗?”

“当然。”

苏昼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他凝视着那小屋中温馨的一幕,目光柔和:“我在许多世界给予其他人与世界光,而现在,我却感觉我有点被照亮了。”

“瞧这两个小家伙,真可爱。”

他能感应到,自己这两个地底妹妹体内,有着极其纯正的‘烛昼之血’。

说起来是有点奇怪,自己弟弟妹妹却有着自己种族最初代的纯粹血脉……但烛昼本来也就不是那么讲究的物种。

合道强者的影响是要以诸多宇宙来算的,更何况他的血脉亲人?说真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可不是假说。

事到如今,别说是苏昼的血脉亲人,就连他经常住的地方,都会成为革新一道的圣地。

所有的一切,暂时都告一段落。

苏昼多年来的冒险与探索,正在接近尾声。

过去,苏昼为了完成与雅拉的契约,也是为了拯救自己所在的宇宙,阻止多元宇宙连锁崩溃,他不断地冒险,前往诸多伟大存在所在的世界,去拯救,战斗,不断地自我革新。

不得不说,他本人其实不是那么热衷战斗的角色。

虽然一路来,在神木,轮回,混沌,完美,黄昏和创造等世界,他又杀又烧,但实际上,苏昼做的更多的,是守望与祝福。

而现在,绝大部分让苏昼去冒险,战斗的理由,都已经消失。

雅拉复归自由,离开了苏昼,而多元宇宙虽然还未完全安全,但至少也不是这么几十年就会毁灭的事情了。

等到苏昼收集齐三大封印碎片,完善伟大封印后,这个多元宇宙就会更加安全。

有些恋恋不舍的将目光从那两个正在吮奶嘴的小屁孩上挪开,苏昼抬起头,看向灰雾之上的虚空。

虽然其他人无法看见,但是青年却能看见,有十三道明亮光辉,正在多元宇宙的各方璀璨闪耀。

“超越者。”

苏昼自语。

这就是他如今唯一的目标。

只有成为超越者,才真正证明自己的正确。

只有成为超越者,才能真正参与伟大存在之间的论战,有发言的资格。

只有成为超越者,才能真正维持住整个多元宇宙的结构,真正的有永恒凝望自己所爱天地的资格!

是的,雅拉觉得自己能教导的都教导完了——苏昼已经学会了祂所有最精髓的本质,那就是无限地自我质疑与自我提升。

但是,谁会不想在真正成就后,去自己过去老师的面前装一波大的呢?

说起来俗气,但这才是人之常情,苏昼就是想装,尤其是雅拉居然敢说‘他才不是我这边的选手’……这话一听苏昼就想抬杠。

说的啥玩意啊,你说不是就不是,你配吗?就算你就是混沌本混,也不配!

必须得打祂脸!

而这基础,便是‘洪流’。

目标很清晰了。

如今,苏昼要做的,就是成就‘洪流’,然后成就‘超越者’。

接下来,就是找到雅拉,打祂脸。

至于中途,肯定会遇到的,诸多伟大存在去培养的那些‘超越者预备役’……遇到一个就打一个呗,说不定有些还不需要打,反倒是细枝末节了。

苏昼最近这段时间,会在地球看看情况,辅助地球文明建造一些大型建筑奇观,并且再次优化一下社会结构,导入‘梦境宇宙’这一系统,并留下诸天万界诸多合道强者的传承。

源自于世界尽头与起源之地的酒馆,那些合道强者的传承,即便最后都失败,可那也是至高的修法,在多元宇宙中也算是超优质资产,绝对能对如今的地球修行界进行一次超大范畴的擢升。

在这过程中,青年将会稳定自己的锚,然后再启程,去寻找诸天万界中,可以成就‘洪流’的机缘与可能性。

一切都很简单,苏昼因知晓自己的正确,也正在尝试成为洪流,机缘也都好说,先驱空间自然有其无限可能性可以探索。

最难的,反倒是怎么才能找到雅拉。

“圣尊。”

如此想到,苏昼不禁转头,看向同样也被纳入梦中,但却已经脱出的太始圣尊。

他认真地问道:“浑天之界,究竟在哪里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