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逆天邪神

第1876章 岳母大人

逆天邪神 火星引力 7689 2021-07-23 19:02

qubipu.com,最快更新逆天邪神最新章节!

东神域,琉光界。

水千珩盘坐于地,身下一个光明玄阵在缓慢运转。这个光明玄阵与云澈给予苍姝姀的那个有所不同,但都是由生命神迹所筑。

月神帝当初对水千珩下手极狠,尤其对玄脉的重创是常理认知中完全不可逆的,足以让任何一个玄者就此绝望……遑论曾立于至高处的琉光界王。

当世,也唯有生命神迹,唯有云澈可使之恢复如初,但亦需要不短的时间。

一个半时辰后,云澈的手掌收回,光明玄阵随之消散。

水千珩缓缓睁开眼睛,尚未起身,一股玄气已自然外放,感知着玄脉之中如梦幻般的变化,这些年本已凝心认命的水千珩激动的险些崩泪,上身深深俯下:“千珩……谢魔主恩赐!”

云澈迅速抬手,托住水千珩的上身:“水前辈不必如此。这点回报,尚不及琉光界对我恩情之万一。”

对于琉光界,云澈始终有着很深的敬意和感激。尤其水媚音这些年为他做的一切,是他万世都难以赎还的重恩,如何报答琉光界都不过分。

“魔主言重,魔主言重。”

水千珩依旧满脸激动……眼前的云澈可是刚刚横扫三神域,将龙白碾杀的魔主,他自然无法像以前那样以长辈和上位界王的姿态大笑着喊“贤婿”。

“我的玄脉……真的可以恢复如初?”水千珩问道。他声音发抖,目光颤荡,显然,无论水千珩这些年表现的多么平静,实则……任何曾立于神主之境的玄者,都不可能真的接受自己余生只能永留神君境的命运。

“嘻嘻,老爹,这个问题,你今天已经问了第四遍了!”一直守在一旁的水媚音笑吟吟道:“就算世上所有人都说不可以,但只要云澈哥哥说可以,就一定可以完全恢复,你尽管放心啦。”

云澈道:“水前辈放心,【以后每隔数月,我便会为前辈疗愈一次】,不出二十个月,你的玄脉便可恢复如初,三年之内,玄力也会逐渐恢复至当年的顶点,不会有半点折损。”

不带任何勉强的回应,让水千珩瞬间激动的面色通红,刚要再行大礼,便已被云澈强行阻住:“水前辈,客套的话千万不必再说。你所受之创,皆因于我。何况……数月后的封帝大典,我与媚音将正式结为夫妻,岂能受未来岳父大人如此重礼。”

水媚音螓首一歪,展颜欣笑,水千珩亦是怔了一怔,随之大笑起来。

“好,贤婿,贤婿!哈哈哈哈,还是这个称呼顺口。”称呼一改,那种一直覆于心魂的压迫感也随之而散,水千珩的大笑声也更为畅快:“贤婿放心,封帝大典之时,东神域这边谁敢搞事,老子亲自……让闺女去抄了他全族!”

圣宇宗被一夜屠灭,就连洛上尘亦横死宗中,圣宇界上下如今正人人自危,一片大乱。

谁都能猜到是何人所为,但无一人敢点破。

而没有了圣宇宗的圣宇界,自然也不配再为东神域上位星界之首。如今的东神域,除了仅存的王界梵帝神界,便是以琉光界与覆天界为尊。

云澈点头,道:“宙天界、月神界已灭,星神界名存实亡,到时,我会强立吟雪界为新生王界,以增加对东神域的统御与震慑。此事还需前辈相助。”

“这件事媚音和我说过了。”水千珩大手一招:“放心,我到时和覆天界王定会第一个站出来支持。”

“再说,吟雪界王一剑断杀绯灭龙神,单凭此威,谁敢不服!”

这时,外面的结界忽然传来异动,两道气息在纠缠间闯入到了结界之内。

“娘,你真的不能进去,魔主大人正在……”这是水映月的声音,带着无奈和些许的失措。

“什么魔主大人!那是我女婿,丈母娘看女婿天经地义!”

“可是……啊!”

一股风暴卷起,云澈刚一侧目,一个人影便风风火火的瞬身而至,后方是仓促跟来,却又不敢强行阻止的水映月。

这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出头的女子,一身蓝袍,相貌娇美,目若桃花。甫一到来,双目便直直的盯在云澈身上,目光却是没有半点面对魔主时的畏惧,反而弯翘着双眉,笑意几欲从眸中溢出。

“娘,你怎么闯进来啦。”水媚音娇躯一晃,站到了女子身侧 ,亲昵的挽住她的手臂。

“什么闯进来,说话没大没小的。”女子伸手触了触水媚音的脸颊,但眼睛依旧笑眯眯的盯在云澈脸上:“娘这不是来看你挑选的夫婿么。”

“哦~~成为魔主之后,不但相貌比当年更加俊俏,还更加的威风凛凛,尤其是这股迷人的煞气,天下哪个女人抗拒的了。不愧是娘的小音音,眼光就是好。就算是为娘……要是晚出生个几十岁,哪还有你爹什么事。”

云澈:“……”

“唉。”水映月幽幽吐了一口气,一脸无奈。

“咳咳咳咳咳!”水千珩慌忙起身,面孔抽搐着向云澈道:“这……这是内人程晚潇,也是映月和媚音的生母,一向不懂规矩,口无遮拦,魔主万万不要放在心上。”

说完,他向着女子一阵挤眉努嘴,同时急声传音道:“谁让你进来的,快出去!”

女子却置若罔闻,看都不看水千珩一眼,依旧笑眯眯的打量着云澈,那双桃花眼笑得仿佛真的有桃花要绽出来。

云澈也站起身来,恭敬行礼:“晚辈云澈,见过伯母。”

水媚音在他面前最常提及的便是她的母亲,所以“程晚潇”之名他早就知晓,不过今天才是第一次面见。

作为水千珩最小的小妾,程晚潇不过入门几十年,却已是大名鼎鼎。因为她为水千珩所生的两个女儿……水映月,水媚音,如今一个是琉光界王,一个是媚音神女。

有此两个女儿,程晚潇什么都不用做,便压得水千珩正妻和所有姬妾黯然失色。

所有人都清楚,程晚潇只需一句话,便可被立为正宫。但,她却对正妻之位嗤之以鼻……水媚音不止一次的和云澈说过:“我娘说了,妻不如妾,越是小的小妾,越是受宠。”

而水媚音对她的母亲,不但极为亲近,而且明显有着很深的崇拜。

程晚潇笑吟吟道:“喊什么伯母,喊老了不说还生分。叫岳母啦,娘亲啦……叫姐姐也不是不行。”

水千珩腿一软,险些当场跪下。

“呃……晚辈岂敢失礼。”云澈道:“常听媚音提及伯母,今日才有幸得见,果然如媚音所言,让人……如沐春风。”

程晚潇顿时掩口而笑,她能感知到云澈在暗暗收敛身上那股自然散发的煞气与威冷,对长辈的尊敬亦是格外真诚,心间更是喜爱和满意之极:“那是当然,要不怎么能生养出这么好的俩闺女。”

说到这里,她忽然眼睑一垂,拉起水媚音的小手,神情瞬间从笑意盈盈变得泫然欲泣:“以后,娘的小音音可就要属于别人了,好女婿,你可一定要对小音音好,小音音若是受了欺负,为娘的可是要心疼死的。”

“……伯母放心,晚辈一定全心对媚音好,不会让她受任何委屈。”云澈在她的视线之中保证道。

“娘,云澈哥哥一直都对我很好很好,你不用再刻意提醒啦。”水媚音弯翘着水眸,毫无遮掩的将自己母亲的意图戳穿。

“咳咳咳!”水千珩已是从头皮麻到后背,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晚潇,你已经见过魔主了,先退下吧,我和魔主还有要事相商。”

程晚潇却是白他一眼,反而拉着水媚音向前好几步,向云澈道:“好女婿,我也有一件重大的事想拜托于你,保证比我家死鬼的事要重要的多。”

死……鬼……这尼玛是能在外人面对提及的称呼么!

换做他的其他女人,先不说有没有这胆子,就算真的闯进来,水千珩一嗓子也就吼出去了,再不听话还能一巴掌轰出去,但偏偏程晚潇……他想的不是强行把她轰出来,而是赶紧自己找个窟窿钻进去。

“拜托不敢当,伯母有何吩咐,请尽管言明。”云澈客套道。

“吩咐?”程晚潇眼睛一亮,一脸喜色:“如此说来,你不会拒绝是么?不愧是我的好女婿,小音音挑的男人果然没有错,为娘的真是太欣慰了。”

“……”不知为何,云澈感觉自己似乎被莫名套了进来,只能硬着头皮道:“伯母请说。”

“映月,过来过来。”程晚潇一抬手,水映月尚来不及回应,身躯已被直接吸了过去,玉手也已被她握住手中,程晚潇笑着道:“好女婿,这件事倒也简单的很,你和小音音完婚 的时候,记得把映月也带上,这事就这么定了哈!”

云澈:“……”

心中刚萌生的预感瞬间应验,水映月慌忙甩手,气息崩乱,急促道:“娘,你……你说什么呢!怎么和小妹一样胡闹。”

“胡闹?这怎么能是胡闹。”话刚出口,程晚潇忽然鼻子一抽,双眼几乎是瞬间变得泪雾朦朦:“映月,你年纪也不小了,至今连个合适的男人都找不到,你知道为娘有多担心吗!”

担心个鬼,前些年明明天天喊着这个世上没有男人配得上我的女儿……不过在程晚潇汹涌而至的言语攻势下,水映月根本来不及反驳。

“你看小音音,她要嫁的是未来的神界之帝,这个世上最好的男人,你身为她的姐姐,若是找了比她差的男人,别人该怎么笑话你?更会有人在背后戳脊梁骨说为娘偏心,只疼妹妹不管姐姐,娘受点委屈没什么,但娘怎么能眼睁睁的看你受委屈,那不是要娘的命么。”

云澈:( ̄. ̄)……

水媚音:(#^.^#)

水映月:~!@#¥%……

一边说着,程晚潇竟是落下泪来:“再说,娘这女婿身边都是些多么可怕的女人,统御北神域的魔后,统御梵帝神界还漂亮到该遭天谴的梵帝神女……听说那西神域的青龙帝都只配给他做小。”

“而你小妹却只有孤身一人,若你不去帮她,以后,还不知会被欺负成什么样子。”

水映月实在忍不住开口:“娘!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

“你没真正当过‘女人’,你不懂。”程晚潇泣然道:“你知道女人……尤其是后宫女人之间的争斗有多么可怕吗!像你爹这种,当男人当得像模像样,但他要是女人,在后宫都活不过三天。你忍心看你小妹受尽欺凌,每日凄凄,忍心为娘整天牵强挂肚,以泪洗面……”

“……”水千珩这次直接麻到了脚后跟。

她一抹眼泪,继续道:“再说,好女婿都已经答应了,你要是拒绝,女婿动气,那可是魔主之怒,到时候,为娘怕是连命都丢了,嘤嘤嘤……”

云澈:我什么时候……

“对啊对啊!”水媚音适时拱火道:“云澈哥哥可是对姐姐觊觎已久哦,我每次一提到姐姐,云澈哥哥就会忽然变得好兴奋。姐姐要是拒绝的话,云澈哥哥一定失望死了,说不定……会更加欺负我。”

水映月:“……”

云澈:“我……”

“这才对嘛。”程晚潇破涕为笑,不给云澈任何辩解的机会:“再好的女婿也是男人,怎么可能不馋我家映月的身子。好女婿,你要是等不及的话,今晚就安排你和映月圆房……”

“娘!!”水映月的脖颈已从酥粉变得赤红,她整个人视线到思绪都变得一片慌乱,更不敢去碰触云澈的目光,猛一跺脚,一抹蓝影飞身逃也似的离开,外面很快传来门扉被撞断的声音。

“呀,映月也知道害羞了呢。”程晚潇一脸笑吟吟道:“好女婿,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继续去给映月和音音准备嫁妆了,女婿可要在这多陪小音音几天。”

说完,也不等云澈回应,她已是笑靥如花的离开,留下云澈在那里一脸懵逼。

根本全程没过问他的意见!

更没给他任何拒绝的机会!

他转头看向水媚音,几乎是下意识的低吟了一句:“你娘……真厉害。”

水媚音的性格,完完全全是传自她的母亲。

“嘻嘻!”水媚音一脸笑吟吟:“果然娘亲出马,一下子就解决了呢。”

“咳!”全程被边缘化的水千珩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他重重叹息一声,道:“内人虽然性情顽劣胡闹,但她有些话却是戳到了水某心里。魔主的女人都是天上神凤,若媚音只是孤身一人……当父母的,又怎能放心的下。”

说着,他叹息连连,面色暗淡,担忧与挂怀溢于言表。

云澈斜了斜眼,无力道:“水前辈,恕我直言,无论是说服力,还是演技,你比伯母都差了至少三个层面。”

“呃……”水千珩一愣,随之强行笑道:“哈……哈哈哈……那确实,确实。”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