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魔临

番外二

魔临 纯洁滴小龙 12103 2021-08-04 02:46

qubipu.com,最快更新魔临最新章节!

江南的风,不仅能醉人,还能醉去刀客腰间的刀以及剑客手中的剑。

一身穿紫衫的女子,斜靠着坐在一棵柳树下,身侧地上插着一把剑,就是这剑鞘,显得厚重了一些;

而女子身前, 几个荷叶包上, 摆放着盐水鸭、醉香鸡、胡记牛肉以及崔记猪头肉;

下面几个纸包里则是几样素菜外加各式炒豆子作为解腻留备。

女子吃得很斯文,但进食的速度却很快,更重要的是,量也很大。

只不过,对于面容姣好的女子而言,看着她们吃饭,其实是一种享受。

就比如此时坐在旁边两棵柳树下的那两位。

一位,年近四十,却面露一种威严之气,显然身份地位不低,这种气质,得是靠久居高位才能养出来的。

一位,则二十出头,也是佩剑,是一名俊秀剑客。

他们二人,一个跟着这女子有半个月,另一个更长,有一个月,目的是什么,都清楚。

只可惜,这女子对他们的暗示,一直很冷淡仿佛根本就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待得女子吃完, 那中年男子起身,拿着水囊走来,递送到女子面前。

女子看都不看一眼,取出自己的水囊,喝了好几大口。

随后, 轻拍小腹, 吃饱喝足, 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她打小饭量就大,也容易饿,进食这方面,一直是个问题,好在她爹会挣家产,才没短了她吃喝;

就是她爹“没”了后, 留下的遗产更是富足,亲弟弟继承了家产,对她这个姐姐也是极好。

“姑娘,陈某已追随姑娘月余,诚意足见,陈某的家就在这附近,姑娘还是与陈某一同归家去吧。”

说完。

自这片杨柳河堤处,走出来一行身着统一镖局制式的持械武者。

陈家镖局,在大乾还没被燕覆灭时,就参与到与燕国的走私生意之中,后来燕国铁骑南下覆灭乾国,陈家镖局顺势投效,成为了燕国户部之下挂着名号的镖局押运之一,甚至还能经手一部分的漕粮的押送。

故而,说是镖局,其实不仅仅是镖局,这位陈家家主,身上也是挂着密谍司腰牌的,其身份地位,足以和寻常地方知府平起平坐。

换句话来说,这样的一个黑白两道都能混得开的大人物,为了一个“一见钟情”的女子,放下手中其他事,追随了她一个月,足以称得上很大的诚意。

而这时, 那名年轻剑客犹豫了一下,他是一名六品剑客,在江湖上,也不算是等闲之辈,可人家人多势众,外加这些镖局的人看似是跑江湖吃饭的实则也是兵丁之一,自然和普通江湖乌合之众不同。

故而,这位少侠默默地将剑拿起,又放下。

眼前这女子让他着迷,否则也不会尾随这般久,但他更爱惜自己的命。

女子拍了拍手, 站起身, 她要离开了。

像是之前这一个月一样,她每到一处地方,就是吃当地的有名小吃,吃完了睡,睡好了再吃,吃了一遍后择取符合自己口味的再吃一遍,吃腻了后就换下一个地方,周而复始。

陈奎目光微凝, 他本意是想和那位年轻侠客平等竞争一下,他不觉得自己的年龄是劣势,只觉得自己的沉稳与沉淀,会是一种更吸引女人的优势;

一树梨花压海棠,在民间,在江湖,甚至是在朝堂上,也永远是一桩美谈。

在这种情况下,抱得美人归,本就是一场快事;

可惜,他愿意玩这一场游戏,而那个他一见钟情的女子,却对此兴趣缺缺。

所以,他不打算玩了。

混到自己这个位置上了, 强抢民女,已经不叫作恶,而是叫自污了。

哪怕事情传出去,密谍司的高层怕是也会一笑置之,反而会觉得自己这个归顺的乾人更好受控制。

镖局的人, 拦住了女子的路。

女子回过头, 看了看陈奎;

陈奎开口道:“我会许你明媒正娶。”

随后, 女子又看向那个少侠。

少侠躲开了目光。

女子摇摇头,又叹了口气,目光,落在自己那把剑上,确切地说,是那把明显比普通剑鞘宽厚一倍的剑鞘。

“爹当年抢娘亲时是何等雄姿英发,为何到我这里被抢时,就是这点歪瓜裂枣?”

摄政王当年入楚抢回楚国公主当婆姨,几乎已经成了家喻户晓的故事。

各地各个形式的戏曲节目中,都有这一主打戏,毕竟,无论什么时候,英雄和爱情这两种元素,永远是最受普罗大众欢迎的。

当然,戏说久了,难免失真,也难免放大。

不过她曾亲自问过娘亲当年的事,娘亲也认认真真尽量不带偏袒与美化地告知于她。

可哪怕没有了夸大,也没有了美化,光是从娘亲这个当事人口中说出来,也足以惊心动魄,甚至让她都觉得,无怪乎自己娘亲当年忍不住要选择跟着爹“私奔”;

世间女子,怕是也没几个能在那种情境下拒绝自家那爹吧?

再者,当世三妻四妾本就是风俗之一,他爹的女人,相较于他的地位,已经算少得很了。

且自幼在家里长大的她,自然明白,她家里后院的那种轻松闲适氛围,稍微上点门面的大宅门里都几乎不可能存在。

她娘也曾感慨过,说她这辈子最不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当年跟着她爹私奔,故国激荡这些暂且不谈,荣华富贵也先不论,就是这种吃喝不愁无忧无虑的后宅日子,这世上又有几个女子能享受到?

想到自己爹了, 郑岚昕心里忽然有些不舒服, 爹“走”了, 娘亲也跟着爹一起“走”了。

她这个当朝身份第一等尊贵的公主殿下,瞬间成了名义上和公认上的“没爹没妈”的孩子。

小时候她还曾想过,等自己再长大一些,可以跟在爹身边,爹打仗,她就在帅帐里当个女亲卫;

谁又能料到,还没等自己长大呢,她爹就已经把这天下给打下来了。

他爹玩腻了天下,也玩“没”了天下;

接下来, 她只能揉搓这个江湖。

偏偏江湖看似很大,实则也没多大的意思,南海那么多洞主,有名无实的居多,如果不是硬要凑一个顺耳的数字,她才懒得一次次乘船赶赴一座座孤岛,唉,还不是为了达成那个成就?

陈奎见女子还不说话,正欲伸手示意直接用强;

而郑岚昕也指尖微动, 龙渊露出来嘛,自己走哪儿哪儿轰动,江湖轰动那也就罢了,偏偏各地地方官守备什么的也会像哈巴狗一样凑到她面前一口口“姑奶奶”的喊着;

可你要是不露出来的话, 瞧, 苍蝇就会自己飞上来。

女子孤身走江湖,就是这样,阿弟曾建议她穿一身好的,再好好打扮打扮,穿金戴银的也可以,一般这样的女子在江湖上反而没人敢惹。

可偏偏郑岚昕实在是不想那副做派。

龙渊将出之际, 地面发出了微颤。

陈奎以及那名剑客,包括在场镖局的人,都将目光投向河堤处,只见堤坝上,有一队身着锦衣的骑士正向着这边策马而来。

陈奎眼睛当即瞪大, 锦衣亲卫意味着什么,他当然清楚;

当世大燕,唯有两个人能以锦衣亲卫做护卫,一个是摄政王爷,一个,则是摄政王爷的兄长,老摄政王的养子,已经继承了其父王位的靖南王爷。

郑岚昕默默地收回勾动龙渊的剑气,面朝那边,露出微笑。

都说英雄救美是一件极为浪漫的事,但前提也得看看人家美人愿不愿意给你搭这个台子。

很显然,大妞是愿意的,否则她完全可以龙渊祭出,将面前的这些家伙尽数斩杀;

一个三品巅峰剑客,真的不难办到这些,就是那陈奎身份有些特殊……好吧,随他特殊去呗。

她爹辛苦操劳半辈子,所求无非是这辈子能做到顺心意地活着,她爹做成了,连带着他的儿女们,也能生来无所顾忌。

哦, 也不是, 阿弟是有顾忌的, 大妞想到了已经继承了老爹王位的阿弟,曾有一次在自己回家姐弟俩相聚时, 无奈地叹息过, 他说干爹的野望,他本想帮着完成完成,可谁叫自家亲爹硬生生地活成了一个“国瑞”。

合着他想造反,也得等到自家亲爹活腻了和自己提前打一声招呼?

否则在那之前,他还得帮这大燕天下给稳一稳基石?

一瞬间,大妞脑海里想到了很多,或许是知道接下来将要见谁,所以得提前让自己“分分心”以免过于的着相,女孩子嘛,总得要矜持一些的。

可等到看见一骑着貔貅的将领自锦衣亲卫护卫之中脱颖而出后, 大妞当即放下了一切矜持,直接继承了当年娘亲之风, 大声喊道:

“天哥哥!!!”

天天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他刚平定了一场江南的乱事,率部在这附近休整,得到大妞的传讯,就只率亲卫赶来相见。

自家的白菜,被猪拱了,怕是换谁心里都不会好受。

但对于郑凡而言, 真要把天天和大妞搁一起来看的话, 他反而觉得天天才是那一颗白菜, 反倒是自家这闺女,才算是那头猪。

有意无意的,这年头,男子成亲年龄本就小,皇子不提,连郑霖那崽子小小年纪就被安排了包办婚姻,可偏偏天天就一直单着。

很难说这不是故意的, 目的是什么, 等自家这头猪再长大一些呗。

酒肆茶楼里的爱情故事,总是会将大小姐与朝夕相处的表哥分开,然后爱上街上的穷酸书生亦或者是乞丐,再顺带着,那位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表哥还会成为一个反派,成为二人爱情之间的试金石。

不过这类狗血的戏码在郑家并没有出现;

大妞对外头各式各样的男子,完全不屑一顾,打小就只对天哥哥情有独钟。

你可以理解成这是灵童之间的惺惺相惜, 但你更无法否认的是, 以天天的性格, 绝对是世间女子首选的良配。

经过干爹的从小培养,他完全和他亲爹是两个极端,一个是为了国可以舍家,一个,为了家人,可以其他什么都不顾。

先前这边的一幕,早就落入天天眼里。

陈奎上前准备叩首行礼时, 这位当朝靖南王压根就懒得理会, 手臂轻轻一挥, 锦衣亲卫直接抽刀上前砍杀。

这种杀戮,根本不用花费什么笔墨去描述,因为本就是一边倒的屠杀,传承自老摄政王的锦衣亲卫队伍面对这些江湖武装,就是碾压。

大妞完全无视了周边的血腥,走到天天面前。

而这时, 天天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站着的那名年轻剑客, “哥,不用看他。”

大妞马上说道, 同时怕天哥哥误会, 手指一勾, 龙渊自那厚重的两层剑鞘里飞出, 刹那间, 直接将那位年轻的六品剑客钉死在了柳树上。

“……”年轻剑客。

对此, 天天只是笑了笑。

他没什么道德洁癖,只要妹子高兴就好。

当然,他也没忘记,爹“临走”前,握着他的手说:大妞,就托付给你照顾了。

接下来, 锦衣亲卫开始收拾这边的尸体, 天天则和大妞重新在河堤上散步。

“皇帝与阿弟都写信与我,问我愿不愿意率军陪郑蛮一同西征。”

“天哥哥不想去?”

“嗯。”天天有些无奈地点点头,“确实不是很想去。”

“可是……”

“我这辈子,就一个父亲,他姓郑。”

………

寒冷的夜, 茫茫望不到边的军寨, 一面面黑色龙旗竖立在其间。

这时, 一队队身影开始向帅帐位置奔袭而去,一场营啸,在此时发生。

叛乱队伍里,竟然有身穿玄甲的斗者,还有四处放火制造混乱的魔法师。

帅帐内, 一白发男子坐在其中。

这时,已露出年迈之色的蛮族小王子走了进来,跪下禀报道:

“王,叛乱开始了。”

男子点点头, 将身边的锟铻抽出, 向上一甩, 锟铻刺破帅帐直入空中, 刹那间,于这黑夜之中释放出一道耀眼的白光,与此同时,营寨四周边缘位置,早就预备好的蛮族士卒开始有序地朝着帅帐推进,镇压一切叛乱。

被称之为王的男子, 站起身, 其身前,帅帐帘子被气浪掀开, 因位处营盘最高处, 前方的那座巍峨的城墙,尽收眼底。

那是政治、经济、文化以及宗教的中心;

当年蛮族王庭最鼎盛时,也没攻破过这座城。

蛮族小王子笑道:“他们实在是没办法了,所以才只能搞这一出。等明日,城内的贵族们,应该会选择投降了。”

白发男子微微摇头, 道:

“抹了吧。”

————

之前受邀写了一篇《王者荣耀》征文,嗯,一篇几万字的小故事,年初时就写好了,不过活动方安排在月底发布,不是我完本了《魔临》后写的。

河南大水时,一位作者朋友去慰问救灾队伍,和人家聊小说,结果队伍里不少人对《魔临》赞不绝口,朋友告诉我,我好感动。

在这里,向所有位于抗灾抗疫前线的坚守者致敬。

原来咱的读者不仅会写书评让我抄,现实里也这么勇,叉腰!

另外, 关于新书, 我之前所有作品,准备期都很短,《深夜书屋》是一个晚上写好的开头,魔临其实也就几天功夫,不过新书我打算做一个完整充沛地准备与规划。

我希望能写得精致一点,再精致一点,尽可能一切的精致。

我相信新书会给大家一个惊喜,等发布那天,头两章发布出来时,可以让你们看见我的野心与追求。

之前说最晚12月开新书,嗯,如果准备得比较好的话,应该会提前一些,其实我本人是很想重新恢复到码字更新时的生活节奏的。

之前也没节假期,《魔临》一写两年,完本后整得自己跟个老工人忽然退休了一样,觉得很是不适应。

不过难得有一个机会,可以安心地一边调整身体状况一边细细勾画新书蓝图,还真得按着自己的性子,好好磨一磨。

真的是好想大家啊!

最后, 祝大家身体健康!

莫慌, 抱紧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