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三十四章 互相盯着

不让江山 知白 793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大人。”

大理寺寺丞郑顺顺看向归元术手里那四个似乎在发光的大银锭,往前凑了凑:“今晚咱们吃什么?”

归元术瞥了他一眼:“各吃各的。”

郑顺顺道:“大人.....不能这样,多少次了,你说只要你有钱了就兑现你的承诺,现在你有钱了......咱先不说吃什么,咱就说说那奖赏的事......”

归元术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们管这个叫有钱?”

他大拇指捏着小拇指说道:“这区区几十两银子,你们是多没见识才会觉得这算钱!”

另一名寺丞赵山影道:“大人你这话说的,咱们大理寺的账面上,已经有多少年没见过四十两银子的余钱了......半年未必发一回俸禄,发下来后账面上连根毛都剩不下,四十两银子啊......你居然说不是钱。”

归元术无比认真的说道:“当然不是钱,这是命,我的命,你们谁要敢再打我这四十两银子的主意,休怪我不客气,我这大理寺卿不干了,我也干了你们几个。”

郑顺顺一脸悲愤的说道:“大人刚来大理寺那年,就欠了我们一千两银子的赏钱,到现在欠条我还留着呢。”

另外一名寺丞丁满说道:“大人,两年多了啊,那一千两银子,我们都已经给你减免过多少次了。”

寺丞张有栋说道:“就是,大人你是言而有信的人,要为自己的名声负责。”

归元术冷笑一声:“我有名声?”

郑顺顺道:“大人,你没银子的时候也就罢了,我们从不曾催过你,可是现在你有银子了啊。”

归元术道:“我欠你们一千两,你们盯着我的四十两,有意思吗?”

郑顺顺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一千两了,这两年来我们一直都在给大人减免,一开始说八百两,大人说没有,后来说五百两,大人还说没有,后来说三百两,大人也说没有,再后来......”

郑顺顺看向丁满问道:“最后一次,咱们给大人减免到多少银子来着?”

丁满道:“二十两。”

张有栋道:“我的亲大人啊,我们都从一千两减到二十两了,你还不打算给我们吗,你现在可是有四十两现银的男人啊。”

归元术正经的说道:“我可以不是男人。”

张有栋道:“大人你这样就不好了,咱们以后还得相处呢。”

归元术想了想,忽然间想起来:“不对,你们诓我......我怎么记得上回说到二十两,我说没有,你说最低十八两,不能更少了。”

张有栋楞了一下:“我说过吗?”

丁满想了想:“行了,不争,十八两就十八两。”

归元术道:“你们小气,我身为大理寺卿,你们的主官,难道我还能跟你们一样小气了,那零头碎脑的你们也算的清楚,我不能丢这个人,今天就给你们结清,省得你们再堵我......这样吧,什么十八两不十八两的,我给你们一个整数。”

丁满立刻伸出两只手:“多谢大人赏银二十两!”

归元术看了他一眼:“欠条呢?先把欠条给我。”

郑顺顺立刻说道:“我这呢,我这呢。”

他从腰畔的鹿皮囊里翻了翻,把欠条翻出来,那欠条的纸都有些发黄了,显然打开折叠打开折叠不知道多少次,折叠的地方都断了似的。

归元术道:“你把欠条打开我看看,我得检验真伪。”

郑顺顺随即把欠条打开,这张纸上啊,涂涂改改的全都是黑道道......

他问:“大人,这种欠条想造假都不容易......”

从一开始的一千两,改到后来的十八两,那一条条划掉的黑道道,都是要债人的心酸和眼泪。

归元术道:“把欠条撕了,撕碎点,我现在就给。”

郑顺顺立刻把欠条撕了,撕的跟米粒似的那么碎。

于是归元术拿了十两银子放在丁满伸着的手上:“说好了啊,给你们一个整,以后咱们两清了。”

“不行啊大人。”

丁满都哭了。

他看着归元术:“大人,不是说好了二十两的吗。”

归元术:“那是你说的,我说的整数就是十两......”

四个寺丞看向归元术,四双眼睛就那么盯着他,眼泪汪汪的看着。

好歹归元术还是要些脸的,被盯的实在不好意思,脸都微微有些发红,他重重的叹了口气......

“罢了。”

他又拿了十两银子递给丁满:“但是,十八两,我给你们二十两,你们还欠我二两,我是做主官的,也不跟你们计较了,你们今天晚上请我吃顿好的,这二两银子我不要了。”

那四个人互相看了看,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彼此的心痛。

两刻之后,一家铺子里。

归元术看了看面前的拉面,有些懊恼的说道:“二十两银子,你们就请我吃这个?”

郑顺顺道:“大人,肉丝拉面还不行吗?”

归元术道:“你们说行吗?”

丁满道:“大人,你就说肉丝拉面你多久没吃过了?咱们大......大大的厨房里,多久没有见过肉星了?”

归元术道:“别瞎说,让人听到了,还会觉得我们寒酸。”

正说着,拉面铺子的掌柜端着两盘小菜过来,放在桌子上后说道:“我请几位大人的。”

归元术道:“那不行,该算账要算账,你说说看这两盘小菜多少钱,我给你结算。”

掌柜的摇头道:“别了,真不用,我知道几位大人是大理寺的......”

那语气似乎是在说,你们都是大理寺的了,你们还硬撑什么硬撑!

这话说的丁满都不乐意了,站起来说道:“大理寺怎么了!大理寺......大理寺就......大理寺吧。”

他悻悻的坐了下来。

归元术一边把拉面挑起来一边说道:“别这样,你们应该想想,整个大楚的衙门,除了咱们大理寺,还有谁能出去吃饭,掌柜的主动送小菜的!”

掌柜的听到这句话,忍不住长叹了一声。

“几位大人快吃吧,不够的话,面都可以再加。”

郑顺顺一回头:“不是,掌柜的你过分了啊。”

五个人坐在那,都感觉好像有一阵凉飕飕的风吹过,有些萧条。

归元术道:“最起码,我们大理寺干净。”

掌柜的点头:“是,我们老百姓都知道,大理寺干净,兜儿也干净......”

大理寺的后厨那些人,经常偷偷的去菜市场捡菜叶,这事百姓们也不是看见一回了。

隔了一张桌子,坐在那吃饭的两个人也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同时摇了摇头,又同时叹了口气。

他们俩吃完饭之后,默默的起身,把归元术他们几个的账也给算了,然后就这样又默默的出门离去。

走出去一段距离后,其中一个叹道:“都算同行,他们的日子可真苦。”

说话的是廷尉军千办早云间。

另外一个是廷尉军千办尚青竹,他嗯了一声后说道:“我那会儿都想给他们加点肉......”

早云间道:“不过主公确实了不起,他进城门的时候,一眼就看出来其中几个抢银子的人不对劲。”

尚青竹道:“事关银子,主公看的准。”

早云间脚步一停,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在他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画面......李叱一边走一边看着那些 人,嘴里还嘀嘀咕咕的说道,都是拿我银子的啊,我一个一个的可都看准了。

铺子里。

归元术往外看了一眼,声音很低的说道:“那两个人有问题,等他们转过街口,郑顺顺你和丁满两个人跟上去。”

郑顺顺和丁满立刻点头:“知道了大人。”

张有栋:“大人怎么看出来的?”

归元术轻轻吐出一口气:“你们就没有感觉到,那两个人坐在我身后的时候,我脖子上好像有一把刀。”

郑顺顺道:“没感觉到啊。”

归元术瞪了他一眼:“为何连这点警觉都没有?”

郑顺顺:“大人,因为他们俩是坐在你身后的啊......”

归元术:“老子手下要是还有人可用,绝对不用你们这四个蠢货。”

丁满道:“大人,话也不能这么说,我们四个可是你在大理寺百般选拔,最优秀的四个了。”

归元术道:“一个打架第一,一个爬杆第一,一个潜水第一,还有一个什么来着?”

赵山影举起手,弱弱的说道:“还有我,大人......我是易容女装第一。”

归元术两只手捂着脸,手肘撑着桌子,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是我错了吗......我以为这样选拔出来的,好歹也是有用之才......”

就在这时候,丁满和张有栋起身,两个人看了看那没吃完的拉面,显然有些不舍得。

毕竟他们能吃一碗这样带肉丝的拉面,确实也不容易。

朝廷本来就缺钱,户部那些管钱的大人们又怎么会理会大理寺这样不需要在乎的衙门。

曾经啊,大理寺也辉煌过......

可是乱世之中,大理寺就成了一个摆设。

两个人转身离开,朝着早云间和尚青竹离开的方向跟了上去。

这两个人在大理寺中确实是佼佼者,而他们的实力,也绝非表现出来的这样吊儿郎当。

都说大理寺卿归元术就任之后游手好闲无所事事,还说他只不过仗着是武亲王的关系所以才能身穿三品紫袍。

可是实际上,大理寺这群颓废到了极致的家伙,如果不是因为归元术到来,才是真的都废了。

归元术把那俩人没吃完的面都端到自己面前,满足的笑了笑:“不能浪费,不能浪费。”

剩下的两个人看着他,眼巴巴的。

归元术道:“看什么看,我是大理寺卿,我官儿大,你们好意思跟我抢这些面?”

面馆对面的茶楼二楼。

李叱坐在窗口,举着千里眼,透过他挖出来的窗洞看着面馆那边。

看着看着就笑了。

“大理寺......”

李叱道:“去查查这几个大理寺的人什么来路,瞧着是有真本事的,别因为他们几个误了要紧事。”

余九龄立刻很认真的回答道:“当家的,放心吧,说什么也不会误了要紧事。”

李叱眼睛微微眯起来,因为他觉得余九龄是在耍流氓。

他看向余九龄:“我说的是正事,大事。”

余九龄抬起手挠了挠头发,自言自语似的说道:“咱们来大兴城是要做什么的来着?还有正事呢?”

李叱叹道:“澹台,你动手吧,就去对面,把余九龄交给他们,还能换个赏钱。”

澹台压境也叹了口气:“你确定......那几个家伙能舍得把钱换了余九龄这货?”

......

......

【读者群里好多朋友让我拉票,那就拉......关于年终盘点,大家手里有免费票的就投给最佳作者那一项,花钱就算了,没必要。】

【今天更新的稍微早一些,我去审阅批判一下某些电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