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八十六章 因果轮回

不让江山 知白 706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固城县。

李丢丢找到了那个夫子庙,可是却在王黑闼所说的那个位置怎么都找不到银票,晚上找东西不方便,又不敢长时间打着火把找,他决定拖延一天,白天的时候再仔细找找,反正这地方来的人也不多。

可是又找了整整一天,把能翻的地方都翻了一遍,一无所获。

在李丢丢累的快要直不起腰,瘫坐在地上喘息的时候,他觉得这世界真是荒诞。

知道王黑闼在这藏钱的人肯定不多,所以钱没有了,只能是王黑闼的身边人取走了。

一边是数百兄弟同赴死,一边是有人偷了他的钱。

荒诞的让人觉得这世界不真实。

李丢丢扶着半截都已经坍塌的墙站起来,看了一眼将要沉没下去的太阳,最终也只能放弃。

好在还有王黑闼给他的千余两银票,他安慰自己说没事没事,只当是白跑了一趟固城县罢了。

就在他准备离开回客栈的时候,突然之间从断墙后边有一把长刀刺了过来,李丢丢原本都没有察觉,因为实在是累也饿,若不是那残阳在刀身上反射出来的光,李丢丢可能就会受伤。

他在长刀出现的瞬间避让开,身子伏低犹如一头猎豹般四肢同时发力,身子向前骤然冲了出去。

而那把长刀没有追击过来,显然偷袭李丢丢的人武艺并不是如何厉害,最起码轻功身法并不如何厉害,又或者这个人其实没什么杀心。

李丢丢掠出去一段距离后回身,就看到一个脸色难看到了极致的中年男人用一双充满仇恨的眼睛看着他。

可是这个人李丢丢完全不认识,一点点印象都没有,然而那个人眼睛里的仇恨让李丢丢都错觉自己是不是曾经犯过什么大错。

“你是王黑闼那个王八蛋派来的吧。”

中年汉子拎着刀从矮墙后边翻过来,李丢丢看得出来,这人动作还稍显笨拙,武艺确实稀松平常。

刚刚那一刀,真正的威力还不如把李丢丢吓了一跳的威力大。

李丢丢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你是谁?”

那人也没有回答,上上下下打量了李丢丢几眼后冷笑着说道:“看来王黑闼进了冀州城后给那些所谓大人物当狗也没当的有多好,手下居然是你这种半大的孩子。”

他抬起长刀指向李丢丢说道:“这是我和王黑闼的事,与你无关,我也不想再杀人了......你回去告诉王黑闼,钱我都拿走了,这是他欠我的,如果想要回来的话,他自己来。”

停顿了片刻后他又补充了一句:“我会在这等他一段时间,我和他之间总得有个了结,把我的话原原本本的带给他,滚吧!”

李丢丢看着这个面容狰狞的中年男人,忽然之间醒悟过来,他猜到这人是谁了。

“我也很想把你的话原原本本的带给王黑闼,可是做不到。”

李丢丢道:“他死了。”

本来还面目狰狞的中年男人听到这三个字后身子骤然僵硬住,很快脸上的表情也变了,他大步往前冲,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停下来,再次举起长刀指向李丢丢,只是那刀已经一点儿都不稳了,颤颤巍巍的像是风烛残年的老人。

“你说什么?”

中年男人眼睛里的血丝好像是一瞬间冒出来的,他用刀指着李丢丢嘶吼着说道:“他怎么可能会死?你一定是骗我的,那个王八蛋投靠了当官的,怎么会死!”

李丢丢沉默片刻后回答道:“我不是王大哥的人,他预料到自己会出事后委托我来这里取了银票给他家里人送过去,我是知道他死了之后离开冀州的......他,他死于官府的人内斗。”

中年男人愣在那,片刻之后开始疯狂的笑了起来,笑的前仰后合,手里的长刀握不住当的一声掉在地上,李丢丢第一次看到一个人笑的撕心裂肺。

笑了好久之后,那人蹲在地上抱头痛哭,又哭的撕心裂肺。

许久许久之后,那人不哭了,自言自语说了两个字。

“报应。”

李丢丢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在刚刚那一刻猜出来这个人是谁,这人只能是王黑闼那个结义兄弟宋封,他们两个当初结拜后一起聚众起义,经历过多少次生生死死,却因为银子分道扬镳。

“他死的活该。”

宋封咳嗽了几声后说道:“这种背信弃义的小人,又跑去给官府的人当狗,这就是下场,没有什么值得心疼的。”

李丢丢道:“可是你在心疼。”

“我没有!”

宋封一声暴喝,脸色瞬间又变回了原来的狰狞。

他想弯腰把刀捡起来,可是弯腰之后却有些控制不住似的扑倒在地,趴在地上的男人在那一刻像是个才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摔倒在地起不来眼神里都是无助。

李丢丢过去扶了他一下,宋封凶狠的抬头看向李丢丢:“你还敢过来?你不怕我杀了你?”

李丢丢摇头:“你杀不了我,你没有那个本事。”

宋封像是暴怒,挣扎起来就要跟李丢丢动手,李丢丢随便一拉一绊,宋封就又狠狠的摔倒在地上。

相对于王黑闼来说,宋封的武艺在李丢丢面前真的不值一提。

“聊几句吧。”

李丢丢看向趴在那失魂落魄的宋封说道:“我是受人之托,要忠人之事,王大哥让我把钱带给他家眷,如果这银子是你拿了的话,劳烦你还给我,我还要把事情做完。”

宋封坐起来,背靠着那矮墙,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李丢丢说道:“那样一个背信弃义之人,那样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居然还愿意冒险为他做事?!”

李丢丢回答道:“我见过王大哥的手下兄弟,他们没有一个人愿意离开王大哥而求生,在最危险的时候他们全都选择留下来,直到死,数百人一起死......如果王大哥真的是如你所说的那样背信弃义狼心狗肺,那几百个兄弟为什么要与他一起赴死?”

宋封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出口。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过节,你们曾经的关系又有多好。”

李丢丢认真的说道:“但我既然答应了王大哥的事就不会半途而废,我再问你一遍,银子是不是你拿了。”

“是!”

宋封咬着牙回答了一个字。

李丢丢伸出手:“那麻烦你给我。”

宋封没给,沉默了很久很久之后他忽然问了一句:“他......死的惨不惨?”

李丢丢回答:“身中二十几刀,我没见到,但是听说了。”

“二十几刀......”

宋封惨笑起来,自言自语似的说道:“他曾经为我挡过刀,三次......”

他看向李丢丢,犹豫了一下后示意道:“能不能坐下来和我聊一会儿?我想知道他在冀州城里过的怎么样。”

李丢丢挨着宋封坐下来后说道:“他在冀州城里过的怎么样且不说,你和他分开之后日子过的一定不好。”

宋封点了点头道:“他走之后,我一怒下令手下人追到冀州城去杀他,可是没有人愿意,那一刻我才明白过来,手下的人服他远比服我要强。”

他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只是那 时候我还没有醒悟过来自己做的有多错,把不听话的手下砍死了一个,那些兄弟们用看仇人一样的眼神看着我,他们一个一个的走了,说我变了......”

宋封抬起手使劲的搓了搓脸,因为太用力,看起来脸都变得畸形起来。

“队伍散了,我变成了孤家寡人......可是我却冷静下来,我想着他去投靠了官府的人下场一定不会好,如今这大楚官府里的人是人吗?不是啊,那都是一群披着人皮的豺狼。”

“所以我就想等着看,看他死的会有多惨,我又想报复他,当初他和我商量藏一笔钱的时候,是我说要把钱藏在这的,他拿走了我的钱,我就拿走他的。”

宋封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看向李丢丢的时候,眼神里都是悲伤。

“我们兄弟,这是怎么了......我拿了他的银子却并不开心,我也没有走,我只是想着如果他混不下去的话一定会来这取银子,到时候我就能报仇了,能狠狠的嘲笑他,你昨天来这的时候我就看到了,见不是他自己来的,其实我大概,大概......猜到了他已经不在人世。”

宋封再次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后看向李丢丢:“我知道,我这样的人已经不值得别人再信任,可我还是想请求你,把他家里人住在哪儿告诉我,我们当初发过誓的,如果我死了他照顾我家眷,他死了,我照顾他家眷。”

李丢丢摇了摇头。

宋封苦笑,他起身走到矮墙后边,拎着一个布包回来递给李丢丢:“这是他藏在这的银票,还有我剩下的所有钱,你都带走吧。”

李丢丢问:“那你呢,你的家眷呢?”

“我......没有家人了。”

宋封的眼泪再次流下来,这次没有歇斯底里的哭声,眼泪无声的流着,可是那悲伤却比撕心裂肺更让人觉得深重。

没有真的疼,没有这种泪。

“队伍散了,人心没了,只有家里人还陪着我,可是没几天我们就遇到了攻打唐县的叛军队伍,半路上休息的时候,我就是去河边给孩子打些水,回来的时候......都死了。”

在那一刻,李丢丢在宋封的眼睛里看到了死亡。

“都死了。”

宋封颤抖着说道:“我想去报仇,可是走到半路的时候忽然间想到,那些人做的事,不就是我这两年来一直都在做的事吗?我的妻儿被杀,我又杀了多少人的妻儿?都是报应。”

他看向李丢丢请求道:“如果......如果黑闼的老婆问起来我和黑闼,你别跟她说我们闹翻了,就说我和他一起死了,活着的人,总不能心里一点好东西都没有。”

说完后他朝着李丢丢俯身一拜:“谢谢你。”

李丢丢沉默了好久,然后问:“其实,你知道他妻儿住在哪儿,只是你自己不敢去对不对?既然银子是你提议藏在这的,那时候王大哥那么信任你,不可能不告诉你他妻儿去了什么地方。”

宋封的肩膀猛的颤抖了一下。

“是......我知道,当初就是我帮他想好的把家眷藏在什么地方,在涞湖县,你说的对......我只是不敢去,刚才我问你的时候,只是想听你说一句你和我一起去,那样的话我可能还有点勇气去面对她们......”

宋封摇了摇头:“可我不配。”

李丢丢问道:“你说话含含糊糊我没听清楚,刚刚你说想听一句什么?”

宋封道:“想听你说一句,我们一起去......我自己不......”

李丢丢道:“嗯,我们一起去。”

......

......

【订阅成绩不是很好,今日继续五更,求大家订阅支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