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六十六章 早晚都是我们的

不让江山 知白 8031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罗境迈步向前,李叱紧随其后,他们两个都很愿意,可是对面的郑恭如又怎么可能愿意过来。

“我不去!”

郑恭如在马背上喊着:“我是大将军要留下的人,我还要协助大将军攻破燕山营,他们若是杀了我的话,大将军也不会饶了你们!”

罗楼一个耳光又扇在他脸上:“你算个屁的东西,用你换回我家少将军,是你的荣誉。”

说完后伸手去抓郑恭如的衣领,郑恭如虽然被绑了双手,可他腿没有被绑着,见罗楼伸手过来,他立刻侧身下马,转身就往回跑。

然而他此时所在这个位置,又能跑到什么地方去。

跑到了街口就被堵在那,刚刚退出去的幽州军都在这等着呢,堵得严严实实。

后边的幽州军士一顿马鞭抽打下来,郑恭如挨了好几下,脸上都被抽出来血痕。

他本身武艺不俗,之前一直装着,眼见着一根马鞭又抽打下来,他竟是不顾疼,用脸去接,然后一口将马鞭咬住。

郑恭如奋力的往下拉拽,本意是想把那马背上的骑士拉下来,然后他上马夺路而走。

想法很清晰,思路很明确,执行的也很果决。

硬挨了一鞭子后也确实把马鞭咬住了,然而失算的是,他奋力一拉,那马背上的士兵居然松手了。

所以一屁股坐在地上的郑恭如楞了一下。

他这一愣神又刚刚挣扎起身的时候,罗楼已经过来,一把抓住郑恭如的衣服后领,又一脚踹在郑恭如的腿弯处,郑恭如扛不住,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罗楼不知道郑恭如武艺如何,还以为他只是情急之下的胡乱反抗。

尤其是郑恭如被他一脚踹跪下之后,不觉得郑恭如还能有什么余力反抗。

郑恭如跪在那却身子一转,然后一头顶撞在罗楼的胸口,罗楼向后踉跄,郑恭如紧跟上去,用嘴巴咬住罗楼腰畔横刀的刀柄。

这动作一气呵成,很快也很有效。

然而......他一人在数百人中,又不是只有罗楼一个人会动。

郑恭如撞了罗楼一下,后边的士兵已经冲上来,两个人扯着郑恭如的头发把他又拉回来,按在地上一顿拳打脚踢。

对面,罗境和李叱已经走过来了,看着郑恭如还在挨打,罗境又往后退了几步。

“有点快了。”

罗境低声说道。

李叱道:“用你交换他,他被打,按理说我也应该打你,这样才显得公平。”

罗境道:“那你来打。”

李叱笑了笑,一边说话一边跟着罗境往后退,这个操作,把对面幽州军的人都看懵了。

郑恭如被打的狼狈不堪,本来那脑袋就大,被打了好一会儿,脸肿起来,那脑袋就显得更大了些。

罗楼之前被常定岁咬了一口,常定岁已经战死他无从出气,于是就把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了郑恭如身上。

他分开手下,把郑恭如拽起来,左手揪着衣服领子,右手抡圆了朝着脸上扇,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爱打郑恭如的脸。

大概是因为目标却是够大,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

于是,郑恭如的脸就大上加大。

“嘿!”

还是罗境朝着那边喊了一声:“差不多得了,这还等着换人呢。”

李叱:“......”

罗楼连忙停手,说实话刚才打的确实有点过瘾,有那么一小段时间都忘了换人这事。

可也就是这么一想,罗楼随即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如果说之前少将军还被人掐着脖子,现在那人可根本就没有控制着少将军。

以少将军的武艺,此时出手的话,说不定就能反制对方。

然而他却发现少将军一点儿出 手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很迫切的在等待着交换人质的这个环节。

罗楼虽然发现了不对劲,但也不敢问。

他拖拽着鼻青脸肿的郑恭如走过来,一边走一边问罗境道:“少将军,你没事吧。”

罗境点了点头道:“莫要耽搁了,我还急着回去见父亲,你把人快点带过来。”

罗楼连忙加快脚步,郑恭如被拖到了李叱和罗境面前。

罗楼看向李叱怒道:“放人!”

李叱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负手而立的罗境,心说你这个家伙是真的瞎吗?你们少将军自己要是想回去的话,这会儿已经出城了。

“你......”

罗境低头看着郑恭如,忍不住咧了咧嘴:“你,怎么会这么丑?”

郑恭如此时也知道自己怕是凶多吉少,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朝着罗境就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

罗境什么反应,一侧头避开。

当时罗楼想的是,少将军这都能避开,刚才为什么不出手?又或者是自己跑回来也行啊。

罗境叹了口气,回头看向李叱问道:“我能打他吗?”

李叱回答道:“打。”

罗楼就更加的有些迷茫了。

这绝对不是正常的交换人质环节应该有的过程。

罗境看着郑恭如那张脸,丑到他都不想自己动手,于是对罗楼说道:“你再打会儿。”

罗楼立刻就一脚踹在郑恭如身上,把郑恭如踹翻之后,罗楼一脚一脚的朝着郑恭如的脸上踩。

刚才是朝着脸打,这会是朝着脸踩,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反正就想打那张脸。

又打了一会儿,罗境示意把郑恭如拉起来,郑恭如被打的吐血,被拽起来后摇摇晃晃的几乎站不稳了。

罗境问郑恭如道:“就是你劝虞朝宗出兵南下的?也是你在导致虞朝宗兵败之后又投降了的?”

郑恭如的眼睛都睁不开,只剩下一条缝隙,眼皮肿的好像紫茄子似的,嘴里也都是血,话已经说不出。

他不回答,罗境也不想再理会他,这样的人让他觉得恶心,哪怕是敌人,正面真刀真枪不遗余力的打,输了,罗境也不觉得他丢人。

可是这种两面三刀的小人,他只有恶心。

他拉了郑恭如一把:“你过去吧。”

郑恭如被拉的往前一冲,在罗境错身而过的瞬间,罗境忽然就忍不住了。

他胳膊抬起来勒住了郑恭如的脖子,脚一扫郑恭如的双腿,郑恭如整个人就飘了起来一样,身子在半空之中几乎与地面平行。

李叱在这一刻仿佛心领神会,两只手抓住了郑恭如的两个脚踝。

罗境一声暴喝,往前跨步。

李叱双脚发力往下,这脚下的石板应声而碎,双脚猛的往下一沉。

噗的一声!

郑恭如的人头被罗境硬生生拉拽下来。

血液喷洒,郑恭如尸首分离。

罗境一抬胳膊,郑恭如的人头就滚落在地,罗境低头看了一眼,然后迈步前行。

“咱们走吧。”

他只说了四个字,没有再对李叱说什么。

罗楼虽然有些茫然,但他对罗境的命令从不敢违抗,也不敢多问,跟上罗境离开。

李叱朝着罗境的背影抱拳。

罗境似乎是看到了似的,嘴角微微扬了扬,连打一场胜仗都不如此时得意。

李叱看了一眼郑恭如的尸体,心说这个一直想杀了自己的人到底是谁?

不过也没什么可在意的,管他是谁呢。

他转身跑回去,唐匹敌他们已经带着虞朝宗和剩下的几百人退走。

众人趁着幽 州军撤走豫州军没有上来,一口气跑回沈医堂后院,迅速进入地宫。

他们都进去之后,唐匹敌在门口等着李叱,远远看到那带着大白牙面罩的人跑过来,唐匹敌松了口气。

“知道他是谁了吗?”

唐匹敌问李叱。

李叱摇头:“不知道。”

唐匹敌道:“你怎么没问问。”

李叱道:“我是想问来着,罗境把他脑揪下来了,我问也没法问了。”

唐匹敌有些吃惊的问道:“脑袋揪下来了?”

李叱道:“对啊。”

唐匹敌道:“整个揪下来的?”

李叱:“半个不好揪吧。”

唐匹敌想了想,也对。

他对李叱说道:“你进这里看看虞朝宗情况,我回去咱们那边,地宫是从咱们那边隔开的,我回去之后先和大伙说一声,免得他们担心,然后我从咱们那边把地宫再打通。”

李叱应了一声道:“那你小心些。”

唐匹敌道:“外边的人应该都会尽量小心的不遇到我。”

李叱:“......”

唐匹敌转身离开,李叱进了地宫之后把封门放下来,此时豫州军还在城中四处搜寻,也许用不了多久幽州军也会全军进入冀州,天知道还会不会出乱子。

城外。

罗境看到了他父亲后连忙俯身:“拜见父亲。”

罗耿坐在战马上,眉眼带笑的看着罗境:“不愧是我的儿子,做的很好。”

罗境问道:“父亲为何不进冀州,又为何把豫州军放进去?此时夺冀州是最好时机。”

他回来的太着急,没有问过罗楼发生了什么,只想尽快见到他父亲,所以还不知道皇帝竟然已经到了。

罗耿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遍,罗境脸色随即变得难看起来。

片刻后,他对罗耿说道:“父亲,陛下这话说的有些飘忽,他若现在不封父亲为王,等他走了,父亲又带兵去了燕山,这封王的事岂不是要被耽搁?天长日久,谁知道会不会还有什么变故。”

罗耿叹道:“现在局势,不容我们有太多选择,武亲王大军就在城外,还有陛下的禁军,除此之外,刘里被陛下杀了,豫州军也已被陛下收服,咱们的兵力不足......”

罗境刚才本想说不如逼着皇帝现在就下旨,听完罗耿的话之后点了点头:“那就先暂时忍一忍,到时候且看陛下是派谁来接管冀州,他不给父亲封王,我们便再把冀州夺了就是,再抢了整个北境,到时候看那小皇帝,还有什么花样可耍。”

罗耿笑道:“为父也是如此考虑,此时谁还能守得住冀州?皇帝以为他最终赢了,冀州收归朝廷所有,可是他没人可用啊......”

他笑着说道:“如我所料不差,陛下会让将军于玮殷领豫州军镇守冀州,他才不会让于玮殷回到豫州去做什么节度使,把豫州军留在冀州,就不会让豫州再出意外,陛下不敢把豫州军放回去,之前对于玮殷说要封他为豫州节度使,不过是骗人罢了。”

罗境也笑了起来:“陛下以为他留下于玮殷能制衡父亲,靠豫州军与我幽州军对抗,异想天开。”

罗耿点头:“所以现在就顺着他,他若给我封王,我便再忍他一些时候,不封王......”

罗耿道:“境儿,皇帝若是不让你做不成世子,为父就让你做太子。”

罗境眼神一亮。

这是他的父亲,第一次如此清楚明白的表明了心迹。

父子俩对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

......

......

【实在抱歉,今天遇到了一些突发的事,以至于晚上八点才回到家里,急匆匆的码字,写完修改,就已经到现在了,实在对不起,也没能提前通知大家,实在事出突然又一直在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