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三十六章 止境【四】

不让江山 知白 766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所有最先出现的,都是铺垫。

所以当那个一袭青衫的人出现在面前的时候,李叱就知道序曲已过,正戏才开。

鸣鸿刃,出鞘。

一声龙吟。

方诸侯的眼睛睁大了一些......不是惊讶,也不是震撼,七八分平静之下的那些不平静,那更像是二三分的赞许。

刀落,不可一世。

这可能是李叱从练功以来,所劈出的最强一刀。

这样的刀法没办法用什么华美辞藻来形容,都是多余的,可若是只用一个快字,又似乎诠释不出这一刀的霸气。

当!

一声脆响,李叱这不可一世的刀,居然被拨开了。

而挡住这一刀的方诸侯眼神里的赞许之色更重了些,刚才有二三分,现在有五六分。

他淡淡的给出评价:“很强。”

李叱的手腕有些酸疼,刀身的震动让他手臂都一阵阵酥麻,让他吃惊的是对方破开他这一刀用的居然是看起来极为轻灵的一剑。

剑在最合理的位置敲击了一下,就让李叱的刀势不得不偏离出去,这不可一世的刀势就宣泄在地上。

李叱身前,地面上出现一条笔直的刀痕。

再看时,方诸侯手里多了一把长剑,剑造型古朴,没有什么刺眼夺目的光彩,但它就是那样完美,不管是多苛刻的人在看到这样一柄剑的时候,都会觉得它完美。

长,宽,造型,分量,还有不露锋芒的锋芒。

李叱也在吃惊,以他的鸣鸿刃之强居然没有将那剑震断,就算是没有直接砍中,那剑也该断了才对。

岑蒹葭把鸣鸿刃交给李叱后不久,李叱回到廷尉府里,在好奇的心态和败家的心态驱使下,用了刀剑斧三种兵器试刀。

把鸣鸿刃固定在桌子上,刀刃向上。

他取了一把大楚府兵的百炼刀往下劈砍,才一接触,百炼横刀就断开了。

又用一把以前抢到的长剑来试,是一把颇有些名气的宝剑,比百炼刀断的一点儿都不慢。

他又找来了一把大斧来试,一斧落下,斧子居然也断开了。

是的,李叱就是这么败家。

这种事再换一个人都未必能干出来,用刀剑来试他的刀也就罢了,还用大斧子来砍。

正因为如此,李叱才确定对方手里的剑有多强。

“好剑。”

李叱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确实是好剑。”

方诸侯道:“你想知道这剑的名字吗?”

李叱好奇的问道:“你不急着动手吗?”

方诸侯往四周看了看,已经有大量的廷尉军出现,无数的长弓连弩都已经瞄准过来。

可他不急。

“剑有个很好听的名字。”

方诸侯道:“你知道楚皇有三把名剑吗?”

李叱点头:“出行配承天,传国为帝运,征战靠......”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方诸侯已经接过话去:“嗯,这就是破甲剑。”

方诸侯道:“你的刀有霸天下的气势,可你自己还没有霸天下的气势,你明白吗?”

李叱一怔,这人是来杀他的?

方诸侯道:“你所差的是你对自己的不信任,你得到了一把好刀所以觉得自己变强了,你很开心,但这并不值得开心,你知道你的刀有天下无敌的气势,可你自己却不认为自己天下无敌,只有弱者,才会借器而壮胆。”

李叱眼睛微微眯起来。

方诸侯长剑抬起:“我是杀你来的,如果不动手,我身体里流着的血脉不答应,如果动手,我身体里的良心不答应,有人以为可以靠骗我来杀你,他很可怜,以为自己骗到了。”

李叱懂了:“你是大楚皇族的人。”

方诸侯道:“我教你如何挡我,若你可挡我,那自然是我杀不了你。”

他看向李叱道:“刀是器,是器借人力,而非人借器力,再好的器也没有力,你挥刀,胳膊上的力气是你的,刀上的力气还是你的,你曾与黑武人交手,可曾听说过黑武剑门的运剑之术吗?”

李叱点头:“听说过,人可运剑,剑也可带人。”

方诸侯道:“黑武人都悟到了的东西,你也应该能悟到,你只要记住,刀劲是你的劲,而不是器的力,同样的一本刀谱,有的人练了就天下无敌,有的人练了就寻常无奇,是刀谱的问题吗?”

李叱摇头。

方诸侯道:“合理用力,越会合理用力的人就越强。”

他看向李叱:“十息我后要杀你。”

李叱嗯了一声,没有去想方诸侯之前的那些话,而是只想那四个字......合理用力。

方诸侯看着李叱沉思的样子,语气很平和的说道:“最强的力就在人身体之内,若你向一点发力的时候,肉身之力可用三成就有千斤,合理不合理,在于你对肉身之力的了解多少,你觉得你握刀腕力强就更强?错了,只懂得发挥腕力,反而阻碍了你手臂之力,你还没有想过,是你的手腕阻止了你胳膊的全部力量......”

他说话的语气平和,但是语速并不慢。

说完之后,十息的时间已过。

“我要出手了。”

方诸侯长剑指向李叱,李叱缓缓吐息:“来!”

方诸侯跨步向前,李叱的眼睛立刻就眯了起来,没有格挡没有避让,而是一刀劈向方诸侯。

方诸侯的剑明明已经那么快了,在李叱以往的认知中,这样的速度之下,不可能有人把剑马上停住。

可是方诸侯停住了,他的长剑在骤然停在半空,然后转了一个方向点在了李叱的鸣鸿刃上。

看起来还是那样轻轻的点了一下,可是李叱的刀居然握不住,五指攥不住刀柄,刀欲脱手而出。

李叱瞬间就想到了刚才那青衫客说的话,刀上的力也是你的力,合理用力不仅仅是你自身内的力量,你用出去的力量再用回来,也是合理。

李叱双脚忽然拔地而起,顺着长刀飞出去的力量人离开地面,在这一瞬间,他脑海里像是亮了一下。

拧腰身,力到肩,肩带臂......

鸣鸿刃一扫而出。

方诸侯的眼睛骤然睁大。

他没有用破甲剑直接格挡这一刀,因为他确定这一刀的威势,破甲剑都可能会被斩断。

他将长剑往前点了出去,剑尖居然精准无比的点在鸣鸿刃的刀锋上。

剑尖对刀锋。

叮的一声......

方诸侯的脚在地上滑出去,鞋底在地面上摩擦出声,人已经在六尺之外。

这一刻,方诸侯眼神里的赞许已经不只是五六分,而是十分。

他只给李叱十息的时间,在这十息之内他也只说了那一番话来解释何为合理。

“多谢先生。”

李叱抱拳。

就算是神仙都想不到,要来杀他的人并不会杀他,也不是那个圣刀门的门主,而是一个杨家皇族的人。

而这个人在武功上的造诣和已经达到的高度,就是李叱心目中的武技之止境。

“知道为什么我不杀你吗?”

方诸侯问。

李叱摇头。

方诸侯道:“那你知道为什么陛下非要杀你吗?”

李叱这次点了点头。

天下反叛大楚的人那么多,比李叱势大的人也不只是李兄虎和杨玄机,可为什么楚皇杨竞非要杀李叱?

方诸侯道:“非要杀你的原因,就是我不能杀你的答案,中原已经这样,这不是一个大楚皇族的灾难,这是整个中原民族的灾难,我可以做一个背叛家族的人,却不能做一个背叛民族的人,身为皇族我有一万种理由杀你,身为中原人,你不争天下去戍边抵御黑武的时候,我就已经没有任何理由杀你了。”

方诸侯转身,带着他的破甲剑离开。

李叱抬起手摆了摆,示意手下人不要阻拦。

“先生叫什么名字?”

李叱问。

方诸侯的脚步一停,他本姓杨,是当今大楚皇帝杨竞的亲叔叔,可他却改姓方,因为他的母亲姓方。

为了纪念母亲他改了姓氏,可是他知道,在自己转身就走没有杀李叱的那一刻,大楚完了。

“我姓楚。”

方诸侯身形一闪,人已经在数丈之外。

李叱看着那人消失不见,心里有些难以平静......大楚皇族的人不姓杨,却说自己姓楚......

这是一个皇族之人的放弃,也是一个皇族之人对曾经辉煌的纪念。

或许正是因为他是一个如此通透的人,他才能有武技止境的高度。

但是他的后人呢?

他如果有后人的话,知道曾是大楚皇族身份,会如他一样通透吗?

就在这时候,有人从远处飞掠过来,是武先生身边的那个小书童。

见到李叱后急切的喊道:“主公,夫人派我回来请主公速去松鹤楼,夫人已经赶过去了。”

李叱眼神一凛。

曹猎在松鹤楼,岑笑笑在,还有曹猎身边那支忠心耿耿的死士队伍。

武先生和叶先生去了松鹤楼,连武夫人都赶过去了。

松鹤楼里......

老张真人看向李叱,眼神里已经有些担忧,他看着李叱说道:“是另一个......止境。”

松鹤楼。

门主站在一楼正中,眼神睥睨的看了看四周的人。

武先生和叶先生已经在了,可是他依然没有什么态度上的变化。

世间万物,不入他目。

曹猎就倒在他身后,没有死,被他一掌震晕了过去,岑笑笑也在,也一样的晕了过去。

他不杀这两人,是因为他还在等宁王来。

世人说,宁王仁义道德,在宁王眼中,亲人和兄弟的分量要超过江山的分量。

所以只要这两个人不死,宁王李叱就一定会进松鹤楼。

他没有再看武先生和叶先生,也没有再看刚刚赶到的那个貌美少妇,他只是看着他手里的惊谪刀。

在三丈之外,小张真人靠坐在那,嘴角的血还在不停的往外溢出来,而他的脸色则白的吓人。

他在没有来之前,还坚信都在一之内的人,还能有多大差距?

他来了之后才明白自己真的错了。

一下也好,一中也罢。

止境之下,皆为蝼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