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四十一章 我天生就是为你们拼命的人

不让江山 知白 778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江湖之大,无法想象。

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人觉得自己在江湖之上,且因为在江湖之上而沾沾自喜。

可是却不知在江湖最上面被人能看到的,永远都不是真正的江湖强者。

江湖之可怕不在于水面之上,而在于江湖之深。

李叱站在院子里思考这些的时候,不得不在反思,自己这些日子以来是不是有些过于自负。

不管是在武艺,思谋,还是在其他任何方面,李叱都觉得自己已经很强。

此时才想起来自己在小时候就明白的一个道理,只是长大了后却逐渐忘记了。

战阵是战阵,江湖是江湖。

“你在想什么?”

高希宁问李叱。

声音很轻,似乎是怕吓着在沉思之中的李叱。

李叱回头看了高希宁一眼,语气有些低沉的回答:“他连刀都没用。”

高希宁知道李叱说的他是哪个人,也知道李叱为什么会有这句话。

那个人是圣刀门的人,李叱在离开之前听到了那些门人喊那个人为小师叔。

李叱之前在甘道德的书房里找到的秘密之中,就有圣刀门的人一份名单。

李叱还记得那个名字,小师叔见离。

作为圣刀门门主的师弟,刀法必然很强,而一个门派的被称之为小师叔而且地位很高的人,最起码能表示出两个意思。

其一是这个人的武功之高,连门主都有几分忌惮,不敢轻易的得罪太狠。

其二是小师叔这种身份,是他师父的关门弟子,最后一个弟子往往最得宠也得传授最多。

那份名单上提到的门主一辈的人只有两个,门主本人和小师叔,剩下的都是门人弟子辈分。

以圣刀门的规模,门主难道只有他们师兄弟两个?

门主的其他同辈呢?

这个推测,就是李叱觉得连圣刀门的门主都有些惧怕忌惮他这个小师弟的原因。

作为圣刀门老门主的关门弟子,现任门主忌惮的人,刀法必然超绝。

但他打伤澹台压境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用刀。

高希宁轻声劝道:“你不能什么事都归咎于自己,你也不能什么事都要那样对比,你在谋略上要和最强的人比,你在领兵上要和最强的人比,你在武功上还要和最强的人比,他们都是用绝大部分时间来攻一件事,尚且有强弱之分,而你......”

李叱看向高希宁,打断他的话:“因为我不能输。”

越是往后走,越是不能输。

在以前的时候李叱还有输的机会,输了可以再来,但如今每一次输都可能是不可估量的损失,也许是失去最亲近的朋友兄弟。

“而且......我没有看到他出手。”

李叱又喃喃自语了一句。

他看到了那个王府中的黑衣人出手,所以这个黑衣人不可能再有第二次机会。

李叱知道高希宁的担心,他笑了笑道:“我看过的,便无人是我对手。”

他往前探了探身子,在高希宁耳边轻声说道:“这话,我连老唐都没有告诉过。”

高希宁立刻就感觉到了李叱这句话背后的含义,她马上伸出手拉住李叱的衣袖,摇头道:“不行,不能去。”

李叱笑了笑道:“我现在的位置,需要我去看清每一件事,每一个人,圣刀门的人来了,这是变数,我没把握确定离间之计能否成功,也没把握确定在我们准备动手的时候,这个小师叔不会帮甘道德。”

他迈步走到高希宁身前,抱了抱她:“以后这样的情况还会很多,你不 用担心......因为我是李叱,叱咤风云的李叱。”

说完后,他抬起手在高希宁的脑袋上揉了揉:“准备好宵夜,我回来可能会饿。”

高希宁重重的点了点头。

当夜,李叱独自一人离开住处,朝着那家客栈前行。

李叱说,我没有看到他出手。

所以他必须去看一看,不然的话,下一次的接触就可能是意外发生的时候。

李叱之前站在院子里反思,最近这段时间自己是不是过于自负了些。

答案是......没有。

此时此刻,在王府中。

归元术他们自然不可能知道李叱已经朝着客栈出发,但他们已经知道了李叱计划遇到阻碍的事。

李叱派人想办法通知他小心一些,圣刀门的高手到了,而且出手就打伤了澹台压境。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宁王和其他人不一样。”

郑顺顺坐在那,自言自语似的说道:“就拿我们的大楚皇帝陛下和宁王比,大概......皇帝陛下看我们每一个人,想的都是你们就该为我拼命,而宁王看他身边的每一个人,想的是......我就该为你们拼命。”

这句话,让归元术脸色微微变了变,因为他因为这句话想到了什么。

“不好。”

归元术猛的站起来:“咱们收拾一下,准备出门。”

丁满立刻问道:“咱们去做什么?”

归元术道:“那个圣刀门的小师叔太强,宁王一定会担心计划出意外,担心我们出意外,所以他一定会自己去找那个小师叔......”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他们收拾需要的东西准备出门,刚要行动的时候,门外忽然有人到了。

“归大人,大王召见。”

门外的人声音似乎也有些急,所以也没有什么可商量的余地。

“请归大人快一些,大王就在书房等候。”

归元术回头看了看手下人,用极低的声音吩咐一声:“等我回来,我会尽快脱身。”

四个人应了一声,看着归元术出门而去。

书房。

甘道德正在发呆,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是从昨天夜里到现在,那种无边的恐惧依然笼罩着他。

他眼睁睁的看着虎隐被杀,而杀虎隐的,就是那把虎隐视之为生命的夫子圣刀。

看到归元术进来,甘道德这才缓过神。

“请坐。”

他指了指面前的位子。

归元术假意很恭敬的行礼,然后问道:“大王这么晚召见臣下,不知是有什么要紧事?”

甘道德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口。

两个人就这样陷入了沉默之中,而归元术则心急如焚,他猜测宁王今夜会去那家客栈,那是万分凶险的事,他必须尽快脱身。

“大王......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归元术又问了一句。

甘道德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后,抬头看向归元术:“如果......我是说如果,我率领青州军马去京州的话,陛下会怎么对待我?”

归元术听到这句话心里一震。

甘道德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说出这种话来?

他如今在青州是最大的王,在青州这里,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他就是主宰一样的存在。

可他去了京州呢?到了京州就会变成皇帝的一把刀,那些贵族的一条狗。

甘道德就算再傻也不可 能会这么选,但是他问了,就证明他是认真的在考虑这样做。

“大王......”

归元术不打算耽误时间,所以直接说道:“若是我以大楚皇帝陛下的臣子身份来说,大王自然应该去京州,率军拱卫都城保护陛下。”

他看着甘道德的眼睛继续说道:“若是以大王的臣下,或者......大王的朋友身份来劝,那就不该去。”

甘道德点了点头,谢意的看了归元术一眼,他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想不到我拥兵数十万,战将上百人,其中还有五虎将......能跟我推心置腹的,却是你这样一个本该是外人的人。”

归元术哪里有时间听他说这些废话,只想着找个什么借口尽快离开。

“可我真的想去京州。”

甘道德甚至是带着恳求语气的对归元术说道:“所以我得提前放你们回大兴城,归大人见到陛下,就说我绝无不臣之心,我真的是想去京州护卫都城,你说好之后,派人送信给我,请皇帝陛下分化出地域交给我布防。”

归元术此时脑海里千回百转,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甘道德要跑。

他哪里知道,甘道德这次真的被吓到了,虎隐的武功不在甘道德之下,在他师叔面前却连还手的余力都没有。

“好,臣下现在就回去先给陛下写奏折,臣下告退。”

归元术立刻站起来俯身一拜,转身就要走。

“你不问问为什么?无论如何,我这样的选择你都该觉得好奇才对。”

甘道德问他。

归元术心里骂了一句,我问尼玛的为什么!

与此同时。

那家客栈外边,一身黑衣的李叱出现在客栈正门外的大街上,他没有再去后院,也没有遮挡身形。

他就那么站在客栈门外大概几丈远的地方,把那张精钢打造的夜叉面具缓缓的戴好。

再往前走几步远就到灯光之下,他深呼吸,然后迈步向前。

黑暗中,一刀飞来。

李叱没有闪避,像是早就已经看准了,一伸手就把侧面飞来的长刀抓住,抖手一拉,黑暗中的人就被直接拽了出来。

那人像是被拉回来的风筝一样飘到李叱身前,李叱的左手抬起来,掐住那黑衣人的脖子,五指发力一扭,那人的脖子随即断了。

李叱松开手,尸体摔落在地。

无数暗器飞来,李叱却根本不理会,暗器打在他身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然后坠落在地。

有两枚暗器打在李叱的夜叉面甲上,擦出来的火星就在他眼睛旁边闪烁。

他依然那样迈步向前,走到灯光照耀之下才停住,然后抬头看向客栈高处。

二楼。

南兰看到那黑衣人停在门口,他心里的怒意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这是在挑衅,他以为是在挑衅他!

南兰一伸手抓起他放在旁边的长刀,身形展开,从二楼飞掠下来,落在李叱面前,两人相距大概连一丈都没有。

“昨夜来了许多,今夜只来了你一个?”

南兰怒问。

李叱却根本就没有看他,依然抬着头,看向客栈高处。

三楼窗口,圣刀门小师叔元见离负手而立,站在那看着那个看他的黑衣人。

这一刻,元见离自然清楚,那人就是朝他来的,只是朝他来的。

而南兰被李叱如此轻视,本就骄傲自负的他如何能受得了?

一声犹如龙吟般的铮鸣出现,南兰的长刀出鞘,朝着李叱一刀斩落!

他的刀也是一把好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