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一十五章 守护

不让江山 知白 614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长孙无忧看着她的父亲,在那一刻,她不知道自己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

“山河印需要我一个态度。”

她的父亲只说了两句话,这是第一句。

第二句话是......

“我很在乎你,但我不能因为你而让家族陷入绝境。”

说完这两句话后,长孙无忧的父亲转身回到马车上。

站在这,长孙无忧觉得不仅仅自己已经死了,天也塌了。

“你看。”

锦衣公子微笑着说道:“每个人都要摆正自己的位置,如果摆不正,就会出大事。”

他看着长孙无忧的眼睛说道:“我说过不想杀你,但是因为你却会死很多人,人犯错就一定要有代价。”

他起身离开座位,那个身材妙曼的年轻女子为他把车门拉开。

上车之前,锦衣公子回头看了一眼:“你们试着往外冲,也许能冲出去。”

长孙无忧忽然嘶吼道:“你为什么不现在就杀了我!”

锦衣公子看着她很认真的说道:“当着一位父亲杀死他的女儿,是很残忍的一件事。”

他摇头:“对不起,我做不到。”

然后他登上马车。

那八个身穿深蓝色衣服的人开始往前迈步。

虽然山庄里的很多人都被迷倒,可依然还有至少六七十人在。

这些人都是江湖上的悍勇之辈,此时就算不为了长孙无忧,为了他们自己要活下去,也会拼命。

“少主!”

裴朗大步走到长孙无忧身边:“我带你冲出去。”

长孙无忧抬头看着这个大个子,那张脸上写满了担忧。

“裴朗,你走吧,不用管我了。”

“我不管你可怎么行?”

“我父亲已经不要我了,你还管我有什么用?你又凭什么管我?”

“我......”

裴朗不善言谈,也不善表达,一伸手掐着长孙无忧的细腰把她放在自己肩膀上。

“少主,抓稳。”

说完后他朝着后院大步冲出去。

“喂!”

在这时候,褚绪朝着马车里喊了一声:“我是被雇佣来的,我很有本事,我可以继续被你雇佣。”

马车车窗打开,那锦衣公子微笑着说道:“那让我看看。”

“好!”

褚绪一转身朝着裴朗追了出去。

马车里。

“伯伯,你在山河印的地位不会动摇,这是门主答应的事,你能大义灭亲,门主很欣慰。”

锦衣公子缓缓吐出一口气:“难为你了。”

长孙无忧的父亲看了他一眼,然后就闭上眼睛:“其实你本不必如此残忍,非要让我亲自来。”

锦衣公子笑道:“门主说,事有始终,应该让伯伯亲眼看看的好。”

后院那边,裴朗正在大步狂奔,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裴朗一回头,就看到四个蓝袍已经追到近处。

这四个人动作奇快,疾掠之际,犹如鹰隼。

“中!”

其中一个蓝袍低呼一声,手中一条铁索飞爪飞出来,直奔裴朗的大腿。

裴朗目标太大,动作显得不太灵活。

飞爪来势奇快,噗的一声抓在他大腿上,后边的蓝袍一看中了,立刻双手抓住铁索,双脚踏地。

刺啦一声,裴朗的裤子被拽开,他大腿上也被撕扯下来一块血肉。

可是他却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大腿上淌着血继续往前跑。

“中!”

第二个蓝袍高高跃起,手里的飞爪朝着长孙无忧飞来。

裴朗看到,一把将长孙无忧从自己肩膀上抱下来,那飞爪就扣住了他的肩膀。

几根铁爪瞬间刺入血肉,疼的裴朗一皱眉。

蓝袍落地,双脚踏地急刹,裴朗的肩膀被拉的往后偏,而蓝袍的双脚在地上都搓出来两道痕迹。

“中!”

“中!”

“中!”

另外三个蓝袍,同时将飞爪朝着裴朗掷过来,其中一个飞爪扣住了裴朗的另外一边肩膀。

另外两个飞爪,一个扣住了他的肋部,还有一个在大腿。

四个蓝袍同时发力。

四个人一声暴喝,四条锁链立刻就绷成了直线。

裴朗再强壮,剧痛之下也被拉的停下来。

四个蓝袍见裴朗停住,四人动作一模一样,几乎同时将袍子撩起来,从腰畔摘下连弩。

裴朗回头看到了他们的动作,他眼睛骤然睁大。

下一息,裴朗一把抱住长孙无忧然后蹲下来。

他粗壮的双臂好像两道铁闸锁住,可是却没有勒紧长孙无忧,每一条肌肉都在小心翼翼。

他环抱着这个他觉得自己一辈子也得不到,甚至永远也配不上的女人。

他是那样那样的爱她,可是却从来都没有奢求过,自己有朝一日能这样抱住她。

他身后,无数弩箭激射而来。

裴朗就这样蹲着,抱着,一动不动。

他的后背上,弩箭一支一支打进去,没多久,他的整个后背都被血泡透。

长孙无忧看着他那张脸,每一下皱眉,都是有一支弩箭打进他的身体之中。

“少主不怕,没事的。”

裴朗看到长孙无忧落泪,哪里还顾得上自己的疼。

他那只巨大的粗粝的手抬起来,在长孙无忧的脸上轻轻的擦了擦。

这,是他从来都不敢想象的事。

这,也只是他下意识的反应。

“裴朗......你疼不疼。”

“裴朗不疼。”

裴朗咧开嘴傻笑。

“少主放心,裴朗会把你带出去的。”

裴朗说完这句话之后,他感觉到背后的连弩停了下来,于是他猛的起身。

在这一瞬间,一把匕首刺进了他的肋部。

裴朗疼的哼了一声。

然后一把掐住了那个蓝袍的脖子,他巨大手掌朝着那蓝袍的脸上拍了一下......

砰地一声,那蓝袍的脸都被拍炸开一样。

“站在我身后。”

裴朗喊了一声。

他注意到那几个蓝袍的锁链,都连在他们腰上,应该是防备松脱。

然后他又看了看自己手里抓着的这个蓝袍,片刻后,他嘴角勾起一抹狰狞的笑。

裴朗将这个蓝袍扔了出去,两只手抓着锁链,把人当做飞锤使用。

剩下的三个蓝袍被逼迫的不断后撤。

可是他们撤不走,因为他们的飞爪还在裴朗身上扣着呢。

裴朗不断的转圈,锁链在他身上缠绕的越来越多,那三个人被他拉的也越来越近。

因为要闪躲那具转圈的尸体,三名蓝袍连把锁链从自己腰畔解开的时间都没有。

终于,三个人距离裴朗已经很近。

裴朗一松手,那尸体摔在地上。

他两只大手伸出去,一手一个抓向两名蓝袍的脖子。

那两个人被绕的有些晕,可还是出手如电。

两个的人短刀同时刺处,也同时刺穿了裴朗的手掌。

可是裴朗好像不怕疼一样,手一攥,把那两个蓝袍的手攥住。

一发力,两声脆响,两只手的腕骨都断了。

他松开手,两臂张开,然后重重的一拍手......

短刀还在他掌心插着,但他不在乎。

砰地一声,两掌拍在两个蓝袍的脑袋上,然后两颗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