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四十八章 两小无猜一大傻

不让江山 知白 710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羽亲王殿下亲自到了教习小食堂那边去请教食堂师傅们饭菜做法,以他的身份,自然不会有谁阻拦,倒是把那些食堂师傅吓着了,一个个脸色惶恐不安。

夏侯琢很开心,他这样的人对他父亲说两三句狠话,便是最后的骄傲和自尊,也是他对亲人狠厉的极限。

可实际上,在他父亲面前,他的伪装并不好。

身份带来了诸多便利,别人苦求都办不到的事,亲王一言就可轻松做到。

比如夏侯琢说他想看父亲做饭是什么样子,而羽亲王觉得夏侯琢现在身上有伤,进厨房会被油烟呛着,所以问了一句能不能把炊具之类的东西搬到燕青之的小院里。

他问一句,哪有人会说不行的。

于是小厨房那边的人全都忙活起来,锅碗瓢盆油盐酱醋,一股脑的往燕青之的小院里搬,还用最短的时间搭起来一个土灶,大铁锅已经刷的干干净净。

燕青之和李丢丢拎着修好的木桶回来,看到小院里这热闹的样子两个人都懵了一下。

“我的菜!”

燕青之脸色大变,冲回小院里后才松了口气,虽然人多,好在人们都刻意避开他种的菜苗,不然的话这乱七八糟的,早就被踩没了。

燕青之长长的松了口气,看向夏侯琢,夏侯琢朝着他微笑着说了三个字。

“不客气。”

燕青之一笑,想着原来是他帮忙守着。

夏侯琢一脸你该怎么谢我的表情,虽然没说话,可是眼神里已经足够表达清楚了,燕青之回了一个你要是不来有这屁事的眼神,夏侯琢随即把邪恶的手伸向了他身边稚嫩的幼苗。

“住手!”

燕青之看了看那菜苗:“苗在人在,苗亡你亡。”

夏侯琢的手还是伸了出去,不过是从地上捡起来一个小土块,用很娘的姿势打在燕青之身上,用很娘的语气说了一声讨厌。

燕青之打了个寒颤......

在一边的李丢丢看到这一幕后都惊了,自言自语似的说道:“这才睡了先生床一晚,他怎么就这样了?”

所有人的视线都因为这句话而看过来,夏侯琢和燕青之同时朝着李丢丢走过去,李丢丢转身就跑,在那一刻仿若飞升成了神话故事里的陆地剑仙,如贴地飞行一样。

羽亲王在燕青之那小院里学习怎么做菜,高院长也要在一边陪着,还得夸着,比哄孩子还累。

李丢丢不喜欢这样的场面,借机逃离小院后就到了树林那边,果然看到高希宁坐在那边矮墙上,如以往一样晃着那两条小长腿,一边的腮帮子鼓鼓的,也不知道嘴里有什么东西。

“你在吃什么?”

李丢丢过去问。

高希宁张开嘴给他看了看:“硬糖,可甜。”

她从腰畔挂着的可爱至极的小荷包里取出来两块递给李丢丢,李丢丢打开糖纸看了看,瞧着黑了吧唧的,放进嘴里后一股特别浓厚的蔗糖味道就溢了出来。

“甜吧。”

高希宁一脸小得意:“我自己做的。”

李丢丢道:“这么厉害?”

“嗯啊,看书学来的。”

高希宁问:“你要不要学?”

她看向燕青之小院那边:“大人们应该要好一阵子都没空理咱们,要不我教你做硬糖?”

李丢丢道:“还是先把功课补上吧。”

高希宁从矮墙上跳 下来,拉了李丢丢一把:“不,就要教你做硬糖,教会了你,你就能用这个去哄骗小姑娘了,相信我,小姑娘都喜欢糖。”

李丢丢:“......”

高希宁不由分说的拉着李丢丢跑回她家,翻找出来她做硬糖的原料,一边准备一边说道:“先要熬,熬出来后放在阴凉里,但是一开始会很软,所以需要一个小模具放进去等着变硬,在模具里边刷上薄薄的一层油,这样就不会粘在模具上了。”

李丢丢一脸好厉害的表情,他问:“这些都是你自学的?”

“对啊。”

高希宁挑了挑柳眉:“夸我。”

李丢丢道:“为了吃你真是煞费苦心。”

高希宁:“哼!”

李丢丢嘿嘿笑了笑:“你等我一下啊。”

他转身跑出去,也不知道干嘛去了,高希宁就蹲在阴凉处看着那模具里的糖等着它变硬,没多久,李丢丢跑回来,手里拿着几根已经半干的燕竹。

“刚跑回去拿的。”

李丢丢坐下来,用小刀把竹子剖开,然后切成一根一根很细的如同牙签一样的小竹棍,他只有左手方便,所以做的比较慢,高希宁不知道他要干嘛,也取了一把小刀过来学着他的样子削。

削了几十根,李丢丢让高希宁拿去清洗干净,然后把这些小竹棍插进模具里的糖中。

李丢丢笑道:“这样就方便了,可以拿着吃。”

高希宁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因为这一件小事竟然对李丢丢有几分崇拜起来。

两个人等着糖变硬的时候就在院子里学武,李丢丢耐心的教,高希宁认真的学,虽然她练的不怎么样,可是却能说的头头是道。

这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李丢丢教她的那些招式,她练两次就能说出这招式的威力作用甚至弊端,给李丢丢的启示都不小,偏偏她练就不好看,动作很别扭。

好一会儿后,两个人跑过去看那些糖,发现已经硬实起来,高希宁拿着小竹棍举起来看,这糖还是原来的糖,可是为什么加了一根小竹棍后就变得可爱起来了呢。

两个人动手把油纸剪开成小的四方片,一块一块的把糖果包起来。

高希宁看到李丢丢蹲在那若有所思,她用肩膀撞了撞李丢丢的肩膀问道:“想什么呢?”

李丢丢道:“这个能不能卖钱?”

高希宁怔住:“你给我做的,你要卖了吗?”

李丢丢道:“我们可以再做啊。”

这女孩子的心思就是这般翻云覆雨变幻无穷,李丢丢说要把那些糖果卖了去,她就觉得不舒服,不开心,觉得这是两个人合力做的,当然也算是李丢丢送给她的礼物,怎么能卖了呢?

可是一说要做新的去卖,她就觉得那无所谓。

“天气热,不好存,怎么办?”

高希宁问。

李丢丢想了想道:“用油纸包起来封好,找一个水桶一个水盆,糖放在水盆里,把水盆漂浮在水桶上,再置于阴凉处,应该差不多。”

两个人动手,到中午的时候又熬了一小锅糖出来,放进模具,然后把小竹棍插进去,再放进水里,冷却的速度就变得快了起来。

正忙活着,夏侯琢溜达过来喊他俩过去吃饭,他爹亲手做的饭菜,他虽然已经十七八岁,可还是忍不住有一些淡淡的炫耀之心。

“你们做的这是什么?”

夏侯琢好奇的问。

李丢丢回答:“糖果 啊。”

夏侯琢看着这糖果的造型很奇怪,捏了一根举起来对着阳光看,觉得有点意思。

“我们打算拿出去卖,看看能不能赚到钱。”

小高希宁一脸的希冀和得意。

夏侯琢道:“你们打算卖多少钱一根?算成本了吗?”

“成本......”

李丢丢和高希宁对视了一眼,都忘了这事,连高希宁都不知道原料费是多少钱,这些东西都是他爷爷让人买来的,反正是给她玩,她爷爷不在意,她自然也不在意。

夏侯琢道:“下午无事的时候,我和你们出去走走看看,问问清楚就行了,反正一个田假有月余时间,闲着也是闲着,就当是玩了。”

他仔仔细细的看了看这糖说道:“是不是款式太单调了,只有这一种,你看大街上卖糖果的货郎,打开箱子,里边的糖果五颜六色很漂亮,还有各种形状,你们这个不占优势。”

他想了想说道:“但是可以这样卖。”

他把一颗糖放在一边:“假如这一颗糖卖十个制钱,那么......”

他拿了两个糖球,中间夹了一根小竹棍说道:“这就是加量的,卖十八个制钱,或者十六个,人们会觉得只是少了一根小竹棍,却少了好几个制钱,他们占了便宜,因为竹棍不值钱啊。”

李丢丢道:“好是好,可是这造型怎么看着有些许别扭?”

夏侯琢一怔,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摆的,然后表情就变得精彩起来。

好在高希宁不懂。

高希宁在想的是另外一个问题:“这糖果总得取个名字吧,叫什么?”

夏侯琢完全没有醒悟到自己和这两个小家伙认真商量事情的时候真的变幼稚了,根本就没有去想,反而跟着融入进去。

他回答道:“要不然叫竹糖?”

李丢丢道:“名字还行。”

高希宁指了指两颗糖球那个:“这个就叫竹竹糖?”

李丢丢道:“谐音不好听。”

夏侯琢道:“那就叫棍糖,棍棍糖,或者你看形状像是个大锤,叫大锤糖,锤子糖,咱们出去就卖个锤子糖......”

高希宁道:“棒棒糖!”

李丢丢:“幼稚!”

夏侯琢道:“女孩子家家的名字,听着娘。”

高希宁哼了一声:“我说叫什么就叫什么,我的糖我说了算!”

夏侯琢认真的说道:“确实有些娘里娘气的,棒棒糖,多幼稚的名字......还是叫大锤糖好一些,钢铁大锤糖!”

李丢丢道:“虽然你说的对,但是听她的吧。”

夏侯琢笑起来道:“你们俩说了算。”

他起身说道:“先去吃饭吧,看你们俩这样子好像卖这糖就能日入万贯,不久之后就能暴富了一样,不是我打击你们,如果你们这个棒棒糖卖的好算我输,你们可以提一个条件,只要我能力范围之内的,我都答应。”

高希宁嘴角一扬:“你说的,不许反悔。”

夏侯琢道:“反悔?我夏侯琢的命里就没有反悔这两个字,还棒棒糖,哈哈哈哈.......棒棒个锤子啊......哈哈哈哈。”

【昨日两更是有正经理由的,我可以解释,少一更是因为我忘了.......另外关于固定更新时间的问题,我正在努力存稿,下个月中会上架,上架后就会有每天固定时间更新,最后随意的求一下收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