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九十四章 你想走就走?

不让江山 知白 722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享受极致处,莫过三月江。

夏侯琢是个浪荡不羁的人,他也没有打算和谁厮守终生,他的人生观和绝大部分人都不一样,一个打算到边疆拼命的人,人生观本身就有些超越。

这种超越这种洒脱,让他像是一个渣男。

然而这种渣男并不会被道德谴责,有女孩子喜欢他,对他表白的也不是一个两个,可他从没有答应过谁,这天下本就没有你喜欢我我就必须喜欢你的道理。

夏侯琢在很多事情上都很洒脱,他不介意别人怎么看,哪怕因为他的洒脱也会被人称之为放浪形骸。

无所谓。

所以他要去青楼就去青楼,他要去喝酒就去喝酒,他是活给自己的,不是活给别人的。

然而也不可否认的是,他的洒脱,是因为他是夏侯琢,别人不如他洒脱,因为不是人人都是夏侯琢。

柳戈坐在院子里发呆,两眼稍显有些空洞,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刚才是自己赢了还是输了?

这种对自己的质疑,其实在某种意义上就说明他可能赢的不明显,也许是输的不明显。

夏侯琢从另外一个屋子里出来,柳戈看到夏侯琢的手下意识的扶着门框,他就知道夏侯才输的明显。

他们两个出来之后不久,那几个漂亮的小侍女就过来问要不要洗个澡,已经给他们准备好了热水。

这地方,确实不能多来。

半个时辰后,在小院的凉亭里已经摆好了一桌酒菜,酒是陈年老酒,菜精致的如同艺术品。

夏侯琢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淳厚,可还是有火辣辣的感觉从嗓子到胸腹之间,这一口下去,仿佛魂魄回来了。

他长长吐出一口气。

柳戈看了他一眼:“出息。”

夏侯琢笑道:“你哪里来的自信说我,你刚刚一直都是两眼无神,你就出息了?”

柳戈沉默片刻后叹了口气:“黑武不好打。”

夏侯琢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然后点头道:“灭尽西域蛮子,也是很难。”

就在这时候崔泰从小院外边进来,身后跟着几个随从,又送上来一些干果鲜果和点心之类的食物。

崔泰笑问:“两位将军,酒水可好?”

夏侯琢道:“酒是好酒。”

柳戈道:“水也是好水。”

夏侯琢:“......”

崔泰道:“若是两位将军喜欢,我让人装几坛酒送到府上?若是喜欢那几个姑娘,我让人安排车马,也送到府上侍奉几日。”

夏侯琢摇头:“酒可以,姑娘就算了。”

崔泰又和他们闲聊了一会儿,然后就试探着问了一句:“刚刚许元卿许大人也在这,本想过来给两位将军敬酒,又怕打扰,所以等了一会儿就先走了。”

“许元卿?”

柳戈想了想,这个人的印象并不深,因为许家虽然势力不小,但家族里做官的人其实为数不多,以前许家张扬跋扈,是因为许苼俞升任了冀州府缉事司的旅授,他就是冀州府缉事司的主官。

不过后来和都城那边断了联系,缉事司的人也不敢如以往那样飞扬跋扈。

柳戈笑道:“他没过来也好,免得寒暄,又不熟。”

他才不会在意这些,也不会给许家什么面子,他是节度使曾凌的亲信,冀州军的将军,地方家族的人势力再大,在军方面前也得低头做事。

哪怕许苼俞是缉事司旅授又能怎么样?放在几年前,一个缉事司的旅授绝对能让柳戈这样级别的将军点头哈腰,可是河东 河西时过境迁,缉事司也没那么风光了。

没别的,因为他们没了来自都城的支援,以往和都城那边联系畅通,他们做事就没顾忌,因为刘崇信可以给他们撑腰。

现在许苼俞他们也清楚,除非不想在冀州城混了,不然就得站队到羽亲王那边。

崔泰道:“也不知道许大人从哪儿听来的,说是夏侯将军的一位朋友手里有嵩明先生的印章,他说许家那位老太爷格外喜欢嵩明先生的东西,愿意重金求得,他想让我帮忙问一声,夏侯将军的那位朋友是否愿意出手。”

夏侯琢微微皱眉,他眯着眼睛看了看崔泰,心里想着这崔家的人果然都是老狐狸。

许元卿让他问,道理简单,是想用一枚印章把崔家拉下水,而崔泰真的问了,但是措辞上直接把许元卿给兜出来,这是在明摆着告诉夏侯琢,许家的人有些没规矩。

夏侯琢忽然笑了起来:“倒也不是不行,我回头问问他,不过既然提到了这嵩明先生的印章,如此贵重的东西,若我朋友想出手的话,不如在这三月江楼搞一个拍卖,价高者得。”

柳戈立刻就笑起来,笑的不怀好意。

崔泰的脸色有那么一个瞬间变得不太好看。

可他还是很快回答道:“若是夏侯将军愿意,在这办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将军吩咐一声即可。”

夏侯琢道:“那就等我消息吧。”

回去的路上,柳戈看向夏侯琢笑道:“许家的人是想看看你什么态度?如果是的话,可能有点冒失了。”

夏侯琢摇头道:“应该不只是这么简单,许元卿又不是个白痴,他一下子把许家摆在明面上,这种事许家是吃亏的。”

柳戈嗯了一声:“所以他图什么?”

夏侯琢摇了摇头,他还没有想明白。

许家。

许元卿看了一眼公叔滢滢说道:“你不用多想什么,三月江楼里确实不容的我们自己做主,夏侯琢只要会去双星楼,你就有机会。”

公叔滢滢点了点头,她有些不理解的问:“东主,刚刚你说把印章的事对崔泰说了,还让崔泰去问夏侯琢,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许元卿笑了笑:“老太爷不是想让许苼俞去弄到那个印章吗?那就摆在明面上来,这事搞砸了,许苼俞在老太爷那也没有好脸子看。”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老家伙不让我舒服,我也不让他舒服,小一辈的觉得可以骑在我头上,我就让他看看是谁骑着谁。”

他往后靠了靠,有些淡淡的得意。

“老家伙想要印章,我已经和崔家的人说了,崔家的人才不会替我们许家瞒着,用不了多久羽亲王就会知道这件事,羽亲王如果知道的话,这印章落在谁手里就不一定了。”

他笑了笑道:“许苼俞,我若是由着他把印章给老东西拿回来,显得我多无能。”

这并不是什么很高明的办法,在自己这边毫无进展的时候,还不想输,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给竞争对手增加点难度,挖个坑什么的。

永宁通远车马行。

夏侯琢在门口下车,发现车马行外边有不少战马,还有几个带着兵器的缉事司司卫守在门外。

他微微皱眉,迈步往前走,天黑又灯火不明,那几个司卫应该是没认出来夏侯琢,其中一个伸手拦了一下。

“缉事司办案,闲杂人等退避。”

夏侯琢就笑了。

他还没动,柳戈从马车上也下来了,看了一眼那几个司卫,冷笑着说了一句:“缉事司办案?好大的威风。”

柳戈很少抛头露面,所以缉事司的这几个没见过什么 大人物的司卫也没有认出他来。

那个伸手拦着夏侯琢的组帅看了柳戈一眼,用他们习惯性的轻蔑语气说道:“最好还是别闹事,闹事没有好下场。”

柳戈问:“那就是我们不能进去了?”

司卫组帅回答:“不能进。”

如果俩人穿着的是将军常服的话,可能这些缉事司的人早就让开路了,可是俩人去的是青楼,自然不方便穿官服,常服也是官服的一种,他们穿的是便装。

柳戈笑了,又问了一句:“你确定我们不能进去了?”

司卫组帅脸色一寒:“你们如果也是这车马行的人,倒是可以进去接受盘查,如果你们不是,就最好离远点。”

柳戈抬起手挑了挑大拇指:“漂亮。”

车马行里,团授原无限看了看李叱,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李公子这就是为难我们了,缉事司不是要来刁难你,而是公事公办,前院后院,我们总是要看看才好。”

李叱他们倒是没什么,就算是燕山营的人,身上也有作假的身份凭证,可是一旦让缉事司的人进去查的话,地窖和武器库里的东西,没办法解释清楚。

缉事司的人来的很突然,李叱虽然一直都有准备,可是难保不出意外。

还有就是刘英媛一家也在后院,如果缉事司的人想找事的话,总是可以找到些事。

李叱道:“大人想看当然随意,只是后院有女眷,请大人给她们一点时间,毕竟已经夜深,都睡下了。”

如果是在以前,如果这个人不是夏侯琢的朋友,原无限早就一鞭子打过去了。

他笑了笑道:“那也好,不如把男人都召集过来,我先挨个的核验身份,都是要耗时间的事。”

李叱道:“可以。”

就在这时候,外边进来一个司卫,在原无限的耳边低低说了几句什么,原无限的脸色猛的一变,他看了李叱一眼,然后转身往车马行大门口跑过去。

跑到大门口,看到外边大街上已经火把通明,一队一队的冀州军府兵已经把车马行前边的大街堵满了。

门口放了两把椅子,夏侯琢和柳戈两个人坐在椅子上正在聊天。

原无限带来的人把马都放在门口,现在那些马已经被府兵队伍围了起来,别说马,怕是车马行四周的街道都被围了起来。

“夏侯将军,柳将军。”

原无限倒是认得出来,连忙跑过来,点头哈腰的说道:“两位将军这么晚了,这是有什么事?”

柳戈坐在那弹了弹指甲,很随意的回答道:“没事,惯例的夜间演练而已,你谁啊。”

原无限连忙说道:“卑职是缉事司团授......”

他的话还没说完,柳戈就给打断了。

“缉事司的人?”

他看向原无限一字一句的说道:“缉事司的人就可以擅自闯入府兵演练之处?就可以随意打断大军操练?就可以任意冲撞军营?”

原无限脸色一变:“将军,我们来的时候,将军的人还没有......”

柳戈道:“你的意思是,你先来的你就有道理?前日我们就定下了今日的训练,那我不是比你有道理?”

原无限沉默片刻,知道事情要坏,连忙俯身道:“卑职不是这个意思,卑职马上就带人退走。”

“走?”

柳戈笑了笑道:“你的人不让我进,我能让你随意走?”

他回头吩咐道:“在大街上安营,擅闯营房重地者,无论是谁,格杀勿论。”

“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