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八十五章 皆为贤才义士

不让江山 知白 755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连续三天,李叱带来的队伍在幽州城内掀起一番波澜。

从李叱到幽州的第一天开始就没有间断,至第三天,已经有数百人被带到了将军府。

这数百人中,其中半数为官员,另外半数之中的绝大部分,虽然不是官员,但也是有功名在身,且出身名门。

“宁王!”

一个老者站出来,看向李叱大声说道:“宁王若是因为这等莫须有的罪名,就打算将我等逐出幽州,未免有些过分了。”

他一站出来说话,不少人都开始出声附和,显然这老者颇有威望。

李叱看了看这个人,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他这样的人,眯眼的时候便没有什么好事。

他这样的人,才不会因为他是宁王,而自觉不该与人争一时口快。

他是李怼怼啊。

根据已经查获的消息看,这个老者虽然不在幽州府内为官,但其在幽州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老者名为许晋卿,许家世代在幽州,影响极大。

许晋卿年少时候往都城求前程,到了都城第一件事就是拜访权阉刘崇信。

所以得大楚先帝赏识,留在身边做事,三十几岁就做到了户部侍郎。

然而才做了四五年侍郎大人,就因为大太监刘崇信而离开都城。

倒不是因为他看不惯刘崇信的跋扈霸道,而是因为害怕账目相差甚巨而被牵连。

此时他敢站出来质问李叱,当时却不敢面对刘崇信。

李叱看着他问道:“许老刚才问什么?实在抱歉,一时走神,没有听清楚。”

许晋卿道:“宁王殿下,我是问你,因为这莫须有的罪名就把我们逐出幽州,未免过分了吧。”

李叱笑了笑道:“两处错了,一,这罪名不是莫须有,是实打实,二,不是逐出幽州,而是逐出冀州。”

许晋卿的脸色大变。

“宁王,你如此待人,就不怕人心不归?”

许晋卿手指向那些官员说道:“这些人,真被宁王逐出冀州,到了别的地方未必活不下来,未必不能做官,到时候辅佐的可能就是宁王的敌人。”

李叱道:“许老是在提醒我什么?”

许晋卿的话被憋了回去,一时之间,不敢再说。

李叱道:“诸位大人,你们觉得许老的提醒是不是很有道理?”

那些人有的低头,有的看向许晋卿,表情各异。

李叱道:“多谢许老的提醒了,但我没打算杀了你们......”

他迈步走到许晋卿面前,看这这位在幽州德高望重的老者的眼睛,而许晋卿与李叱对视了片刻,随即扭头。

李叱道:“你在都城为户部侍郎的时候,因为害怕刘崇信而逃离,那时候你不敢说刘崇信一句坏话,只敢说自己才疏学浅难堪大任。”

“刘崇信死之后,你就在幽州大肆宣扬,说你当初离开户部是不愿与那等窃国阉贼同流合污,宁死不从,一时之间,幽州文士对你大家赞扬。”

李叱笑了笑道:“莫不是马屁听的多了,你就真的以为自己是忠臣义士?”

许晋卿脸色大变,这等羞辱,让他瞬间就恼怒起来。

“宁王!”

许晋卿大声说道:“你如此待自己臣下......”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李叱道:“你不是。”

许晋卿的话戛然而止。

李叱道:“我不用你这样的人,不过你又提醒了我一件事......”

李叱 回身对余九龄说道:“我听闻这些年来,城中不少文人雅士,高赞许老当年不肯与阉贼同流合污的事,还有不少人作诗赞美......查一查,都谁拍了这些马屁,尤其是写诗的人,也一并逐出冀州。”

“逐出冀州的时候要对他们说清楚,我是为了成全他们的忠义,成全他们的气节。”

李叱摆了摆手:“都带出去处置吧。”

许晋卿怒道:“李叱!你这样不会有好结果。”

余九龄上去就要动手,李叱道:“不要动手打他,不然就又会有人写诗赞美他了。”

李叱道:“要礼送出境,能多客气就多客气。”

他回到椅子那边坐下来对余九龄说道:“压压你的脾气,毕竟咱们抄了人家的家产。”

余九龄点了点头,忽然笑起来,朝着许晋卿抱拳:“多谢许老义举,为支援宁王大业,捐尽家财。”

李叱道:“咦?原来是可以用捐这个字的吗?”

他对余九龄说道:“果然听起来好多了。”

余九龄笑着对许晋卿等人做一个请的手势:“许老,请。”

许晋卿脸色煞白,怒视了李叱好一会儿,奈何李叱已经不再看他,坐在那品茶。

良久之后,许晋卿转身就走,他一边走一边说道:“咱们就离了幽州又如何,离了冀州又如何,这天下不缺愿意招贤纳士的贤明之主。”

说到此处,许晋卿脚步一停,回头看向李叱道:“到时候,再见宁王,希望宁王还能如此霸道。”

李叱喝了口茶后语气平缓的说道:“到时候再见,应该是在你新主的地盘上吧,因为我不准你们再入冀州......既然是在你新主的地盘上再相见,大概我会比现在霸道一些。”

听到这几句话,许晋卿的心口里猛的一窒,险些吐出来一口老血。

余九龄道:“许老你真忠臣义士,今次捐尽家财,换了个地方等待迎接我王,然后再来一次捐尽家财,高风亮节。”

刚刚因为李叱的话,许晋卿已经恼的气血翻腾,但还勉强还能忍住。

可余九龄的这几句话一说完,许晋卿心口里疼的厉害,一口血喷了出来。

等余九龄把人都带出去后,夏侯琢在李叱身边叹道:“这些人,都是舞文弄墨之辈,离开幽州后,指不定会怎么骂你,对你名声怕是影响甚大。”

李叱道:“我若再凶狠一些才好,真杀了他们的话,天下人对我骂名更重。”

夏侯琢不解:“你为何求这骂名?”

李叱道:“我此时把他们家产抄没,人皆驱走,他们一路走一路骂,与他们一样出身的人,谁还会想着来投靠辅佐我?”

夏侯琢又一怔。

李叱道:“我倒是真希望,因为我做了这些,天下士族都不愿来冀州了。”

夏侯琢道:“到时候骂你的,怕不只是他们,还有天下文人,与许晋卿等人息息相关的名门望族,他们自然会骂你,而骂得最狠的一定不是他们,而是那些没有好出身的文人。”

李叱笑了笑道:“若因此而让我天下闻名,倒也不错。”

夏侯琢叹道:“真不知道怎么说你,古往今来,求骂第一人。”

李叱想起来李先生给他的书册中有句话......

得名门贵族支持是有条件的,而能得天下百姓支持是无条件的。

当时李叱还没有完全读懂这句话,后来屡次想起,越想越觉得这话高深。

一个是利益换利益,一个是真心换真心。

李叱道:“待以后再看吧,我现在哪里还有时间去想这么多事,有更重要的事在等我。”

夏侯琢连忙问道:“还有什么事?”

李叱起身,笑着说道:“我这般小家子气的人,对我来说的重要事还能是什么......自然是去数钱。”

夏侯琢道:“你要自重身份啊,你已是宁王......数钱这种事,不如让我来。”

李叱哈哈大笑:“你这言不由衷的人。”

夏侯琢道:“为何如此说我?”

李叱道:“你劝我不要那样对待许晋卿等人的时候,心里是不是已经在算计着如何与我分账?”

夏侯琢道:“胡说九道!”

李叱:“真不是?”

夏侯琢道:“我能想着如何与你分账?我最多也只是想想如何能跟你多要一些,要和分,是不一样的。”

李叱道:“不要脸和不要脸却是一样的。”

夏侯琢道:“不一样,你是宁王,宁王自然更大.......”

李叱道:“若我不给呢。”

夏侯琢道:“果然更大......你从幽州搜刮的银子,凭什么不给。”

李叱噗的一声就笑了。

之后数日,确实不出夏侯琢所料,开始骂李叱的人多了起来。

许晋卿等人,不敢硬着反抗,毕竟他们没有兵马。

但却怂恿不少人围在夏侯琢的将军府门外,有人甚至喊出了要为天下文人要一个说法的口号。

余九龄坐在将军府门外的台阶上,面前就是数不清的书生,更外边则是围观的百姓。

他坐在这听着,心里想着这些读过书的文人,骂人都骂的如此不爽利。

之乎者也什么什么的,如此看我,等我回应,莫非真以为我听得懂?

“宁王驱逐贤士,如何能安百姓之心?”

有一人怒问。

余九龄松了口气,心说总算有一句听懂了。

于是他笑道:“宁王说,若被驱逐的都是贤士,而诸位也皆认为与他们是同样的人,不妨也都查查。”

这一句话,可是把人激怒了。

又是铺天盖地的质问,铺天盖地的怒斥,铺天盖地的之乎者也。

余九龄猛的起身,手握住了腰间刀柄,他往前迈步,身后甲士也随他用往前迈步。

于是那些堵着将军府门口的人,便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

余九龄道:“不过宁王不愿冤枉任何一个好人,更不愿错过任何一个真正的贤才。”

他咳嗽了几声后,提高声音说道:“宁王说,如今幽州空缺出来不少官位,要广开门路,招贤纳士,若有真才实学者,不论出身,不论年纪,不论来历,都会留用。”

这几句话一说完,那些吵着的人都安静下来。

他们互相看了看,忽然觉得这似乎是个出人头地的机会。

余九龄道:“你们围堵在将军府门外,其实也算是来对了,宁王今日才和我说,让我在幽州城里张贴告示,广纳贤才,今日这门外的贤才来的就不少。”

他大声道:“此时我王,就在将军府中等待诸位献言献策,如果有自认可堪大任之人,那就请排排队,不要乱了秩序,我王会在将军府中等候诸位展示所学。”

他扫了那些人一眼后说道:“光是幽州府衙门里空缺出来的,就有数十位置。”

然后他问:“诸位是继续与我吵架,还是排排队等待宁王召见?”

不久之后,人群乱了起来,争抢位置......

又不久之后,将军府门外就排起了长队,长到看不到队伍尾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