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九十一章 手势

不让江山 知白 742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这人生总是会有许多预想不到的事发生,如果什么事都在预料之内的话,要么这个人已经是神,要么这个世界相当无趣。

所以当那个铜钱飞起来又落下正好掉在一块石头上,啪的一声就断了的时候,李丢丢觉得自己被雷劈了一下,把他自己电的外焦里嫩。

夏侯琢和叶杖竹的眼睛都睁大了,一时之间连他们都觉得难以接受,然后就是哈哈大笑,笑的嘴都快劈叉了。

李丢丢弯腰把那断开的铜钱捡起来看了看,铜钱的断口处都是黑的,哪里见到一点铜色。

夏侯琢道:“这事你不能怪老天爷,要怪就怪咱们大楚户部下边的造币司,看这铜钱就知道是江北造币司出的,这种铜钱有裂纹的话一摔就碎。”

他伸手朝着李丢丢说道:“还有吗,给我一个。”

李丢丢又取了一个铜钱递给夏侯琢,夏侯琢两只手捏着铜钱发力一掰,啪的一声脆响,这铜钱居然被掰开了。

“这群狗东西,造出来的铜钱里边几乎就没有铜。”

夏侯琢骂了一声。

李丢丢道:“好了,现在你欠我一个铜钱了。”

夏侯琢:“啊?”

李丢丢道:“那个是我自己摔坏的,这个可是你掰开的。”

夏侯琢:“......”

叶杖竹笑着说道:“我现在想的是回到冀州城去吃什么,好在我收的是银票而不是铜钱。”

李丢丢看着那损坏的两枚铜钱说道:“损失惨重啊,无心请客。”

夏侯琢一脚踹在他屁股上:“滚你的蛋。”

李丢丢:“咯咯哒?”

夏侯琢:“滚......”

夏侯琢也看向那两枚损坏的铜钱,沉默了片刻后说道:“大楚的民生命脉在这群王八蛋手里攥着,怎么可能不出事,刚开始的时候咱们大楚的制钱那是什么成色,现在这也叫铜钱?”

叶杖竹拍了拍他肩膀:“这不是你我可以左右的,那些畜生用这样的法子个个肥了自己,哪个不是油头大耳的,再看看百姓们,哪个不是面黄肌瘦。”

他叹了口气道:“有时候我都忍不住想,完蛋了就完蛋了吧,总好过这么熬着。”

夏侯琢一捂他嘴:“这可不是自己家里,别胡说八道。”

叶杖竹点了点头,夏侯琢松开手,叶杖竹问他:“你刚刚干嘛了,手怎么那么臭!”

夏侯琢道:“从李大公子手里接过来一枚铜钱,能不臭吗?这个人臭不可闻。”

李丢丢:“你闻过?”

叶杖竹:“唉......你俩能不能成熟点。”

就在这时候王黑闼的夫人收拾好了东西,其实家里也没什么可收拾的,一个大人两个孩子,每人背着一个包裹,装了些衣服和细软,其他的也不必带着。

就在他们几个刚要离开的时候,一个看起来二十来岁的男人带着几个年轻小伙子过来,伸手把路拦住了。

为首的那个男人眯着眼睛看了看李丢丢他们,又看了一眼王黑闼的夫人,用那种坏人标配的冷笑呵呵了几声。

“干嘛去啊?”

他一伸手拦在那:“死婆子,你家今年该交的粮租还没给呢,这是要跑?我说过,再不交粮租就把你俩孩子卖了,你记不住?!”

夏侯琢一皱眉:“你是谁?”

那男人挺了挺胸脯说道:“我是本村里正,我叫王兴伦,你们是哪儿来的。”

王黑闼的夫人一脸的愤怒,她几乎压制不住的要爆发出来,看着 王兴伦的眼睛吼道:“我没有种你的田,为什么要给你交粮租?”

王兴伦道:“我管你种没种,你只要是这村子里的人,就得给我交粮租。”

王夫人道:“朝廷要收的,我一个铜钱都没有少了,你凭什么胡乱收钱。”

“朝廷收的是朝廷收的,我收的是我收的,一样吗?”

王兴伦哼了一声后说道:“我看着你家里这是来了几个有钱亲戚是吧,赶紧把粮租银子补一下,不补的话,哪儿都别想去。”

夏侯琢有些失神的说道:“一个小小的里正,不入流的东西,居然也如此猖狂......上行下效,已经糜烂至此。”

里正王兴伦一听这话立刻把视线转向夏侯琢这边,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几眼,他没读过书不识字,也没什么见识,他大伯在县衙里是主簿,所以仗势欺人已经习惯了。

这种地方的人,不知道山外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在他眼里县令大人是天下第一大的官儿,他大伯就是天下第三,天下第一的县令和天下第二的县丞还和他大伯关系亲近,所以他怕个毛?

“你是哪儿来的野狗啊。”

王兴伦一怒道:“这地方轮的到你说话?”

夏侯琢侧头看向叶杖竹:“把他的话记下来,他骂我是野狗,这是满门抄斩的罪了。”

“你-他-妈的谁啊。”

王兴伦这种年轻混子根本就不清楚自己在招惹谁,伸手朝着夏侯琢推了过去,一边推还一边骂了一句。

“你是不是找死?!”

夏侯琢在那只手快要到他胸口的时候伸手一抓,一把捏住王兴伦的手腕然后往旁边一掰,王兴伦疼的叫换了一声,顺着夏侯琢的力度就蹲了下去。

“别别,别动手......”

王夫人连忙劝道:“他家里大伯是县衙里的主簿大人,别招惹他。”

“主簿大人啊。”

夏侯琢叹道:“那可是真大。”

他把手张开,拇指到中指张开到最大,经常会当做尺子来用测量什么东西的长度,然后他把拇指和中指捏在一起。

“就......这么大呢。”

李丢丢认真的说道:“虽然你应该是在嘲讽他,但我感觉你同时也在嘲讽我。”

夏侯琢道:“为何如此敏锐?还挺准......”

他低头看着不得不蹲在自己面前的王兴伦一字一句的说道:“认识这个手势吗,这个手势的意思是,你那大伯县衙主簿大人在我眼里,就这么一丢丢儿大。”

他膝盖往前一撞直接撞在王兴伦的鼻子上,这一下撞的好像打碎了酱油铺子似的,那滋味要多酸爽有多酸爽。

王兴伦躺在地上就哭了,疼哭了。

其他几个年轻人就要动手,可是在叶杖竹眼里这些家伙连一点儿威胁都没有,三拳两脚,这些家伙就被打翻在地,一个个疼的来回翻滚。

夏侯琢在王兴伦面前蹲下来,依然比划着那个手势,拇指捏着中指,他笑呵呵的问道:“告诉我,这手势是什么意思?”

王兴伦疼的哪有心情回答,他不回答,夏侯琢另外一只手狠狠扇在他脸上,一下两下三下,扇的脸上猩红一片,五姑娘花朵朵盛开。

“回答我,这个手势是什么意思。”

夏侯琢又问了一句。

王兴伦一边哭一边哑着嗓子回答道:“是一丢丢,一丢丢......”

啪!

夏侯琢又给了他一个耳光,扇的王兴伦三魂七魄都飞出去一多半,眼冒金星。

“错!”

夏侯琢道:“记住了,这叫掐指一算......我掐指一算最快的话,大概七天之后在冀州府的大牢里我就能再见到你,还能见到你那个那么大的主簿大伯。”

王兴伦哪里还敢说什么,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嘴里都是血。

夏侯琢又比划了一下那个手势,拇指捏着中指,还搓了搓。

他问道:“吃一堑长一智,现在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吗?”

王兴伦不敢不说话,哭腔着说道:“是一丢丢和掐指一算。”

“错!”

啪的一声,夏侯琢又给了他一个大嘴巴。

“这叫来点钱。”

他在那搓着手指说道:“我打你的打的手疼,你得赔偿我。”

王兴伦:“大爷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求求你别打我了......”

他从身上翻来覆去的找,把所有能翻找出来的银子铜钱什么的都给了夏侯琢,夏侯琢一脸的嫌弃,看了看那点钱后又比划了一下那个手势。

“才这么一丢丢。”

说完后他看向王黑闼的夫人说道:“不用害怕担心,我说没事就没事。”

说完之后他给了王兴伦一脚:“去让人套一辆大车来,我们要赶路用。”

王兴伦哪里敢说个不字,让手下人去套了一辆大车过来,李丢丢把他心爱的小毛驴拴在马车上跟着走,他来赶车,顺着出村的路朝着冀州城的方向出发。

马车上,李丢丢抬起手比划了一下,然后看向夏侯琢说道:“这他妈的太复杂了,你这真是欺负人啊,看把人家里正大人难为的,都哭了。”

夏侯琢哈哈大笑:“就三种意思,有什么复杂的,再说了,那是打哭的怎么是难为哭的,咱们要摆事实讲道理好不好。”

李丢丢道:“你这手势还能排列组合啊,有组合技你想过没有。”

夏侯琢问:“什么组合技?”

李丢丢比划着那个手势,然后搓了搓后说道:“理解吗?”

夏侯琢摇头问道:“什么意思?”

李丢丢道:“掐指一算来点钱啊。”

夏侯琢哈哈大笑,叶杖竹刚喝了一口水,噗的一声喷了出去,别说,喷这一口阳光下都有彩虹呢。

李丢丢又比划一下,然后又搓了搓手指:“这个呢?”

夏侯琢道:“这不是和刚才一样吗。”

李丢丢认真的说道:“这是来一丢丢钱,能一样吗?不一样啊,你这反应也欠打啊......”

夏侯琢伸出手比划了一下:“那你猜我这是什么意思。”

李丢丢道:“确实......挺复杂的。”

夏侯琢道:“这是你有一丢丢欠啊。”

李丢丢:“呸......”

夏侯琢捏着拇指中指再比划一下:“你再猜。”

李丢丢道:“我错了,我不猜了。”

夏侯琢道:“这就是个兰花指啊。”

李丢丢:“......”

旁边的叶杖竹笑的跟个傻子似的,只顾着笑了,哈喇子都快笑出来了。

李丢丢看了看他,然后对夏侯琢说道:“这个人,莫不是个傻子吧。”

夏侯琢道:“就是,真幼稚。”

叶杖竹:“嗯?”

我幼稚?!!!

他妈的是我幼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