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零九章 给子孙后代打个样

不让江山 知白 700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叱请连夕雾连先生召集前来边关支援的百姓和江湖客,组成了一支数万人的队伍,用最快的速度赶往幽州。

幽州武库里有足够充沛的兵器甲械,也还能募集一些人手,这样一来,就能对青州贼兵形成震慑。

要说到行事稳妥,边关的将军们确实都不如连夕雾。

边关这边也留用了足够的兵力,此时此刻,李叱已经看到了既能挡住黑武人又能保住冀州的希望,这希望就在眼前,一闪一闪的发着光。

“黑武人已经没有遮掩了。”

夏侯琢指向黑武人那边,在黑武人的大营里,已经可以看到至少数十架巨大的攻城楼车,还有新建出来的,和上次险些攻破城墙的坡道一样的东西。

李叱嗯了一声,从春天到深秋,黑武人已经没必要遮掩什么了,再不打下来北山关就要进入寒冬,黑武人熬不过去这个冬天。

他们信奉着的月神,给他们变不出来厚实的冬衣和足够的物资储备。

“让兄弟们从今天开始分成四批轮换当值,每个时辰甚至是每一息,城墙上的兵力都要保证完整。”

李叱回头对余九龄说了一句,余九龄立刻让人去传令。

黑武人大概也已经懒得再去想什么能取胜的奇招妙计,因为他们根本就想不到,为今之计,只有硬攻死战。

这一战,双方都知道,这就是决战。

夏侯琢笑了笑说道:“如果咱们这一战结束的快,我还能和你们一起回冀州过年。”

李叱笑了笑道:“黑武人这次打不下来北山关,以后也不会再有什么机会了,以后你能年年都在冀州过年,应该说,是年年和兄弟们在一起过年。”

他用肩膀撞了撞夏侯琢的肩膀:“等以后冀州这边兵力齐备之后,你就要坐镇冀州去了,幽州这边我会安排别人来。”

夏侯琢嗯了一声,他知道李叱的心意是什么。

不只是担心他一直都在北疆,还有夏侯夫人和夏侯玉立。

夏侯琢只要还在边关做大将军,他的母亲和妹妹就不会放心,就一定会守在他身边。

无需多,给李叱两年时间,甚至一年时间,冀州这边就能彻底安稳下来,到时候冀州兵精粮足,挡住黑武人的下一次南侵并不是什么难事。

况且,冀州这边如果安稳下来,李叱也终究是要南征的。

夏侯琢甚至,对于李叱来说,冀州只是一隅,不是李叱的广阔天地。

“好。”

所以在听到李叱这句话之后,夏侯琢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

李叱抬起手指向北方:“我们也要安排合适的人去黑武人那边,这次黑武人距离攻占冀州其实只是差了一点。”

夏侯琢道:“如果不是庄大哥在龙头关死死挡住了山海军的话,现在咱们已经腹背受敌。”

毫无疑问的是,如果不是黑武的密谍在兴风作浪,怎么可能会是这样的局面。

夏侯琢道:“以后有机会了,咱们也不会一直这样被动着防御,身穿军服的人,谁不想打到黑武人那边去,数百年来,都是黑武人南下攻打我们,而我们每次都只能是在死守边关,以后......如果我们这一代人没能做到,那就教导我们的子子孙孙,一定要打到黑武那边去,让黑武人也体会到,只要我们愿意,随时可以过去欺负一下他们是什么感觉。”

李叱重重的点了点头,下意识的重复了一遍夏侯琢刚才的话......

“如果我们这一代没能做到的话,那就教导我们的子孙后代,让他们打到黑武国内去。”

夏侯琢笑道:“也许我们的子孙后代,还会做的更好,不只是打到黑武人那边,还会打到陆地的尽头,再打到大海的另一侧。”

李叱听到这句话哈哈大笑起来。

“一定会。”

李叱在夏侯琢肩膀上拍了拍。

余九龄站在旁边听着,笑了笑道:“二位刚刚一直都在说子孙后代的事,难道二位是想亲自生几个孩子出来吗?”

夏侯琢叹道:“回头有机会,我就去问问沈医堂,有没有一种可能让你具备生孩子的能力。”

余九龄:“早就看出来你对我有非分之想!”

李叱叹道:“我倒是没有想到,夏侯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夏侯琢:“......”

余九龄道:“当家的你才看出来了啊。”

李叱道:“我只是觉得不理解,既然你都看出来了他对你有非分之想,你为何不早一点说出来,害得夏侯单相思。”

余九龄:“......”

夏侯琢叹道:“九妹只是欠打,而你是该杀啊......和你比起来,九妹都是一个好人。”

余九龄仰天一声长叹:“沉冤得雪啊。”

李叱道:“你们俩的事,如果要是放心呢,就交给九妹他大哥来张罗吧。”

夏侯琢道:“你们夫妻二人能为了给人说个媒,都已经变态到这个地步了吗?”

正说着呢,高希宁过来了,一边走一边听着,她笑着说道:“为了我的说媒大业,还管什么男女不男女的,男男女女也无所谓了。”

夏侯琢叹道:“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余九龄道:“忽然想到,咱俩如果假意成全了他们的话,咱们就能收不少礼金,到时候对半分了怎么样?然后咱们就有很多银子去逍遥快活,你去找你的男男,我去找我的女女。”

夏侯琢:“滚......”

几个人开着玩笑的时候,黑武人那边已经在准备攻城了,队伍在调动,攻城器械在搬运。

站在大营门口,阔可敌连城举着千里眼看向北山关那边,脸色一直都没有好看过。

他有些不理解,甚至是对某种非人为的因素的感到格外愤怒。

就算是中原北疆这边的气候,和中原江南一带差别很大,可是整个夏天,北山关这边居然一场雨都没下。

自从上次用攻城坡道攻城之后,黑武人就没有再等来一个阴天。

如果他们知道,北山关以南几十里之外,就已经下了好几场雨的话,大概会更愤怒。

雨云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就是不往北再飘一飘。

阔可敌连城甚至想着,莫非掌管着黑武那边气候的神,和中原这边的神,果然不是一个神吗?

给黑武人庇佑,也给黑武人好运气的月神,难道在北山关就没有一点法力了吗?

下雨不下雨,不仅仅是能不能利用月黑风高的晚上突袭北山关的问题。

还有数十万大军取水的问题,还包括从铁鹤部调来的二十万骑兵,战马的饮水也是大问题。

“我们做好准备了,中原人也做好准备了。”

阔可敌连城放下千里眼,将视线落在知莫然的身上。

“你知道我也知道,这一次如果再不 能攻破北山关,我们就只能退兵回南苑,再等机会,陛下就一定会震怒......”

知莫然俯身道:“未能攻破北山关,都是臣下的责任,与亲王殿下无关,陛下若责罚,臣自会将事情向陛下解释清楚。

阔可敌连城摇了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这会不会就是天意,陛下又会不会相信,这是天意。”

知莫然道:“打完了这一仗,如果还不能攻破北山关的话,那可能就真的是天意了......李叱此战之后威望必重,若是让此人最终一统中原,黑武帝国可能就会迎来一个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对手。”

阔可敌连城点了点头:“所以,这一战若最终失利的话,回去之后我会和陛下为你解释,而你唯一的机会,就是在以后倾尽青衙之力,把李叱除掉,陛下会再给你一个机会。”

知莫然俯身一拜:“多谢殿下!”

阔可敌连城摇了摇头:“我能帮你的不多了,这一战之后,我回都城,必会被人趁机打压,以后你还会有领兵的机会,而我......”

阔可敌连城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身为皇族,有时候其实也很无奈也很悲哀。

皇族的人领兵本来就是大忌,这次汗皇陛下能让他来做监军,已经算是破例。

“亲王殿下。”

知莫然深吸一口气后说道:“咱们还没有输呢。”

他看向那这几个月来打造出来的大量的攻城器械,握紧了拳头。

“若是能攻破北山关,我必将屠尽关内的中原人。”

北山关城墙上,听到了黑武人那边传来一阵阵号角声,李叱也深吸了一口气,最终的决战就要到了。

他走到高处站好,看向手下的将士们,扫视一周后大声说道:“听到黑武人的号角声了吗?那是他们最后的一点力气了,咱们干完了这一仗,我想办法从别的地方调集人马过来换防,让大家都回家去好好休息,想休息多久就休息多久,回到家里好好睡觉,好好休养,也好好的吹吹牛逼,让乡亲们都知道,我们是咱们把黑武百万大军干趴下的!”

“呼!”

“呼!”

“呼!”

士兵们高呼着,斗志昂扬。

“在开战之前,把你们的名字刻在城墙上。”

李叱大声说道:“我们终究会老去,但城墙会一直都在,会一直守在中原的北疆,当后来者登上城墙的时候,他们会看到我们的名字,也就会听说我们的故事。”

李叱再次扫向众人,缓缓吐出一口气后说道:“将来,如果有我们的子孙后代,也到了这里保家卫国,他们在城墙上看到了自己先辈的名字,亦感骄傲!”

“而且,他们会想着,老祖宗把北山关守住了,如果他们守不住的话,就对不起曾经在这流过血流过汗的老祖宗们!”

李叱将长弓抓起来,迈步走回到城墙边缘处,看向城外正在集结的黑武大军。

“来吧,汉子们!咱们今天就在这,给咱们的子孙后代打个样!”

“好!”

汉子们大声的答应着,每个人心里都烧起来一团火,这团火不会熄灭,以后他们会把这团火传给他们每个人的子孙后代。

关于边疆的故事,关于边疆的人,关于边疆的这一团永远都不会熄灭的火。

“战!”

李叱大声喊了一句。

“战!”

城墙上,所有人举起右臂高呼了一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