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五十六章 孤儿寡母

不让江山 知白 725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兖州的气候比起冀州城那边要寒冷的多,这才过了十月,龙头关外边都已经在飘雪了。

说来也奇怪,似乎老天爷在这画了一条线,站在龙头关上往外看,一片白雪皑皑,往里边看,雪花倒是细细碎碎的有一些,可是地面都没有白。

澹台压境站在城墙上往东边看,茫茫原野上,不见人烟。

庄无敌道:“我听在这驻守的老兵说,原来往东边看,能看到成群的羊,放羊的人会一边甩起鞭子一边放声高歌,看着可带劲了。”

可是现在,别说羊群,人都不见一个。

澹台压境道:“沃土之地,却一片荒凉,要说粮仓,兖州比起豫州来也不差什么。”

他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后说道:“若国泰民安,兖州这边的百姓,日子应该很好过。”

庄无敌笑了笑道:“那就看以后了,宁军什么时候把战旗插遍兖州,兖州的百姓们日子也就好过了。”

澹台压境也笑起来:“不是什么难事,等豫州那边的战事有个了结,我们就能腾出手来把这后顾之忧给解决了。”

庄无敌点了点头:“应该不会太久了吧。”

澹台压境嗯了一声道:“不会太久了。”

庄无敌问他:“什么时候出关?”

澹台压境道:“等等兖州内谍卫的消息,大概有三四天的时间就差不多会送到这来。”

他看向庄无敌:“等我从兖州回来的时候,想要什么礼物,我给你带啊。”

庄无敌道:“带个黑武妞儿吧。”

澹台压境道:“余九龄,把你脸上的面具摘下来!”

庄无敌:“......”

他笑了笑道:“你这话说的片面了。”

澹台压境问:“何来片面?”

庄无敌叹道:“如果是余九龄的话,他会只要黑武妞儿吗?他要的就多了......”

澹台压境点了点头:“在理。”

就在这时候,余九龄从城下快步跑上来,手里拿着一封信,一边跑一边说道:“谍卫送消息回来了。”

澹台压境都没有想到会这么快,之前半路上提前派谍卫与兖州那边的人联络,推算时间的话,大概确实还有四五天才能到。

余九龄道:“因为情况紧急,所以兖州的谍卫星夜兼程把消息送出来。”

澹台压境问:“什么紧急事?”

余九龄把信递给澹台压境:“你先看看。”

澹台压境把信打开看了看,然后明白过来为什么说情况紧急了。

白山军的大当家,也就是沈珊瑚的弟弟被暗杀之后,白山军一时之间群龙无首。

可是虽然如此,白山军在兖州的控制范围依然不小,兵力也不薄弱。

所以山海军若是要直接攻打白山军,胜算也不是有十成十的把握。

所以这几个月来,山海军派人,不断的渗透拉拢,以重金利诱,收买白山军中的将领,从内部分化白山军。

不到一个月之前,白山军一个将军被收买,打开了城门放山海军进城,这一下子,就相当于把白山军的家门院墙给凿了个洞,山海军马上就能切入白山军控制范围。

白山军一旦败了,地盘丢了,军队没了,沈珊瑚的家人估计着也活不下来。

她弟弟被杀,可还有弟妹和两个孩子在,如今这孤儿寡母,日子过的必然好不到哪儿去。

而且山海军的恶毒之处就在于,直 接要求白山军的人交出那母子三人,交出来就不对白山军继续进攻,不交出来那就把白山军灭掉,而且还要杀一个片甲不留。

在此之前,山海军崛起的绊脚石就是白山军,就是沈珊瑚的弟弟。

几次交手,山海军都没有占到多大便宜,且损失了几员战将。

“他们看起来是逼迫白山军交人,实则还是在分化白山军。”

澹台压境道:“现在白山军内部,肯定已经分成了两个派系,一部分人不愿意交人,那样显得太窝囊,也没有忠义可言,但是被收买了的那一派人,一定会逼迫他们把人交出去。”

庄无敌道:“你的意思是,要尽快进兖州?”

澹台压境点头:“不能等了,最起码把那母子三人救出来,不然的话,沈珊瑚知道了会有多难受。”

他看向庄无敌说道:“当家的说过,认了咱们当自己人的人,咱们不能让人家寒了心,沈珊瑚投靠到老唐那边,那她的家人如同我们的家人。”

他回头对余九龄说道:“和弟兄们说一声,今天把所有需要的东西准备出来,晚上好好睡一觉,天亮的时候就进兖州,之后就要昼夜兼程的赶路了。”

“好!”

余九龄应了一声,转身去安排。

庄无敌在澹台压境的肩膀上拍了拍:“你们此去,多加小心。”

澹台压境笑了笑,有些傲然的说道:“老唐在兖州来来回回杀了三四次,我纵然略微不如他,可难道我连一个来回都杀不出?”

庄无敌笑起来:“若可以的话,我都想跟你们去。”

澹台压境道:“庄大哥你还是在龙头关等着接应我们吧,况且当家的说了,稍后会有一支队伍护送物资过来,你还要等着接收。”

庄无敌点了点头:“我知道......只是想和你们一起去,我这两年也憋闷的慌啊。”

第二天一早,太阳才刚刚露出头,澹台压境的队伍就已经集结完毕。

装备物资带好,每人双骑,一共二百八十人的队伍,离开龙头关直入兖州。

这茫茫雪原上,队伍踏雪而行。

距离他们足足一千多里之外,也是茫茫雪原上,百十名穿着厚厚棉服的骑士保护着一辆马车正在行进之中。

这里的气候比起龙头关那边还要冷的多,丝毫也不夸张的说,真的是滴水成冰。

每个人的脸上都蒙着厚厚的围巾,围巾外边,还有眉毛上,是一层冰碴,连睫毛上都是,所以看东西都有些模糊。

好在是今天没有风,不然的话就更难走。

马车里,一个看起来二十三四岁的少妇坐在那,怀里抱着一个小女孩儿,也就才一两岁的样子,大一些的儿子今年也才四岁,头枕着母亲的腿睡着了。

“主母。”

外边传来说话的声音,少妇低头看了看两个孩子,没有被着声音吓着,所以她悄悄松了口气。

“怎么了?”

她问了一声。

外边的人回答道:“再往前走大概三十里就是孟原固,咱们今天就在那里休息吧。”

少妇点了点头:“都听将军的。”

她叫林慧云,就是白山军大当家的夫人,丈夫被人暗杀之后,她在白山军中几乎已经没有容身之处。

那些已经被山海军收买的人,不停的逼迫其他人把她们母子三人交出去。

每天日子过的都不安宁,也许时时刻刻都会有人被人掳走的危险。

甚至 ,在她丈夫的葬礼上,就有人当着众人的面,说她们母子三人是扫把星,是她们克死了大当家。

好在,自始至终,她丈夫最忠诚的手下,也是最亲近的兄弟,白山军将军乔摩一直都站在她这边。

乔摩是亲兵营的将军,手下本来有八百亲兵,都是极善战的勇士。

可是这一路逃离出来,连番厮杀,八百人的队伍只剩下一百二十余人。

乔摩当时对林慧云说,如果再留下的话,早晚都会出意外,不如趁早离开。

她问可去何处,乔摩说,小姑奶奶带着人去了幽州,一直没有回来,想来应该是已经留在那边了,他可以带亲兵营一路护送,把她们母子三人护送到幽州。

乔摩还说,如果小姑奶奶愿意回兖州的话自然最好,以她的威望,只要回去,那些魑魅魍魉谁敢再放肆。

孟原固是一片高坡,在高坡下边有个大镇子,孟原固是这镇子的名字。

这镇子的由来也很有故事,而且是很壮烈也很温暖的故事。

当初渤海国征集六十万大军猛攻兖州,大楚朝廷调集各路府兵来援。

后来,府兵又一口气杀进渤海国内,杀了一个数百里寸草不生。

大军撤回关内的时候,有许多伤兵其实已经走不动了,强行跟着队伍走的话,大概都会死在半路。

其中一部分伤兵就留了下来,在此地住下,四面八方的百姓们赶来救护他们,逐渐形成了一个大镇子。

有一位老人家,被称为孟婆婆,是最早来到这的,一个人照顾很多名伤兵。

所有人都对她无比敬重,久而久之,这地方的名字就被人改成了孟原固。

这些年兵荒马乱,但是因为孟原固的人不好欺负,所以倒是还能一直都住在这。

这里的百姓,多数都是当初那些老兵的后代,一代一代相传,不管男女,都愿意习武,骨子里还有老府兵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狠劲儿。

这镇子说不上富有,有大几千人口,若是贼兵来了,他们就硬干,男女老少一起上阵。

贼兵也不愿意招惹他们,毕竟拼死拼活死不少人,打下来这地方也不富裕,得不偿失。

乔摩把千里眼取出来,擦了擦,举起千里眼往前观看,隐隐约约的,已经可以看到孟原固那边冒起来的炊烟。

“小七。”

乔摩回头看了一少。

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很精神的小伙子随即催马上前。

“将军,啥事?”

这个小伙子名叫关七,名字的由来很简单,只是因为他在家里排行老七。

上面还有四个姐姐两个哥哥,不过只有三个活了下来,家乡遭了兵灾,走散了,到现在也没有联络上。

关七机灵,又好学,所以很受乔摩的重用。

乔摩道:“你带几个人先去孟原固求见那里的乡老,如实说明咱们的来意只是借住一晚,不要撒谎,如实说,人家问什么就答什么,孟原固的人不喜欢不实在的人。”

小七应了一声:“知道了将军。”

说完后,招呼几个人催马冲了出去。

在他们的队伍后边大概有六七十里,一支数千人的骑兵队伍停了下来。

为首的人下马,看了看痕迹,眼睛随即明亮起来。

“就在前边了。”

这个看起来三十几岁的光头男人笑了笑,眼神里闪过一抹凶厉。

他翻身上马:“继续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