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打一架吧

不让江山 知白 8273 2021-06-07 00:53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林间小路。

李叱在前边走,唐安臣在后边跟着,两个人始终保持着这个距离,从出门开始就如此,现在还是如此。

其实这并不是一件容易事,因为两个人还在说话,唐安臣还在不停思考,一心二用,不是谁都能做到。

“兖州那边,你回去之后有何打算?”

李叱问。

唐安臣道:“李孝晚能夺渤海王之位,其实是运气,他在渤海国内并无多少根基,臣打算回去之后,尽量尽快的让渤海内有第二次兵变。”

“渤海国内穷苦潦倒,先经历了一场大战,再经历两场兵变,未来二十年内,都不可能再有力气对中原龇牙咧嘴。”

李叱点了点头。

那个李孝晚,是石在勋手下的一个将军,而且还不是地位很高的将军。

现在他是坐在了渤海王的位子上,然而惦记着这位子的人,大有人在。

只要筹谋好,李孝晚被赶下台也只是早早晚晚的事。

“这是对外,对内呢?”

李叱又问。

唐安臣回答:“冀州这边已经有完备的民治经验,虽然两地民生风俗稍有不同,但臣想着,只要让百姓们日子过的好,那就一切都好。”

李叱满意的点了点头。

唐安臣已有谋划,李叱也可以把他放回兖州去了。

之所以把唐安臣从兖州喊到冀州来,李叱可不仅仅是因为对这个年轻人好奇,如果仅仅是因为这个,根本没必要把人千里迢迢的喊来。

如果一位封疆大吏,只会打仗而不懂民治,那么早晚都会出大事。

好战之人,必会伤及民生,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你回去之后,只要不忘了今日对我说的这些话,兖州那边我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李叱一边走一边说道:“若说冀州是我们的后方,那兖州就是我们后方的后方,守好兖州,便是守好门户和退路。”

他看向唐安臣:“我其实也能猜到,你还是更愿意回南边而不是坐镇后方,就一年为期吧,一年之内,我物色到合适的人选,把你替换回来。”

唐安臣俯身一拜:“多谢主公!”

他当然是更愿意回南方去,天下格局已经到了这一步,谁不想参与那最终之战。

那不是什么青史留名不留名的事,而是一位将军只要错过就会遗憾终生的大战啊。

那一战打完了之后,乱世结束,楚国消亡,新的天下就在那一战的基础上形成格局。

其实留在兖州最合适的人是沈珊瑚,李叱不是没有想过把她留下来。

但念及老唐,李叱又存了几分私心。

如此安排,也可锻炼一下唐安臣,让他对军务民政都更为熟悉,一年,他就会有质的飞跃。

“我用你,不是因为你是唐匹敌的弟弟,你应该知道,若无能力,你就是我的弟弟我也不用。”

李叱道:“所以你不要心里去胡思乱想,猜测别人会不会嫉妒,甚至在背后说你们兄弟坏话。”

唐安臣俯身道:“臣明白。”

李叱道:“不管你是谁,能做大事,我就重用,如果实在担心有人说些什么,那就做的更漂亮些,这是唯一可以让他们闭嘴的方法,如果这样你还不能让他们闭嘴,我能让他们闭嘴。”

唐安臣再次俯身一拜。

这次交谈之后,唐安臣就赶回兖州那边,虽然他头上的暂代二字还没有拿掉,可拿掉不拿掉,已经并无多大区别。

李叱安排连夕雾回西北,继续去督造长安城,那是未来大计。

也许有人觉得,在还没有夺下来整个天下的时候,就着手去建造一座新城,不明智也没必要。

可是李叱深知,一旦他拿了这个天下,而长安城还没有建好,那他想离开大兴城绝非易事。

天下安稳,人心就会变得懒惰起来,懒惰的人,还会拿什么规矩礼制来当借口。

如果先定天下称帝位,然后再着手去准备修建长安城的事,那时候的满朝文武,会有八成以上的人反对,甚至更多。

现在不一样,现在李叱的话,比做了皇帝之后的话还要好使。

做皇帝,哪有那么自由。

现在他要修建一座新城就能建,称帝之后,他想做这件事,便会有无数人站出来说劳民伤财,说毫无必要,还会说什么祖宗规矩。

李叱是一个经常都会去想以后的人,所以在那把眼前的是也做的极好。

唐安臣才走之后不久,玄武孙归隐找到了李叱。

李叱看到这个面相憨厚的中年汉子就有一种很自然的亲切感,因为在孙归隐身上,李叱看到了庄无敌的影子。

“我想离开。”

老孙开门见山,话说的无比直接。

“去哪儿?”

李叱问。

他没有问为什么离开,因为根本不必问。

当你决心守着一个女人的时候,往往是因为这个女人身边没有人守着。

真心在乎一个女人的时候,再优秀的男人也会有自卑,或多或少而已。

而这种自卑,在这个女人在乎的那个男人面前,就会无限度的放大。

老孙想离开,是因为青龙苏入夜回来了。

“就去兖州吧。”

孙归隐笑了笑,看起来倒是很洒脱。

“我知道白虎聂摄那个家伙也在兖州,如果有缘分,我们俩还能聚聚,不过我更想去渤海人那边转一圈。”

他看向李叱:“主公会明白我的,对吧。”

李叱嗯了一声:“明白。”

孙归隐笑起来:“明白......就很好。”

李叱拉了老孙一把,两个人走到门口那站住,看着远处的夕阳西下。

李叱缓缓道:“在乎一个人的时候,或许有卑微可言,离开一个人的时候,却要走的骄傲。”

他在老孙的肩膀上拍了拍:“所以不要悄悄的走,悄悄的走会让人以为你输了,而你不是输了,只是退了。”

输了和退了,不一样。

老孙点了点头:“我不会悄悄走,走也要走的坦坦荡荡,但有一样......没有人可以怪她,她又没错。”

李叱也点了点头。

是啊,她又没错,她一直都明确的告诉老孙,老孙和她并无可能,她心里也装不下其他人。

所以谁有资格去怪她,若怪她,那就是道德上的绑架。

“当个官吗?”

李叱问。

老孙要头:“我才不要......规矩太多了,有事的时候喊我一声,没事的时候别打扰我睡觉,这才是我喜欢的样子。”

李叱笑了笑:“睡觉去吧,喝酒的时候我再喊你。”

老孙哈哈大笑:“行嘞。”

走了几步之后老孙又回头,看向李叱说道:“我从不认为我比谁差,只是我出现的比谁晚了,这样想的话,我算不算自欺欺人?”

李叱道:“你不这样想的话,才是自欺欺人。”

老孙再次大笑起来,迈步离开。

当夜,李叱和老孙他们喝了很多酒,老孙搂着余九龄的肩膀说,俩人喝多了就要拜把子,还要拉上神雕,拦都拦不住。

看起来,所有人都醉的一塌糊涂。

清晨,天微微亮,老孙就起床,洗漱,更衣,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

他背上行囊出了自己的住处,看到了门外站着的霓凰。

霓凰递给他一个包裹:“路上吃。”

老孙嘿嘿笑起来,很惊喜,没有想到霓凰还会来送他。

他把东西接过来,问:“你做的?”

霓凰回答:“亲手买的。”

老孙哈哈大笑:“行嘞,多谢。”

他抱拳,然后迈步前行。

霓凰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着老孙那远去的背影,她看得出来,老孙的步伐很轻松,一点儿也不沉重。

他啊......从来都是一个那么坦荡的人。

走过街角,一转弯看到了路边站着个人,看起来应该是等他许久了。

老孙看到那家伙就瞥了瞥嘴,走过去,伸手:“刚才霓凰送我,给了我路上吃的东西,她亲手买的,你呢?”

苏入夜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很空。

老孙:“啥也不带,就来送人?”

苏入夜道:“那,要不然打一架?亲手打。”

老孙把包裹放下来:“打就打。”

居然是真的打。

两个人在这清晨的大街上打了起来,你来我往,拳脚相向,到了他们这个层次的比试,寻常的习武之人都该看不懂才对。

可是就连在远处等着的余九龄都看懂了,以为那俩人打,谁也没用什么招式,谁也没有什么技巧,就是你打我一拳我打你一拳的那种拳拳到肉打法。

如果论技巧招式,孙归隐绝非是苏入夜的对手,又怎么可能会打这么久。

打到两个人都躺在地上,鼻青脸肿。

“妈的......”

老孙骂了一句:“你要是发善心,想着我走之前让我打你一顿出出气,你他娘的为什么下手也这么狠。”

他脸上肿的老高,还青一块紫一块的。

躺在旁边地上的苏入夜哼了一声:“那样不爽。”

老孙居然噗嗤一声笑了:“你若真是站着不动让我打一顿,我确实不爽。”

苏入夜脸上也肿的乱七八糟的,毕竟俩人打起来谁也没躲,而且都是朝着脸招呼。

两个人就这样躺在地上好一会儿,然后莫名其妙的就都笑起来,笑的那么大声。

霓凰站在远处看着,没有过来,因为她并无必要过来,那是那两个男人之间的事,甚至和她都没有关系。

如果她过来了,会被人说那两个家伙是因为女人打架,可他们俩不是,他们俩只是互相看着不顺眼。

仅此而已。

“真是他妈的好疼。”

老孙坐起来,问苏入夜:“你带镜子了吗?”

苏入夜也坐起来:“我一个男人,出门带什么镜子?”

老孙:“你这样娘们儿唧唧的,我以为出门会带镜子呢。”

苏入夜:“说我娘们儿唧唧,你是想再比比什么吗?”

老孙瞥了他一眼:“滚蛋......”

然后朝着余九龄他们那边喊:“那边的,谁带镜子了?”

李叱和余九龄他们过来,纷纷摇头,正常的男人谁会带镜子出门啊......

余九龄问:“你想照镜子?”

老孙嗯了一声:“我想看看现在我什么样。”

余九龄:“别照镜子了,没必要,挺丑的。”

老孙沉默片刻,问:“有多丑?”

余九龄侧头看了看远处溜溜达达的神雕。

老孙猛的站起来:“不他娘的走了,先养好了再说,过几天再走。”

说完背着包就回去了。

苏入夜也起身,走了几步后回头问余九龄:“我呢?”

余九龄又看了看神雕,然后认真的回答:“你比它瘦点。”

苏入夜楞了一下,一掠而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