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九十七章 分权

不让江山 知白 8911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宁王。”

“哎!”

“把笤帚递给我一下。”

“好嘞。”

李叱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把笤帚拿过来,当然不会让高希宁来扫地。

他弯着腰打扫,高希宁笑道:“你不让我扫,是不是怕我在这屋子里私藏了土坷垃?”

李叱道:“万一你扫到一个呢。”

高希宁撇嘴道:“我岂会那么幼稚......”

她用脚勾了勾桌子底下,勾出来一个木箱。

打开。

“哈哈哈哈......我捡了一大箱子!”

李叱叹道:“宁王妃,庄重些好不好。”

“宁王,那你为何把簸箕拿了起来当盾牌。”

“我用簸箕当盾牌,挡得住宁王妃的暗器,却挡不住宁王妃的倾世容颜,其实你有何须打我,你只需一个眼神,我就浑身酥麻软绵绵。”

“噫!这么烂的词......还不赶紧再说几次。”

长眉道人坐在客厅里,就听到那两小只在那闹着,咧着嘴傻笑。

他端起茶杯品了一口,然后就使劲儿的深呼吸了几次。

丢儿啊......称王了?

好像来的那么突然,又好像来的那么顺其自然。

老道人十年奔波辛苦,为丢儿攒换命钱的时候,从来都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他的丢儿会成为王。

那时候的老道人,只是想着这孩子不能和他一个命,得改。

至于改成什么样子,在那时候他的心里,最美好的憧憬是衣食无忧再加有人尊敬。

他想着,丢儿在四页书院里读书,不去奢求做官不做官,做个教书先生,也是风风光光体体面面。

每天穿着得体的衣服,每天遇到的人都会客客气气的叫他一声先生。

这就老道人所有美梦中,最美的那个。

怎么就是宁王了呢?

怎么就是冀州之主了呢?

他坐在那,仔仔细细的回忆了一下,丢丢儿从丢丢儿变成李叱,那是年纪上的成长改变。

就比如老道人现在,也不会再多喊丢儿这个小名,而是喊李叱这个名字。

在没有别人,或是人少的时候,老道人才会喊他丢丢儿。

可是从李叱,变成宁王的这个过程,却让人觉得太过于神奇。

他打过多少次大仗吗?

没有。

他干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吗?

好像也没有。

所以一切都显得那么不可思议,而又那么顺理成章。

李叱从里屋出来,看了看在傻笑着的师父,他问道:“师父,你这样的症状出现多久了。”

长眉道人回头看了李叱一眼,然后问:“什么症状?”

李叱道:“就好像老年痴呆中又带着些少年发-春。”

长眉道人立刻就去抓自己的拐杖,李叱转身就跑了。

“师父师父,别用那个,你那个是短兵器,我这里有射程远的。”

高希宁拉着那口箱子从里屋出来了。

长眉道人道:“那你就助我清理门户。”

李叱噌的一声就跳到院墙外边去了,头顶上有两个土坷垃飞了过去。

李叱跳起来,双手扒着墙头,把脑袋伸出来看着那边。

“你们两个,居然敢谋害本王!”

高希宁叹道:“师父,我不得不说......别人当了王嘚瑟起来,应该不是这样的吧。”

长眉道人叹了口气后说道:“怪我。”

高希宁道:“我也有责任。”

李叱呸了一声,从墙头上下来,背着手溜溜达达的走了。

一边走一边想着,皇帝那个家伙随随便便就给 自己封了个宁王。

那自己这个宁王,当然可以随随便便封几个大将军。

他一边走一边想着,庄大哥应该封什么呢?

那般少言寡语,就叫木头疙瘩大将军。

澹台压境那般锦衣公子的模样,就叫小白脸大将军。

再想想柳戈,那是为数不多正常的人,就叫真正常大将军。

余九龄那个家伙,就叫干啥都快大将军。

至于老唐......

李叱想着,老唐那样的人,一般的大将军都不适合他的气场。

不如也给他封王,就叫博弈王好了......

毕竟直接用那个字,有些不雅。

越是想博弈王这个称号,李叱越觉得自己了不起,这么美好漂亮清新脱俗还一针见血的词儿都想出来。

不愧是我啊。

回到前边大院客厅里,李叱又仔细思考了一下。

之前想的当然不能真的那么做,这些名号要是传出去,宁军还能有气势?

自报家门的时候,庄无敌冷冷傲傲的对敌人说,我乃宁军木头疙瘩大将军。

余九龄在敌人面前,抖着腿说,我乃宁军干啥都快大将军。

这特么,若他自己是真快大将军也就罢了,前边加上宁军两个字,就显得不那么好了。

宁军干啥都快......士兵们会不答应的。

正想着呢,唐匹敌从外边进来,手里拿着一串糖葫芦,一边走一边吃。

李叱看着他那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我正在想给你一个什么正经的称号,你就这样进来了,怎么正经的起来。”

唐匹敌看着李叱蹲在椅子上的样子:“你要是个正经的王,也不会蹲在那。”

李叱道:“习惯了......”

他在椅子上坐下来,看着唐匹敌,唐匹敌从李叱的眼神里看出来不怀好意。

于是他用最快的速度把糖葫芦吃完。

李叱叹道:“你真不是人。”

唐匹敌在他旁边坐下来,问道:“给我想了个什么称号?”

李叱道:“你自己想吧。”

唐匹敌道:“料你也想不出什么正经的。”

他看向李叱说道:“既然还要暂时扯着大楚宁王这块虎皮,那就暂时按照楚军军制来说吧,我们的军制,基本上也与府兵相同,把将军的称号,不适合的就稍稍改动一下。”

李叱道:“这么头疼的事......”

唐匹敌从怀里取出来一张纸递给李叱:“帮你写好了。”

李叱道:“看这张纸,你也刚写好没多久吧。”

唐匹敌道:“包糖葫芦的纸。”

品级等级制度的存在,是最大限度的维持一支军队整体建制的必须。

没有品级等级制度,军队就是一盘散沙而已,完全无法调度运行。

唐匹敌对李叱说道:“队伍的构成主次都已经明确,只是一个更正式些的称呼。”

李叱点了点头。

“如果都按照楚军府兵的将军称号,咱们的人其实也会觉得不爽,而且会觉得我们彻底被朝廷招安了。”

李叱看向唐匹敌道:“所以名字还是要改,不改的就往下压一级。”

唐匹敌倒是忽略了这一点,想了想,点头道:“你说的有理,确实不能和楚军的称号完全相同。”

“第一是会让上上下下的人都觉得,我们这次是真的被朝廷招安了。”

“第二,他们就算不这样觉得,也难免会以楚军自居,以官军自居。”

唐匹敌道:“心态变了的话,队伍的战力会大打折扣。”

李叱嗯了一声:“所以我刚才也大概想了想。”

他看向唐匹敌道:“地方官职,暂时沿用楚官员的级别称呼,影响不大。”

“但军中 的官职称呼,改动要大一些......”

李叱起身,一边走动一边说道:“我想到的和你说一说,你觉得不妥当的,咱们再改。”

唐匹敌点头:“你说。”

李叱道:“先说品级,就只到正三品,往上不能有。”

唐匹敌点了点头,这一点可以想明白,此时就给某个人一品级别的话,以后可怎么办。

而且还会让百姓们笑话,觉得宁军封官就好像卖白菜一样,便宜的很。

“正三品,武扬大将军。”

李叱看向唐匹敌道:“你自己一人。”

唐匹敌没有回应,等着李叱继续说。

李叱道:“从三品飞扬将军,我,庄大哥,澹台。”

唐匹敌皱眉道:“为何你的军职要比我低。”

李叱道:“不然你如何服众?我还是宁王,只是军职比你低而已。”

唐匹敌觉得不妥,可是李叱却很坚决。

“军职上,必须有一个人有统领全局之权。”

李叱道:“我繁杂琐事太多,所以就一定是你,而且军事上,我又不如你。”

唐匹敌道:“你若坚决,那就这样。”

李叱道:“只要你不怕挨骂就好。”

唐匹敌又怎么会在乎挨骂不挨骂这种事,他对李叱说道:“这件事就这样定了,说其他的。”

李叱道:“其他的事,其他的人,你是大将军,你来分派安排。”

唐匹敌点头:“那就这样,正四品鹰扬将军,从四品威扬将军,正五品勇扬将军,从五品毅扬将军。”

李叱道:“还行,挺好听。”

唐匹敌道:“所以,以后单说军务事,你我意见相左......”

李叱道:“没有的事,军务事,你说了算,所有人都要听,我也要听,不会意见相左,只会拍你马屁。”

唐匹敌笑起来:“那就这样,我先回去了,明天把拟好的条陈给你看。”

李叱道:“吃了饭再走呗。”

唐匹敌想了想,点头:“那就吃了饭再走。”

李叱:“你就不会客气一下?”

唐匹敌道:“客气?唔......谢谢你留我吃饭。”

李叱:“......”

几天后,唐匹敌正式把他和李叱定下来的事宣布。

当众人听闻李叱的军职还不如唐匹敌高的时候,都有些发懵。

李叱可是王,可是怎么能军职比唐匹敌低一级呢?这好像怎么想都不妥当。

然而又能想到,连宁王的军职都低于唐匹敌,所以宁王的态度也就显而易见。

连庄无敌这般懒得思考的人,其实都已经想明白是怎么回事。

要想突出唐匹敌在军务上的权力,又不能显得压住了其他老兄弟。

李叱也很难,所以李叱就把他自己的军职压低。

这样一来,老兄弟们也就不会有什么怨言了。

除了军务上的事,李叱也对文官方面做出安排。

皇帝给李叱封王,目的是想让李叱和罗境不能两立。

但皇帝这种手段,本就是双刃剑,砍不伤别人,就没准伤了自己。

有了这个封号,李叱就能名正言顺的去接管整个冀州,所有地方官府,都归李叱管制。

李叱把冀州节度使的职权一分为二,军事上的事都给了唐匹敌,民治上的事都给了燕先生。

冀州节度使的官职,也给了燕先生,除了军务事之外,其他的事燕先生都有权处置。

李叱把自己摘了出来,像是个甩手掌柜一样。

人人皆有职权,反而是他,让人觉得他把事情都分派出去,他什么都不管。

长眉道人知道后,却忍不住笑起来。

自己这个宝贝徒弟啊,已经是一个合格的老妖精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