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三百三十七章 药

不让江山 知白 642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队伍一路往西北方向走,那个叫澹台压境的锦衣公子也不和人说话,只是在队伍后边跟着,队伍停下来休息他就停下来,除了他的那匹老黄马之外,倒是也没有谁不满意。

好像是老黄马不满意他这种有规律的走走停停的方式,因为它习惯了随便走随便停,走到它想走的地方,停在它想停的地方。

走了两天之后,队伍终于出了山,山外是一片一眼看不到边际的原野,能看到百姓们在田里劳作,已经快入夏,麦子快到膝盖那么高,收成就在眼前。

可是天知道这已经看在眼里的粮食会不会落在百姓们自己手里,上面有官府来征收,下边又流寇在抢夺,百姓们只盼着官府的人都忘了,流寇都瞎了。

按照地图来看,要走到下一个比较大的地方投宿最少还要走一天一夜,他们这么多人倒也不惧怕在野外露营,所以就没打算赶的急一些。

到了下午,前边探路的斥候回报,说是大概二十几里外有地方适合露营,村子很小,也没有合适的民居可以提供,但是斥候和村子的里正已经交涉过,里正愿意让他们在村口的空地上住一晚。

村子确实不大,一共也就百十户人,看得出来村民们都很贫苦,李叱下令尽量不要去惊扰村民,他们这么多彪形大汉又都带着兵器,百姓们不怕才怪。

夏侯夫人面善,她主动去和村民谈,借人家的水井打水,顺便还为两位村民诊治了一下,然后还送了些药。

士兵们在村子外边搭建帐篷,用大车把营地圈起来,这样能有效防止被突袭。

有大车阻拦,不管是敌人用骑兵冲击,还是用羽箭偷袭,防护作用都很大。

稍远些的地方,澹台压境看着那些人训练有素井然有序的安营扎寨,不由得对这些人更为好奇。

这些人的素质绝非寻常商队,那些护卫配备的武器,就算是正规的大楚府兵都比不上,府兵有的他们都有,府兵没有的他们也有。

装备之精良,让澹台压境都觉得有些震撼。

经过他观察,这队伍里有一半护卫,百人左右,极为精悍,他们纪律严明,配合默契,一百人应该也是有建制调度,那些大概是什长的头目很少说话,几个手势,手下人便立刻动起来。

这样的兵,澹台压境觉得就算是凉州悍卒中最精锐者,可能也不过如此。

另外一百人左右看起来就不一样了,他们懒散,没纪律,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看起来根本就不是兵,应该都是江湖中人,但是彼此之间又都无比的熟悉。

那些纪律严明的士兵不理会这些人,这些人也不理会那些兵,互不干涉,泾渭分明。

所以澹台压境很费解,这支队伍是怎么拼凑起来的。

就在这时候唐匹敌拎着一些干粮过来,他把干粮递给澹台压境,也没说话。

澹台压境摇了摇头道:“干粮太粗粝,吃不下。”

他笑了笑道:“我刚刚去村子里转了一圈,用五十两银子买了一只鸡,请那户百姓帮我炖好,这种地方也着实没有什么可吃到的东西,好在他们养的鸡肉鲜肥嫩,毕竟他家里一共只有两只,应该养的很金贵,所以炖的好了,也可下饭。”

唐匹敌摇了摇头,拎着那些干粮转身要走。

澹台压境道:“你真的不考虑一下给我做手下?”

唐匹敌连头都没回,继续往前走。

澹台压 境笑道:“你这样的人,为什么会甘心给那个人做手下?”

唐匹敌笑了起来,没说话,只是这笑声就让澹台压境感觉自己被笑话了,那大概是一种你真可笑,你真可怜,你真可悲的笑声。

所以澹台压境有些懊恼。

“我这两日一直都在想怎么破你的拳法,略有所悟,要不要再试试?”

他朝着唐匹敌喊了一声。

已经走出去一段路的唐匹敌停下来,像是略微沉吟了一下,然后转身回来。

那老黄马抬起头看了看唐匹敌,又低下头继续吃它草,在这一刻唐匹敌才注意到,那老黄马吃草看似随意,但其实极为挑剔。

它吃的很精准,只吃那些草上的嫩叶,但凡是长成的叶片一口都不吃。

唐匹敌停下来,他指了指老黄马问道:“打之前,我想先问问你,这马有何不同之处?”

澹台压境道:“它是我的马,自然不同。”

唐匹敌道:“它连你都不想理会,应是自觉比你还高贵,所以应该不是因为你它才不同凡响。”

澹台压境叹了口气,似乎有些无奈。

“它是我父亲的马,所以从来都不会给人让路,不管是谁,只有别人给它让路的时候,你也知道畜牲这种东西都一样,不只是马,哪怕是一头猪也一样,将来如果你有一匹好马,跟着你战无不胜,往来无敌,不管你骑着这匹马走到任何地方,所有人都会退避向你行礼,畜牲大概觉得那些人也是在向它行礼,久而久之,它便成了这样一个吊样,觉得它自己很高贵。”

老黄马抬起头看了看澹台压境,然后打了两个响鼻,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抗议,又或者是骂了一句。

“请。”

唐匹敌理解了为什么这匹老马看起来那么高傲,所以准备和澹台压境继续比试一下。

在西北凉州战无不胜往来无敌的,还能有谁。

这次两个人的比试时间要久不少,大概一刻之后,澹台压境摆手示意不打了。

他看向唐匹敌说道:“还是赢不了你,但我感觉的到,你比第一次出手已经加了力,上次七分,这次八分。”

唐匹敌没回答,转身走了。

大概一个时辰之后,李叱他们看到村子里出来几个人,其中一个人端着一口砂锅,还在冒着热气,那应该就是给澹台压境炖好了的鸡。

剩下的几个人,有抱着被子的,有拿着盆架脸盆的,还有拿着工具的。

这些村民到了之后,用木头给澹台压境搭了一个简易的棚子,还拼了一张木床,李叱本以为那些被子是要盖的,可是却搭了棚子用来挡风。

澹台压境取了一些银子给那些百姓,那几个人随即千恩万谢的走了。

哪怕是在如此简陋的环境下,这个人也要有条件允许中的最舒服的享受。

他打了个响指,那老黄马不情愿的溜达过来,澹台压境把马背上的东西卸下来,那杆长槊放在床边,从另外一个挂兜里取出来一副碗筷,碗是金边玉碗,筷是金玉相连。

一壶酒,一锅鸡,一个馒头,吃过之后他又变戏法似的从行礼中取出来一条看起来很名贵的毛毯,盖着毛毯躺到床上去了。

余九龄看的都有些懵,他问身边不远处的李叱:“我不说话的时候欠揍吗?”

李叱道:“还好。”

余九龄指了指那个澹台压境:“那个人不说话是不是也欠揍?”

李叱道:“不要忍着。”

余九龄叹了口气道:“打不过......老唐昨天说,这个人的武艺不在他之下,所以我就不去自讨无趣了。”

“但......”

余九龄道:“我现在忍不住想去偷他的碗。”

与此同时,燕山营。

已经从信州回来的虞朝宗进门之后就松了口气,这一路奔波也确实有些劳累,他坐下来后就拉开书桌的抽屉,从里边取出来一个玉瓶,打开玉瓶取了两粒药丸,就着水吞下去。

如今的燕山营五当家常定岁问道:“大哥,怎么样?”

虞朝宗摇头道:“老毛病了,这次出门忘记了带药,所以有些不舒服,还好......”

如今山寨,大当家虞朝宗,二当家庄无敌,三当家李叱,四当家和五当家是兄弟俩,哥哥常定舟是四当家,率军镇守边关,六当家是西篱子,也在边关,老七叫黄金甲,大部分时候都不在山寨,燕山营之外的所有暗哨眼线,都归黄金甲负责,他只要离开山寨去巡查,最少也要两个月才能回来。

常定岁道:“老七上次巡查的时候得知云隐山那边有神医,所以立刻就派人回来禀告,也不知道那神医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若是真的,请过来给大哥看看,也许就能把这病给治好了。”

虞朝宗笑道:“不妨事,从小就有的病,这么多年来还不是好好的活着,只是这次粗心忘记带药了。”

常定岁道:“我已经骂过了大哥的亲兵,这种事居然都能疏忽。”

虞朝宗道:“疏忽也是我自己的疏忽,你骂他们做什么,下次不许。”

“是。”

常定岁应了一声,然后试探着问了一句:“大哥觉得老八这个人怎么样?”

“老八?”

虞朝宗楞了一下,然后笑起来道:“这个人,眼神里有阴狠,说话的时候不敢与人对视,你应该也看到了,说话的时候频繁低头的人,心里一定有问题。”

他往后靠了靠,看向窗外说道:“本事是有的,可是心思未必干净,我是咱们山寨的大当家,当时一句笑谈说能拿下代州和信州就让他做八当家,他真的做到了,我就不能食言,不过啊......”

他看向常定岁说道:“这人的谋略心思确实厉害,若他没有异心,只是想求个前程,留在山寨里也有用,老二老三暂时不能回来,山寨里人手不够用,现在多了一个老八也能替你们分担些。”

常定岁笑道:“二哥倒好,留在冀州不回来了,三当家的也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虞朝宗就摇了摇头道:“三当家眼光深远,我不及他,你也不及他,我们这些人做事图眼前,连老八也是,他能拿下代州和信州,是将眼前的事看的无比准确,眼前的局势他能看的细致入微,但是老三他看的是以后,我们都看不到的以后。”

虞朝宗道:“你以后不要再说老三什么。”

常定岁俯身:“大哥的话我记住了。”

虞朝宗道:“都是心思细腻缜密的人,以后老三回来了,见到老八,也许会有些精彩。”

他笑了笑,常定岁也跟着笑了笑。

虞朝宗的眼神看向那个玉瓶,有一种担忧和惧意一闪即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