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三十二章 欢迎你们

不让江山 知白 716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为了不被人察觉,李叱最终还是很快就把归元术的脚放开了,他们迅速回到了李叱他们住的那个大院。

所以当那些被派在大宅外边护卫的人看到一辆破破烂烂的马车,以一种歪斜着但以无比顽强的姿势到了的时候,全都楞了一下。

一边车轱辘还转着,另外一边......另外一边没有车轱辘了,蹭着地来的。

这种情况下还能拉到门外,这只能说委屈了那拉车的马。

手在门外的人连忙上前询问,归元术整理了一下衣服,用一种云淡风轻的语气说路上被乱窜的猪撞倒了,结果车就翻了,还把车厢摔坏了。

那人仔细看了看这车,然后不得不感慨了一句:“那得是多大的猪?”

这车都破成这样了,一般的猪肯定是办不到。

归元术依然云淡风轻的回答:“好大一头猪,看着都不像是本地猪。”

那人楞了一下,然后居然还有些不服气,心说凭什么本地猪不行?

进了大宅,提前回来的李叱已经在瞪他了,眼珠子瞪的溜圆,归元术不甘示弱的回瞪,这把高希宁她们都看愣了。

李叱回来还没有来得及把事情经过告诉他们,只是说朝廷派来的狗官居然是归狗官。

此时此刻,两个人就那么谁也不甘示弱的瞪着,气氛就变得有些别扭起来。

余九龄叹了口气:“何必呢,好像两个怨妇似的。”

高希宁叹道:“为什么他总是能和其他男人搞出来这种气氛,看起来好像都觉得他是负心汉。”

余九龄道:“这话不该是老唐说的吗?而且语气应该更加幽怨一些......唔,不对,老唐是大房,所以老唐不觉得当家的是负心汉。”

高希宁:“你也是其他男人之一。”

说完就抬起手,余九龄叹道:“我冤枉啊......别人我不敢说,我和当家的肯定是清清白白。”

其他人都看向余九龄,这句别人我不敢说,把别人全都拉了进来。

“总这么在这瞪着也不是回事。”

高希宁劝了一句:“要不然你们进屋瞪?”

李叱点了点头:“那就进屋瞪。”

归元术:“我还怕了你?”

然后这两个人就大步进了屋子,在客厅中,李叱坐下来,归元术就特意坐在他对面的位置,两个人依然互相瞪着对方。

“虽然你是宁王,但我还是怀疑你蠢!”

终于,还是归元术先忍不住,瞪着李叱骂了一句。

李叱道:“狗官!”

归元术道:“我猜到了你会来无来城报复甘道德,所以我才会说你蠢,你身为宁王,肩抗万千百姓,你就不该来!”

李叱:“狗官。”

归元术道:“你若是在青州出了什么事,冀州怎么办?你的朋友们怎么办?你的部下怎么办?你刚刚救了的冀州百姓怎么办?你就是蠢!”

李叱道:“狗官!”

归元术:“你不会说别的?”

李叱道:“我字比你的字值钱,我就比你说的少,比你说的多就显得太给你面子了,而我!不想给你面子。”

归元术:“蠢!”

李叱:“狗官!”

归元术:“我只说了一个字,蠢!”

李叱:“幼稚,狗官!”

余九龄看向高希宁道:“大哥,看起来这二位应该还得一会儿才能完事,要不然咱们先去吃饭吧。”

高希宁点了点头,问郑顺顺:“你们想吃什么?咱们是出去吃还是在这吃?”

郑顺顺道:“我们都行,都行的,不用太麻烦了。”

高希宁道:“出去吃也不是很方便,聊天叙旧还是在这里吃吧,毕竟不会被人看到,我去给你们做菜。”

郑顺顺:“太不好意思了,我们去帮个忙。”

四个人连忙都起身:“我们做菜也都行,咱们一起做。”

余九龄道:“是时候让你们知道一下,谁才是冀州第一厨神了,来来来,你们给我打下手就行。”

一群人聊着天开着玩笑到后院去了,客厅里就剩下那两个家伙还在互相瞪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叱道:“眼睛有点酸,先暂停一会儿。”

归元术道:“正有此意。”

然后他问:“你觉得这会儿他们把饭菜做好了没有?”

李叱道:“应该差不多了,要不然过去看看?”

他起身先往后院走,走了几步一回头:“狗官!”

归元术:“你有完没完,你连三岁都没有,幼稚!”

李叱道:“我三岁你也就两岁半。”

这俩人也是难得了,一个不把自己当宁王,一个不把宁王当宁王。

一路斗嘴到了后院,看到高希宁她们已经准备出来一些饭菜,两个人坐下来接着对喷,但是手上的动作不耽误,他给他倒酒,他给他夹菜。

余九龄看着那俩人,忍不住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大哥,我觉得你要是再不管管的话,以后宁王后宫,你可能是唯一一个女人。”

高希宁道:“没事,还有我一个就行。”

余九龄:“噫!”

高希宁道:“累了,不想努力了,就这样吧。”

可是接下来没多久,他们就发现那俩人已经在嘀咕嘀咕的密谋怎么去报复甘道德了。

李叱本来就有计划,此时多了归元术在王府里相助,这计划一下子就变得好像更简单起来。

俩人很快就把计划重新梳理了一遍,又各自分工,就好像刚才那对喷的李三岁和归两岁半另有其人似的。

“你其实应该知道......”

几杯酒下肚之后,李叱看着归元术认真的说道:“皇帝把你派到青州来是什么意思,你别告诉我说你完全没有想过,你自己不多想想,也该为他们几个多想想。”

归元术苦笑一声:“我想了我也不会说,有些事......改变不了,那就接受好了。”

李叱道:“这件事是因我而起,如果我不去大兴城的话皇帝也不会怀疑你,所以我得负责,你就别回去了,你们都是光棍一个,没有家业,跟我回冀州最好。”

归元术那四个手下倒是没有什么抗拒,毕竟他们觉得跟着宁王做事,应该比留在朝廷里做事要好玩多了。

好玩就已经足够诱人了,更何况还有钱拿,他们在都城可是既不好玩又没钱。

但他们也都知道大人心里有一道不好过去的坎儿,那就是武亲王杨迹句。

对于归元术来说,武亲王有知遇之恩,归元术又是一个不可能忘恩负义的人,所以这选择就变得艰难起来。

归元术沉默了一会儿后问李叱:“如果我去了冀州的话,陛下就会真的宣布我们都是反贼...

...到时候,兄弟们的亲朋好友,就算不被牵连,也都会跟着抬不起头。”

李叱道:“现在我就分派人去都城,你列一个名单出来,我把名单上的人全都接到冀州。”

归元术因为这句话而脸色一变。

余九龄笑声对高希宁说道:“大哥你看,当家的为了得到他,如此处心积虑!”

高希宁道:“我为什么有一种错觉,你也想让李叱处心积虑的得到你?”

余九龄道:“瞎说!”

然后补充了一句:“得到我还需要处心积虑吗?我很好得到。”

高希宁一把将余九龄屁股下边的凳子撤了,余九龄居然没有倒下去,看起来这马步倒是蹲的四平八稳。

李叱正在和归元术说话,还抽空看了余九龄一眼,然后把凳子翻过来,凳子腿对着余九龄的屁股。

余九龄:“......”

李叱继续对归元术说道:“现在皇帝还不知道你在青州情况如何,时间上还来得及,我现在写名单,我明天一早就分派人出去。”

归元术声音微微发颤的说道:“可是......”

李叱道:“你是担心名声?现在的皇帝说你是反贼,以后的皇帝说你是功臣,你以后且看看,是谁给你定的名声更大,是谁定的管用。”

这句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愣在那。

归元术都下意识的看向李叱:“这......其实陛下他也不容易,大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和陛下无关,他一心想重拾民心,想恢复山河,可是......”

李叱道:“那我不杀他就是了,回头找个小院给他住着。”

归元术张了张嘴,李叱看向高希宁道:“明天分派两位千办出去,把人都接到冀州。”

高希宁点了点头:“好,还有别的事吗?”

李叱道:“一路上的开销花费都记清楚,回来扣他们五个的俸禄。”

归元术:“好了不要再说了,我拒绝。”

李叱道:“我每个月扣你们一半,留一半,扣多少年就看花多少钱了。”

归元术刚要说话,郑顺顺道:“大人,可以干,咱们在朝廷做官可一直都没有发过俸禄,在这发一半呢!”

归元术:“出息!”

然后问李叱:“一半是多少?可不可以这样,每个月扣我俸禄的五分之一,扣他们四个每个人的五分之四。”

郑顺顺道:“大人我想反了。”

丁满道:“附议。”

张有栋道:“我愿为从犯。”

赵山影道:“别说从犯,我现在当主犯也没什么意见,咱们反了吧。”

归元术叹了口气:“你们竟然如此容易收买,是我万万没有料到的......更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也这么容易收买......”

李叱也叹了口气,对高希宁说道:“我是不是价开高了啊。”

高希宁道:“没事,我让方洗刀和尚青竹去,跟他们俩说回来后多报点账,五两的事报十五两,咱们多扣他们几年的不就好了吗。”

李叱道:“花五两报十五两,这样不好吧......怎么也得报三十两才行。”

归元术:“......”

余九龄笑道:“欢迎你们加入我们这个相亲相爱的大家庭,我们这,从来都不欺负人。”

归元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