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一十九章 年聚

不让江山 知白 843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一年一年,数着日子过的时候觉得很慢,数着年过的时候却显得那么快。

有时候就会特别欣喜,因为一年一年都是正着过的,日子一年一年好,所以有期盼。

有时候又会莫名其妙的伤感,因为时间对于每一个人来说,其实都是倒数的。

一眨眼,李叱已经不再是那个小丢丢儿,而是大丢丢儿了。

不管看哪个方面,都大。

他们回到冀州的时候已经腊月二十六,冀州的大街小巷已经张灯结彩。

想想看,上次李丢丢坐在墙头上盼着夏侯琢回来的时候,好像就在前几天。

时间一成不变,可是又带给人很多错觉。

百姓们在年前有时间坐下来,慢慢的品味一下生活。

一壶茶,一把瓜子,就能品味过去几十年的酸甜苦辣。

再加一把花生,就能品味出未来几十年的喜怒哀乐。

所以人们就会忍不住的感慨,几年前大家过的是什么日子,现在又是什么日子?

宁王没成为冀州之主前,从曾凌那时候算起,冀州百姓的日子,哪有过的舒坦的时候。

舒坦的不是他们,舒坦的是那些名门望族,灯红酒绿的是那些达官贵人。

可是宁王在冀州这才三年不到,冀州百姓的日子已经翻了一番不止。

最起码在过年的时候,人人家中的餐桌上,有酒有肉有米粮,人人家中的日子里,有笑有泪有余庆。

城中的富商甚至想着,要在冀州城里给李叱造一座雕像。

他们凑在一起,请求面见宁王殿下。

宁王倒是没有拒绝,就在冀州府治衙门里招待了这些人。

大家围坐在一起,有茶有糖有点心,聊的也开心。

虽然大家都很拘谨,毕竟见的可是宁王殿下,但见到了就是最大的开心。

李叱听这些人打算耗资数万两银子,甚至可能十万两银子,要在冀州城里给他建造一座三丈三高的雕像,当时眼睛就微微眯了起来。

“你们确实想花这笔银子?”

李叱问。

那些富商连连点头,点头慢了都好像心不诚似的。

李叱缓缓说道:“这雕像上,若是刻上你们的名字,说是你们募捐修建,自然最好。”

富商们又连连点头,点头慢了都好像不同意似的。

李叱道:“可是雕像上刻了这些字,就显得不那么好看,第一是寒酸,要大家凑钱修个雕像出来,说出去会被人笑话,第二是不美观,刻上那么多字,好像在纪念什么似的......”

他叹道:“可若是不刻上你们的名字,又显得亏了你们。”

富商们面面相觑,一时之间不知道李叱是什么打算。

李叱道:“这样,你们既然非要花了这笔银子不可,那不如我帮你们想个更好的用途。”

李叱扫了众人一眼后说道:“用这笔银子做盾牌,我让人在盾牌上刻你们的名字。”

李叱笑道:“所有制作出来的盾牌,分发给士兵们后,他们拿到就知道是谁出银子给他们做的这保命的东西。”

李叱起身,一边走一边说道:“你们说给我建造雕像,也能为你们积累功德......那你们想想,救人一命积累多少功德?”

李叱的笑容看起来,是那么的温善那么柔和。

“我中原道宗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救人性命为上功,西域禅宗的人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你们做一面盾牌,就是救了一个人,而且还不只是救一次,每一次出征,这盾牌可都是救命保命的东西。”

“你们一面盾牌的功德,往小了说,在禅宗说法中最起码可以抵得上七级浮图,道宗说法,往小了说,救人一命是积一次上功......”

李叱看向那些富商说道:“那要是一百面盾牌呢,一千面盾牌呢?一万面盾牌呢?”

李叱笑道:“若真如此,在座的各位要说功德,那人人都可飞升天界,位列仙班。”

那些富商们互相看了看,每一个人的眼睛里都有了光彩。

李叱道:“想想看吧,士兵们举起手中的盾牌,一眼就看到盾牌上你们的名字,他们每个人都会谨记,你们就是他们的恩人。”

“做盾牌!”

一个富商站起来,脸色激动的说道:“我要做,我要做一千面!”

另一人站起来道:“我也做一千面。”

人一个一个的表态,李叱看着他们,其实也知道他们这些人不会因为自己这三言两语而激动起来。

能做生意到这个地步的,哪有傻乎乎的。

他们激动起来,是因为他们觉得应该激动起来。

可是李叱也不在乎他们的激动是真的还是假的,因为银子用在了最合适的地方。

真的用这修建雕像的银子,造出来一万面盾牌,李叱觉得这些人就算真的去位列仙班也没什么。

回头让张玉须和那些神仙们打个招呼的事。

只要天界上的那些神仙们住的地方够宽敞。

挤一点也没关系,仙人嘛,挤一点也是仙人。

合住也是仙人,合租都是。

于是,双方愉快的达成了都满意的结果,做盾牌。

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车马行。

李叱还是喜欢这,这里好像更为自由一些。

用唐匹敌的话说就是,李叱觉得做宁王得戴上面具,而在车马行里,他还是李叱。

铁锅,木柴。

李叱看着热气腾腾的那一大锅炖肉,想着一会儿是应该吃米饭还是馒头。

这种炖肉,这种浓郁到让人胃都在发抖的香味,简直是人间少有。

把东西做好吃这种事,只要做的多了,那自然也就能掌握。

虽然这不是李叱的天赋,不像是有些人,好像一生出来脑袋里就有食谱,随便做做就是人间美味。

还能靠着这种天赋,把小姑娘哄的美美哒。

但他足够好学,也足够坚持。

这一排铁锅,全都在冒着热气。

这一锅是炖肉,旁边一锅是炖鱼,再旁边是一锅炖鸡......

李叱掐着腰看着,觉得打下来豫州大概也就这样了吧,成就感应该差不多。

咦?

为什么会用打下来豫州做比喻呢。

就在这时候门外有个人进来,弯着腰进来的,脑袋进来了屁股还在门外边。

一边往里走一边使劲吸着鼻子,闻着味就进来了。

李叱一看到那人进门,眼睛就开始发光。

“今年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李叱立刻问了一句。

夏侯琢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道:“这味儿太香了,都是你炖的?”

李叱道:“那是自然。”

夏侯琢问道:“我不相信你的手艺,除非是肉不一样,这么香......你把神雕炖了啊?”

远处神雕抬起头往夏侯琢这边看了看,那眼神,好像在说进来的怕是个傻子吧。

夏侯琢走到李叱身边,看了一眼满满一锅的肉,又看了看旁边的炖鸡。

“这边是神雕,那边是狗子。”

夏侯琢道:“我先尝尝。”

他伸手就从锅里捏出来一块,放进嘴里,那味道一下子就穿透了灵魂。

“你是假的李叱吧。”

夏侯琢看着李叱:“说, 是何方妖孽把李叱夺舍了?”

就在这时候,夏侯玉立和她母亲一块进来,看到李叱的那一刻,夏侯玉立的脸莫名其妙的红了一下。

像是为了掩饰,故意看向神雕那边:“啊,神雕,你又胖了!”

神雕看到夏侯琢一脸嫌弃,看到夏侯玉立却立刻就跑了过去。

围着夏侯玉立转圈,用它的鼻子在夏侯玉立腿上一下一下的拱。

李叱看着它那个丢人的样子,问夏侯琢:“你刚才问我,是不是把神雕炖了?”

夏侯琢:“嗯?”

李叱道:“明天吧,明天那顿炖。”

夏侯玉立逗了一会儿神雕,背着手走到正在和夏侯夫人说话的李叱旁边。

假装听了一会儿,然后用脚轻轻踢了踢李叱。

“宁儿呢?”

她问。

李叱道:“出去采买东西,马上就要回来了吧。”

“唔.......”

夏侯玉立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却忽然跑了:“我去找她。”

夏侯琢看着妹妹跑出去的样子,忍不住重重的叹了口气。

忽然抬起脚在李叱屁股上踢了一下。

李叱诧异的问:“这是何故?”

夏侯琢道:“刚刚那猪拱了我妹妹。”

李叱道:“那你踢猪啊。”

夏侯琢道:“踢了啊。”

李叱:“按照我们行骗之人的看法来说,你这话术,是多么低级的坑......”

夏侯琢道:“猪就是猪,管他低级不低级,猪就是笨。”

门外,唐匹敌和澹台压境一块进来,看到夏侯琢和夏侯夫人居然回来了,连忙上前打招呼。

唐匹敌道:“刚刚看到夏侯姑娘跑出去了,一边跑一边说着笨猪笨猪笨猪......”

他问李叱:“你把她怎么了?”

夏侯琢:“哈哈哈哈哈.......”

李叱道:“是神雕!”

唐匹敌道:“神雕?神雕气着夏侯姑娘了?那我们要不要吃了它。”

夏侯琢:“说好了,明天那顿炖。”

唐匹敌看了看神雕,又看了看李叱,然后就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

李叱瞥了他一眼:“笑个屁?”

唐匹敌道:“屁有什么好笑的,笑个猪。”

余九龄从门外跑进来,一边跑一边说道:“做好饭了吗?”

李叱回答:“差不多了,饿了?”

余九龄道:“快藏起来,罗境居然来了!”

罗境在余九龄后边也就是一丈远的地方,听到余九龄这句话,他立刻往四周踅摸起来。

忽然间悟了。

心说怪不得李叱的婆娘高希宁,习惯了用暗器。

可是这车马行内外,居然扫的干干净净。

于是罗境看向身边的罗枝节:“把鞋脱了。”

罗枝节不明所以,但立刻就把鞋脱了下来。

罗境一把将鞋拿过来,瞄了瞄,嗖的一声扔出去,正好打在余九龄屁股上。

余九龄回头一看是只鞋,先看了看罗境,罗境一脸得意,再看看罗枝节,罗枝节一脸无辜。

余九龄心说管你无辜不无辜,他朝着神雕喊了一声:“神雕过来!”

神雕扭着大屁股就跑过去了,余九龄把那只鞋往神雕嘴里一塞:“过年了,拿着吃去吧。”

神雕叼着鞋就跑了,甩着屁股跑。

罗枝节:“......”

别问神雕为什么喜欢叼鞋。

问就是都赖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