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三百九十八章 连环套

不让江山 知白 756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节度使府邸。

曾凌坐在书桌后边,低头看着手里的一封信,这封信是前几天有人送到他节度使府门外的,来的人把信放下就走了,没敢停留。

信的笔迹有些潦草,显然写信的人很急,也可以想象的出来,这个人不但心急,也气急,气急败坏的气急。

很显然,这封信不是之前在冀州城里的人送来他府门外,而是最近才回到冀州城的人。

如今冀州南边两座城门东边一座城门都没开,只开了西门和两座北门,所以进城的人很大概率是从北门进来的。

之所以如此推断,是因为这个送信的人和北边的燕山营绿眉军有关。

信里的内容是揭发李叱,表面上是四页书院弟子,实则为燕山营三当家,试图和虞朝宗里应外合夺取冀州。

还说李叱这个人阴狠毒辣,有可能会对节度使大人不利,请节度使大人小心戒备。

这是一封要借刀杀人的信。

所以曾凌一直都在想,这个要借他来除掉李叱的人到底是谁?想来想去,大概也就推测的出来,这个人也是燕山营的人。

而且应该是一个被李叱压着的人,也许是燕山营原来的当家之一,却被李叱后来者居上,所以心里不服气。

又也许是因为担心李叱抢了太多风头,所以想借机除掉李叱,这样就能稳固那个人自己在燕山营中的地位。

如果信里说的是真的,李叱确实是燕山营三当家,在李叱的那车马行里还有一个二当家,那么看来李叱这个人真的是深不可测。

可是话说回来,这个告密的人也有点意思,以为这样就能除掉李叱?

这样的计策,也显示出了那人的气急败坏。

曾凌的那封信随手扔在桌子上,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很多事,越想越有意思。

就在这时候门外响起敲门声,曾凌问了一句:“是进卒吗?”

门外的人道:“是我,大人。”

曾凌道:“进来吧。”

将军进卒随即进门,然后一回身又把书房的门关好。

“李叱那边可有什么动静?”

曾凌问。

进卒回答道:“回大人,未见什么动静,三天之期已经过去一天,也不知道他到底要打算怎么做。”

曾凌笑了笑道:“夏侯对他推崇无比,我深知夏侯为人,他说李叱很厉害,那就一定是真的很厉害。”

曾凌道:“那边你不用去盯着了,交给你去查一件事。”

进卒垂首道:“大人请吩咐。”

曾凌指了指桌子上的信:“你看看那封信。”

进卒过去将书信拿起来看了看,然后脸色就有些变化,他看向曾凌问道:“大人是让我查查李叱到底是不是燕山营的人?”

“不用查,他肯定是。”

曾凌笑道:“现在回想起来,有些事看似意外,也似偶然,但都有联系,所以不用去查这个,李叱是不是燕山营的三当家,对我来说只是他有意义和更有意义的区别,而不是没有意义。”

进卒随即明白过来:“查查是谁送来的信?”

“嗯。”

曾凌点了点头道:“这是个人情。”

进卒笑着说道:“大人现在用李叱,虽然也要花一些银子,可若说算欠了李叱一个人情也可以,这封信,这个送信的人,写信的人,就是还给李叱一个人情。”

曾凌道:“原本以为他只是仗着夏侯的关系才一步一步爬起来的,而且爬起来的很快,一个没注意,他就已经看起来有些强壮了,现在看来,作为燕山营的三当家,他的强 壮还是很低调。”

他起身,像是坐的累了,一边活动一边说道:“现在冀州的敌人太多了,青州崔燕来已经没了青州,豫州刘里已经没了豫州,他们都想来抢我冀州,冀州曾凌......不能没有冀州。”

他看向进卒说道:“所以不能再把燕山营引过来,如果引过来,也是要想方设法让燕山营来帮我。”

进卒俯身道:“明白,对李叱的态度,就是比原来的态度还要友善。”

“嗯。”

曾凌道:“我听闻你对唐匹敌也很推崇?下边人说,你不止一次的夸过唐匹敌,说他世所罕见。”

“是。”

曾凌不敢说谎,俯身回答道:“唐匹敌用兵在我之上,卑职心服口服。”

曾凌笑道:“所以我才让你去查这件事,你明白了吗?”

进卒当然明白,节度使大人帐下和李叱那边最亲近的是两个人,一个是叶杖竹一个是他。

叶先生那边因为和夏侯琢的关系,和李叱更亲近,但是因为太亲近了,所以节度使大人也不敢乱用。

而他和唐匹敌关系还好,不远不近,唐匹敌和李叱对他又不排斥,所以他最合适。

“卑职明白怎么和李叱他们相处,大人放心。”

“那就好,这个送信的人尽快揪出来,李叱说三天给我答复,三天之后若那件事成了,我总得给他一些回礼,礼尚往来的事,不耽搁,两边就都开心。”

曾凌道:“另外......传令上下,军中任何事,都需经我批准,一兵一卒的调动,没有我的军令也不准执行,不管是谁。”

进卒心里一动,明白了节度使大人的意思,这是要对羽亲王开战了。

“卑职马上就去传令。”

曾凌吩咐完了之后,进卒躬身离开书房,出门后他抬头看向天空,长长吐出一口气。

这憋屈的日子总算是过去了,表面上来看,他和羽亲王那边关系似乎更为亲近,实则是曾凌的人。

曾凌对冀州军上下的把控,远比常人看到的要紧密要稳固,冀州军是他安身立命的根本,他绝对不会随随便便让人拿走。

“李叱......”

曾凌坐在窗口,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嘴角上微微勾起一抹笑意。

“年轻人啊,真是可怕。”

车马行。

李叱看着从外边回来的余九龄,眼睛就眯了起来。

余先生昨夜里没回来,看来是按照疗程医治的,一夜一个疗程,看着他那样子就知道这一疗程的效果还挺明显的。

几个人坐在那看着余九龄进门,每个人嘴角上都挂着笑意,所以余九龄居然都有几分不好意思起来。

他坐下来后,下意识的扶了一下。

李叱和唐匹敌他们整齐的发出了一个声音。

“噫!”

余九龄往下压了压手:“低调,低调。”

唐匹敌笑道:“郎中劲儿挺大啊。”

余九龄道:“还行还行。”

庄无敌坐在那闷声闷气的说道:“被治了。”

“呸!”

余九龄立刻说道:“是我把郎中给治了!”

李叱往下压了压手:“低调,低调。”

余九龄嘿嘿笑起来,难得的脸都有些红。

李叱笑道:“疗程之外的事,你没有忘了吧。”

“那不能!”

余九龄道:“都给你打听清楚了,世子杨卓原本有几个相好的姑娘,都是 三月江楼的,可是三月江楼被毁了之后,那些姑娘们都被羽王的人带走,杨卓应该也是不好意思去跟他老子要。”

“所以他最近常去的就是双星楼,和他最熟悉的姑娘是谁我已经打听清楚,那姑娘现在已经不接别的客人,只等世子上门,现在气傲的很,连双星楼的老鸨都要哄着她。”

李叱点了点头,看向唐匹敌,唐匹敌摇头道:“你别看我,看我也不去,要去你自己去。”

李叱看向余九龄,余九龄道:“我也不行啊。”

李叱仔仔细细的打量着,然后点头道:“没有以为的那么丑,只是衣着品味差了些,再有就是......气质上稍稍也差了些,但也不是不能治。”

余九龄道:“气质上还能治?”

李叱取出来一沓银票递给余九龄道:“你揣起来。”

余九龄不明所以,把银票接过来揣进怀里,然后问李叱:“是要我去采买什么?”

李叱摇头道:“都是你的了,三千两。”

余九龄的眼睛骤然睁大,然后表情变得格外精彩,那眉眼啊,都开了。

李叱道:“看,气质不一样了。”

余九龄嘿嘿笑起来:“你还别说,有这东西和没有这东西,感觉真是不一样。”

李叱道:“三千两是预估,不够再拿......今夜你再去双星楼,就点名要那个姑娘陪你,老鸨若是不肯,你就甩给她一千两。”

余九龄大笑道:“甩给人钱这种事......有点爽。”

李叱继续说道:“现在青楼生意都不怎么好,一千两,足够那老鸨对你刮目相看,你告诉她,安排那姑娘和你偷偷的见面,你绝不声张,她必会同意。”

余九龄问道:“那继续呢?”

李叱道:“见了那姑娘,先不说话,一千两的银票递过去,然后再说,耽误姑娘你的时间了,实在是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所以这些许银两,算是的对姑娘你的补偿。”

余九龄仔细品味了一下,然后点头道:“这一千两给出去,说出些许两个字的时候才最重要,这两个字是关键,气质的关键。”

李叱点头笑道:“孺子可教也。”

余九龄哈哈大笑,然后说道:“接下来的事我就知道怎么办了,等完事之后我再给她一千两,告诉她,对不起姑娘,我是不是不够怜惜?这一千两给姑娘补补身子......”

他一边说一边笑,贼兮兮的贱。

说完后还故作为难道:“我虽然昨夜里征战有些疲劳,但是为了咱们的大事,今夜再去一趟应该也无妨......鞠躬尽瘁......”

李叱摇头道:“不是这么说,都没有事,何来完事之说?”

余九龄一怔。

李叱认真的说道:“等她对你好奇的时候,必会问你身份,你就告诉她说......姑娘,请先恕罪,我其实是受人之托而来,幽州将军罗境,对姑娘仰慕已久,我是受将军之托前来,想问问姑娘是否愿意和罗将军见一面。”

李叱道:“这时候你取出来最后一千两银票给那姑娘,就对她说......姑娘,这一千两银票也是罗将军给你的妆品银两,见面之前,总是要买些礼物,姑娘可自己随意采买。”

余九龄都懵了:“我这是去做什么的?我拿着咱们的三千两银子,给罗境做铺垫?”

“不不不。”

李叱笑道:“罗境又不知道。”

余九龄:“我凑......”

......

......

【比预计的回来的快,更新只比咱们惯例的时间晚了一丢丢,但是晚上要补写大纲,可能明天的更新不会在七点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