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六十章 居中的人啊

不让江山 知白 818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就。

有那么一点尴尬。

地宫里,听到入口处有声音的时候,罗境带着人立刻就做好了戒备,但他觉得应该不会有事,来的人可能是李叱他们。

然而并不是,第一个进来的人是柳戈。

柳戈和罗境四目相对的那一刻,两个人都是一模一样的反应,楞了一下,同时抽刀。

好在还有唐匹敌。

“都先收手吧。”

唐匹敌道:“这个时候如果你们打起来,我不介意先走,甚至乐于去给曾大人送个信。”

罗境和柳戈又同时看了看唐匹敌,唐匹敌倒是一脸的无所谓。

也好在这两人都不是蠢货,知道此时打起来对谁都没有好处,反而会因为暴露而全军覆没,恼羞成怒的曾凌,就算是不要了冀州城,也要调集兵力把他们杀光。

“给我个解释。”

高傲的罗境看向唐匹敌脸色很阴沉的说了一句。

完全不在乎罗境那高傲的唐匹敌反问了一句:“你是在生气?”

罗境皱眉道:“我为什么不能生气?”

唐匹敌道:“这里是你的地方?”

罗境一怔。

唐匹敌笑了笑道:“现在是不是不生气了?”

他回头让柳戈尽快把人都带进来,毕竟人数不少,入口又不是那么大,三千人的队伍进地宫也需要一会儿时间。

“看来曾大人众叛亲离了。”

罗境看了柳戈一眼后出言讥讽,柳戈没理会,他觉得不值得,只是催促手下人尽快进入地宫。

罗境见柳戈不理他,也觉得无趣,吩咐他手下人戒备着,他又回到睡觉的地方,坐下来看着柳戈的人涌进来。

他确实有些吃惊,因为柳戈是曾凌手下最重要的将领,甚至重要到可以说没有之一。

这样一个人也叛离了曾凌,就足以说明冀州城应该是守不住了。

他一开始没有想到别的,只是觉得柳戈应该也是贪生怕死而已,不愿意与曾凌一起葬身冀州城。

后来想到,柳戈这样的人,不会是因为贪生怕死才离开曾凌,其中必然是发生了什么。

两边的队伍隔开,这边的人不愿搭理那边的,那边的自然也不会搭理他们。

唐匹敌站在两拨人中间,往左边看看再往右边看看,然后笑了起来。

“地宫的隔音很好,刚才打起来会被人察觉,等会我离开之后你们把门关好再打,外边什么都听不到,如果你们都打没了,我还能省下来一些粮食,从我本意上,我确实希望你们打起来。”

说完后他就走了,有那么一点不负责。

许久许久之后,罗境起身朝着柳戈那边走过去,他的人全都站起来想要跟上,罗境摆了摆手道:“都留下。”

看到罗境走过来,柳戈站了起来,柳戈身后的士兵们也都站了起来。

“坐下吧。”

罗境自己拉过来一包粮食当做凳子,在柳戈对面坐下来。

柳戈摆了摆手,他的人随即往后退了几步。

“城破了?”

罗境问。

柳戈回答:“快了吧。”

罗境嗯了一声,又沉默下来。

“其实你下来就对了。”

罗境缓缓吐出一口气后说道:“曾凌不是一个值得你托付性命的主公,你这样的人,应该有更好的归宿。”

柳戈没有想到罗境会说出这样的话,他楞了一下,不知道怎么接话,好一会儿后才回了两个字。

“谢谢。”

罗境指了指柳戈身上:“伤怎么样?”

柳 戈道:“你要是提到这个,我就把谢谢两个字收回来了。”

罗境噗嗤一笑,柳戈也笑了起来。

罗境道:“小气。”

柳戈道:“你大气,让我打回去?”

罗境道:“我是凭本事打的,你要打,也可以凭本事打回来。”

柳戈叹了口气。

罗境问:“如果冀州城归了我父亲的话,你愿不愿意......”

柳戈看向罗境,没说话也没摇头,但是罗境马上就懂了,他自嘲的笑了笑道:“明白。”

柳戈道:“城破之后你别急着出去,夺城的未必是你父亲。”

罗境笑道:“既然你劝了我一句,礼尚往来......”

他取出来一瓶伤药放在柳戈面前:“伤是我打的,这药送给你了,我打人应该是挺疼的。”

柳戈撇嘴道:“你打人疼不疼,我比你知道。”

罗境哈哈大笑,起身,走出去几步之后回头对柳戈说道:“如果你选择跟着李叱唐匹敌的话,替我劝他们两个一句,离开燕山营吧。”

柳戈问:“为何?”

罗境道:“燕山营是不是已经到了?”

柳戈回答:“是,而且最先破城的就应该是燕山营。”

罗境叹道:“所以虞朝宗要倒霉了,这样的人,不值得李叱和唐匹敌追随,你也是......这一仗之后,冀州不准再有虞朝宗那样的大贼,今日不决生死,将来我幽州军和燕山营也必会决一死战,到时候你们都会死。”

柳戈道:“你是不想和李叱唐匹敌那样的人在战场上碰到?”

罗境道:“你以为我是怕?”

柳戈道:“我以为你是不想,如果我以为你是怕,我就直接说你是怕。”

罗境长长吐出一口气后说道:“以后若是非要遇上,彼此不留情,所以不想。”

柳戈道:“你自己去说。”

罗境摇头:“我不说。”

“又是为何?”

“因为我高傲。”

罗境笑着回了一句,然后转身回到他的队伍那边。

嗖的一声,从柳戈那边飞过来一个酒壶,刚刚坐下的罗境一伸手把酒壶接住。

他看了看酒壶,又疑惑的看了看远处的柳戈。

柳戈左手拿起来罗境留在那的药瓶,朝着罗境晃了晃:“礼尚往来。”

罗境大笑,扭开酒壶,仰起脖子咕嘟咕嘟的灌了一大口,感觉有些爽快。

地宫另外一侧。

大概一个时辰后唐匹敌才回来,脸色有些不好看,他在城中躲起来观察了一会儿,看到了城破,看到了燕山营大军入城。

最主要的是,他看到了燕山营每一个人都那么兴高采烈,看到了他们在放肆的庆祝,在欢呼呐喊。

所以唐匹敌知道,虞朝宗完了。

这个时候,还远远没到该庆祝该欢呼的时候,此时此刻,那些在城中手舞足蹈的燕山营士兵们,应该已经忘了,他们还没能把冀州城整个打下来呢。

冀州城里依然还有数万军队,已经被逼到了绝境的曾凌不会这么轻易就认输。

他不需要再看,就能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李叱一直都在等着唐匹敌回来,他也想出去,奈何被身边的人拦住不让。

“城破了?”

李叱问。

唐匹敌点了点头道:“破了,燕山营攻破的,进城就在庆祝了。”

李叱听到这,忽然就往前冲了出去。

唐匹敌就知道会是这样,但他没有阻拦,因为他刚刚才想过,如果他是李叱的话,他也会这样做。

因为不仅仅是虞朝宗,还有庄无敌,他们并不知道庄无敌已经走了。

与此同时,城外。

战马上,武亲王杨迹句放下千里眼,嘴角带笑。

“若是能生擒虞朝宗,就把他带过来,我想替陛下谢谢他。”

武亲王笑道:“攻破冀州可不容易啊。”

罗耿大笑,随即下令:“吹角,进军!”

他之前的计策没能奏效,其实对虞朝宗也算是多了几分敬佩。

罗耿的本意是,西城大营那边如果燕山营分派了不少兵力的话,那就从西城开始打。

放火烧了西城大营,然后逼迫西城那边的燕山营败兵冲击北城的燕山营军队,罗耿的幽州军在后驱赶就好,这一仗也就会赢的轻松些。

结果虞朝宗识破了他的计策,只是分派了几千人过去,哪怕做出来了几万人的样子,但罗耿还是早就看出来了。

既然计策不成,那就直接打。

随着幽州军这边的号角声响起来,能让黑武人也为之胆寒的重甲铁骑开始集结整队。

另外一侧,刘里的豫州军已经包抄过来。

刚刚才冲进冀州城里的燕山营士兵们还在欢呼着,后队就被两支官军包夹。

虞朝宗在城内正在指挥队伍继续进攻,后面追上来人,说是罗耿和刘里动手了。

虞朝宗其实也料到了罗耿和刘里一定会这样,所以他进城之前,下令大军列阵做好防御准备。

后队的数万军队,一直都在严阵以待。

“传令回去,后军只需坚持半日,我就能拿下冀州城。”

虞朝宗大声吩咐道:“告诉后军,不计代价守住,等我夺下冀州城之后,便会驰援。”

“是!”

传令兵应了一声,立刻就飞奔出去。

而在城内,眼睛血红血红的曾凌忽然发现了一件事......南城和东城进攻的豫州军几乎都撤了,只留下少数兵力监视。

他立刻就明白了罗耿和刘里的心思。

豫州军不再进攻,就是给曾凌把兵力都集中起来对付燕山营的机会。

若豫州军还在东城南城进攻的话,冀州军就不得不分派大部分兵力防守。

豫州军撤了,这用于防守的兵力,就可以用于和燕山营殊死一战。

“冀州是我的。”

曾凌自言自语了一句,声音很轻。

然后就忽然咆哮起来:“冀州是我的,我的!”

他将手里的横刀往前一指:“把那些绿林贼给我杀出去!”

他被逼到了绝境,所有的冀州军士兵们也都一样,他们现在除了死战之外只有投降一条路可以选。

但是曾凌不打算投降。

于是,同样杀红了眼睛的冀州军开始组织兵力往北城反攻,北城这一片,每一条街道,每个院子,每一寸土地上都在厮杀。

来自正面的压力忽然就大了起来,这让虞朝宗心里一惊,然后就反应过来自己还是中计了。

罗耿这一计,不是要用幽州军和豫州军两面夹击,而是把冀州军也利用了,是三面夹击。

现在,燕山营是在正中的那个了。

罗耿催马到了重甲铁骑的队伍面前,他的刀指向燕山营的队伍,用极其不屑的语气说道:“那些贼兵,以为和各州县的郡兵厢兵打过,就觉得他们天下无敌了,现在就让他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军队。”

罗耿微微昂着下颌,这个矮矬子的脸上,都是骄傲。

“去吧,把他们碾成泥。”

“进!”

队列整齐的重甲铁骑开始往前移动,缓缓加速,大地震颤,排山倒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