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一十三章 出门者死

不让江山 知白 576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长孙无忧急匆匆赶到前院,邱伯的尸体就在院子里停着,盖着一块白布。

她跑到尸体旁边,蹲下来,下意识的想去掀开那块白布,可是手伸出去后又停在半空。

还在发颤。

“你们......验过了吗?”

她声音也微微发颤的问了一句。

站在她不远处的裴朗红着眼睛回答:“验过了,是邱伯。”

他说话的时候攥紧了双拳,手背上青筋毕露。

“杀邱伯的人,千万不要落在我手里。”

裴朗说这句话的时候,咬着的不是牙齿,而是仇恨。

最终,长孙无忧还是没有敢去掀开那块白布看看,她害怕。

突然之间她才醒悟过来,她以为自己在宇文尚云死之后已经变得足够强大。

最在乎的人死了,她还会害怕什么?

可是再一次有身边亲近的人死去,她发现自己依然无法接受,依然没有做好准备。

她甚至不敢去看死者的脸。

因为她知道,自己真的去看了的话,大概心里会疼的根本受不了。

每个人都有些心疼的看着她,因为他们知道少主为什么反应如此复杂。

如果不是她让邱伯回京州的话,邱伯也不会被杀。

杀邱伯的人就监视着这个山庄,她还以为这里很安全很隐秘,却才醒悟,她的自信在生死面前一文不值。

“邱伯虽然年纪已经大了,但他的武艺依然很强。”

长孙无忧缓缓起身:“能在那么快的时间杀了邱伯,而且全身而退......”

她看向裴朗:“说明我们的敌人也有能力进入山庄杀人,他们只是杀了邱伯,是在警告我们。”

“会是宁王李叱的人吗?”

裴朗咬着牙问。

“不会。”

长孙无忧道:“宁王李叱没有时间和我们玩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如果他手里有证据的话,早就已经下令大军围困山庄......”

她自言自语似的说道:“宁王手里握着的,是神器。”

这神器就是善战的宁军,无敌的宁军。

要对付长孙无忧她们,只需要调遣一支两千人的宁军过来。

也根本不用冒险强攻,箭阵不停的往山庄里放箭,山庄里的人要么被射死要么被烧死。

“不是宁王李叱,还能是谁?”

裴朗忽然转身看向褚绪:“是你!”

褚绪看蠢货一样看着裴朗:“你真是拉低了我对白痴的认知。”

裴朗一把抓向褚绪:“就是你!是你跟踪了邱伯,也是你昨日对邱伯冷嘲热讽,邱伯让我们小心提防你,说你不可靠,所以你就杀了邱伯!”

褚绪的眉头微微一皱。

“少主。”

褚绪看向长孙无忧,语气有些奇怪的问道:“你也觉得会是我杀了邱伯吗?”

长孙无忧摇头:“整个上午你都在我书房议事,你没有出门,怎么会是你。”

裴朗指着褚绪道:“他手下还有别人。”

说到这的时候,他看向褚绪身后跟着的那两个人。

这两个人年纪长相都有很大差距,一个四十几岁一个二十几岁,可是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白......毫无血色的白。

他们像是长期生活在地下的人,终年不见天日。

从他们脸上看不到一点血色,更像是两个已经死去很久的人。

这两个人是褚绪的左膀右臂,一个叫吴罚一个叫吴腆,他们是亲兄弟,哪怕相差二十岁。

之前褚绪在茶楼里杀了长孙无忧手下一个对他不敬的人,吴罚和吴腆,用一种诡异的无与伦比的手法,将死人的伤口迅速缝合,以至于连血都没有流出来多少。

又半个时辰之后,裴朗急匆匆的从外边跑进来,看着还在发呆的长孙无忧说道:“少主,又出事了。”

长孙无忧看向裴朗:“又出什么事了?”

“吴罚和吴腆死了。”

裴朗道:“被人杀了,尸体就吊在距离山庄不到二里的路边树上。”

长孙无忧猛的看向裴朗。

裴朗立刻摇头:“不是我,我没有离开过山庄。”

下一息,裴朗似乎是感受到了危险,立刻往旁边闪身,他虽然身躯庞大,可是速度倒也不慢。

砰地一声!

一块磨盘飞过来砸在门框上,把门砸的碎裂。

裴朗转身看向身后,他看到了杀气森寒的褚绪。

“与我无关!”

裴朗大声说道:“我根本就没有离开过。”

见褚绪大步向前,长孙无忧立刻走到门口:“褚绪你冷静些,这件事和裴朗必然没有关系。”

褚绪看了看她,又看向裴朗:“不是你,还能是谁?!”

裴朗道:“许多人都见了,我一直都在安排邱伯的后事,没有离开过一刻。”

褚绪深呼吸了几次,然后转身离开。

片刻后,前院。

邱伯的尸体还没有搬走,依然停在院子里,此时此刻,他的尸体旁边多了两具尸体。

两个死人的脖子上都有一道伤口,伤口很细,也很直。

最诡异的是,伤口被人缝合了起来,所以脖子上没有多少血迹。

也就是说,他们两个是被人以一种无比锋利的武器,在极短的时间内杀死,又在更短的时间内将伤口缝合。

所有人都看向褚绪。

褚绪的脸色也已经白的有些吓人。

他怒道:“你们看什么!难道会是我杀了他们?!”

然而就连他自己都无法解释清楚,也无法推测出来,到底是什么人杀了吴罚和吴腆。

用的还是这样的手法。

就在不久之前,他杀了长孙无忧手下一个傲慢无礼,且无足轻重的手下。

那人的伤口,和此时吴罚吴腆的伤口一模一样。

“暂时不要派人出去了。”

长孙无忧声音微微发颤的吩咐了一声,然后声音突然又提高起来:“去告诉所有人,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离开山庄!”

“是!”

裴朗立刻应了一声,朝着四周围观的人大声喊了几句。

所有人都在应承着,可是所有人的心里也都在害怕着。

从早晨开始,出去了三个人,死了三个人。

邱伯善用暗器,他死在了自己的暗器梅花镖之下,被人击穿了太阳穴,而这正是邱伯杀人的惯用手法。

吴罚吴腆死在了他们擅长的杀人方式下,就好像和邱伯一样,让人错觉是他们自己杀了自己。

“不好!”

裴朗忽然喊了一声:“我刚刚派人出去采买棺木了!”

他的话刚说完,就听到了一阵阵铃声,那是马车上的铃声。

众人看向大门外,一辆马车在门口停了下来,却没有车夫。

那是他们的车马,那是裴朗之前派出去的人乘坐的车马。

这马车没有车厢,因为要拉棺材回来。

此时马车上拉着东西,但是被帆布盖住了。

裴朗大步跑到门口,一把帆布拉开,他以为帆布下边会都是死人。

没有死人。

也没有棺材。

帆布下边盖着的是一堆木板做成的墓碑,每一块墓碑上都刻着名字。

有邱伯,有吴罚,有吴腆。

也有裴朗,还有长孙无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