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六十章 哪有那么简单

不让江山 知白 720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虽然大楚在很久以前就废除了每年祭拜周圣的传统,可是每一座城中,都至少有一座夫子庙,废弃却还在。

每一座夫子庙都写满了沧桑,写满了冷暖。

一百名谍卫军的人分成两批,一批接应归元术等人,就在这破败的夫子庙门口相遇。

另外一批人必须留守城门,城门就是他们的退路,也是生路。

县衙的那些人,并不知道归元术等人还有援兵,而且把大多数人放在了城门口。

这一战,归元术和他手下的几个兄弟,把胆魄发挥到了极致,才让敌人错误的判断他们确实只有几个人。

而这是保证退路的最好的办法,只是显得凶险了些。

夫子庙门口,归元术看向迎接过来的手下:“在这等一会儿,他们以为我们在落荒而逃,可我还没杀够。”

谍卫军士兵看向他们的大统领,这个和余九龄不一样的大统领,每个人的心里都已经满是敬畏。

他们也许还不知道,归元术就是要用这样的一场战斗,来让谍卫军的兄弟们认可他。

一个新的首领,总是要付出更多才会被手下人认可。

“夫子庙是个好地方。”

归元术道:“虽然夫子并不知道他死之后,会有这么多夫子庙建起来,可是我们可以把每一座夫子庙当成夫子留在人间的眼睛,今日就让夫子也看看,这人间罪恶,有人涤荡,夫子的眼睛已经被人蒙上了太久,今天,我们来给他擦亮。”

归元术一摆手:“谍卫军的兄弟们,在这打一个漂亮的伏击,打完了再走。”

“呼!”

数十名谍卫军的士兵声音很低,但格外整齐的应了一声,他们迅速布置。

动作快速配合默契,如何应对敌人的战术,早就已经深深的刻印进每个人的脑子里。

他们将战马全都牵入夫子庙中,然后迅速分成三批,两批人用最快的速度爬上高处,爬伏在街道两侧屋顶。

一批人就埋伏在夫子庙中,等待着敌人到来。

不多时之后,最先到这的不是敌人,而是约定好了过来汇合的郑顺顺等人。

六个人先后到达夫子庙,然后找位置隐藏起来。

大概不到一刻之后,大街上过来一群人,手里举着火把,一边敲锣打鼓一边的呼喊。

“这群畜生居然逼迫百姓们出门。”

郑顺顺压低声音骂了一句。

归元术道:“在我们南下之前,宁王和我聊了好一会儿,他说过这样一句话......人性里的善是有极限的,但恶没有。”

他看向郑顺顺:“吩咐下去,瞄准有火把的人放箭,百姓们手里都没有火把,杀一阵就走。”

不远处,董冬冬看向齐锵奇,齐锵奇显然有些紧张。

“不对劲。”

董冬冬自言自语似的说了三个字。

齐锵奇问:“何处不对劲?”

董冬冬道:“归大人他们不对劲,回头再说,先把这一场打完了的。”

齐锵奇嗯点了点头,然后笑了笑道:“虽然不知道你说的不对劲是什么意思,但是我觉得跟着归大人他们干事还挺快意。”

董冬冬咧嘴一笑:“一样。”

不久之后,火光越来越近,那些捕快举着火把,驱赶着百姓一边走一边搜查。

不管男女老幼全都被他们轰了出来,太黑暗的地方那些捕快不敢去,让百姓们去。

归元术等到人群到了近处,他忽然站起来喊了一声:“打空就走 !”

埋伏着的谍卫军士兵全都站了起来,用连弩朝着那些捕快开始点射。

每一个弩匣之中都有十来支弩箭,他们用的还都是大楚的制式连弩,射速也还算勉强。

几十个人,在很短的时间内把弩匣打空,然后立刻就走。

高处的人跳下来,冲进人群之中补刀,对那些捕快,不管中箭还是没中箭,给一刀就走。

人群一下子就炸开了,像是一大块石头扔进了水里后,那荡漾出去的波纹。

谍卫军迅速穿过人群杀回夫子庙里,他们一口气冲到后院。

后院这边,归元术等人率先冲过来,几个人发力往前,一人一脚踹在围墙上。

夫子庙的围墙本来就年久失修,这几人奋力一踹之下,院墙就轰然倒塌。

众人上马,从倒塌的院墙缺口出冲了出去,这一下伏击打的很快,撤走的也快。

地上,多了至少六七十具县衙捕快的尸体。

冲到城门口,留守的人早就已经将城门夺下来,汇合之后立刻就冲出县城。

捕头尹信诚完全没有想到,那些家伙居然还有这么多援兵,居然还留了后手。

他的人都在城中搜查,城门口那边的厢兵哪里是谍卫军精锐的对手。

夜色中,一百多人纵马而去。

县城外边,一座高坡上,密密麻麻的站着一群人,夜色给了他们最完美的遮掩,到了几丈外也就勉强能看到这里人影幢幢。

为首的是一个看起来气质阴冷的男人,举着千里眼看向城门那边,见火光中有一支队伍冲出来,这人伸手往归元术他们撤走的方向指了指,高坡下边,马队随即呼啸而出。

与此同时,就在距离上安县城不到百里的地方,是一座历史比上安县还要悠久一些的城,名为毛阳。

豫州毛阳县名气并不小,这里算是豫州最大的药材产区,当初曹家的药行生意,采买的药材有很大一部分都来自此地。

除了药材生意之外,这里的桑蚕也颇具规模,可能是因为距离安阳城那边并不算特别远的缘故,南平江两岸的桑蚕业都还算发达。

但是毛阳最有名的不是药材也不是桑蚕,而是奇石。

毛阳县就建在浮烟山下,山中多奇石,每年都会有不少人来这里采买。

在大楚都城世元宫里,就有一百多块奇石都是来自毛阳县浮烟山。

最有名的,就是在世元宫大殿外边的那座江山万里屏。

大概有五丈多高,长则有九丈多,厚有近七尺。

这巨大的山石,两面都平整的好像被精工打磨过一样,如同镜面。

这还不算最神奇之处,之所以被称为江山万里屏,是因为那天然的图案,像是一幅连丹青大师都不一定能绘制如此壮阔的山河图。

远山近水江山如画,这天成之物,比起人工画作,更加令人觉得震撼。

因为有了这一面江山万里屏,毛阳县奇石的名气便更加大了起来。

在毛阳县的县城里,见到最多的商铺就是卖石头的,其中绝大部分奇石都是人工造刻出来的奇形,真正的形态完美又纹理出众的石头,还要大,哪有那么多。

只是历经多年之后,这里的石匠在工艺上早就近乎登峰造极,造假的水平高的,普通百姓根本就分辨不出来。

此时此刻毛阳县的县令大人府邸,灯火还亮着,院子里不少人在走动,戒备森严。

毛阳县的县令名叫尹信平,在尹家中算是颇有些才学名望的年轻一代。

只是再出彩也算不得第一人,年轻一 代人中最有光彩的,当然是如今的登州府治尹信安。

封州府治徐绩一封信把尹信安请出山,才有了这两年多来,尹家的势力飞速发展。

尹信安就在这。

他坐在主位上,手里端着茶杯,眼睛微微眯着,也不知道是恍惚着半睡半醒,还是在沉思着什么。

不多时,毛阳县县令尹信平从外边快步进来,看起来脸色有几分难看。

“三哥。”

尹信平进门之后就有些急促的说道:“派出去的人全都回来了,没见到任何踪迹。”

他看向尹信安问道:“那徐绩会不会骗了三哥?”

尹信安缓缓睁开眼睛,摇了摇头道:“他不可能骗我,只是此人最喜故弄玄虚,又喜欢显得自己身份与众不同,这个人我太了解了.....”

尹信安把茶杯放在茶几上,在屋子里一边踱步一边说道:“他如今的官职品级和我一样,而我又是他引荐之人,所以总是要表现的比我身份高一些才对,故意晚来让我等他,而不是他早到了等着我。”

尹信平道:“三哥,你有几分把握拉此人入伙?”

尹信安道:“一分都没有。”

尹信平怔住:“那三哥为何要邀请此人来我们的地盘上见面?一分把握都没有,若是被他再看出来什么不妥,我们的计划......”

他话还没有说完,尹信安就摇头道:“正是因为我知道他不可能被我们拉拢过来,所以才请他来的。”

他走到门口,看着外边的苍茫夜色说道:“我们是时候做出决断了......形势和我们预计的有些许出入,所以计划要提前。”

他停顿片刻后继续说道:“徐绩来,就别想轻易回去了......徐绩不会被我劝动,但他怕死,他可能不会被金银财富所利诱,但为了保命他会就范,拿下他,然后挑个人出来,带一万兵力去攻打封州,有徐绩在,攻占封州不是什么难事。”

尹信平吓了一跳:“一万人攻打封州,这和计划不一样啊?三哥,就算分派一万人拿下了封州我们也守不住。”

尹信安笑道:“傻,谁说我们要守住了?拿下封州之后,在南边前线和天命王杨玄机对峙的唐匹敌,难道不回军?”

这句话一说完,尹信平立刻就明白了。

他有些激动的说道:“三哥邀请徐绩来,将其拿下,威胁他骗开封州城门,然后派人往南边送信,唐匹敌必然回军,后院都起了大火,他哪里还有心思去和杨玄机打,我们的人与杨玄机约好,杨玄机大军顺势北上,就可能一举拿下整个豫州!”

尹信安点了点头:“如果我所预料不错的话,宁王李叱最迟后年,最早明年夏天就会到豫州来,所以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只有半年左右。”

他看着外边,语气中满是自信的说道:“如果杨玄机趁机拿了整个豫州,我们就是他的第一大功臣,到时候家族地位自然不用担心,他拿不下也没关系,我们已经走了......”

他看向尹信平道:“所以是挑个人出来,带一万人去攻占封州,杨玄机若是成了,咱们就留在豫州不走,他没成,那一万人就能吸引唐匹敌的全部怒意,我们也能趁机离开豫州。”

尹信平这才明白过来他三哥说挑个人是什么意思,那是挑个送死的人。

说到此处,尹信安转身回了屋子里边:“睡吧,今夜徐绩是不会到了,他是故意的,先派人告知我们他今天早早晚晚必到,然后让我们等他一夜不能睡觉,他偏偏会明天再到,此人的心肠,从来就没有好过。”

尹信平笑道:“这人心思再多,还不是被三哥你算计的妥妥当当。”

尹信安听了这话后,哈哈大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