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黄雀在后

不让江山 知白 767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屋顶破洞,人在瓦片之上落下来,屋子里的人被声音所吸引,一瞬间,几乎同时都在抬头往上看,然后,那碎瓦和灰尘让每个人都下意识的避让。

而这避让,就是这些莫名其妙出现的人,之所以从屋顶下来的原因。

有的人抬起手挡住眼睛,有的人则低头躲闪。

那些黑衣人迅速落地,他们动作极快,配合无比默契,手里用的也不是寻常的刀剑,是比大楚府兵制式横刀还要重的环首刀。

这些人一身黑衣,用青色的布蒙住脸,腰带也是青色的。

他们装束统一,动作迅速,配合默契。

落地之后就展开杀戮,那些猝不及防的江湖客,在这些黑衣人面前几乎没有反抗之力。

如果不是这样的情况突然出现,谢怀德手下的人绝对能应付的过来。

然而这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局面,这些人可不是才盯上谢怀德他们的。

那个侏儒反应奇快,在瓦砾落下的一瞬间就冲了出去,一把拉住了谢怀德,嘴里发出急切的阿巴阿巴的声音。

他个子不高,人生已经对他不公平,可他还是个哑巴。

“先救我三弟!”

谢怀德喊了一声,然后抽刀在手。

侏儒犹豫了一下,可还是听了谢怀德的命令,转身跑过去,一只手抓住谢怀南的腰带往外拉扯。

几名黑衣人迅速的朝着他俩围过来,连反应几乎都一样。

“五人队?”

谢怀德的眼睛睁大了。

那些黑衣人不是江湖客,他们的配合,看移动就知道是大楚府兵的五人队方式。

“朝廷的人?”

谢怀德立刻就喊了一声。

可他喊完了之后就明白过来,这些人怎么可能是朝廷派来的,朝廷也哪还有什么余力去管乱七八糟的事。

朝廷现在自顾不暇,大兴城都危在旦夕。

所以,谢怀德明白了,这些人不是宁王李叱的人,那就只能是天命王杨玄机的人。

“二哥快走,是杨玄机的人!”

此时谢怀南的喊声也出现了。

谢怀德却转身看向那些黑衣人:“你们都住手,我们是谢家的人,我们来也是要把谢怀南带回去的,大家的目的一样,我们谢家是天命王的人。”

回答他的是几支连弩。

为首的一名黑衣人指了指他,立刻有一个五人队过来,五个人同时将连弩抬起来点射。

谢怀德大惊失色,手中长刀乱舞,挡住了两三支弩箭,还是有两支击中了他。

一支在肩膀,一支在小腹。

谢怀德知道此时不能把弩箭拔出来,一边挥刀逼退黑衣人,他一边后撤。

“阿八!快去把我二哥救回来。”

谢怀南沙哑着嗓子喊了一声。

那侏儒朝着他阿巴阿巴了两声,意思好像是让谢怀南自己先出仓库。

谢怀南点了点头,往四周看了看,不远处倒着一具尸体,他过去将长刀捡了起来。

可是他武艺确实算不得多高,才把长刀拿起来,一个黑衣人五人队就围了过来。

“青绦军......是青绦军的人!”

谢怀南此时终于看出了这些黑衣人的身份,他们都是杨玄机的亲兵。

这些人,是杨玄机从百万大军之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说每个人都是士兵中的一流强者也不为过。

为了抓谢怀南,杨玄机竟然动用了他从不分派出去的青绦军,由此可见,杨玄机对谢怀南志在必得。

为首的那个黑衣人,就是青绦军的将军之一,名为郭玮,能成为杨玄机亲兵营三名将军之一,足以说明其能力。

即便是在大军之中战场之上,郭玮也有往来冲杀的本领,杨玄机曾经说过,郭玮是真万人敌。

哑巴阿八为了救谢怀德又冲了回去,此时谢怀德身中两箭,可嘴里还在喊着我们也是天命王的人。

奈何,根本就没有人在意,也没有人理会。

这事,说是巧合,其实也不是。

天命王杨玄机要打压谢家,其中一个命令就是把谢怀南抓回去,不管死的还是活的,都要带回去。

谋臣裴崇治为了挽回自己在杨玄机心中的位置,也为了让裴家和谢家就此能撇清关系,亲自筹划了这个局。

他带人到了豫州城的时候,本准备要自己动手,可巧不巧的是,他们和谢怀德的人是同一天进城的,还都是从水门码头进城的。

在码头下船的时候,这里的人没人认识谢怀德,可裴崇治一眼就认了出来。

裴家和谢家向来交好,两家的人多有走动,裴崇治是裴家很重要的一员,而谢怀德是谢家嫡次子,两个人很早很早之前就认识。

按照辈分来说,谢怀德还要称呼裴崇治一声世叔。

从谢怀德带人进城的第一天开始,他们就被裴崇治的人盯上了。

这次裴崇治带来的人,不仅仅是有杨玄机那些门客中的江湖高手,还有一整队的青绦军精锐,一名将军,还有三个五人队的青绦军斥候。

在天还没有亮的时候,谢怀德就已经在谢怀南的必经之路上设好了埋伏。

然后谢怀德就到了比较远的地方,举着千里眼观察全局。

可他不知道,他看的不是全局,他自己也在局中,裴崇治在更远一些的地方也举着千里眼看着,裴崇治看到的才是全局。

裴崇治对谢怀德的布置看的清清楚楚,所以他离开大街之后,直接安排人在仓库这边设伏。

比起谢怀德他们带着谢怀南回来,裴崇治的人还早来了一刻左右。

“我们是天命王的人!”

谢怀德还在喊着:“不要再打了,大家都是自己人!”

将军郭玮看了他一眼,眼神冰冷且充满了轻蔑。

“谢家的人,果然都是一群无耻之徒,此时怕死,所以又自称是天命王的人,恶心至极。”

郭玮朝着手下人下令:“尽数杀了,动作要快。”

他的青绦军才不会和江湖客单打独斗,都是以五人队作战。

一对一他们可能不是对手,五对五,他们必胜无疑,甚至一个五人队打七八个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谢怀德带来的人不少,这码头仓库里还有不少潘光美手下的护卫,然而他们加起来也还是落入下风。

尤其是商行的那些保镖护卫,平日里和一些水匪打打交道还好,面对青绦军精锐,他们连还手的余力都没有。

人确实死的很快,不少人已经没有勇气再打下去,转身朝着仓库正门那边跑。

有人把巨大沉重的库门拉开,迎面而来的是一片弩箭。

裴崇治就在正门外边等着,在他身前,四个五人队向前,前边两个五人队手里的连弩很快就打空了,他们立刻后撤一步,后边两个五人队上前,也很快把连弩打空。

想冲出库门的那些保镖护卫,已经倒了一地。

四个五人队交替向前,各自打空了两次之后,想往外跑的那些江湖客都已经全都倒了。

“关门。”

裴崇治一声吩咐。

立刻有几名青绦军转身,推着沉重的库门重新关好。

屋子里不 是厮杀,更像是屠杀。

谢怀德已经喊哑了嗓子,可他看到的却是自己手下的人一个一个白屠戮。

“我们是自己人啊......为什么你们就不听?!”

谢怀德的眼睛发红,终于明白了过来,他再怎么喊也没有用,所以他疯狂的挥舞着长刀,试图发现心中的怒意。

就在这时候听到身后一声惊呼,谢怀德立刻回头,因为那声音他太熟悉了。

回头看的时候,就见老三谢怀南已经被一个五人队制服,他们手法极快的把谢怀南绑了起来,在谢怀南喊了那一声之后,其中一名青绦军士兵抓着谢怀南的下巴一扭一拉,就把下巴给摘了。

“三弟,莫怕!二哥在呢!”

谢怀德转身就冲了过来。

青绦军这个五人队的人互相看了看,然后成队形向前。

后边的两个人分别伸出一只手把谢怀南拎了起来,前边的三个开路。

谢怀德像是疯了一样扑上来,手中的长刀朝着其中一个黑衣人头顶斩落。

“放开我三弟!”

五人队前边那三个人,依次出手,衔接的几乎没有任何罅隙,配合之默契让人头皮发麻。

第一个士兵举刀将谢怀德的长刀挡住,架在半空,第二个士兵一刀横扫切开了谢怀德的胸膛,第三个士兵一脚踹在谢怀德胸口,人随即向后飞了出去,狠狠的摔倒在地上,仰面朝天。

下一息,第一个出刀架住的那士兵已经收刀回来,长刀往下一戳,噗的一声戳进了谢怀德肚子里,刀子笔直的插进去,第二个士兵抬起脚在刀背上踹了一下,那刀就将谢怀德开膛破肚。

刀锋斜着从脖子一侧切出来,谢怀德的上半身就这样分开。

谢怀南的眼睛骤然睁大,可是下巴被摘了,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这个时候,杀了几个士兵的阿八看到了,嘴里发出一声颇为尖锐的喊声,红着眼睛就冲了回来。

阿八杀到那几人近前,在三把环首刀劈砍之下又一个滚地近身,他手中是两把短刃,一刀一个,切开两个黑衣人的肚子。

肚子上的血口那么长,内脏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阿八跳起来,双腿盘着另外一个士兵的脖子,一刀一刀戳在那人心口,瞬息之间就把心口戳烂了一样。

连杀三人,阿八回头去救谢怀南,那两个士兵把谢怀南丢下,舞刀相迎。

阿八从其中一人胯下钻了过去,两把刀戳进这士兵的后腰,来回扭了几下,那士兵就一阵哀嚎。

在下一息,阿八跳起来双脚踹在另一名士兵的腰上,把那士兵踹的倒地后,阿八扑过去,蹲在那人脑袋上,双手短刃往脖子里来回划了好几下。

杀了谢怀德的一个五人队,瞬间被他杀尽。

一身是血的阿八跑到谢怀南身边,急切的阿巴阿巴了几声,大概意思是快跟我走。

就在这时候,青绦军将军郭玮却拉开了硬弓。

在阿八杀那五人队的时候,郭玮就注意到了,他伸手,亲兵将背着的长弓递给他,又递上去三支箭。

铁胎弓,铁羽箭。

三箭品字形飞来,瞬息而至。

阿八还在拉谢怀南,第一箭从脑门射透,第二箭第三箭,在左右胸口洞穿。

郭玮脸色铁青的看着那倒地的瘦小尸体。

就是这样一个人,顷刻间就灭了他一个五人队。

“把人带走。”

郭玮一声令下,过来几个人,抬上谢怀南就走。

裴崇治走过来,指了指谢怀德的尸体,有士兵上去一刀把谢怀德的人头剁了,找苫布随意包裹了一下,拎着出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