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八十七章 傻缺

不让江山 知白 741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老孙悄悄拉了拉归元术的衣角,归元术回头看他,老孙眼神里的意思是......这丫头不简单。

归元术这样的人精,自然也看的出来这丫头不简单,有着归元术生平仅见的清纯容貌,但是看她这手段心思,又让人心里有些害怕。

她从昨夜里才开始接触归元术,从天亮之前才决定跟着归元术,而现在,却有着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

徐公公此时也没有别的办法,那张纸上记着的他近半年来做的事,每一件都足以被处以极刑。

比如凌辱逼死了小宫女,比如盗窃宫中财物,比如暗中克扣太贵妃的月例供奉,比如暗地里骂过多少次甄小刀。

徐公公暂时猜不到是谁想整死他,但有资格和他争位置的人也没那么多,大概有个方向。

可是不管他猜是哪位公公想整死他都不可能对,因为就没有这样一个人存在,这纸上的字是云小昭写的,这些事,都是根据那些到云酥楼里消遣的公公们交谈所记录下来。

“裴爷到底想让我做什么?”

徐公公问。

云小昭道:“徐公公也不用那么担心,其实裴爷又能有什么事劳烦你?只是吧......裴爷没有见过圣旨是什么模样,想请徐公公带出来几张看看。”

“圣旨?!”

徐公公的眼睛骤然睁大:“还几张?!”

云小昭笑起来:“徐公公觉得为难?”

不等徐公公说话,云小昭道:“那咱们走吧,换一位公公问问,裴爷不喜欢为难朋友,但不能帮裴爷忙的人当然算不上朋友,裴爷喜欢交朋友不假,不喜欢被人当傻子更真。”

归元术立刻点头道:“裴爷更不喜欢的是麻烦。”

他看向徐公公:“比如,现在有人已经知道了裴爷想要几张圣旨看看的事,万一泄露出去的话,那就是麻烦事。”

徐公公回头看了看,这里有那么多人在,都是世元宫里的太监,可相对来说,他宁愿更相信面前这几个人,而不是相信宫里人,只要满足了裴半成就不会有事,但若被身后那些人知道了的话,现在知道了,半个时辰之后内侍总管甄小刀就可能知道了。

所以徐公公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裴爷真是照顾我,还要请我去云酥楼?那好那好,盛情难却,我这就随你们去。”

说完后回头朝着那些之前与他一起赌钱的太监喊道:“你们回宫的时候不用等我,我去裴半成裴爷的云酥楼里快活了。”

一群太监随即投来羡慕的眼神。

徐公公转身后叹了口气:“裴爷要那东西做什么?”

云小昭道:“裴爷要那东西只是玩玩而已,你也知道,裴爷玩心重。”

徐公公想着,那家伙大概也不敢太过分,裴半成喜欢收集东西是出了名的,也许真的只是想要圣旨看着玩。

况且,那东西没有用印就毫无作用,说废纸一张不为过。

“行吧......要多少?”

“三五卷?”

云小昭试探着说了一句。

徐公公道:“明天我会亲自到云酥楼里把东西交给裴爷。”

云小昭道:“那自然最好,不过,刚才忘了说,裴爷要的圣旨是空白圣旨,但一定要用过玉玺的。”

徐公公的脚步猛的停住,怒视着云小昭:“你要是想杀我就直说,何必如此?”

云小昭道:“裴爷在大兴城里的产业那么多,你觉得裴爷会自毁前程吗?裴爷只是想留着传家......”

她压低声音说道:“公公觉得大楚还能坚持多久?如果过不了几年大楚没了,这用过大楚皇帝传国玉玺的空白圣旨,你猜猜会不会有点收藏 价值?”

徐公公的脸色变幻不停,若只是偷出来几卷空白的圣旨,他不用太为难,也不会太难办。

如今宫里这风气,别说偷空白圣旨出来,你就算是偷带出来一些珍玩古董都不是什么太难的事。

现在宫里的那些贵人们,可比以往更离不开他们这些太监。

贵人们手里缺钱了,又不想日子难过,好办法就是把宫里的东西带出去卖了。

她们那些贵人怎么可能亲自去做这种事,都是交给自己宫里的小太监去办,久而久之,太监们的手脚也就不干净了,甚至有些肆无忌惮的不干净。

“裴爷可以给你承诺。”

云小昭道:“这事做好了,如果大楚撑不了多久,别管是谁进城做新主子,裴爷都保你不会有事,最起码让你后半生衣食无忧。”

这句话,真的打动徐公公了。

就算他如今在世元宫里有那么一丢丢地位,可相对于真正的大人物们来说,他就是个不入流的小角色,现在已经不是缉事司可以无法无天的时候,他们的老祖宗刘崇信一死,太监们就成了一群没有树的猢狲。

“这东西,我不敢保证明日就能拿到手。”

徐公公缓了一口气后说道:“若是没有用过印的,明天就可以给裴爷送上门,用过印的......我不确定有没有机会,便不敢保证。”

云小昭道:“这样吧,现在云酥楼里歇着的那位公公,我可以让他消失三天,三天后他万一冒出来,可能是我没能藏好。”

徐公公的眼神里又闪过一丝阴狠,可他确实不答应不行。

“等消息吧。”

徐公公丢下一句话,急匆匆的走了。

云小昭看着徐公公消失在视线之外,她松了口气:“可是吓死我了,我是第一次骗人。”

归元术和老孙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同时抬起手开始鼓掌。

归元术道:“云姑娘你刚才这句话,是第二次骗人?”

云小昭笑起来:“不管你信不信,我确实是第一次骗人。”

说完之后转身就往外走,归元术问:“现在要去什么地方,回云酥楼里等着?”

云小昭道:“我好不容易才能出来一次,为什么要马上就回去,我要在城里好好转转......对了,还没有吃早饭,肚子好饿。”

归元术看向老孙,老孙撇嘴:“你看我做什么,又不是帮我,你难道还想让我请你们吃早饭?”

小半个时辰后,路边一家卖拉面的摊位,云小昭把那一大碗拉面吃的干干净净,还端起碗把汤都喝了。

老孙叹道:“这么看的话,云酥楼里的日子应该也不是我以为的那么好。”

云小昭笑起来,笑起来可真好看。

别说归元术没见过有比她更清纯容貌的女子,老孙比归元术大十几岁也没有见过,当然老孙可不就觉得云小昭有多好看,最起码没有紫衣女子好看。

云小昭道:“你们不懂,云酥楼里的东西不好吃,比路边摊的味道差远了。”

老孙懂了,这姑娘就是典型的过的太好,所以才会觉得路边摊好吃。

云小昭用脚尖踢了踢归元术的脚:“你知道我为什么说路边摊好吃吗?”

归元术敷衍了一句:“因为什么都好,你觉得好吃那就多吃些,要不要再来一碗?”

云小昭用一种看渣男的眼神看着归元术,用一种埋怨负心汉的语气对归元术说道:“我说这路边摊好吃,是因为我想让你知道,我其实很好养活。”

归元术吓得一哆嗦。

他这般见多识广也饱经风霜的人,都被这姑娘突然冒出来的话吓得心里发紧。

归元术:“你好养活......那以后养你的养人可真是好运。”

云小昭嗯了一声:“他确实运气好,第一次进青楼就遇到我,不然的话指不定被祸害成什么样子呢。”

老孙忽然间反应过来什么,他把归元术拉到一边压低声音问道:“她不会是觉得你还是个......是个雏-儿吧,这是要占你便宜啊。”

归元术:“你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老孙道:“我的意思是你得跟她要红包啊。”

归元术:“你闭嘴......”

虽然归元术不怎么相信老孙的推断,可就因为老孙说了这些话,他再看云小昭,总觉得云小昭看他的眼神里确实不怀好意。

归元术心说我是个那玩意的事,到底是谁泄露出去的?

按照老孙的推测,他觉得云小昭一定是这样以为的,一个男人进了青楼,面对她那样的姑娘却不动心,那么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归元术不敢,一个是归元术不行。

所以老孙说,你要善待人家姑娘,人家姑娘这就是在赌啊。

二分之一的概率是不敢,二分之一的概率是不行,万一她赌输了,人家后半辈子可怎么办。

归元术说要不是怕有人弄死我,我现在就想弄死你。

云小昭看起来是真的不想回云酥楼,看到什么都觉得好玩,什么都想买,可她确实没带钱出来。

老孙自然是不会掏钱的,所以归元术只好硬着头皮的付账,他到宁王李叱身边之前就不是个大手大脚花钱的人,你还指望他到了宁王李叱身边之后变得豪阔起来?

那不符合宁军的整体气质。

“这个好漂亮。”

云小昭拿起来一根头绳,归元术心说一根绳儿有什么漂亮不漂亮的,看了看价格,只需要五个铜钱,也就由她去吧。

“给我包三十一根。”

云小昭对货郎比划了一下:“我看你这好像不够三百多根,也就勉强够一个月内一天换一根的。”

货郎可开心了,一百五十个铜钱,对他这样的小货郎来说那是大生意。

归元术连忙劝道:“你要这么多一模一样的头绳做什么。”

云小昭道:“一天一根,难道我还要洗吗?”

归元术:“一模一样的,何必呢,都显不出来你用的东西不同寻常。”

小货郎举起来一根玉簪,归元术急了:“手放下!”

云小昭叹道:“你总是这样,我刚刚为你花出去五千两银子,而你却连一些头绳都舍不得给我买,不买就不买吧,免得又惹你生气,生气了还要我来哄你。”

归元术眼睛都睁大了,老孙却道:“她说的有道理,是实话。”

小货郎看了看云小昭,又看了看归元术,怎么都想不明白,这么抠门的家伙是怎么配有媳妇的,媳妇还这么美。

归元术叹了口气,指了指那些头绳:“包起来吧。”

云小昭立刻就开心起来,笑的好像夏花一样灿烂。

归元术沉默片刻,又指了指那根玉簪:“这个也包了吧。”

云小昭连忙道:“这个不要,是假的。”

归元术道:“但......这是他的东西里,最漂亮的。”

云小昭竟是有些愣神。

归元术把玉簪拿起来仔细看了看,然后递给老孙:“带回去给你那个紫衣姑娘,把我的原话对她说一遍,她还能不感动?这一招必然好用,相信我。”

云小昭:“......”

老孙看着那玉簪有些替归元术发愁的说道:“也不知道你是精明还是傻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