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二十六章 他是你什么人

不让江山 知白 737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看到墙壁上有血迹在,李叱的心就好像猛的被什么撞了一下似的,还有尖角刺在心口。

他来不及去多想什么,喊了一声,让唐匹敌去检查客栈,他则向城门口那边疾冲过去。

这路上人潮涌动,来来往往都是行人,李叱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在人群中跑不起来,于是便掠上屋顶。

不少人看到了他,于是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就见那少年在屋顶上高高低低起起伏伏,犹如踏着大海浪潮而行。

凉州城很大,是一座关内城,出内城的城门外便是关口,关口又像是凉州城的瓮城。

追到瓮城里就已经没有那么顺利了,这里都是排队等待出城的商队和行人,排出去挺远。

可能是因为大将军澹台器遇到刺杀的事,所以那些西域商人也是人心惶惶,都想暂时离开,这翁城里堵的水泄不通一样。

李叱在人群中硬生生挤过跑到城门口,可是守城的士兵又不认识他,不知道他是谁,所以不可能就这样把他放出去。

况且李叱是从后边追过来的,引起了排队那些商客行人的不满,后边已经有人在骂街。

李叱表明身份,然而他口说无凭,凉州军士兵也断然不能随意把他放出去。

后边的人都在排队,这是大将军澹台器立下的规矩,不管是中原人还是西域人,哪里的人都好,不得破坏规矩。

进城出城都要按照规矩排队,谁若是乱了规矩,凉州军就可制裁,重者就地格杀。

李叱心急如焚,又询问有没有草原人装束的队伍出城,说实话这凉州城来自各地的商队都有,若是来的晚了,只怕士兵们也不记得。

可是休汨罗的队伍才出城没多久,所以守军士兵随即回答李叱说刚刚出去没多久,也就是两三刻而已。

两三刻,已经不短了,李叱回头看了一眼,唐匹敌他们的队伍追上来,却也被商队堵在那,正在这边挤。

“得罪了!”

李叱喊了一声,突然就朝着门外冲了出去,他双脚发力腾空而去,在城门洞一侧墙壁上踹了一脚,身子借力弹了出去。

因为奔跑速度实在太快,人竟是能在墙壁上横着跑,几步就到了城门洞外边,冲上了官道。

凉州军士兵立刻呼喊起来,城墙上的守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看到有人冲关出来,所以羽箭乱射。

李叱一边奔跑一边在躲避羽箭,好在他身上还有内穿了软甲,有两支羽箭射在他后背上,却没能深入。

然而羽箭越来越多,凉州军精悍,羽箭又准又狠,李叱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双手抬起来抱着自己后脑,只要脑袋不被羽箭射中就不管。

眼看着就要跑出羽箭射程,一支箭却射在他小腿上,箭从小腿后边扎进来。

虽然已经快到射程极限,可还是几乎将小腿击穿,有一点箭尖从前边扎透过来。

李叱疼的哼了一声,低头看了看,却没理会,咬着牙继续往前跑。

这种伤,跑起来会有多疼?

李叱也知道若把羽箭拔出来,必会血流如注,所以干脆就由着那箭留在腿上,他只管往前冲。

即便如此,很快他的裤管就被鲜血泡透,鞋子上也都是血,等血流进鞋子里,脚底都变得黏-腻。

李叱却只想着燕先生千万不能有事,完全不顾自己。

追出去很远,也是运气不好,超过去的人都是步行的,居然就没有一支有马匹的商队。

一口气跑了二三里远,终于在前边看到有一支队伍,看装束是西域人。

李叱从后边追上来喊了一声,那支队伍的人不知道 发生什么,见李叱追来,纷纷抽刀。

才刚到近前,有人朝着李叱一刀砍下,李叱一伸手在抓着他手腕,把人从马背上拉了下来。

喊了一声抱歉,然后翻身上马,手在战马身上使劲拍了几下,那马随即嘶鸣狂奔起来。

身后又有商队护卫的羽箭射过来,李叱在马背上伏低身子,羽箭就在他身边疾飞。

冲出去一段距离,李叱低头看了看腿上的箭,咬着牙,把箭又往前捅了一下,让箭簇从前边穿透出来。

翻出匕首,将箭头斩掉,再把箭杆抽出来扔了,此时已经疼的脸上都是汗水。

战马狂奔,顺着官道往前冲,李叱撕开衣服把伤口狠狠的勒住。

又追了有两刻时间,看到前边有一支队伍停在路边,李叱远远的就看到有人把马车上的货物往下拖拽,不多时拽出来一个人。

在这一刻,李叱的眼睛就红了。

休汨罗从队伍前边回来,正吩咐人把那个书生模样的男人从车里拽出来审问,忽然看到从凉州城的方向有一个人纵马而来。

“弓箭给我。”

休汨罗招手。

他手下人立刻将弓递给休汨罗,休汨罗拉弓搭箭,略微一瞄准,一箭射了出去。

李叱看到那人发箭,立刻伏低身子,箭就从李叱的后背-飞了过去。

休汨罗见他的箭居然被人躲开,微微皱眉,伸手从箭壶里取出三支箭,三箭同时搭在弓弦上,双臂发力,弓如满月。

嗖的一声,三箭齐发。

这三箭不是瞄准的李叱,而是战马。

三箭全都射进马脖子里,战马猛的往前扑倒,双腿跪地,如此急速之下,马背上的李叱就被往前甩了出去。

休汨罗要的就是这一刻。

他在那三箭齐发之后,就又抽出来一支羽箭,略微调整角度后把箭射了出去。

战马跪地,李叱往前飞的时候,休汨罗的这支箭算计的极为精准,已经到了李叱面前。

若是这箭射在身上,李叱靠着自己软甲,哪怕依然会受伤,也能硬接下来。

可是这箭精准的令人窒息,奔李叱面门而来。

如此电光火石之间,李叱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把左臂抬起来挡在自己双眼前边。

噗的一声,羽箭击穿了李叱的胳膊。

可是在箭射进胳膊的同时,李叱咬着牙把胳膊往一边甩开,那箭也就被带开了。

落地之后,李叱疾冲到了队伍前边。

一名剑门弟子迎着李叱过来,他们这次出门没有带象征着剑门身份的阔剑,用的是草原弯刀。

虽然有些不适应,但出招依然又狠又快。

李叱侧身避开那一刀,用左臂搂住了剑门弟子的脖子,狠狠勒紧,他胳膊上的箭头刺进剑门弟子咽喉。

下一息,李叱抢了弯刀在手,一刀劈开后边那黑武士兵的脑壳,一刀落下,脑壳裂开,血和脑浆同时往下流淌。

李叱抽刀甩出去,弯刀在半空中急速的旋转着,好像变成了一个圆盘。

刀飞出去三四丈远,将马车旁边架着燕先生的一名黑武士兵劈死,这一刀砍在脑袋上,刀子嵌了进去。

“嗯?”

休汨罗看到此人如此凶悍勇武,眼神变了变。

“龛罗食,拿下他。”

休汨罗吩咐了一声。

龛罗食点头,一伸手抽出来身边士兵的弯刀,朝着李叱甩过去,跨一步,再抽出一把弯刀甩出去,再冲两步,又 抽出一柄弯刀甩出。

三把弯刀,三个急速旋转着的绞盘一样飞过来。

本来李叱已经快到马车旁边,第一把弯刀飞来,李叱猛的停住,刀从身前一尺左右飞过。

他再加速,第二把弯刀从他背后飞过,飘起来的长发,被弯刀斩断了一缕。

第三把弯刀飞来,李叱看准时机,极为凶险也极为大胆的伸手抓住。

弯刀在他手中戛然而止,李叱先是一道削断了自己左臂上的箭,然后再一刀将冲至面前的黑武人砍死。

连杀数人后,李叱看了一眼,那个黑武人已经快要冲到近前,他一咬牙,用受了伤的左手抓住一具尸体衣服,抡起来砸向龛罗食。

龛罗食面前飞来一具尸体,他毫不犹豫一拳将尸体打飞,尸体是飞开了,可是在这一瞬间龛罗食却脸色大变。

李叱居然就在尸体后边。

一刀朝着他的脖子扫过来。

龛罗食情急之中向后猛的仰头,身子往后倒下去,李叱的刀在他额头上扫了一下,连肉皮带一片头发,被一刀削掉。

龛罗食后仰倒地,双脚在地上猛的一踹,身子借力向后滑出去很远。

他再起身,头上的血流下来,瞬间就流了满脸都是,血连眼睛都要封住,他擦了几下,显得更为狰狞。

李叱却不再管他,而是反身回去冲到马车那边,他一把将燕先生扶起来,背靠着马车,侧头看了看燕先生伤势。

燕先生的脑袋上肿起来一个大包,看起来触目惊心,应该就是之前在墙壁上撞出来的。

李叱自己身上伤着,却不在意,他抬起手想把燕先生脸上的血迹擦一擦,可是擦过后才发现,他手上都是血,擦的燕先生也满脸血。

李叱楞了一下,眼神里都是心疼,然后就用弯刀将燕先生身上的绳索切开。

此时此刻,不少黑武人已经围了过来,从四面团团围住,所有的弩箭弓箭都已经瞄准了李叱。

“好胆色,好本事。”

休汨罗缓步走过来,给李叱鼓了鼓掌。

他说话的语气中有些淡淡讥讽:“只是我想不明白,你一人前来,真的以为可以把人救了,还能全身而退?”

李叱哪里会理会他,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下燕先生,发现只有额头一处伤口,李叱这才松了口气。

燕先生有些迷迷糊糊,应该是头上遭受重击,短时间内怕是难以恢复过来。

李叱看也不看那些围拢过来的黑武人,从鹿皮囊里翻出来伤药敷在燕先生额头伤口上。

他路上受伤都没舍得给自己用,只是想着追到燕先生的时候可能会用到伤药。

他给燕先生敷了药,又用纱布把伤口包扎,做这些事的时候,李叱自己身上却是血流如注。

这一幕,让休汨罗看的动容。

“你伤的比他重。”

休汨罗道:“他是你什么人?你如此在意?”

李叱给燕先生把伤口包扎好,扶着燕先生靠着马车坐下来,他看到四周有不少卷皮子,于是一个一个的拿过来,挡在燕先生身体四周。

这些皮子,足可阻挡羽箭。

做完了这些后,李叱才缓缓吐出一口气,转身面对着休汨罗那边。

这血糊糊的人啊,眼神落在休汨罗脸上的那一刻,休汨罗心里猛的颤了一下。

“他是我什么人?”

李叱忽然狞笑起来,牙齿上都是血。

“他是......谁若动了他,我就灭谁满门的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