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一十四章 牵线搭桥

不让江山 知白 482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余九龄喝了口水,看起来好像很口渴的样子,用岑笑笑的话说是看他喝水好像在补血似的,一看就是失血过多。

余九龄好一会儿之后才反应过来,岑笑笑说的失血过多是什么意思。

“你这样的还说是个冷血无情的杀手?”

他白了岑笑笑一眼。

岑笑笑道:“训练呢,是奔着冷血无情训练的,可是我没练出来,在这一点上确实是失败了。”

余九龄又白了他一眼。

他看向曹猎说道:“那些所谓的去杏花楼的大人物,其实绝大多数只是天命军中的中下级军职官员,并没有什么真正的大人物。”

曹猎点了点头,他猜到了。

真到了一定级别的人,一是要爱惜自己的名声,就算去的话也不会大张旗鼓的告诉别人他是谁,二是担心自己的安全,已经爬到了很高的位置,谁愿意冒险。

况且现在天下人看来,杨玄机最终夺取江山的可能性最大,他手下的这些人,到了那一天,哪个不是开国功臣?

然而事情不是绝对的,他们这些人随杨玄机离开蜀州征战,至今已有两年左右。

大部分时间都在军营里,说不苦闷谁信?

在蜀州的时候,他们还能缺了消遣不成?

可是随军之后,消遣就变成了奢求,好不容易有个地方可以消遣,他们自然也难以抵挡诱惑。

“等着不是办法,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

曹猎看向余九龄道:“如果我们迟迟不回去的话,宁王猜到我们要做什么,担心我们出事,甚至可能会提前与杨玄机决战,所以必须想个法子尽快把这件事办好。”

余九龄道:“需要我做什么你只管说就是。”

曹猎道:“这次出门太急,没带多少金银,所以事情就变得不大好办,需要先去找一些银子来。”

他看向岑笑笑:“去想想办法。”

岑笑笑点了点头:“交给我吧。”

曹猎从打开背囊,从里边取出来一个钱袋,钱袋里边是一颗一颗的金珠,每一颗都能抵得上二百两银子。

他把这钱袋子递给余九龄:“辛苦你一些。”

余九龄道:“哪有什么辛苦的,要做什么直接告诉我就好。”

曹猎道:“这里的金珠,大概能折算银子有一万两左右,你拿去杏花楼,最近就不要回来了,住在那就好。”

余九龄一怔。

虽然他还挺喜欢去的,可是住在那?天天住在那?

余九龄下意识的扶了扶自己的腰。

曹猎道:“你不要主动去找谁办什么事,只需要在何时的时候,假装喝多了酒,对青楼里的姑娘说说你很有很有钱,想去在天命王手下买一个前程,但却没有门路,所以郁闷。”

余九龄立刻明白过来,只要露富,就会有人盯上他。

曹猎道:“我会安排人暗中保护你,等岑笑笑把银子找回来,我有办法让诸葛井瞻现身。”

余九龄低头看了看那满袋子的金珠,咬了咬牙。

曹猎问他:“可还有什么需要的?”

余九龄问:“有药吗?”

曹猎:“......”

曹猎问叹道:“没有,我怎么会有那种东西!”

余九龄道:“我有。”

曹猎:“......”

余九龄:“你 。

几个姑娘立刻就争先恐后的在茶几边上趴好,也是一字排开,余九龄站在她们身后看着这曲线玲珑,心说这家伙,谁碰谁不迷糊?

到了晚上,余九龄已经装作喝的大了,没少往外秃噜话。

把余九龄服侍着睡下,珍儿姑娘悄悄的离开房间,去找姚姑姑汇报。

姚姑姑听珍儿说完之后,眼神闪烁了一下。

“荀先生上次来的时候交代过,说若是有敌人的奸细要来打探消息,多半会先到咱们灵山县里来,你瞧着那人,会不会是北边派来的奸细?”

珍儿摇了摇头:“看起来可不像。”

姚姑姑道:“若真的只是想去天命王军中做事的,确定他不是奸细,那咱们给搭个桥,从中还能得些好处,那余公子看起来钱多的用不完一样,这两天,已经在楼子里花了上千两。”

在天命军没到灵山县之前,杏花楼一个月的收入,都未必能有一千两,毕竟是个小地方。

小到今天谁家男人从杏花楼里出来了,明天半个县城的人都能听说,甚至还有细节。

天还没亮的时候,珍儿姑娘又偷偷回到余九龄的房间里,挨着余九龄躺下来睡了。

余九龄睡醒起来之后,珍儿姑娘连忙服侍他穿衣,又给他打来洗脸水,给余九龄擦手擦脸,那般温柔,谁遇到了也得犯错误。

余九龄看起来对她是格外的满意,说是在楼子里憋闷了,带着珍儿姑娘出去逛街,一路上买买买,光是首饰就给珍儿姑娘买了有几百两银子的,这种大金主,谁不羡慕。

这一下,一开始陪着余九龄那几位姑娘可更加的酸了。

她们甚至不管姚姑姑让不让她们去,一个劲儿的往余九龄的房间跑,钻进来就不想出去。

又一天之后,珍儿姑娘去见姚姑姑,她大概已经可以确定,这个人绝非是奸细。

第一,奸细哪有这样明目张胆的,第二,奸细哪有带着这么多金银来的,第三,也是最主要的,奸细哪有一钻进青楼就不走的。

“那就给他引荐一下吧。”

姚姑姑道:“我现在去请孙大人,他是荀先生的手下,如今这灵山县里,孙大人说了算。”

珍儿姑娘道:“那我去见余公子,告诉她,姑姑你可以帮忙,但是需要一些银两打点。”

姚姑姑满意的点了点头:“乖,去吧,可是要好好陪着余公子,这样的恩客可是不多见。”

珍儿应了一声,急匆匆又赶回房间去,真怕余九龄被哪个姑娘说动了,请到别的房间去不出来了。

一下楼,就看到余九龄就在院子里呢,指挥着二十几个姑娘在拔河......

哪边赢了,哪边的姑娘一律赏银十两,这些娇滴滴的姑娘们,袖子都挽起来了。

“公子,有话和你说。”

珍儿把余九龄拉到一边,压低声音说道:“我知道公子心意,也知道公子苦闷,所以一早就去求了姑姑,请她帮忙去问问能不能帮公子牵线搭桥.......”

余九龄:“牵线搭桥?给我说媒?”

珍儿心里骂了一句白痴,却一脸真诚的说道:“姑姑是帮公子去求见孙大人了,就是如今留守县城的天命军校尉孙冲孙大人,他可以帮你引荐。”

余九龄立刻就开心起来:“真的吗?若是成了,我以后卧床不起的毛病,就让你一个人治了,别人谁都不行。”

珍儿楞了一下,又在心里骂了一句白痴。

可是脸上还得装出来好欢喜也好喜欢的模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