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四十九章 好巧啊

不让江山 知白 788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忽然从背后上来一人,两手探出去抓住甘道德身边随从,一手一个,将人往后扔了出去。

甘道德应该是喝了太多酒,连脚步都极为虚浮,失去了左右随从的搀扶,一时之间稳不住身子往前扑倒。

而就在这一刻,他身后突然到来的人将长刀抽了出来,一刀朝着甘道德的脖子上剁了下去。

可也是就在这一刻,看起来像是要跌倒的甘道德忽然一扭身,从腰间拔出长刀横扫。

突然出现的人是元见离。

当然是元见离,也只能是元见离。

他一直都在外边暗处看着,看到了甘道德的那位新婚妻子进了哪个房间,看到了甘道德酒醉之后也是被送往这个房间。

他知道,这是最好的时机了。

然而他没有想到,那甘道德居然是装醉,也没有想到,这一刀划出来的如此凶狠。

那人不躲不闪,拼的是命。

因为这个人本来就是个疯子一样的人,在屠王军中,除了甘道德之外,以他凶名最盛。

此人就是甘道德麾下五虎将之一的丑夷,他不管是身高还是体重,都和甘道德差不多。

再装作喝醉了一直都低着头走路,身上又是甘道德那一身华美锦绣的王袍。

在这样的深夜之中,被人一眼看错,也是情理之中,况且他们本来就是要骗人的,自然会做的精细。

元见离这一刀如果继续往下劈砍的话,丑夷必死无疑。

同样,如果元见离这一刀继续往下劈砍的话,丑夷的刀也会横着把元见离的腰切开。

这般拼命的打法,一向都是丑夷的性格。

每一次,他这样出手,被逼退的总是敌人而不是他。

可是这一次他失算了,因为他的对手是这个世界上最会用刀的人之一,而且还可以说是整个大楚江湖中修为最高的人之一。

元见离这一刀根本就没有停下来,在丑夷的长刀横扫那一瞬间,他左手往下一拍,精准的拍在丑夷的长刀上,啪的一声......

丑夷无法握住长刀,那刀往下坠落。

像是被重锤一下子砸中了似的,长刀狠狠落地发出当的一声。

噗!

丑夷的人头被元见离一刀斩落。

可就在这时候,坐在床上的那个身穿大红喜袍的新娘子一跃而起,两只手里分别握着一把连弩,朝着元见离连续点射。

元见离长刀泼洒,弩箭没有一支遗漏,全都被他用刀荡开。

这身穿大红长裙的人居然是假的新娘子,是甘道德手下五虎将之一的刘登客。

之前封王大典的时候,被接走去大典会场的人也不是小张真人,而是他。

从那时候开始,元见离其实就被骗了,而这就是许儒为甘道德想到的办法。

刘登客身材魁梧,虽然看着如小张真人一样的胖,但是他这一身都是腱子肉。

这人连续点射之下,虽然没有一箭能命中元见离,却也把元见离逼出了门外。

元见离脚才退出门口,门外两把陌刀斩落。

元见离身子一滑,只是恍惚了一下,人已经到了持陌刀的人身后,一刀将此人头颅削掉。

另一名持陌刀的壮汉还没有来得及第二次出手,元见离的长刀就切开了他的脑壳。

连杀两人,元见离转身要走。

此时此刻他当然已经知道自己被算计了,这个新婚的房间,根本就是专门给他准备好的陷阱。

他转身之际,原本要大步离开,可是却突然又停了下来。

在他对面,院子里密密麻麻的已经全都是屠王军士兵,无数的弓箭连弩瞄准了他。

而在他身后的婚房里,还有藏着的高手不断出来,这一刻,此地变成了一处绝境。

“甘风!”

元见离大声喊了一句:“身为圣刀门的弟子,你居然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吗?”

人群之中,甘道德哈哈大笑:“我有雄兵数十万,战将千员,我如此身份,为何要与你单打独斗?我又何必要与你单打独斗?!”

甘道德抬起手指向元见离:“是你太傻了!你以为我到了今时今日的地位,还会跟你讲江湖上的那一套吗?就算是讲江湖规矩,也是你们先不守规矩的!”

元见离哼了一声,持刀向前。

甘道德大喊了一声:“射死他!”

数不清的箭朝着元见离激射过去,院子里,好像突然出现了一片横向飞过的流星雨。

“大王。”

许儒在甘道德身边劝道:“此人的实力不容小觑,大王刚才确实饮了不少酒,不如暂时退避,万一给此人抓住机会靠近大王,难免会有意外。”

甘道德沉思片刻:“也好,我到后边去观战。”

许儒吩咐道:“护送大王离开。”

亲兵营的人随即上来,把甘道德围的里三层外三层一样,护送甘道德撤出这个院子。

此时羽箭密集,一身月白色长衫的元见离,仿佛是在流星雨之中起舞,流星璀璨,刀璀璨,人亦璀璨。

甘道德一边退走一边回头看,见人群不断涌动,哀嚎声不断传来,猜测是元见离已经杀进士兵人群之中。

连箭阵都挡不住他......

好在是刚才听了许儒的劝说离开,不然的话,真没准被那个疯子杀到近身。

也不知道是被吓着了还是怎么的,此时他觉得自己手脚都有些乏力,身上还在不停的出虚汗。

想想看,那还是已经受了伤的元见离,若是此人巅峰状态之下,怕是这样的埋伏也不能将他怎么样。

他纵然不能杀了甘道德,很大可能也会全身而退。

甘道德不敢久留,他往外边走,无穷无尽一样的屠王军士兵往院子里边冲。

看起来,元见离就算再强,很快也会被人海淹没。

甘道德不敢大意,没有在近处停留,一口气跑到了后院那边。

刚到后院,就看到归元术朝着他招手:“大王快到这边来,我们来保护大王。”

甘道德几乎是不加犹豫的就跑了过去,归元术推开一间屋子的门,甘道德随即闪身而入。

一进门,甘道德楞了一下,这才醒悟过来,原来跑到了真正的婚房之中。

他身边不少亲兵都冲了进来,似乎把坐在床上的新娘子吓了一跳,发出一声惊呼。

甘道德立刻就喊了一声:“都出去防备!”

归元术道:“大王且在这里暂避,我等守在外边。”

此时,甘道德身边还有四名亲信护卫没有退出去,这四个人看起来就是极为悍勇之辈。

另外一个院子里,喊杀之声此起彼伏,显然在那么多人的围攻之下,元见离还没有被杀。

“你......你到前边去!”

甘道德看向小张真人喊道:“你不要靠近我。”

小张真人在心里叹了口气,心里先骂了一句......呸,渣男!

他心说你他娘的果然不配是个男人,新婚之夜,危险到来,你居然让新娘子到前边去......

然后就听到甘道德说话有些不利索,像是喝大了似的说道:“你块头大,堵住门。”

小张真人在心里又骂了一句,这次加上了甘道德的祖先,但他也只好装作有些惊慌的起身,把位置让了出来。

甘道德看了一眼不 远处那个老妈子,先楞了神,然后忍不住嘴角咧了一下:“吁......这么丑!”

余九龄心里有一句特别脏的话,呼之欲出。

甘道德把小张真人和余九龄赶到门口那边去站着,他自己坐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息。

可就在这时候,床上摆着的红色被子下边忽然伸出来一把刀,直接刺向甘道德的后腰。

甘道德没有看到,他身边的亲兵看到了,四个人同时上前,两个人拉了甘道德,另外两个人朝着床上跳过去。

甘道德大惊失色,连忙后撤。

砰地一声。

在他身边,那口陪嫁的大红色箱子忽然开了。

李叱从箱子里一跃而出,长刀架在了甘道德的脖子上。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院子里忽然传来一片惨呼,刀芒起处犹如炸开的霹雳雷霆。

浑身是血的元见离杀穿人群,竟是从另外一个院子杀到了这边院子里。

“你不要杀他!”

元见离看到甘道德身后有人出手,立刻就暴喝了一声:“此人的命,是我的!”

李叱看了一眼元见离,摇头:“对不起,你得排队。”

长刀横扫,不给甘道德任何还手的机会,一刀把甘道德的脖子抹断,人头被脖腔里喷出来的血冲掉了。

血糊糊的脑袋掉在地上,又翻滚了两圈才停下来。

看到这一幕,元见离的脸色立刻就变了变,眼睛也在瞬间睁大了。

他从那么多人的围攻之下还能杀出来,只是凭着一口必杀甘道德的气,此时眼睁睁的看着甘道德人头落地,一时之间,这口气竟是散了。

李叱看了一眼地上的无头尸体,想好了的话,却没有说出口。

他在来之前还想着,应该在杀甘道德的时候说两句什么,而这两句话李叱也想好了。

我背后有万千冤魂,今日可得往生。

可是真的到了这一刻,真的把人杀了,李叱却什么都不想说了。

“咱们走!”

李叱喊了一声。

被子里藏着的人是澹台压境,他将那四人砍死,然后一刀将后窗劈开。

几个人从后窗掠了出去,李叱在最后一个。

他从袖口里甩出去一个玉瓶,那玉瓶直直的飞向元见离。

李叱朝着元见离喊道:“若是你身负重伤杀不出去,吃下这颗药丸,可能会多坚持一会儿。”

也不知道为什么,元见离在这一刻居然没有怀疑,一伸手把玉瓶抓在手心。

归元术见那些士兵还在发愣,他立刻喊了一声:“你们拦住此人,我去抓刺客。”

然后一招手,带着他的人追向李叱他们。

后撤的路线已经都想好了,李叱他们从后院翻墙出去,大街上有廷尉军的人在等着,为他们准备了战马。

他们先撤离王府,然后直奔无来城东南城角。

那地方,归元术之前就已经观察好,此地有一个出城的水渠出口,是用铁栅栏封住的。

可是那铁栅栏被归元术前阵子拆开了,毕竟他之前的身份是为甘道德筹备大典,可以在城中任意行事。

一切都在算计之中,只要迅速撤离到东南城角,从水渠爬出去,外边还有接应的人。

然而就在到了后院院墙的不远处,一道人影忽然闪出来,把李叱他们拦住。

那人身上穿着一件儒生的长衫,看到李叱他们跑过来,笑着抬起手打了个招呼。

“好巧,宁王。”

这四个字一出口,李叱心里都震了一下。

再看时,那人居然是甘道德麾下的谋士,许儒!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