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一十六章 是谁的?

不让江山 知白 669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多年前,草原人举兵南下,破代州关,下代州城,长驱直入,兵围冀州,攻城略地,杀人无算。

那一战,草原人用了一个诈字,夺城之快,连他们自己都难以相信,甚至后来多年,这都是他们的笑谈。

大批的草原行商经代州关进入中原,驱赶着牛羊,将兵器藏于牛羊腹下绑好,入城之后,突然发难,数百人夺关而入,杀守军百余人。

让草原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代州关当时的那位守将徐岩达竟然下令投降,近千名守军士兵在军令之下放下了兵器,被围困在城中空地。

徐岩达说朝廷不仁,边军将士已经足足三年没有发过军饷,何必再为朝廷卖命?

结果放下兵器的近千名边军士兵被驱赶到了空地上乱箭射死,一个都没能活下来。

大将军徐驱虏率军出征,在冀州城外一战将草原各部族联军击溃,生擒徐岩达。

徐岩达是他堂兄。

徐岩达在临死之前痛哭失声,想求大将军杀了他之后,把他尸首与边军将士合葬一处,徐驱虏只说了三个字。

你不配。

然后下令,让士兵们乱箭把徐岩达射死,徐岩达身中一百二十六箭。

再然后徐驱虏大军攻入草原,迅速平定诸部。

恰在此时,西域那边传来紧急军报,西域六国联军攻破边城,徐驱虏没有等待朝廷旨意,立刻率军奔赴西疆。

西域六国联军连战连胜,靠的就是他们的链甲兵,链甲兵不惧弓箭,向前冲锋形成碾压之势。

徐驱虏下令征集耕牛,准备火牛阵用以冲锋,又锻造齿刃刀,火牛在前,一千齿刃刀军大破西域链甲军,然后趁势杀出边关,直入西域千余里,六国联军,被他灭三国。

可是徐驱虏回到都城后,这未经请旨就率军出征的事被人参奏,又因为滥杀耕牛之罪,再被参奏。

几个月后,徐驱虏被杀,他的部下也多被牵连。

曾经威震西域的齿刃刀军,在西域被新来的将军收编,齿刃刀被弃之于库,这一千多名悍勇将士,也被新来的将军算计,因为他们忠于徐驱虏,最终深陷重围而不得救兵,最终几乎全部阵亡。

让他们丢掉善用的兵器,去和敌人肉搏厮杀,又不派援兵,齿刃刀军自此绝后。

但是齿刃刀的传说,并没有断绝。

所以在刘英展看到裘轻车那把齿刃刀后,脸色顿时变了。

齿刃刀法,与寻常长刀的刀法完全不同,破他这链甲最是有效。

“原来你是徐贼余孽的后人。”

刘英展哼了一声:“看来朝廷当初杀的还是不够干净,这么多年过去,还有徐贼余孽猖狂。”

他一伸手,身后的手下随即快步递过来一件兵器,裘轻车看到这兵器的时候眼睛就微微眯了起来。

那是一件狼牙棒。

一想到他的链甲,再看到这兵器,裘轻车眼神里的怒意越来越重。

他看着刘英展说道:“原来你是当初那些西域贼寇的后人。”

刘英展哈哈大笑道:“怎么,觉得心里不舒服?当年我祖先率军攻破西门关,后败于徐贼之手,但是徐贼没有什么好下场,而我现在却在你们中原过的锦衣玉食,我手里有人有钱,你呢?你这个徐贼余孽,却混的如此落魄。”

他用狼牙棒指向裘轻车道:“连我都觉得有些不公,可是我喜欢这不公,连我都觉得这有些讽刺,我又喜欢这讽刺。”

他跨步向前,那么精瘦的一个人,却挥舞着如此沉重的狼牙棒,让人看着都觉得有几分荒诞,又有几分震撼。

当的一声,裘轻车用齿刃刀挡住狼牙棒,那巨大的力度之下,他握刀的左臂都被震的向后甩出去,齿刃刀几乎脱手而出。

刘英展一脚踹向裘轻车的胸口,裘轻车在瞬息之间把右臂抬起来横陈胸前,这一脚踹在他胳膊上,人擦着地面向后滑出去至少半丈远。

“徐贼当年就是因为不识时务才死的,你们这些余孽之后,也一样的不识时务。”

刘英展再次向前,一棒一棒的往下猛砸,一边砸一边怒吼道:“你们不懂变通不识时务,那么就必然要被淘汰,而我们却比你们明白怎么才能赢,既然打不过你们,那就进入大楚,用金银,用美人,不能靠战争做你们的主人,那就靠别的办法做你们的人上人!”

裘轻车被狼牙棒的力度砸的不断后撤,后背撞在那辆马车上,再无退路。

刘英展一棒横扫,裘轻车猛的低头,狼牙棒砸在马车上,车厢瞬间就被砸破了一个大洞。

裘轻车单手撑着地面,抬起双脚狠狠踹在刘英展的小腹,刘英展剧痛之下后撤。

裘轻车立刻挺身而起,齿刃刀砍向刘英展的脖子。

刘英展用狼牙棒砸向齿刃刀,当的一声脆响,齿刃刀被荡开,他身子转了半圈,借助惯性,狼牙棒重重的砸在裘轻车的胸口,裘轻车立刻就向后倒飞了出去。

刘英展啐了一口吐沫,一脸轻蔑的说道:“你们这些人为什么就那么蠢?中原人都一样的蠢。”

他一脚踩住裘轻车的胸口,举起狼牙棒就要砸下来。

砰地一声,他背后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他立刻回头去看,却见一个十四五岁的半大孩子站在那,手里还拿着一块砖头。

“你找死?!”

刘英展看向那少年说道:“那就成全你。”

他一脚把裘轻车踢开,转身朝着那少年走过去,少年吓得不断后撤,像是怕极了,可还是把另外一块砖头砸了过来。

刘英展侧头避开,眼神里凶光毕露。

“孩子,你快跑!”

县令岳华年大声喊了一句,四周的黑衣人都在围攻,他那几名护卫把他挡在正中,他冲不出去,只能大声提醒让那孩子快点跑开。

那少年却停下来,摇头道:“大人是好大人,大人不该死。”

他弯腰又捡起来半块砖头,脸色很白,眼神却越发坚定。

“当年我爹娘都病死了,是大人救了我,是大人给我饭吃,是大人教我认字,是大人让我记住一句话......大丈夫当有所为。”

他拿着半块砖头朝着刘英展冲过去:“我是大丈夫!”

刘英展一棒朝着那少年头顶砸下去。

倒在地上的裘轻车拼尽全力往前一扑,抱住刘英展的双腿后奋力的一拉,刘英展下盘不稳,身子往前扑倒。

狼牙棒砸的偏了,可还是砸在那少年肩膀上,这一下砸的半边肩膀都垮塌下来,那少年立刻就哀嚎了一声。

可他还是没有退,朝着刘英展的脑袋就给了一砖头。

挨了一下后刘英展大 怒:“都给我死!”

刘英展想一脚把裘轻车踹开,可是裘轻车却死死的抱着他的双腿不撒手,一脚没有踹动,再一脚,再一脚,再一脚......

“孩子,你走啊。”

裘轻车嘶哑着喊了一声。

那少年抢过来刘英展的狼牙棒,可是单手却轮不起来,那狼牙棒确实太重了。

“保护大人!”

就在这时候,从四面八方都有百姓们冲过来,他们手里拿着扫把,锄头,还有扁担,甚至还有锅铲。

他们蜂拥而至。

那些围攻岳华年的黑衣人很快就被百姓们包围起来,他们一个个脸色都有些变化,没想到这些胆小怕事的百姓居然敢过来。

“你们都在找死?”

刘英展好不容易挣扎起来,抬起手抹了抹,被一砖头拍的头上流了不少血。

“打他!”

一个汉子喊了一声,抡起来扁担就砸了过去,刘英展一脚把那汉子踹开,大步过去又补了一脚,这一脚踢在那汉子脖子上,那汉子闷哼一声,嘴里溢出来一口血,眼睛逐渐往上翻起来。

“你们打不过他们的,都走吧。”

岳华年哀求道:“快走吧。”

“大人!”

一个老汉举着扫把冲向刘英展:“你走!”

刘英展一把抓住那老汉的脖子,单手把人举起来:“你们这些刁民,真的不怕死?现在告诉我粮食去哪儿了,我还能饶你不死。”

“啐!”

老汉朝着刘英展脸上啐了一口。

“死!”

刘英展手指一发力,五指全都抠进了老汉的脖子里,血水立刻就涌了出来。

他随手把尸体甩出去,然后扫视那些百姓,他大声喊道:“我是在为羽亲王府做事,你们居然敢反抗王府?再敢动手,大军入城,把你们这些刁民全都杀了!”

这句话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他们实在没有想到这些人居然是羽亲王府的人。

看到他们愣在那,刘英展轻蔑的笑了笑道:“我再说一次,现在都给我滚,我可以当做你们没来过,再不走,我就把这县城里的人屠了。”

“我不怕你!”

半边身子都垮了的少年就那么看着刘英展说道:“我也不怕羽亲王,我什么都不怕,只怕没有了大人。”

“我们也不怕你!”

百姓们迈步向前,一点点的往前压,那些黑衣人开始朝着刘英展的方向退,几十个人被数百人围住,而且四周赶来的人还在不断增加。

“好!”

刘英展怒道:“这是你们自找的,现在我总算是明白了。”

他看向岳华年说道:“你果然够卑鄙,为了不死,居然用粮食来收买这些老百姓,这些刁民分了官仓的粮食,他们都得死!”

岳华年摇头道:“我向冀州报灾,请求冀州府准许我开仓放粮,可是冀州府却害怕我把粮食分给百姓,所以立刻调派车马过来要把粮食都运走,他们不敢让穿官衣的来,就找你们粮栈的人来,你们都是一丘之貉!”

刘英展大怒道:“粮食是官府的,不是刁民的!”

岳华年也怒道:“粮食是百姓们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