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八章 姐

不让江山 知白 704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看到唐匹敌回来的时候面上带着些淡淡的红,这可让庄无敌等人大为好奇。

堂堂唐大将军,居然会有这样略显局促甚至羞涩的表情,就足以说明在刚刚的交锋之中,大将军落了下风。

“已是深秋。”

唐匹敌一边催马一边说道:“想不到天气还如此闷热。”

一阵风吹过,庄无敌都打了个寒颤,嘴里说着:“热,真热。”

唐匹敌一打马就往前冲了出去,如此有格调之人,竟是也会怕被人笑话。

一边纵马,唐匹敌脑海里一边回想着那姑娘的话,越想,心里竟是越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想念。

早知道还不如不见那一面,不见还好,操心着军务事便是全部思量,见了之后,心里就会有些控制不住的起伏。

队伍没做停留朝着苏州方向继续进发,他们的行进方向是不过京州,沿着豫州往青州方向走,如此是为了避开杨玄机的眼线,争取最大限度的保密。

从青州西南部转入苏州,再一路往南攻,如此一来,非但杨玄机来不及做出应对,李兄虎更来不及做出应对。

豫州,河北岸大营。

澹台压境递给李叱千里眼:“南岸的队伍好像已经按捺不住了,进攻只在这几日。”

李叱结果千里眼看了看,对岸在河边空地上堆积了大量的木材,应该还是要以造桥为主。

这个季节,船只又不多,他们能渡河的办法似乎就只剩下造桥这一种。

澹台压境道:“现在水位下降了不少,我问过了,比起上次进攻的时候,水位下降了就已经三尺左右,过了雨季之后,这一段河道上几乎不会有风浪。”

他才到这,却已经找过不少人去询问。

“他们砍伐了如此多的木材,似乎和上次造浮桥的办法不一样了。”

李叱放下去千里眼:“上次他们用的是以小舟为基,在小舟上铺设木板,所以我们的抛石车可以对浮桥造成破坏,如果他们改了办法,抛石车纵然还能破坏,可程度就会小许多。”

澹台压境道:“这几日他们调动人马的数量太多了,河岸那边可见的树木几乎被砍伐干净。”

李叱把千里眼递还给澹台压境,走到空地那边蹲下来,沉思片刻后开始在空地上用木棍写写画画。

觉得不对就又擦掉重新画,大概一刻之后,一座浮桥放大了的局部构造图就已经出现在众人眼前。

“浮桥两侧加上斜梁,铺造的桥面下边用横梁支撑,间隔三尺左右一根,如此建造的话,就算是石头砸落下来,最多也就伤到一两根横梁,极大的概率是只伤到一根,按照每三根横梁一丈距离计算,石头的大小几乎没有可能同时砸中两根,再加上斜梁的稳固,几乎不会造成桥梁垮塌,最多砸出来一个洞。”

李叱把手里的木棍扔到一边。

起身后说道:“他们会把桥梁建造的更大,比之前那次宽至少增加一倍,这个领兵的人看起来风风火火是个急性子,但在造桥这种事上就可看得出来,其人思谋缜密,并非是个鲁莽之人。”

夏侯琢点了点头:“他们改变的策略就是,给我造成一种他毫无准备就继续进攻的错觉,实则是稳扎稳打。”

澹台压境道:“从准备的木材来看,他们最少可以同时建造五六座渡桥,如此一来,抛石车对他们形成不了阻挡。”

李叱看向河南岸那边:“只是还不知道新调来的人是谁,此人不可小觑啊。”

河南岸。

裴崇治看向谢狄:“你有几分把握?”

谢狄压低声音回答:“五五之数。”

裴崇治显然有些惊讶,没想到谢狄的把握居然这么低。

“对岸的是宁军。”

谢狄道:“先生,学生在之前就已经在详细推演宁军的战术,也用尽一切办法打听关于唐匹敌的消息。”

他看向裴崇治:“裴芳伦大将军的战败不是偶然,主公之前打不进豫州也是情理之中,不管是谁面对宁军那样的对手,都不可能有绝对把握,哪怕是武亲王亲至。”

裴崇治点了点头。

谢狄继续说道:“从许久之前,学生就开始注意宁王李叱,注意唐匹敌,分派人手到豫州这边,详细了解宁军每一战的经过,整理成册之后仔细钻研。”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越看越心惊,他们看似沿用的是大楚府兵的练兵方式,可改进的更为合理,最主要的是......”

他看向裴崇治:“李叱和唐匹敌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让宁军士兵都极有自信,他们每个人都觉得,宁军就是所向无敌。”

谢狄转头看向河北岸:“有人会说,这是夜郎自大,是没见过世面,而我从开始就觉得这不对劲,这不是自大,不行却吹嘘是为自大,他们是真的行,且不浮躁不吹嘘。”

裴崇治问:“五成把握,这一仗就真的难打了。”

谢狄道:“我非不敬重裴大将军,而是不得不去思考,老的领兵将军们,他们的打法,他们的思谋,都已经形成了习惯,他们和唐匹敌这样的人想比,差的不仅仅是锐意,还有新的战术想法。”

裴崇治道:“你也是后起之秀,你极有能力,你也......”

谢狄打断他:“先生,我还没有真正的领兵与强敌交手过。”

裴崇治的话戛然而止。

谢狄再次缓缓吐出一口气:“到了现在,我们这边唯一的优势,也只是兵力更多,所以能发挥这唯一优势的唯一办法,就是稳扎稳打。”

他抬起手指向河道:“我要在这河道上面建造七座渡桥,齐头并进。”

裴崇治点了点头:“你只管按你的想法做,若有什么疏漏,我来为你补充。”

他轻叹了一声:“裴大将军战死,必须把队伍抓回手里,不能放给别人,若要抓稳,则需战功,你要把握好这次机会。”

谢狄道:“我前几日见到了宁军大营那边有增兵迹象,看不出增兵多少,这是变故......现在只盼着,别再有什么变故了。”

宁军大营。

余九龄肚子有些不舒服,去军中医官哪里讨要了一些药回来,正遇到李叱他们巡查营地,于是小跑着跟了上去。

余九龄问道:“现在云中的医官,多是沈医堂的人?”

李叱点了点头:“大部分是。”

余九龄道:“说起来,许久没有见过沈先生了,她也不知道去忙些什么。”

李叱道:“进豫州之后不久,她就说要出去在各地看看,沈医堂需要大量的药材,需要在豫州寻找新的产地,或者是找合适的地方自己打造药园,确实已经许久没有回来过了。”

余九龄道:“那位沈先生,也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啊。”

李叱回想了一下沈如盏那般气质风度,确实不是寻常人可以相比。

只有经历过巨大的沉浮,才会有她那样的从容,李叱知道她和西疆某位将军之间的故事,那应该就是改变了沈如盏心境的事。

她活在这个世上,却超然于世外,看似她整日都在为铜臭之事奔波,可那只是她给自己 留在这个世上曾经活着的证据罢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高希宁和她有几分相似。

李叱忽然箭想到,若他有一天也出了什么意外的话,高希宁会不会也变成沈如盏那样的人。

然后李叱就摇了摇头,心说自己这是在瞎想什么。

其实沈如盏就不在豫州,她在荆州。

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她此时就在荆州节度使谢秀的府里做客。

“姐。”

谢秀亲自给沈如盏倒了一杯茶:“你怎么会突然到我这的,咱们好像已经有十几年没有见过了。”

沈如盏笑了笑:“云游四方,走过这的时候才知道你已经贵为荆州节度使,本不想打扰,可是又觉得不见你一面,心里会有些遗憾,所以便来了。”

谢秀连忙道:“姐你愿意什么时候来都可以,随时都可以,若是能留下不走了那自然最好。”

他坐下来,重重的吐出一口气:“西疆一别十几年,自从将军他......”

说到这,谢秀停了下来,脸上多了些歉疚:“对不起,我不该提起将军。”

沈如盏摇头道:“没有什么关系,已经过去那么久了。”

谢秀低下头,看着手里的茶,眼神恍惚起来。

那一年他还是将军身边的亲兵,才十几岁而已,西域人寇边,将军带着他们血战,杀到最后,只剩下十几个人了。

将军身中十几箭,就躺在谢秀怀里,气若游丝。

将军当时嘴里念叨着的,来来回回只那一句话......我可能要误了与她的约定,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再后来,他从西域回到大兴城,在谢家的运作之下,他成了那一战的最大功臣。

得皇帝亲自嘉奖,再加上谢家的人给大太监刘崇信送了一笔厚礼,刘崇信亲自在皇帝面前举荐,又给谢秀伪造了身份。

谢秀便直接从一个校尉,提拔为正四品将军,调入驻守在荆州的左领军卫。

那时候他还不是校尉,只是将军身边的一名亲兵团率,他去西疆也只是去走个过场而已,是为了增加些履历。

就这样又过了几年,前左领军卫大将军老迈请辞,谢家再次帮他打点,他顺利成为左领军卫大将军,军职只正三品,已到武将极致。

两年后,谢家的人为刘崇信献上至宝鸾凤壁,刘崇信大为欢喜,再次于皇帝面前举荐,谢秀就成了荆州节度使。

十几年时间,从一个边军校尉,到了正一品的封疆大吏。

他很风光,可是他很内疚。

因为他知道,他得到的这一切都是谢家的人帮他剽窃来的,那一战的功劳是他的将军的。

“姐......对不起。”

谢秀抬起头看向沈如盏:“真的......对不起。”

沈如盏摇头道:“何来的对不起,那一战,我救到你的时候,你身上有十三处重伤,若天下还有一个节度使名正言顺,其实就应该是你。”

谢秀沉默。

良久之后,他忽然趴在桌子上嚎啕大哭起来。

“我想将军了。”

哭的撕心裂肺。

西疆小城那一战,那些把他当亲弟弟一样照顾的哥哥们,一个一个战死在他面前。

将军身中十几箭,是一把将他推开后为他挡住的。

血,泪,过往。

生,死,将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