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六十四章 你我算是两不相欠

不让江山 知白 689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冀州城内,虞朝宗身边只剩下几百人,保护着他且战且退,可是如此局势之下又能退到哪里去呢。

虞朝宗眼睁睁的看着曾凌被豫州军围困,被淹没在人海之中,一开始偶尔还能看到曾凌胡乱劈砍的身影,后来就只能看到蜂拥上去的豫州军士兵。

没过多久,虞朝宗就听到豫州军那边疯狂的欢呼声。

他回头看,看到一颗人头飞上去又落下去,一次一次,血液在半空中飘洒着。

曾凌死了,似乎不该这样死去,又似乎在情理之中。

虞朝宗往城里退,他那几千人从豫州军进城开始就被冲散了,被分割绞杀。

他的亲兵营都是骁勇善战之人,从十余万的队伍里精挑细选出来的。

此时拼命护着他才勉强撤出来,顺着满是尸体的大街,深一脚浅一脚的逃走。

四周都是号角声,追上来的豫州军根本没在多远之外,回头就能看到。

就在这时候,从豫州军后边上来一队骑兵,为首的那人大声喊着:“你们谁可认出虞朝宗?!”

正在追击的士兵们哪里知道谁是虞朝宗,只是看到有人突围出去便追,管他是谁,追上杀了就是。

“都退下。”

那将军喊道:“不认识虞朝宗的,去别处追杀。”

他看向身边那个骑马的人:“你可看准了?”

被绑了双手,脸色煞白的郑恭如刚刚就看到了虞朝宗,于是抬起两只手往那边指了指:“前边跑着的就有,那是他的亲兵营。”

这将军名为罗楼,是罗耿手下最勇武的将军之一,也是罗耿的义子。

原名赵楼,罗耿确实喜欢这个年轻人的本事和忠诚,所以收为义子,给他改姓为罗。

罗楼也用一条长槊,他似乎总是在不经意中模仿罗境,或许在他心中,罗境便是他心中的目标。

穿银甲执长槊,罗楼听郑恭如指认之后,催马往前急追。

郑恭如也跟着追了上去,一边追一边喊:“就前边那身穿铁甲的,披着红色披风之人便是虞朝宗。”

虞朝宗正在狂奔,听到喊声回头看,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骑马追来的八当家。

那一瞬间,虞朝宗的眼睛骤然睁大,本就已经发红的眼睛很快就冒出来无数的血丝。

“郑恭如!”

虞朝宗嘶吼了一声,一张嘴,又喷出去一口鲜血。

以他武艺,就算在江湖上行走也能任意而为,可是他身体确实不太好,连续恶战之下,又吐了两次血,竟然摇摇欲坠。

五当家常定岁回头的时候也看到了那个老八,原本他就是一双豹目,此时瞪的好像眼睛里的愤恨要滴出来一样。

他连走都不想走了,一转身就要回去杀郑恭如,身边的虞朝宗却再次吐血,险些摔倒。

常定岁扶了虞朝宗,略一思考,大声吩咐了一句:“你们护着大哥先走。”

亲兵们搀扶着虞朝宗继续往前跑,常定岁抓了他的长刀,一回头站在大街上。

“大哥!”

常定岁没有看虞朝宗,而是大声喊了一句。

“四弟我先走了,如果还有来生的话,你要是认出我,记得喊我一声老四!”

说完后虎吼一声,朝着罗楼冲了过去。

罗楼傲慢,见那浑身是血的贼人居然还敢冲来, 眉角一抬,手中长槊推出去直刺常定岁的心口。

常定岁猛的往后一仰,他的后背落地,手里长刀横着扫出去,一刀将罗楼的马腿斩断。

战马在悲鸣中往前跪趴,罗楼身子便不由自主的往前扑,情急之下,他用手中长槊撑住地面才没有摔倒。

他看了一眼常定岁,又看了一眼前边跑着的虞朝宗等人,一咬牙,喊了一声杀了那人,然后他朝着虞朝宗追过去。

常定岁怎么可能让他走了,爬起来狂奔,见追之不及,将手中长刀掷了出去。

罗楼一边跑一边回头看,见刀如流光而来,他往旁边一闪身避开,可是这一躲,常定岁从后边追到他近前。

一声嘶吼,常定岁一拳砸向罗楼面门,此时两人已近身,罗楼的长槊难以施展,只好抬起槊杆架住常定岁的拳头。

常定岁就没打算活,哪里还管怎么打,只想给虞朝宗拖延一些时间。

一拳被架住,他低头狠狠咬在罗楼的手背上,罗楼疼的一声惨叫,抬脚把常定岁踹了出去。

常定岁却抱着他的脚把人拉扯过来,往前一扑压在罗楼身上,一拳一拳往下砸。

罗楼武艺极强,脸往左右闪躲,居然把常定岁所有拳头都避开了。

常定岁一拳一拳打在地上,只片刻,他的双拳上都是血迹,皮开肉绽却完全不理会。

罗楼身子强行翻转过来,把常定岁顶了出去,他还没有站起来,常定岁就又已经好像野兽一样扑上来。

他再次压住罗楼,双手死死的掐住罗楼的脖子。

后边的郑恭如被常定岁这般疯狂的样子吓坏了,没敢上来,却喊了一声:“你们还等什么呢,快去帮忙啊!捅死他啊!”

之前还不敢贸然动手唯恐伤了将军的幽州军士兵,此时也看到了机会,常定岁骑在罗楼身上想把人掐死,后背完全暴露给了后边的敌人。

幽州军士兵催马向前,一刀砍在常定岁的后背,常定岁却好像已经知不道疼似的,依然死死掐住罗楼脖子。

后边几名士兵跳下马来,一刀一刀劈砍,常定岁终究还是疼的使不出力气,被罗楼挣脱。

挣脱的那一瞬间,常定岁又一口咬在罗楼的脖子上,不管身后的人怎么砍,他就死死咬住不撒嘴。

“杀了他,快杀了他啊!”

罗楼吓得不停呼叫,嗓音都喊破了。

一名幽州军士兵到了侧面,一把揪住了常定岁的头发,瞄准了之后把刀子往常定岁的脖子里推。

罗楼好不容易挣脱出来,脖子上血流如注,好在是被咬住了后颈,没有咬破他的动脉,不然的话也被常定岁一命换了一命。

他惊恐的起身,用手捂住脖子,手下人连忙过来给他包扎,罗一只手捂着一只手指向常定岁嘶吼道:“剁了他,把他剁碎了!”

四五个幽州军士兵围着常定岁乱刀落下,一刀一刀的劈砍,常定岁却早就已经没了气息。

马背上的郑恭如吓得抬起手挡着脸,嘴里嘀嘀咕咕的说着不关我事,我也是不想死。

这兄弟两个。

哥哥常定舟为了攻破冀州城,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扛着盾牌让士兵们踩着爬上城墙,最终被活活踩死。

弟弟常定岁竟是和他哥哥差不多相似的下场,被人乱刀剁碎,连人样都快看不出来。

手下人帮罗楼将脖子上的咬痕包扎好,罗楼一把抓起来长槊,随便拽了一匹战马过来:“给 我继续追!”

前边虞朝宗两次吐血之后,身体已经极度虚弱,他想回去救常定岁,可是根本没有力气。

手下的亲兵哪里肯松开手,搀扶着他一路往前跑,可他们这般跌跌撞撞的跑着,怎么可能跑的过后边的马队。

与此同时,地宫外。

李叱和唐匹敌几次想寻唐匹敌都失败了,两人商议了一下,还是得先回地宫一趟。

有件事必须和罗境谈谈,不能因为找不到虞朝宗,自己人那边的生死都不顾了。

唐匹敌看的出来李叱的悲伤,他也知道,李叱对虞朝宗确实很在乎。

在很长一段时间,虞朝宗甚至是李叱对于未来的寄托,最重要的是虞朝宗对他的态度。

这种被人信任被人赏识也被人在乎的感觉,其实正是李叱所在乎的。

“咱们先去见罗境,然后再寻就是了。”

唐匹敌对李叱说道:“不过昨夜里燕山营的队伍反攻突围,大队人马应是已经杀出城,或许虞大当家也已经突围出去了。”

李叱点了点头,心中也是如此期盼。

两个人悄悄返回了沈医堂后院,打开地宫的门一进来,面前就是无数弓弩瞄准着。

见是李叱和唐匹敌在门外,所有人都把弓弩放下,也都松了口气。

李叱走到罗境面前,沉默了片刻后说道:“冀州军已几乎全军覆没,你此时可以出去了,你父亲应该就在城外,不久后便会进城。”

罗境笑了笑道:“你特意来见我,大概是想对我说,不要出卖了你们对不对?”

李叱点了点头。

罗境道:“虽然我看你们都不顺眼,但我暂时不想理会你们,我出去之后不会对任何人说起你们,也不会提起此处,自此之后,你我算是两不相欠。”

李叱认真道:“两不相欠。”

罗境招呼了手下剩余的虎豹骑士兵,算上伤兵在内,大概还有三四百人。

他们起身,互相搀扶着准备离开,路过李叱身边的时候,所有人都对李叱点头致意。

罗境走了几步之后又回来,回头看向李叱问道:“我很好奇一件事,以你谋略,燕山营不该入局才对,看你的模样就大概猜到,怕是虞朝宗此时已经兵败,说不得也已身死,为什么会这样?是他不信你?”

李叱没回答,他连话都不想说。

唐匹敌道:“燕山营里有一个小人名为郑恭如,是燕山营八当家,是他劝了虞大当家不听李叱的安排,率军攻打,这个人还一直都想除掉李叱,却不知道是为何。”

罗境点了点头:“我记住这个人的名字了,若以后此人落在我手里,我必会杀了他,自然不算是替你们出气,我们已两不相欠,以后便是路人,我替你们出气也没什么意义,我只是自己很想杀此人。”

唐匹敌叹道:“你嘴真硬。”

罗境哈哈大笑,抱拳道:“若以后战场相遇,我便不会再念相识一场,到时候......”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唐匹敌道:“到时候你也不是对手,现在这么早就夸口,怕是要被打脸。”

罗境哈哈大笑,他看向唐匹敌笑道:“我也记住你了,还有你,李叱,将来有机会,我一定要和你们两人分出胜负。”

唐匹敌道:“该走就走,莫再耽搁,一会儿还要浪费我们一顿饭的粮食。”

罗境大笑着离开,格外畅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