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十三章 目标是买房

不让江山 知白 696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丢丢没有找到他师父,他去了无为观,那个守门的中年道人见他穿着四页书院的院服倒是恭恭敬敬,矢口否认见过以前那样一个邋里邋遢的道人,只说是没来过。

一路上失魂落魄的回来,李丢丢半路上还去了那个柴堆看了看,那是他进书院之前的晚上和师父住的地方,昨夜里一场雨,如果他师父睡在这的话要多辛苦?

夏侯琢起身离开之后不久,教习燕青之就走了过来,看了看一脸泪痕的李丢丢,沉默片刻之后说道:“不要以为巴结了夏侯琢我就拿你没办法,再有一次不来上课我就把你逐出书院。”

李丢丢猛的抬起头:“我不想学了,我想去找我师父。”

他起身朝着燕青之俯身一拜:“对不起先生,我要走了。”

“你哪里也不能去。”

燕青之横跨一步拦在李丢丢面前,脸色铁青的说道:“可以是书院开除你,但不能你自己离开书院。”

“为什么?”

李丢丢问:“我连走都不行?”

“不行。”

燕青之声音寒冷的说道:“要走等到你一个月期满,在我门下,想离开书院只有两条路,第一是你坏了书院的规矩我赶你走,第二是一个月之后结考你不合格劝你离开,除此之外你走不了。”

李丢丢沉默良久后说道:“先生,读书是为什么?如果连亲人都照顾不到,读书有什么用?!”

燕青之道:“我不管你为什么,你也不用给我讲你和你师父的事,你可以糊弄夏侯琢糊弄不了我,我也不感兴趣,你可怜不可怜也与我无关。”

声音冷冰冰的像是万年不化的冻雪。

李丢丢转身往回走,燕青之怒道:“你去哪儿!”

“我去打扫教室。”

李丢丢拎着那一包饺子低着头走了,燕青之看着那孩子的背影看了好久,然后重重的吐出一口气。

李丢丢回到教室的时候早已经没有别人,他看了看门没锁,进去拿了扫帚打扫,就在这时候听到门外有脚步声,他以为是燕青之跟了上来所以也没回头。

“喂。”

李丢丢听到有人轻轻喂了一声,转头看了看,是那天在他罚站的时候见到的漂亮女孩子。

“有事?”

李丢丢问。

高希宁站在门口看着他有些愤怒的质问了一句:“你为什么没来上课?”

李丢丢回答:“我确实没来。”

高希宁被他这回答气的撇了撇嘴,在撇嘴的时候小巧漂亮的鼻梁也微微皱起来,特别可爱。

“我是问你为什么没来。”

她有些恨其不争的说道:“你不知道你进书院有多难?你和那些学生一样吗?你难道也想不来就不来?你有什么资格想不来就不来?”

李丢丢心情正烦躁,也恼火,所以不想理她。

见李丢丢不说话,高希宁也恼火,大步走过来拦在李丢丢面前,一把将他的扫把抢下来。

“我问你呢!”

李丢丢缓缓吐出一口气后说道:“你为什么要来烦我呢?我已经很烦躁很烦躁,能不能让我安静一会儿?”

高希宁看着他的表情觉得事情可能没她想的那么简单,于是追问:“什么事?”

李丢丢伸手:“扫把还我。

高希宁走到教室后排那边:“我帮你扫,你讲给我听。”

李丢丢过去一把将扫把夺回来,然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不需要你帮我扫,我也不想跟你讲什么,我更不认识你是谁,请你出去。”

“我!”

高希宁气的小脸发白,转身往外走:“什么人,好赖不分。”

李丢丢心情真的是差到了极致,这个女孩儿再漂亮他也不想理会,多一句话都懒得说。

“等一下。”

就在李丢丢低头准备继续打扫的时候他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朝着门口喊了一声:“有件事想请教你。”

高希宁转身看着李丢丢:“我想让你说什么你不说,你想问什么我就非要听?”

李丢丢想了想,是这么个道理,于是说了一声抱歉就继续扫地,这下可把高希宁又气着了,她觉得这个叫李叱的小男孩简直就是一根筋,不,是一铁棍,连个弯都不会转。

“你这样和女孩子说话,以后谁会喜欢你?”

高希宁嘀咕了一句后在心里劝着自己,说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一个乡下小子不会说话,也不婉转,和他赌气有什么用呢,劝了几句后心情好了点,走回到李丢丢面前,抬脚踢了踢李丢丢的腿:“问吧。”

李丢丢第一反应是看看裤子脏了没有。

高希宁看他那眼神,心里有一句骂人的话硬生生憋了回去。

“我想请教,在冀州城里买一座宅子大概需要多少钱?不用特别大,就是那种普通的民居就可以。”

“我不知道。”

高希宁转身就跑:“你等着,我一会儿回来告诉你。”

跑出去几步后又回头好奇的问了一句:“你为什么想买房子?你又哪里来的钱买房子?”

李丢丢看着她,她看着李丢丢,两个人四目相对,片刻之后高希宁一声轻叹:“算我没问。”

李丢丢把教室打扫的干干净净,每一张桌子都擦了,然后坐在教室门口的台阶上等那个女孩儿,她说一会儿回来,应该会很快吧。

这一等就是大天黑,一直到月上柳梢也没有等到她回来,李丢丢想着果然师父说的对,师父说过,女人的话不用太当真。

而此时,高希宁被爷爷高少为关在屋子里不许出来。

她从回来问了爷爷关于买房子的问题之后就被关了起来,已经求了一个多时辰,她爷爷就是不肯放她出去。

“你是女孩子,女孩子怎么能随随便便去和男孩子见面,怎么能随随便便去和他说话?你还想帮他打扫教室,那是你该做的事?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男女授受不亲。”

高少为搬了把椅子坐在门口堵着就是不起身。

“我认真的和你说,以后离他远一点,以后你也不许再去燕青之的教室,上次的事我没和你计较你这么快就忘了?居然敢用土块打燕青之,你......你哪里像个女孩子,哪里有点大家闺秀的样子!”

高希宁靠在门口一脸的焦急:“他一定还在等着呢,那个家伙要多轴有多轴,等不到我未必会回去睡觉。”

“我说了你不准出门就是不准出门。”

高少为道:“不要再惹我生气,再犯错的话我就把你禁足在家里,连大门都不许出。”

高希宁张了张嘴,知道劝不动了。

只是想着,那个家伙千 万不要怪自己.......可是又想到是自己言而无信,他怪就怪吧,只是别骂的太难听就好。

深夜,李丢丢终于确定那个女孩子不会回来了,身上已经落了些夜露,院服有些潮湿,他坐的时间太久,于是起身活动了一会儿,回屋拿了那扫把在院子里舞了起来,师父教他很多很多,武技是其中一项。

距离教室大概十几丈远的地方,教习燕青之就在那看着李丢丢,下午他确实跟着李丢丢回到教室这边,可是看到高希宁之后他就刻意没有跟进去。

但是高希宁和李丢丢的对话他都听到了,高希宁走了之后他也走了,吃过晚饭之后回来,发现李丢丢一直坐在门口,那孩子坐着他看着,不知不觉就是深夜。

连燕青之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是怎么了,看着一个孩子看这么久,尤其是看到李丢丢在院子里舞扫把的时候看的更是看的有些入迷一样。

良久之后,燕青之没忍住缓步走了过去。

李丢丢看到燕青之后吃了一惊,这么晚了,先生突然来了,多半是来骂他的。

“先生我错了。”

李丢丢认错的非常快。

“嗯?”

燕青之一怔。

李丢丢道:“我这就把扫帚放回去,锁好门回屋。”

燕青之心里一软,走到李丢丢身前站住,沉吟片刻后说道:“你想买房子是因为你没有找到你师父吗?”

“是......”

李丢丢回答,然后猛的抬头:“先生听到了?”

“嗯。”

燕青之问道:“你师父流落街头?”

李丢丢脸色变了变,又回答了一个字:“是。”

燕青之道:“冀州城里的房子很贵,你从城外来,你知道城外现在有多乱,到处都是流寇,城中安全,房子基本上买不到,就算是你能买到,一座寻常民居的价格从十年前的五十两已经涨到了二百两,而且不要制钱只要银子。”

“二百两!”

李丢丢的眼睛都睁大了。

二百两......他只有五两。

而且夏侯琢说了,以后不许他有人给他钱看他吃饭,所以这条赚钱之路算是断了,不然的话来钱应该还算挺快的。

“你......”

燕青之说了一个字,后边的话却没有说出来,这个孩子和书院里的任何一个学生都不一样,他不希望这个孩子沾染了那腐臭气息,尤其是不想让他和夏侯琢那样的人走的更近。

夏侯琢那个人......谁招惹他谁倒霉。

“回去睡觉吧。”

燕青之说了一句后转身要离开,李丢丢似乎是猜到了他的心思一样问了一句:“先生,夏侯琢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

燕青之思考了一会儿,回答:“他和你是两个世界的人,和他走到一起没什么好处,以后你他远点。”

说完就迈步走了。

李丢丢本来还想问,燕青之头也不回,他只好忍住了自己的好奇。

可是对夏侯琢他是真的好奇,心里想着既然先生不说,那就明天一早去食堂问吴婶,看吴婶对夏侯琢很害怕似的,应该知道夏侯琢的底细。

......

......

【咣咣求收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