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四十二章 包括你

不让江山 知白 7561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因为许家的事,余九龄对唐匹敌多了几分害怕,是看到唐匹敌那张脸就已经开始心虚的那种害怕。

按理说,庄无敌也是个狠人,可是余九龄觉得自己一点都不怕庄无敌,还觉得老庄那闷葫芦性格有点可爱。

然而唐匹敌的那种平静,让他只想离这个人远一点。

车马行。

李叱看着唐匹敌吃下去一大盆面条,还包括一碗炖肉,一盘醋溜白菜,一盘香菇肉片。

唐匹敌昨夜里回来后就说自己累了想休息,然后一口气睡到了第二天下午才起来。

起床之后说自己饿了,李叱就让人给他准备了饭菜。

面条一盆,把一碗炖肉直接倒进面条里搅拌了几下就开始吃,可能是觉得不太过瘾,又把另外两盘菜也倒进盆里了,这种吃法,让余九龄觉得是对食物的亵渎。

饭量吧,也就那样,比起李叱来说还差了些,所以倒是不至于让人吃惊,这种吃法就让人觉得有那么一丢丢粗糙。

唐匹敌吃完后擦了擦嘴,看向李叱说道:“我杀了三十七个人,包括许青麟。”

李叱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唐匹敌嗯了一声,起身:“我有什么事情做?”

李叱回答道:“暂时也没什么事情可做,你先......”

唐匹敌:“那我再去睡会。”

余九龄嘴巴都惊讶的张大了,这个家伙昨夜里回来开始睡,算起来已经睡了能有九个时辰左右,居然还要睡。

余九龄问:“那个......唐,唐英雄,你睡了那么久,要不然活动活动?”

唐匹敌回头看了余九龄一眼,余九龄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

唐匹敌摇头:“不想活动,想睡觉。”

然后又回屋去睡觉了。

庄无敌看了看那桌子上吃的盆干碗净的场面,点了点头:“我喜欢他。”

余九龄:“可能是你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庄无敌一脚踹在余九龄屁股上,余九龄揉着屁股躲到一边去了。

他看向李叱问道:“我总觉得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难道不应该说一下自己为什么来,来了之后打算做什么......”

李叱没说话,庄无敌说道:“没必要。”

他起身朝着小演武场那边走,他大部分没什么事的时候都会练功,他说没必要,是因为唐匹敌来了第一件事就是帮李叱去除掉了许家那些祸害,很够兄弟。

他是山匪出身,不觉得杀了那些人有什么不对的。

余九龄不一样,余九龄是店小二出身,就算他嘴巴再臭,再招人烦,可是只饮酒掌柜的一直教导他就是尽量别惹事,所以他骨子里其实还是有那么一些怕事。

余九龄问:“总得做些什么吧。”

李叱道:“练功。”

他看向远处的流云阵图,那是从他的小院搬过来的,毕竟现在他大部分时间都住在车马行,在小院里里练功也影响干娘休息。

这一套阵图确实是很艰难的挑战,李叱用了这么久都没有能把这流云阵图所有变化都闯关成功。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什么都不做,这让余九龄觉得更加不可思议,睡觉的睡觉,练功的练功,都是些什么人!

李叱走了几步后回头看向余九龄:“要不然你也去睡会?今夜咱们还得去做生意。”

做生意......就是去武备军仓库里往外拿东西。

余九龄道:“就不能歇一天?你这就跟薅人家头发似的,还可着一个人薅......”

李叱道:“现在的冀州, 漏洞百出,我们能拿多少就拿多少,将来这些东西都是能保命用的。”

余九龄叹了口气,心说要不然还是去睡会好了,他刚转身要回去睡觉,看到唐匹敌从屋子里又出来了,直愣愣的站在门口,把他吓了一跳。

“那是什么?”

唐匹敌指了指李叱正在闯的流云阵图。

余九龄道:“那叫流云阵图,是......”

他还没说完,唐匹敌已经朝着李叱那边走过去。

一边走一边说打:“看起来好像有点意思。”

余九龄顿时来了兴趣,这流云阵图李叱那样的人都不能随随便便闯关成功,唐匹敌看起来也想试试,这个家伙一副天下无敌的吊样子,真没准能一次就闯过去,那样的话岂不是显得李叱比唐匹敌还差远了?

余九龄立刻就跟了上去,李叱回头看到唐匹敌过来,笑了笑问道:“想试试?”

唐匹敌问:“怎么试?”

李叱看向流云阵图一侧坐镇的师父说道:“那是我师父长眉道长,阵图由他控制,你进去之后,里边的木人就会对你攻击,这阵图锻炼的是机敏反应和出手速度。”

“我试试。”

唐匹敌走到阵图旁边,他朝着长眉道人抱了抱拳。

长眉道人都觉得有些紧张起来,自己徒弟这么多次都没能闯过去,这个唐匹敌看起来确实很厉害,人家要是一次就闯过的话,那就显得自己徒弟远不如人家了,长眉道人不觉得李叱会输给唐匹敌,可也紧张。

唐匹敌那种自信的气质,确实让人有些慌,他好像在面对任何事的时候都不会感到棘手,再大的难关,他只要想过,就一定能过去。

这种自信,其实有一部分是源于这将近两年来唐匹敌在草原上的征战,不停的去挑战然后不停的挑战成功,这确实会让人越来越自信。

唐匹敌朝着长眉道人抱拳后,迈步走入流云阵图中。

长眉道人也打起来十二分的精神,他不想直接就把阵图的难度调整到最高,要和丢儿一开始就挑战的程度一样,唯有如此,才能看出来人家比丢儿强了多少。

唐匹敌似乎也觉得这流云阵图很不好应付,所以认真起来。

向前迈步,脚下的木制磨盘似的东西开始旋转起来,好像突然伸出来十几根船桨似的扫唐匹敌下盘。

唐匹敌立刻避开,才站稳,对面的木人已经打了过来,来势极快。

唐匹敌双手同时伸出去攥住木人的双臂,他嘴角微微一扬,然后脸色就骤然一变......木人小腹位置打开,一跟木棍捅在了他要害处。

唐匹敌的眉毛都挤在一起去了,可想而知这一下有多出乎预料和......疼。

余九龄看到这,一撇嘴:“嘁......啥也不是!”

长眉道人也松了口气。

唐匹敌捂着要害部位缓缓走出来,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木人,又看了看李叱。

“这东西......着实让人意想不到。”

李叱点了点头:“我理解......”

半个时辰后,车马行院子里的凉亭中,李叱递给唐匹敌一壶酒,唐匹敌接过来,谢意的看了李叱一眼。

“你是特意从草原上回来找我的?”

李叱在唐匹敌对面坐下来后问了一句。

“嗯。”

唐匹敌道:“从代州关回去之后我便和父亲商议,中原已经乱了很久,可还没到最乱的时候,羽亲王一旦起兵,北境之内就有可趁之机,我不想庸庸碌碌一生......”

他看向李叱道:“凡人在乱世中谋生存,我不觉得自己是凡人,我要在乱世之中谋前程。

李叱喝了口酒,他点了点头:“我也想。”

他看向唐匹敌说道:“燕山营绿眉军的大当家虞朝宗,是可以辅佐之人。”

唐匹敌微微皱眉,他沉默片刻后说道:“为何你想辅佐别人?不想自己去成大事?”

李叱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唐匹敌等了一会儿不见李叱回答,他又问道:“你是觉得自己不能成事?我来之前和父亲说,你是我少有的敬佩之人,同龄之内,我从来都没有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你是唯一一个。”

李叱笑了笑,他对唐匹敌说道:“我可能不适合自己去争什么。”

唐匹敌觉得有些吃惊,他来之前想的是李叱必然有宏图壮志,一个敢于带着几百人就杀出边关去接应他的人,一个在唐县以智谋救玉明先生的人,怎么可能会没有宏图大志?

唐匹敌道:“李叱,你对我有救命之恩,若你想谋事,我必会倾尽全力助你。”

李叱还是摇了摇头:“我确实没有想过,天王虞朝宗待我亲厚......”

他话还没说完,唐匹敌起身道:“罢了,不提这个,我是追随你来的,你想做什么我就追随你做什么就是,你想自己去谋事,我就帮你谋事,你想去辅佐虞朝宗,我就帮你去辅佐虞朝宗。”

李叱心里满满都是感动,其实他并不觉得自己对唐匹敌有什么帮助,然而唐匹敌却觉得欠了他很大的人情。

唐匹敌认真的问李叱:“现在说另外一件事......什么时候开饭?”

李叱有些轻微的懵,轻微的程度和轻微脑震荡差不多,他感觉唐匹敌好像才吃过一大盆面条似的,应该就是不到一个时辰之前的事。

唐匹敌见他表情迷茫,点了点头道:“看来还没到吃饭的时候,那我去睡,吃饭的时候你务必喊我起来。”

说完就走了。

李叱回头看向在院子里洗菜的吴婶,起身道:“吴婶,准备饭菜吧。”

吴婶立刻应了一声:“好嘞!”

经过那件事之后,吴婶不能再回书院食堂里做事,李叱担心她一家都会被报复,哪怕唐匹敌已经杀了不少人,可许家那么大的势力,不可能就此罢手。

李叱当然知道许家会针对他,之所以一直没动,就是因为李叱知道现在的自己,还不能去动许青麟,不动的话,他只需防备许青麟一家,动了的话,就是要防备许家一族。

唐匹敌做的事很直接,李叱不是做不到,他只是顾虑太多,他需要顾虑的人太多。

“吴婶。”

“哎!”

“蒸包子吃吧,发面了没?”

“发了,知道你爱吃包子,更爱吃饺子,明天早晨给你包饺子吃。”

“好嘞。”

李叱走到吴婶身边蹲下来帮她洗菜,他抬起头看向吴婶阳光灿烂的笑了笑。

“吴婶,别怕。”

吴婶一怔。

李叱道:“在这,没人能害你,我说的。”

吴婶使劲儿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候唐匹敌又出来了,拿着一张纸递给李叱:“你不想自己谋事也没什么,但是未来几年之内,生存艰难,我想到了这些,你看看能不能筹备好,最起码得在未来几年之内活下来,还要活的不那么差。”

李叱展开那张纸看了看,上面列出来几件事。

一,屯粮。

二,养猪羊,养鸡鸭鹅,哪怕是兔子都行,多多益善。

三,挖地窖,越大越好。

四,以后你的人,我来训练。

五,包括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