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六十一章 血战

不让江山 知白 910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南平江北岸。

楚军明显紧张起来,江面上密密麻麻出现的大小船只,犹如踩着江面过来的无数妖魔鬼怪。

“弓箭手!”

宇文静一声高呼。

楚军江边箭阵随着号令之声,整齐的把羽箭送了出去,密如飞蝗。

在楚军箭阵之前,则是一排弩车。

大楚虽然已经糜烂,可楚军之装备依然不可小觑,即便到了今日,大楚造的弓箭弩车,依然是战阵上的最强杀器。

楚国力雄厚的时候,在兵部武库之中存放的各种兵器甲械,可以装备至少一百五十万人,且是随时。

各地战事吃紧,而在宇文尚云奉旨组建新军,前去兵部报备的时候。

大楚兵部的人一直都在说,国库空虚,兵部也没钱,没办法出资帮他组建新军。

宇文尚云随兵部的人到武库的时候才发现,库房里堆积如山的弓箭。

很多都已经因为保养不善而坏掉,箭簇掉落,枪杆干裂。

而那一架一架大楚精工打造的弩车,也一样被堆积在那,落满了灰尘。

这边兵部的人还在发着牢骚,说户部已经很久没有拨款了。

另外一边则是这满库无人管理的府兵装备,如何能让人心里不难过?

岸边楚军箭阵,弩车激发出去的巨大弩箭,带着横扫一切的威势。

可是在这样的月色之中,江面上又有一层薄雾,弩车能不能命中也只看运气。

抵御宁军渡江的最大依仗,还是弓箭弩箭。

可是令人震撼的是,这边羽箭密集到在半空之中碰撞,而宁军那边向北岸靠近的船只居然没有减速。

宇文静举着千里眼看着,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等到那些船只到了再近一些的时候,宇文静才看出来,不管羽箭射在船上多少,中箭的那些宁军士兵居然都不倒下。

被重弩击中的宁军士兵,拦腰穿透都不倒!

“是假人!”

宇文静立刻喊了一声。

可是就算知道是假人又如何?

他们不敢不放箭,不敢让宁军船只靠岸。

所以弓箭手还在不停的把箭送出去,犹如泼洒的水一样。

宁军的船上,船头堆的都是穿着宁军战服的稻草人,每艘船都是。

羽箭射在稻草人身上,很快就几乎扎满。

每艘船上的宁军数量其实都不多,只是够撑船过来。

船头,船尾,船体两侧,全都是稻草人。

到江南岸的时候澹台压境就下令,每个士兵最少要做出来一个稻草人。

箭留在船上越来越多,船身也就越来越重。

在一艘比较大的战船上,这也是为数不多的战船之一,澹台压境站在盾兵后边看着,越看越是欣喜。

“我王真神人也!”

澹台压境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他心说宁王这脑袋里到底装了多少东西啊,这草人借箭的办法都想的出来。

他又哪里知道,这办法是李先生给李叱的兵书中记载。

如今澹台压境的宁军之中虽然不缺羽箭,可是谁还嫌多了。

宁王说人家是没有去借,咱们这是越多越好。

楚军这边不敢放宁军靠近,船只一时还在江面上,他们的箭就一时不停。

“吹角,下令船只调转方向!”

随着号角声响起,江面上的战船开始缓缓转动。

这边插满了换另一边,这每一艘船啊,都是满身大箭。

“将军,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宇文静手下一人急切的说道:“宁军船只在距离岸边几十丈外停了下来,我们的箭都被他们收了。”

宇文静沉思片刻,觉得这样下去确实不是办法。

于是喊了一声:“传令下去,弓箭手停止放箭,若宁军船只不靠近,就不要再发箭了。”

军令很快就传达了下去,楚军这边的弓箭手逐渐停了下来。

而在宁军的船上,澹台压境都笑出声了。

“啊......”

澹台压境一声感慨:“跟着宁王打仗,是如此快活的一件事。”

“报!”

有人喊道:“前面船只传来消息,楚军已经不再放箭!”

澹台压境道:“不再放箭就往前压,不要压的太狠,逼迫楚军继续放箭。”

于是宁军大小船只再次往前移动,楚军这边一看宁军还真敢再往前,于是弓箭手再次发箭。

“吹角收军!”

澹台压境见差不多了,是时候回去卸货了。

收兵的号角声响了起来,宁军船只一艘一艘的回转过来,逐渐消失在江面的薄雾中。

“宁军退了!”

楚军这边立刻传来一片欢呼声。

澹台压境站在大船上,离着很远,都听到了楚军的欢呼。

他笑了笑道:“也不知道他们欢呼个什么,好像已经打赢了一样。”

楚军这边。

从城中赶来的宋德经急匆匆到了宇文静面前:“大将军让我来问,这边战事如何?”

宇文静把宁军的进攻简略说了一遍,这一下,又多了一个头疼的人。

宋德经心说这宁军打仗,怎么还能如此不要脸的。

打仗归打仗,你骗我们的箭这就过分了。

宇文静又问宋德经城中现在情况怎么样,宋德经却是一脸的担忧。

宋德经摇头道:“不好打,所以大将军派我来问问,是否可以分兵回去支援。”

宇文静道:“这边的宁军不像是真的要强行渡江,只是为了牵扯我们兵力,我分给你一支队伍,你带回去驰援大将军。”

宋德经连忙应了一声,跟着宇文静去分兵。

澹台压境这边估算了一下时间,下令道:“让第二批船上去!”

号角声再次呜呜的响了起来,第二批宁军船队开始往北岸这边压。

宋德经和宇文静还没有来得及分兵呢,就听到宁军再次渡江过来的消息。

于是两人又赶回江边前线,却见宁军与刚才如出一辙,船只在距离岸边几十丈外停下。

楚军弓箭手只要不再放箭,他们就往前动一动。

宁军这般打法,既难缠又很贱。

“你无需管江边的事,立刻带兵回去支援大将军。”

宇文静对宋德经说完,又吩咐手下人,调出两军兵力。

他留下三万人看守,两万人交给宋德经回去从后路包抄唐匹敌所率领的宁军。

黑暗中,在楚军阵地的不远处,草丛里,几名宁军斥候看到了楚军分兵。

“速速回报,告诉将军楚军分兵回安阳城了!”

队正吩咐一声,两名斥候立刻起身,跑出去一段距离后,在沟里把藏着的战马牵出来,上马飞驰而去。

不多时,距离楚军江边大营大概三十里外。

斥候飞骑回来,到了两个将军面前抱拳道:“两位将军,楚军已经分兵回援安阳城!”

那两个人互相看了看,然后同时笑起来。

“大将军神机妙算!”

程无节道:“我带一军去冲击楚军江边阵列,你带一军去断了楚军的退路。”

高真大笑道:“你比我大,还是我带兵去攻打敌军阵地,你去断他退路吧。”

说完后不等程无节说话,高真往前催马:“跟我杀过去!”

程无节心说我比你大,我比你大我还有错了?

你小,你小你还有理了?

宁军根本就没有都在江南岸。

楚军宇文英雄带兵探查的时候得知,宇文尚云假装落水之后,宁军在此地曾搜寻了两三日。

其实那是澹台压境按照唐匹敌的军令,趁机在此地分兵。

他带着过江的队伍是不到三万人,另外两军都留在了江北。

一军高真带着,一军程无节带着,两军在南平江边向北移动,行军数十里后找地方潜藏起来。

宇文英雄带着人搜查宁军踪迹,只是一路往东搜寻,并没有往北找。

哪里知道,这两军宁军已经在这埋伏多日。

黑暗中,随着程无节一声暴喝,他所带的一支宁军也朝着楚军发起猛攻。

正在江边防御的宇文静,怎么可能会想到在江北其实还有宁军的队伍在。

楚军阵列,猝不及防。

两支宁军,一左一右从侧翼杀进楚军队伍中。

一支杀向江边,一支杀想楚军队尾,前后夹击。

黑暗中,也不知道有多少宁军杀来,楚军的防御阵列又都是针对江南岸,顿时就崩了。

程无节和高真那两个家伙,杀的兴起,哪里还去管之前商量好的各自往什么方向冲杀。

趁着楚军被突袭之下大乱,两个人一鼓作气来回的杀。

像是两把尖刀在楚军队伍里来回切割,杀透了一阵之后不过瘾,就调头回来再杀一阵。

只不到一个时辰,宇文静率领的楚军大败。

这边一看楚军江边防御已经崩乱,澹台压境立刻下令渡江。

两万多宁军从南岸过来,又是一群猛虎杀入。

一座高坡上,宇文静眼睁睁的看着身边的队伍越来越少,最终被困在这的,只剩下数百人。

四周都是宁军,将这座高坡团团围住。

高真见剩下的这些楚军还在坚持,不免有些敬意,于是吩咐人大喊只要投降就可不死。

围着高坡一圈,宁军士兵整齐高呼。

“投降,不杀!”

“投降,不杀!”

宇文静站在最高处,抬起手抹了抹脸上的血迹,一甩手,血珠飞了出去。

“楚军,不降!”

数百人也血气上涌,跟着一起高呼:“楚军,不降!”

宇文静分开人群,大步走到了他的队伍前边。

他身上战甲已经被血泡透,也不知道是宁军的血还是他身边楚军士兵的血。

他拎着横刀走到阵前,看向高真大声喊道:“两军厮杀,各为其主!”

他停顿了一下后喊道:“我敬重宁军善战,望你们也敬重我等同为军人,宇文将军麾下的军人,死战不降!”

他抱拳:“请宁军兄弟们成全!”

高真大步向前:“成全了你们,攻!”

“呼!”

宁军应了一声,朝着高坡上冲杀。

高真到了高坡下边,伸手拿过来一面盾,另一手持刀率先向前,一边冲一边喊道:“不许放箭!送楚军兄弟们一程!”

“将军传令,不许放箭!”

游骑在四周飞骑呼喊。

“送楚军兄弟们一程,杀!”

高坡上,宇文静握紧横刀,回头看向这几百楚军,他深吸一口气,然后看向高坡下边杀上来的宁军。

“大楚府兵,冲锋!”

“杀!”

数百楚军士兵跟着他,居高临下的冲了下来。

一片云飞过,遮住了明月。

等到云过之后,月光重新洒满大地。

高坡上,都是尸体。

高真站在宇文静的尸体前,蹲下来,给宇文静整理了一下铁盔。

他直起身子,抬手在胸甲上敲了敲。

四周的宁军士兵,全都抬起手敲响胸甲。

砰!砰砰!

这是对他们的对手,最大的尊重。

“杀向安阳城!”

高真转身上马:“宁军战兵,冲锋!”

“呼!”

“呼!”

“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